第651章 权知大名府的局限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51章 权知大名府的局限

高方平挂户部侍郎倒也没太多人知道这事,于是何足道尴尬的看向了负责人事的曹官,意思是:这犊子带着来的档案里真有这头衔? 负责人事口的曹官,尴尬的样子微微点头。 于是何足道不在谈及这个问题了,转而道:“好吧就算是这样,越线过问府库不成立,这事便过去了。但因为明府忘记细节,不恰当委任裴炎成的行为,造成了大家误会,被监押司执法而造成了伤害……” “闭嘴!”高方平冷冷打断道,“这不是执法,而是错误执法,甚至是有意之迫害行为,来啊,拿下索超,等候本府调查!” 索超也没有出现想象中的严重反弹,他很聪明,这个时候有错误的行为,真个被斩立决也是可能的,那就一家人都要哭瞎了。 于是索超额头见汗的样子,不等虎头卫下来捆人,主动解下兵器,出列跪地道:“罪人索超愧对明府,愿主动认罪,戴罪立功,请明府将这情节考虑?” 见索超这态度,一群何足道为首的官员便破口大骂了起来,指着道:“妈的索超小子猖狂,快,请明府把这狗1日的斩立决,最坏的就是他,人家裴炎成只是行为不妥当,但他其心可诛的杀害国朝吏员,罪不可赦……” “瞎咋呼个啥?”高方平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们看我像个被你们忽悠的猪头吗?” “不不不,明府误会了,没人觉得你蠢,主要是索超这小子乃是北1京第一兵痞,根深蒂固,盘根错节,贪官污吏,他几乎和河1北道上所有的黑帮头领都认识,咱们早看他不顺眼了,如今在明府威严决断之下、在禁军进城勤王的强大压力下,他这才主动认罪的,快些斩了此贼以安民心。”这些家伙说的跟真的似的。 “我真是服了你们这**贼了。”高方平也只得苦笑着举起小白旗摇晃了一下,然后扭头道:“拿下索超严密保护关押,等候本官调查,食水经由虎头卫供应,没本府许可,谁也不可与之接触。” “是。”虎头卫上前,取下索超的管帽后就带走了。 于是全部人就只能干瞪眼了。索超被罪是肯定的了,毕竟在这次的冲突中死了人,所谓出手就有责任,不用去管是因为什么而去,亲自带兵去指挥府库“保卫战”的索超是肯定有责任的。 目下只看索超这小子是否会临死反戈一击,捅出一条黑幕来。没道理他会招供的吧,他拖家带口的难道也不管了? 这些家伙一边想着,又听高方平继续下令道:“十六名虎头卫亲自进驻索超家里,在这事有定论前严密保护,记住,不论索超犯了什么事,都要保护好他的家人。” “遵命。”虎头卫们下去了。 索超的事情定调后,其他事高方平都暂时不想扩大。 但是何足道不服气,再次出列,相当恭敬的道:“至今卑职仍旧没弄明白,明府为何派兵围了我府库,须知这极其不对常理。影响我大名府整个财政体系运转,不应该是明府会做的事。除非您有理由有证据,要对卑职进行重大指控,否则我朝断然没这种越权的先例。府库一日不解锁,大名府便不能正常工作。” 高方平铁青着脸,手按在桌子上就猛的起身盯着他。 然后其他官僚开始和稀泥,纷纷摇手道:“都知道明府冲动,但是消消气,消消气啊,何足道曹官只是属于忠心耿耿、不太会说话。但话糙理不糙,他说的真乃是正理,尽管禁军使用权在明府您一人之手,可这真的没有先例,不对祖宗规矩。” 高方平一阵眼晕,无比泄气的道:“妈的你们这群混蛋,要是我说了算,我下一秒钟就把你们这群渣货给解散了算。” 尽管被这不良少年如此羞辱,不过这些家伙仍旧笑脸相迎的摇手道:“额,明府又谬论了,没有了我等,大名府是不会运转的,且朝廷有体制的,您不能这么干。” 这就是泄气的地方了,这些奸贼他们摆明了就是有恃无恐。 然而在大宋体制下高方平偏偏动不了他们。甚至连他们的麾下差人都不一定动得了。 他们不是高方平的官员而是朝廷的官员。说白了,高方平来这里的理论基础是“社稷为重”,也就是替皇帝在这里管民,而不是管他们,他们都是大宋这架臃肿的官僚机器的部件。 王安石最看不惯他们,结果老王就失败了。没什么理由,这就是大宋。 也不是说不可以收拾他们。