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制霸一切、强势捂盖子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55章 制霸一切、强势捂盖子

高方平道:“我要利用能利用的一切。整顿大名府的吏治风气当然也包括厢军。那些人,说好听点是你的老部下老兄弟。说难听点则是何足道们的狗,他们背弃了你。这才让你被阴而犯下死罪。昨日发生了非正常时间私自开启城门的事,对此我已经下令严打。这明显是何足道等人在搞事,但他们有恃无恐的正是在于,这事仍旧是你索超背锅。因为城门是你监押司防区,放纵属下乱来、,就是你索超饶不过去的门槛。” 索超苦笑道:“看起来,末将不论如何都是死罪了?” “是的,所以那些人不值得同情。”高方平点头道,“你不敢检举何足道们的黑幕没问题。但我要求你提供你麾下主要军官的一切黑料和证据,这不但是帮你报仇,也是国法所在。更是帮助我整肃北1京的重要一步。只要你配合,我就能借助城门事件、一举掀开风暴,把一部分差人和军官肃清。有这么一批人头落地后,相信往后我在大名府的工作,就好做多了。” 索超临死之前又被忽悠瘸了,恶狠狠的点头道:“他们不仁,我索超不义。指正何足道大人他们末将不敢,但收拾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算是临死之前积德,为国朝做一件有用的事。但请大人一定遵守承诺,善待我之家人。” 这下高方平摇头道:“你的家人我其管,你自己管去吧。” 什么! 索超一阵惊恐,人家说过河了才拆桥的。也不知道大魔王是不是疯了,这桥都没过,名单黑料证据都没有拿到,他就开始炸桥连他自己一起坑?这算是脑子有坑的表现吗?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怎么,你觉得我神经病脑子有坑?” “罪将不敢!”索超急忙抱拳道。说这么说,但他觉得大魔王真的脑子有坑。 高方平微笑道:“其实我的意思是,你的态度打动了我。于是,你就此得救了,我不会让你死。” 索超顿时惊喜,急忙又起身跪在地上道:“请相公指点。” 高方平道:“我仍旧会掀开严打后,适当时候把你作为典型,判处死刑。在名誉上必须有这个动作。但是私下,会有人劫法场救你。索超,从此之后你就要亡命天涯,在我大宋体制中除名了。你的去向是梁山,算是戴罪立功,算是我部署在梁山的一条暗线。那么将来我会给你平反,重新给你一个出身。你愿意吗?” “末将愿意。末将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却是从死到生,有了希望。这全是相公的栽培。”索超的话语说辞,总归还是有些官僚的习气。 高方平摇头道:“我没那么好,这真不是什么栽培。我也未必真的需要你走这么一步,去达到目的。我只是……不忍心你就这么死了。算是在你的死局上挪动少许,互利互惠。” 索超这次诚心实意的道:“相公乃是索超在这个世界里,所见过最实在的人。” “记住你这句话,记住你曾经为国效力、追随我作战时的心态,把这些记在心里。记住了,那么你在梁山做的一切就是有意义的,我周旋救你,也就是有意义的。”高方平道。 “谨记相公教诲。”索超低着头道。 高方平起身道:“我会用‘保护家眷’的名誉,提前安排你家人离开北1京城隐藏起来。你脱困后能找到她们。那以后,对她们的安置就是你的责任不是我的了。权且这样吧,有时候我也不知道往后到底如何,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人有旦夕祸福,这些,都是你我在世间混的时候必须担负的风险,也是人生之意义。” 说完这句,不等索超回答,高方平离开了黑牢…… 索超之所以认为高方平实在,乃是因为高方平真的就那么目的,就那个心态。 梁山有索超作为暗线会更好,但是没有也可以。在这场北1京官场的政治斗争中,索超必须死刑。但高方平是真记着这家伙多次跟随自己作战的,那不是假的,索超是个大贪官这毫无疑问,他这样的人,认识几乎所有河北地上的黑帮头子,甚至有来往。 但是高方平不是包拯,此番真不忍心就看着他这样死了。于是只能“废物利用一下”。 高方平喜欢利用所能利用的一切。 于是由此一来,不可避免的,大名府真的开始大地震了。 高压政策在持续,厢军无人权,全体性被高方平限制在营房,但凡离开者就算叛乱。 