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这锅我高方平不背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69章 这锅我高方平不背

五月初战势更严酷,种师道暂时安稳紧守不出。 刘延庆听了种师道的命令后,永兴军系得到了喘息,但河东军系全然哭瞎了。河东军战损已经过一半,溃散只是时间问题,却被刘延庆在后方帅永兴军系督战,不许退。 受朝廷委派、赶去维稳的河东名将呼延赞嫡子孙呼延赞,也维不住稳了,在已经不能打、河东系将领纷纷暴走的情况下,刘延庆仍旧逼迫他们上前线,不但继续损伤,呼延灼带去的八百骑兵直接被刘延庆替换为步兵,还让呼延灼上长城,违令者斩! 于是,呼延灼一怒之下孤身做逃兵跑了,跑去哪里没人知道,他扬言青天已死,官场黑暗,呼延系已经被坑了,于是有传言他去参加梁山军了。为此不会意外,高俅老儿肯定要被戳脊梁骨,因为呼延灼是高俅的人,这次来西北就是高俅参与保举的。 出了这么一个幺蛾子事件,刘延庆再也不信种师道老贼了,为了不造成重大过失,不造成群体性哗变,于是,刘延庆终于把战损已近五层的河东军系撤下来,换永兴军系上前硬顶着牺牲。 虽然临时指挥是种师道,但种师道只能有限指挥,无法做出放弃长城的决定。 与此同时,刘延庆一天一封文书往大名府催促高方平出战,跪求高方平解决目下的难题…… 五月七日,高方平不但接到了枢密院的最终出兵许可,还接到无数刘延庆部来的泣血求援文书。 同一时间,福无双至,史文恭部的文书到达,史文恭在信中说:水泊起兵一万一,开始出征大名府了。 各种消息汇集在这里,那真是有些乌云盖顶、亡国之兆的。 目下升帐了。 帅帐之内人人震惊,犹如热锅蚂蚁。就算是早先那些最闹腾的文青和贪官,也都不敢这个时候给高方平添乱了。 有的说立即调集永乐军,拦截梁山军,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进入重镇大名府,大名府的安定、以及建设环境几乎决定了目下国朝能否撑下去。 有的又说梁山装备不足,组织纪律不佳,不具备强大威慑力,无需管他们,就让他们啃大名府,真正的威胁是西北长城,高方平应尽快支援永兴军路。 整个场合畅所欲言,说什么的有,并且这些家伙说的看似都对。 高方平始终没有说话,正在看着大家伙。这是高方平出道以来,唯一的一次没把帽子戴歪的时候,看着还是周周正正、也颇有威严。 少顷之后,近日以来始终配合韩世忠虎头玉在研究的高方平起身,不在是商量的语气:“八百里加急传本府令,史文恭部立即出阵,走非传统路线,避开梁山军,依托全骑兵机动,绕路甄城,经开德府,清丰,南乐一线,最终到达马陵道。到此是关键,勿要最终进入大名府,因大名府肯定有卢俊义吴用的探子,正确路线变为,经由马陵道口渡河,火陈兵冠1县,等待作战信号。” “韩世忠带一百人潜伏在故城镇,做好传令准备。梁山贼军急于取下大名府,为了不惊动他们惧怕的永乐军骑兵,必然从郓州登录,走荒山,过阳谷,然后到达我莘1县,本府判断,他们需要火进兵,船运有限,于是他们粮草有限。所以很大可能,到达莘1县后他们会骚扰莘1县,以获得粮草补充。“ 到此高方平看向裴炎成道:“裴炎成受本府委派驻守在莘1县,不是让你抵抗,而是做出官府惧怕土匪的传统,紧闭城池的同时部分投降,把粮食扔出去给他们。有这个动作后他们戾气不会重,加之急于取下大名府,他们应该不会继续为难莘1县。于是,他们会经故城镇口渡河。” 顿了顿继续道:“韩世忠于故城镇,监控到梁山军渡河后,除了释放信号外,还有两件事要做。一,炸毁故城镇口渡河的桥梁。二,同时炸毁马陵道口桥梁。记住这是唯一的机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其后,永乐军从冠1县出兵突袭,依托两路河道形成的天然口袋阵、作战目的是:彻底把梁山军主力全歼于马陵道口!” 言罢,大家纷纷看向了帅帐的区域图。 