“民”可以收拾他们,而管民的权利恰好在高方平手里,只要走江州模式发动全民战争,顶着“皇帝子民呐喊的旗号”,给予大头百姓纠察和反击的权利,那以后,洪流就可以分分钟碾压这群鲨鱼。 只是说那有严重后遗症,同时朝廷已经害怕高方平了,若出现那个局面,估计这些鲨鱼没被吊路灯,高方平却已经被朝廷捉去吊在东华门了。 所以啊,这有点像后世的某个时期,组织上的规则也是:上任书记可以退,不过一般暂时会在本市人大做主任。 说的好听点是“老领导扶上马送一程”。但要解读为:害怕新官上任火烧的太旺而出乱子,也是可以的。 在人大虽然不主政,却基本在“保护老干部”们。因为就算人事是市1委负责,但在法理上,固有的官僚位置仍旧需要人大任命。这是防止新书记惹乱子的一个动作。 在大宋,地方没有任命官员的权利,这个治权捏在吏部手里,也就是捏在蔡京手里。但凡不是皇帝钦点的职位,吏部都可以在平级的职位上随意调动。 不过这个官员挪动的过程,一般会慎重考虑“主政领导”意见。也就是高方平和梁子美的意见、几乎就能决定这群官员的去留。致命的又在于,高方平是“权知大名府”,而老梁的北1京留守头衔仍在,暂时没去掉。也就是说如果高方平弄出了太大乱子,仍旧有可能把老领导给惹出来“平乱”。 若是老梁带北1京留守衔来大名府视察。那就真出幺蛾子了,大名府的一切权利就不在高方平手里,被架空了。 因为体制上,北1京留守和大名府知府这两职位不该同时存在,若极端情况下真同时出现了,当然是留守相公自动接管一切权利。所以在本质上,这就是后世老领导暂时在“人大”稳住局面一样的道理。 妈的这就这么一回蛋疼事,没有什么太新鲜的。 结论是,高方平暂时拿这群鲨鱼没有办法。就算有张商英放水,也得熬到去掉“权”字,拥有北1京留守头衔的那个时候,才能正式对这些鲨鱼开战。这是大宋的体制,不以高方平的意志为转移。 见高方平始终不啃气,在做yy状。下面又开始炸锅了。 近百个官僚做刘玄德哭泣的样子,哀声道:“明府您真的不能始终封住府库,让我等无法工作,让大名府无法运转啊。皇帝信任您,任命了您过来,不是开倒车的?” 高方平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小白旗,又摇晃了一下。 全部人脸色发绿,寻思现在是老子们委屈,老子们对您投降好吧,你小子倒反恶人先告状的摇晃白旗了? 书记官瀑布汗的样子起身问道:“知府相公,您对群体官员投降此点,需要记录吗?” “不不不,不要这么记录,这分明是咱们对他投降,你小子到底是怎么混进来做书记的?敢如此颠倒黑白?你你师承何处?”他们不敢骂高方平,却又一群的指着书记官破口大骂了起来。 “好吧随了大家的愿,这里没人相互投降,咱们这是在讨论,‘讨论’懂不?”高方平道。 “卑职明白。”书记官这才坐下来又开始记录。他觉得其实大魔王也没有想象的可恶,还是蛮人性化的。 和稀泥到此为止,高方平脸色又沉了下来,看着何足道说道:“何曹官,本府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对我陈诉府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需要你在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它怎么就有问题了呢?”何足道摊手道:“下官兢兢业业,府库一向健康运转,没什么问题。明府您这个指控可不是开玩笑。您真的要指控下官的府库有猫腻吗?” 高方平冷冷道:“这不是还没有开战吗?我只是让人封了府库,还没开始查。所谓赌桌规矩投降输一半,我不是来大名府拉仇恨的,是来建设的。如果说,我是说‘如果’,你们屁股里真有屎,现在对我直言,对我认错,然后可以大家一起坐下来商量着度过难关,我不追究你们。我只建设。” 眼见有几个立场不够坚定的官员心动了,何足道急忙道:“明府真会开玩笑,谁会信您是个温柔的人,大家只听说过您各种过河拆桥的事,还听说一但被您找到借口,整个江州军都被杀,江州系公务人员四百多人被斩立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