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双枪将董平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73章 双枪将董平

“那有何难,你等加入我梁山军一起替天行道,最终推翻了狗皇帝,就没人可以迫害你们了。”卢俊义瞪着眼睛道。大有一言不喝酒要飞上城头杀人的态势。 话说卢俊义还真有这种本领,县城的城不高,差人少,没什么高手,不要其他人帮忙,卢俊义还真有能力一个人闯进去,杀几个差人后打开城门。 “不不不。”城头上的差人急忙求饶:“小的们只是吃口辛苦饭,若加入了梁山军,我等的家人必然被牵连。你们号称替天行道,可不能这么坑咱们小人物。” 卢俊义不耐烦的急于立功,急于在梁山各系头领面前显露制霸天下的武艺,于是抱拳道:“军师勿要在听他们饶舌,下令吧,且看卢某人我一人之力拿下县城献给军师。” 吴用却认为,当务之急拿到这样的县城没用,要尽快拿下大名府,以免夜长梦多。大名府拿下了,目下的气候不会有什么军队来救援,那么周边的这些县城,拿下也只是时间问题了。这才是根本。 想定,吴用很儒雅的样子念着胡须道:“不妥,他们没说错,他们只是小人物,不容易,我梁山的宗旨既是替天行道,不宜节外生枝多伤无辜之人,以免落下不好的口碑让大名府百姓害怕。” 吴用又道:“这样吧,我等不为难莘1县,但是行军到此已是疲惫,需要暂借军粮,将来必还。” 然后差人依照幕后的裴炎成指示,感激梁山好汉们的“不杀之恩”后,噗噗噗,把莘县的粮库拿了许多,扔出城犒劳梁山军,让他们就地升火造饭…… 吃饱喝足临近天明了,梁山军再次上路的时候,遇到大名府方向逃出来的人。 他们一行几十人带着索超过来的时候,由疲惫的双枪将董平出列抱拳道:“禀报军师,目下大名府士气涣散,流言四起,加之酷吏高方平已经带大部队离开,我等依照计划,成功搭救了被奸佞迫害的好汉索超,现特来复命。” 说起来,双枪将董平也是个武艺高强的人。之前任职郓州兵马都监。所谓的郓州,就是《水浒》里的东平府。只是说现在还不叫东平府,只是一个防御级的上州。后来的建制升级叫东平府,就是节度级的“大都督府“。 宋江主政梁山以来,尽量压制不外出抢劫,但总归不是一言堂,山寨又都是抢习惯的狠人,所以他们不敢在济州活动,却在郓州是有过些“业务”的。 由此就会和郓州厢军发生冲突,但当时的郓州都监董平异常勇猛,很是让梁山吃了点亏,不过这个形势在卢俊义上山后就扭转了。他们在郓州,又一次引出董平部后,都不等正式交战,董平就被卢俊义狮子搏兔,在没有防备之下以统治性优势捉了,于是绑去了梁山交给宋江。 宋江这家伙别的不会,笼络人心、洗脑蛊惑真有一套的,最终劝降了董平归顺梁山效力。这就形成了梁山启用朝廷军官的先例。 也就是因为这个先例,索超被高方平判死刑后,水泊内部就首先有了搭救索超的决定,这算是梁山政治正确的一部分。不但董平认识索超,包括卢俊义、以及往前的不少北方“好汉”,其实都认识索超。都说他索超是识英雄重英雄的好汉。 这些就是高方平判处索超死刑加以利用的原因,也是索超大概率被依“董平先例”而搭救的原因。 其实董平这么一个兵马都监被土匪捉了去,在朝廷算是一个严重事件的,之所以没有大肆宣扬,好像没发生过,当然是郓州知州在维稳了,若是上报董平战败被捉,那绝对是知州指挥不利的锅。于是事情发生后,郓州知州上报说董平自己开小差,因贪污问题举家逃跑了,不知道去哪了。 吴用学习着宋江,礼贤下士的下马查看索超伤势,只见打的皮开肉绽,于是关心的道:“将军受奸佞迫害,我等救援来迟,受苦了。” 索超“气息微弱”的点了点头,感激了一番。吴用又关心一番,于是索超正式“投诚”效忠了。 吴用念着胡须笑道:“却是还不能派人送将军回山寨养伤,目下拿下大名府是要务。将军熟悉大名府内部,须得跟随我等前往,以便指点。” 索超咬牙切齿的道:“行,那狗官不仁,不要怪我索超不义。目下因西北战事,大名府人心惶惶,军队几乎走空,只留有三千多乌合之众。大多还是我以前的厢军部整编,都是我老部下。他们只是暂时慑于高方平淫1威而已,此番高方平带主力离开了,若我索超在,甚至就不用打,我振臂一呼,他们中至少一半人要成为咱们的力量。” “好!” 卢俊义和吴用一起拍腿叫好,话说这才是搭救索超的目的,而不是真的什么敬重好汉。 