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你们不服就造反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52章 你们不服就造反啊

这明显是何足道在带节奏,在危言耸听了。 果然此言一出后,刚刚那几个看似想投降的官员又不信任高方平了,缩了回去。 非但如此,几个差人的头领,包括监押司在这里的几个军官,也纷纷色变!他们都被何足道给蛊惑,给吓坏了。 裴炎成感觉很不好,这个局面一出,基本上整个北1京官场从上到下,都开始反大魔王了,虽然大魔王还没有败,但这真不是好事。甚至被这些家伙反手给整倒都是可能的。毕竟法不责众、但体制相反为了维稳会把闯祸的人给和谐,以平息众怒。 包括王德旺也额头冒汗了,为高方平捏了一把汗。 高方平和何足道对视了片刻道:“真决定了吗?真要本府下令开库查?” 何足道看似已经摆平了府库的问题,笑吟吟的道:“下官一向公正,不惧上官检查。既是明府带户部侍郎衔那么牛,您不信任,要分离官员感情、闹矛盾、也由得你了。” 裴炎成和韩世忠不禁大为着急,知道此番恐怕会被何足道给绕进去,他这个样子显然不怕查。早先他们调来厢军“誓死保卫府库”乃是烟雾弹,是对大魔王的计谋, “上当了!” 韩世忠和裴炎成同时这么想着,由裴炎成出列和稀泥道:“要不明府,其实何曹官算是言之有理,在未有更进一步证据之前,不宜这么干。虽说你是户部侍郎想查那个府库就查哪个,但这真是对官员之不信任体现,不利于我大名府的同心协力。” “同心协力个屁!”高方平拍案怒斥道:“就这个堂里的调调,也能解释出同心协力来?传令刘法部,立即开府库,带财政口账簿,进驻清点银钱。” 言罢,令箭扔了下去,定调了。 何足道恭敬的抱拳道:“这是明府之权利,由得您了。反正您不信任任何人,需要下官陪同您一起,亲自去府库看看吗?” “答应你,这便和我一起去走走。”高方平起身开始穿戴盔甲。 众人真的对这疯狗平太头疼了。人家高方平穿盔甲乃是因为被迫害妄想、怕死,但被他们解读为高方平戾气重,随时有战斗的倾向和思维。真是的,误会就是这样形成的…… 带着虎头卫,又在一队禁军的护卫下,高方平带着官员群体,来到了大名府的金库外围。 大名府的金库和江州相比弱爆了,倒是用大青石建成的,然而却是一道破木门。 木门已经被打开,几把非常原始的铜锁挂在门上,封条已经撕开,有军伍已经进去查询,还有无数账房在内里配合着。 见大魔王来到,刘法立即下马跪地道:“末将见过知府相公。” “进去。”高方平一挥手,带着人就进去了。 进去后果然琳琅满目,整个库房几乎是满的,到处是存放在架子上理顺了的白银,以及随地堆放的铺天盖地的铜钱。 里面的人也全部是裸着,包括查账的军士。这是规矩,进金库必须裸着,出来也要裸着接受检查。曾经东京还生过有人的腚1眼里藏着银两出来呢。 裴炎成才不想众目睽睽之下裸奔呢,所以他和其余官员只是在门口,拒绝进来。 至于高方平和何足道,则不需要遵守裸奔这条规矩。这不是走后门而是合法的,因为这个级别的人无需往衣服里塞银两,妈的能塞多少。如果仅仅用衣服包银两就可以满足这个级别的官员,那么皇帝宰相和百姓,真是做梦都会笑醒,国之幸也。 梁红英和菊京宁死不从,坚决不脱衣服裸奔,所以此番她们没进来。 刘法和韩世忠卸甲了,在这个大冬天的甩着蛋,他们却也不觉得冷,跟随在高方平的身边。 然后每队人跟随有一个账房,账房依照本子念了“某列某架某格有多少两”,士兵就根据数据,清查是否真有这么多。 何足道在偷笑着寻思,你高方平不就想捏住老子小辫子整死我吗,这下库房是满的,却因为你的任性,已经死了人,这脸打的啪啪啪的,都说你无敌,看来那是夸张了。 高方平当然知道他敢开库,数额就查不出问题来。 但高方平一句话没有,始终如同野狼一样盯着军士在清点,还是看出些问题来了:银两成色不对,太新了。 这绝不是那笔在账本上滚存了近三年的老银两。 再然后,大宋存放银钱是有规矩的,但凡入官库的银两,虽然有可能收缴上来的时候是各渠道的碎银,却会统一融了铸造成官银存放,这是方便清点和运输。 显然,临时“借来”银钱撑门面的官僚们,还来不及融为官银,仍旧有一部分乃是参差不齐的碎银。 