另外一边,接到命令的狠人刘法,再次调关胜和鲁达的两个军的禁军,开进北1京城之内接手一起防务,监视辽人街和金库。 以“北方第一战略重镇大名府城门被无故开启”为由,进行深挖,加上索超提供的各种黑料,于是,针对差人和厢军的高压严打正是开始。抓人足以抓到全体公务员心惊肉跳。 整个繁华的北1京城里,每日的茶余饭后便是:那个谁谁谁已经几天没露面,是不是被抓了?某某押司,就是每次办户口都眼睛看着天花板等着收钱的那个,听说被“双规”了。 某某被请去谈话了。某某三天没来巡逻了。某某某跳楼自杀了。某某带着钱财逃跑之际被砍了。某某上访不成功,才离开北1京就被捉去关小黑屋了。 是的,现在的城里全是这类八卦。 老百姓们知道大地震来、在以往他们是会担心的,但此番都作为吃瓜群众看戏图个乐呵,没有出现民心不稳。因为目前为止,被捉去喝茶的全是公务员,全是一言不合就要去东京上访的秀才。 听说严打开始,害怕被抓出来罪加一等,也有些“弱智大头百姓”去找裴炎成自首,说是某年某月偷看了谁洗澡,某年某月因饿了拿了一块腊肉什么的,还询问主动自首的优惠政策什么的。 结果这类人,被裴炎成几鞭子打跑,破口大骂:老子那么大一法官你们来说这些蛋疼事,滚,再敢进来抓去服苦役。 结果还真有人被抓去服役了,说是说服役,做活也真苦,就是在大冷天参与基建钢铁厂之类的活计,却是最终有工钱,还不算太少,还管饭。妈的平时想去还得给管事的贿赂,于是炸锅了,恐怕有六千多个百姓,在大名县门口等着“自首”。 这个局面整得裴炎成脸色发绿,打算调军来教这些家伙做人,然而裴炎成调不动杨志他们。 就连高方平也没弄懂,大名县为毛会有几千个百姓等着自首?我都还没有开战“批评和自我批评”的节奏吧。 然而这个剧本它就是出现了。 于是高方平专门批示老裴:严肃对待那些愿意自首的人,把他们坦白的罪过记录在案,但免于处罚。同时高方平认为会主动认错的人值得信任,于是批示,现在这批自首参与服役的人,若劳动表现还行,将来同等条件下优先录用进入国企。 这个政策颁布后就真的炸锅了。 最以前,北1京的公务员队伍什么样呢?就是梁中书式的样子,全是何足道他们这些官僚控制的群体。总体而言非常,于任何场合、任何层次都吃喝卡拿,这是基本的。 不过他们梁爹戾气不重,捂的一手好盖子,有点高俅老爹的德行:喜欢稳定,不许麾下闯大祸。 就是这个原因,大名府的差人队伍没有谁清白,谁的屁股里都有屎。但又和江州情况不同的在于,犯有真正死罪的不多。不公平的事件到处是,但是类似许洪刚朱子善哪类直接害人家破人亡的却几乎没有。 毕竟老梁他是要官声的,也非常精明,真出现哪类事他是不会姑息的。 另外有传言,真正在大名府做脏活累活,吃血饭的主要是卢俊义似的人,大名府的差人都和梁爹一样比鬼还精,不会轻易沾染那类事。 少数和卢俊义哪类黑帮教父牵连过深的差人,已经在上次抓捕卢俊义时候、被老裴强势拖下马了。判的很重,基本都是刺配西北种师道的麾下。但是却一个死刑都没有,还是因为梁中书不准出现北1京公差队伍的大丑闻,于是就让王德旺和裴炎成找其他理由,刺配种师道麾下。 依照种师道的脾气,一但开战,冲锋的就是那些人,不冲不行,老种砍起人真比高方平还狠的,甚至会累及家人。 在索超配合下,严打这才深入几日,已经有三分之二的地方军官被抓。差人队伍中的各级人员,更是被抓了一半还多。这足以让整个官场心惊肉跳。所以都不用何足道牵头,越来越多的人预感末日来临,于是都纷纷派他们自己的嫡系进京“上访”。 于是,高方平脑洞大开,丧心病狂了,狠狠的抓了一大群上访者。 因为这是在打时间差,不能让这些棒槌进京添乱,老梁一开始干涉那真要出幺蛾子,北1京的吏治改革,就成为了阑尾工程。往后就别想做事了。 于是高方平被迫害妄想,已经派韩世忠带九十五个虎头卫,进京成立“办事处”蹲点。目的是猥琐的进行观察和维稳,但凡发现北1京口音的就进行摸底和试探,若是确认了是上访党,就捉回大名府来关小黑屋里面壁。 什么关押的理由? 理由不要太多啊,大名县外面目下有几千个排队自首的百姓,庶民尚且如此何况他们,高方平直接用这个理由就请回来“配合调查”了。 人们觉得高方平已经疯了,也不知道他这是哪国来的维稳手段,竟然丧心病狂到了这一步。然而却是有效的,北1京的大地震,严打持续进行,进入三月天,他们梁爹仍旧不知道宝贝女婿已经把北1京给弄成了一个角斗场。 所有的相爷们现在都心情很好,觉得高方平成熟了,上任两月多仍旧没出大新闻不容易啊,这是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