许多人其实都不曾现,马陵道和故城镇都处于河道,这个地方诡异的形成了v形态,一但真的炸毁两处桥梁,断了后路,那么v形口子,的的确确是对着冠1县的,大魔王竟是要以四千兵力,依托天然口袋,彻底吃掉梁山主力。 这样巧妙的地形以往还真的没人关注到,大多数就算走过那个区域,也只知道有河道,很难会联想到河道的交叉最终形成v形势死路,那个时候桥一炸,就真哭瞎了,那梁山军真就形成历史典故背水一战。 别说梁山,这样细致的军事区域图就是朝廷官方都没有。这都是小虎头带着女娃宪兵,在虎头卫的保护下整天到处观察、测量,最终绘制出来的。 梁红玉就这德行,不要看她整天骑着黄狗乱跑,其实三年多以前才跟高方平的时候,她就喜欢画图,还喜欢标注比较特殊的事物。 都已经看明白了大魔王的战术和意图。而且这不是什么商量,是军令。 很明显,高方平要在损伤最小,不牵涉到大名府经济圈的情况下,歼灭梁山主力,形成绝对震慑。于此情况下才能真正放心出兵西北的。否则后院一但起火,就没人能安稳睡觉了。 想到这里,有几个了解高方平的家伙甚至怀疑,此番梁山的出兵,都是大魔王主动布局的。看起来故意把索判死刑、罪名是勾引梁山和卢俊义,然后最近带着贾晓红招摇过市,这些都是有原因了。 林冲出列抱拳道:“相公的部署,全然用永乐军作战,至我北1京驻泊司于何地。此番梁山狗急跳墙,来势汹汹,到时候是背水一战的活命时刻,咱们人数处于劣势,四千军马太艰苦。” 高方平摇头道:“不会太艰苦,四千重骑精锐、打一万出头装备草根的贼兵也叫艰苦的话,那咱们就不要想去西北作战了。必须如此安排,才能让吴用放心进兵。我说了,大名府重镇肯定有他们的探子。虽然他们狗急跳墙急于拿下大名府,但不代表他们是傻子,确保他们全部渡河进攻大名府的前提是,北1京驻泊司依据朝廷命令出兵西北。那时形成大名府空虚,才是把他们引入口袋的战机。” 顿了顿高方平道:“北1京驻泊司必须真出兵而不能假出兵,否则这么大的军伍行动瞒不过他们探子,于是,名誉上是本官亲帅两万大军经河东路,前往战区。而实际上呢,刘法徐宁举着本府仪仗,带大军行军至肥乡一代停留,一是修整,二是以防万一,若我永乐军突击策略失败,为不使大名府重镇出事,则两万大军必须于这个时候回援,围堵水泊贼寇。” 徐宁楞了楞道:“只带着明府的仪仗,那您呢?” 高方平道:“我本人在冠1县,亲带永乐军进行马陵道口阻击战。” 众将一起抱拳道:“那样风险太大,还是明府和大军一起,我等去永乐军督战。” 高方平摇头道:“不了,你们不知道我对于永乐军的意义,里面好多人,是在高家伺候我从穿开裆裤时候长大的,那也是我一针一线组建的部队。这一晃眼两年多不见,有些生疏了,必须要我在,才能激最大士气和斗志。打仗当然有风险,没什么必胜的说法。但还是那句话,这些风险必须承担,若这点风险都怕,那还进兵西北就是一个笑话。” 于是众人面面相视,不说话了。 高方平道:“对梁山军之作战部署就这样决定。但有不明白的,现在提问?” 没人提问。 高方平道:“好,现在起进入严格的战时保密计划,出一丝问题把本府至于危险境地的,定为叛乱、杀全家。” “是。”众人齐声吼道。 最关心西北的刘法以及王德旺,同声道:“关于永兴军路刘帅的求援可咋办,明府您有您的道理,需要先扑灭后院之火,但是西部长城已危在旦夕。防不胜防了。” 高方平道:“防不胜防,那就不防!传本使令,从北1京驻泊司出兵起,本使正式依圣旨接管对夏作战权,战区各军系,不在接受任何地方和个人的瞎指挥。给刘延庆部命令:立即弃守东部长城。残破的河东军系撤退回汾州一带休养生息。永兴军系后撤至延安府、晋州一带迂回!“ “啊!” 几乎所有人跳起来,惊呼道:“那可不得行,朝廷命令要誓死守住长城,不能任由西夏蛮子进入我内6!” “守个屁!” 高方平拍案怒斥道,“一群瞎指挥的棒槌。短短两月,参战之十三万河东军基本被打废、战损过五层。我大宋禁军以及内6厢军什么尿性,你们更比我还清楚。这种情况下,若永兴军系被打废,种师道所部亦形成孤军,那不是损失、那要变天!这个时候谁他娘的让守长城的,让他自己去打,这锅我高方平不背!” 于是全部闭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