看到这里,高方平基本就心里有数了,却并不说破。 好整以暇的听着账房报数,然后看着他们称碎银两计算重量。 这就是入库需要重铸官银的原因,官银都是标准整齐的,不用称就有数据,但是碎银盘点库房时候却要浪费大量的劳动力,劳民伤财还有损耗的风险。 何足道有些皱眉,碎银是个破账,他不希望高方平关注碎银,可惜高方平始终在着看。 不过老何也不担心,反正钱数在,若是为此被责问,这虽然是个问题,却对于何足道只是个小问题,最多只是他督查不严、属下懒政怠政、减少了一道手续,到不了什么高度。 不过已经准备好了说辞的何足道有些意外,高方平并未询问“为何不是官银是碎银”。这兴许是高方平经验浅薄,又兴许他有什么猫腻? 想着,何足道也有些担心了起来。 韩世忠不懂这些规矩,眼见军士数钱基本都符合计数,偶尔有少许出入、那也不算问题,而是合理的误差和损耗。于是,韩世忠觉得大魔王真的被坑了,此番找不到纰漏了。 想着,却看到大魔王驶来眼色。 韩世忠还是很熟悉高方平的,虽然不知道具体要干什么,却知道是让过去仔细观察碎银。 于是韩世忠过去凑热闹了,甭管大魔王要干什么,总之过来观察每个特征,记在心中就行。 差不多的时候,黄金和白银清点完毕,基本对数,剩下的少许出入,真的只是累积误差而已。 “知府相公,若还不放心,咱们再把铜钱也称了吧?”何足道笑道。 “不用了,我当然知道大头都在了,铜钱当然更不会少,行,就这样吧。”说完走了出去,然后刘法韩世忠纷纷穿衣跟随。 出来后,何足道打脸的样子道:“这下呢,知府相公有没说辞对治下群体交代呢?下官冤枉,不被您信任,明目张胆派军队封了库房,进而清查。这虽然是您的权利,但是下面会怎么传说呢?这对下官的官声非常不利啊。难道事后,您都不用交代的吗?” 高方平铁青着脸,一句话不说。 等候全体人员退出了库房,金库上锁。只见大门上一共挂了六把铜锁,都是官制的,还有官印在上面。然后六把钥匙,分别交给不同的人,其中一把交给金库基层管理员,一把交给监押司军队的相关人员。另外三把,交给不同的财政口人员。 最后一把最大的,依照规定是何足道亲自保管,不过人家把钥匙送过来的时候,被高方平拿走放在了怀里。 “您什么意思?”何足道终于色变了。 高方平道:“意思就是,本侍郎被迫害妄想症,所以再次当众宣布,我不信任北1京官员群体。北1京府库,目下被户部侍郎高方平依大宋律,临时全权接管。” 顿了顿又道:“你们无需瞪着眼睛做惊恐状态,是的我就耍流氓了。不要以为你们有多牛,不要以为你们可以颠覆‘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定理。身为替皇帝守望北方战略的守臣,我要是连你们都不敢得罪,那是白来了,还指望有朝一日我带兵北上作战?” “你你你……”一群人指着大魔王,想吐槽又不敢。 “我什么我,我没说你们有罪。不过是的,老子就是不信任你们,并且不要理由。权利在手,我拳头大,我就是要接管府库,你们不服气就造反啊。我调军进城,就是等着你们造反的,嘿嘿。”高方平道。 王德旺不禁昏倒在地,虽然看到大魔王变身了,可真的不希望他只使用拳头啊。总归以德服人才是王道啊。 “好你个高方平,你简直越来越不像话,咱们以礼相待,以礼相守,尊敬上级,竟是换来了这般嘴脸,说不得,下官不容你一手遮天,定要对朝廷上报你的诸多不妥行为。”何足道悲愤的样子说着,还挤出了两滴眼泪来,很装1逼的用袖口擦了擦眼泪。 远处围观的大头百姓们开始喝倒彩了,显然是在鄙视何足道这个狗官的煽情,简直是影帝啊。 “你看,他们支持我,鄙视你,你还好意思哭?”高方平道。 “明府有所不知,他们乃是在鄙视您,而不是我,您的魔王名声才会吓坏百姓,这是满朝都公认的。”何足道继续哭泣道。 “你牛,论指鹿为马,我真的只服你何足道。”高方平又拿出小白旗来摇晃了一下。 “哈哈哈!” 大头百姓们在远处笑倒了,很难想象高方平也开始做影帝,他那么强势的人,竟会在大庭广众下升白旗。这都可以编话本了。

下一篇   第653章 让你上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