吴用却还有少许疑问,智者的样子问道:“听闻早年间,将军也曾跟过高方平,为何现在如此的对他咬牙切齿?” 索超破口大骂道:“这就是那狗官的可恨之处,当年我被梁中书强压,至他麾下押送生辰纲,还在黄泥岗和军师较量过呢。后来他们强迫我跟着他去郓城东溪村抢晁天王家。却几乎全部钱被他黑吃,我等汤都没有喝到。后来孟州牢城营平乱,他无差别攻击,什么人都乱杀,毫无人性。那开始,彻底让末将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 梁山军顿时义愤填膺,包括吴用也真被愤怒填充了脑壳。 在场的就没谁不是被高方平迫害的很惨的,当时吴用他们好不容易积攒的钱财,三年多前被高方平抢个精光,其后狗皇帝启用高方平去郓城,直接吓的晁盖们冒险上山,抢了王伦的梁山。 此外,张顺一系等江州喂人吃板刀面的“好汉”,愣是被高方平去了江州后开战全民战争而吓跑了,家产都来不及要。其后江州劫法场,梁山的领袖晁盖,以及好多好汉,就死于高方平狗官的手里。 目下第三把交椅的卢俊义,不但被夺妻,还被坑害下狱、家产都被抄了。 这些所有新仇旧恨想了起来,现场形成梁山的大宏愿,苦大仇深,誓要活捉大魔王,拿下大名府,以告慰天王晁盖在天之灵! “踏平大名府!有朝一日活捉朝廷鹰犬大魔王!” “踏平大名府!有朝一日活捉朝廷鹰犬大魔王!” 于是全部开始誓师呐喊,吴用也都忘记去审查索超身上的诸多细节了。 “出发!跑步前进!”吴用和卢俊义下达了命令。 “嘿嘿嘿嘿嘿嘿” 大家开始跑步前进…… “报” 裴炎成方面派出的探子来到高方平近前,上气不接下气的道:“铺天盖地的梁山军已过阳谷、莘1县,目下正朝故城镇急行军。” 高方平点了点头,打发了他。却是皱起了眉头。 很奇怪,梁山的部队分明是步兵,但这样的行进速度,已经和大宋传统的骑兵部队差不多了。 这只有一个解释,宋江那个胖子在用我高方平的教材练军。 他们的条件只能轻装上阵,无法携带太多口粮,但从出兵开始短短几日,经过少量的修整,居然能做到饿着肚子急行军? “宋江你开什么玩笑,反装忠也不是这样的吧?”高方平眼冒金星的喃喃道,“你这不是送块肥肉来给我,而是送来一块硬骨头!” 史文恭喝道:“兄弟们打起精神,咱们以逸待劳,就快决战,此番是硬战。对方已不是乌合之众,而是和咱们一样,师承一脉的贼头子宋江练出来的精锐!” 并没有惊天动地的回答。只见全部永乐军大头兵没心没肺的躺在地上晒着太阳,有的嘴边咬着干草,全是一群兵痞模样。 是的今时今日的永乐军到了另外一个境界,有点油滑有点内敛,不在如同当初的暴发户模样大嗓门喊口号装狠了,也不在看什么都像个贼一样的目光了。 不过这些家伙身上,连那锻造出来的精钢锁子甲都是坑坑洼洼的,各种对抗作战的痕迹,此外这些家伙就是躺着晒太阳,也都基本是刀放在最快能出鞘的位置,习惯性的总有一只手握着兵器。 看到这些高方平放心了些。 当初种师道的那批老兵宝贵啊,他们的加入,对永乐军的影响是很大的。虽然那些家伙连梦中都会挥刀,把老婆吓跑,不过战场需要啊…… “报” 时至于黄昏,韩世忠麾下一个探子来报:“好教相公知道,卑职秘密出发时,梁山军已经到故城镇河口,开始渡河。韩世忠将军让卑职汇报:他会依照计划行事,一切都在准备之中。” 高方平再次色变,想不到来势汹汹,已经到达了故城镇口?从上次消息更新开始,又比预计快了近一个时辰。 “各位。”高方平也只能跨上了马匹。 哗啦 这下这些兵痞非常迅速的起身上马,再躺下去骨头就酥了。 高方平在最前方道:“原本我预计,这战会在天黑后进行,那样一来能增加神秘性,让对方一时无法判断清楚我等实力和人数。且天黑后,将大幅减少他们从河里逃走的可能性,做到全歼。但现在咱们必须在日光下作战,没有其他选择,这是唯一的一个机会,于马陵道口歼灭梁山部主力。” 顿了顿高方平再道:“不歼灭其主力,不在人心惶惶一团乱麻的现在,打赢一场歼灭战,则我大宋士气无存,西北乃是全国都会受到影响。永乐军的建军宗旨我这里不再重复了。目下国朝内忧外患,到处起火,很快西北大面积苦人将处于水深火热,危机有多广我也不知道。只有一点,国朝需要你们打赢这战,我需要你们打赢这战!” 没有回答,兵器纷纷出鞘。 “出发!” 眼看马陵道口方位有冲天的浓烟作为信号升起,高方平很猥琐的闪到一边,下达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