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冲冲冲冲冲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74章 冲冲冲冲冲

史文恭根据高方平的作战意图,带头走在最前方,其余人跟随着史文恭的脚步。 从缓步行进,到慢慢小跑,近乎一里地后又缓步行进,然后中跑。 两里地的时候又换为小跑。又持续了一里后,开始慢慢加速。 马的身体结构不同,人类的其实有一里地不到身子就开始热了,基本也就进入最大爆发力状态了。但马要全面进入最强爆发力阶段,根据形势的不同,马种不同,有时候甚至需要近十里。 老段和老马他们开发的驾驭马术来说,加上这是重骑兵,身体负荷较大些,所以操作的好,最快四里地,就能成为这支重骑兵的最佳突击空间。 必须要有这个热身加速过程。否则在以往的测试来说,对马匹的伤害非常致命,特别在重骑身上,用不好的马,几次下来就废了。这和后世早年内燃机质量不好的时候,若不预热发动机就直接狂拉油门、进入最大功率输出,不但输出损耗很大,还会严重磨损导致气缸很快报废。 马也和发动机一样,没有热身就直接进入最大负荷,不但无法做到峰值力量输出,也会对内脏器官和肌肉筋络伤害很大…… 这个时候永乐军还在几里外中速奔跑,却是声势已经很惊人,只见在黄昏下,远方带起尘土飞扬,与此同时,那种时快时慢的马蹄声音、犹如暴风雨前的雷音,一直在震慑着梁山军的心神。 此番显然上当中伏了,梁山军才过故城镇口,打算过马陵道口之际,轰然声响,两座木桥被炸飞。 妈的出现炸药,那当然是朝廷的精锐部队出手。 终于,梁山军被逼迫到了背水一战的形势下,但梁山军也没有太慌乱,因为吴用和卢俊义分析过了,朝廷不可能天降神兵有太多部队投送于这个战场,最大可能对手是永乐军,那虽然牛逼,但人数会很少。 “杀杀杀!” 卢俊义犹如狂战士一般在前列、宛如天神降世,挥舞着兵器大喊。 “杀杀杀杀杀杀!” 梁山大头兵也犹如半兽人一样,挥舞着比较草根的破烂兵器大吼。 卢俊义又喝道:“永乐军之人数只是咱们三分之一。虽装备精良,但狗朝廷并不正义,出师无名,他们士气底下。官军都不值得惧怕。我等替天行道才是王者之师。背水一战的典故,以后在和你们解释。咱们将在这里迈出第一步,击败狗皇帝之重装军队,兄弟们,那些军马和装备,才是诱惑,全是咱们的!” “抢抢抢!”大头兵又挥舞着兵器回应。 卢俊义道:“我卢俊义毕生钻研战阵之学,敌将皆是纸老虎,到时候你们将亲眼目睹,我卢俊义于万军之中取上将人头。那时我方士气大盛。对方会依托骑兵阵型突击,那就是采用尖刀形态。咱们不要硬拼,到时候依据本将指挥,短兵相接之时分离,让开中部,造成‘被骑兵击穿’的假形势。那时背后的河水,一样是对永乐军的包围。他们将被围困在死角内,失去了机动空间的骑兵,被咱们三倍于对方的步兵围困,我卢俊义放言这里,永乐军将再也见不到明日的日出!” “杀杀杀杀杀杀!” 这些家伙列好了阵势,弓箭手准备,长枪拒马兵准备。 与此同时,终于接近于最大速度的永乐军骑兵已经在远处,进入了视线,浓烟滚滚,黄沙漫天,还真是声势惊人。 卢俊义为了维持士气,犹如卖艺一样的在前方舞动兵器,一边开口叫骂:“史文恭你这败类,此番必斩你于……” 卢俊义说不完,哨子似的空气被撕裂声音响起。史文恭借助马的速度,射出了穿云箭! 穿云箭声势实在惊人,在平时,纵使卢俊义也不敢轻易锐气锋芒。但现在为了维持士气只能硬顶,否则还叫什么万军之中取上将人头?一但让开,史文恭的穿云箭至少射穿四个梁山军,造成还未交战就大幅影响士气的局面。 箭到近处,卢俊义快狠准,避开前锋,一把捏住了箭身,手臂犹如铁钳一般锁住了穿云箭。 但箭的力量实在太大,被锁住后,竟是把卢俊义和其马匹直接推后数尺,挤进了人堆之中。 与此同时,到达近处的重骑阵型正在变换,尖刀似的头排,速度暂时压制到九层,而两侧翼以最大速度展开,从尖刀阵形成了全面拦截的雁形阵。 出现这样的变故,这也根本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传统骑兵,因为一般的汉家骑兵没有这样的驾驭马匹的功底。 加之扬言“听我号令行事”的卢俊义被挤入人群中,他没事但是战马被自己方的拒马枪误伤,带起了不小混乱,马匹也倒地了。 意外的被马匹压住,导致卢俊义没及时发布作战命令。 于是战斗契机发生了悄然转变,士气损失一部分的梁山军下意识下,保持着阵型开始往后退。 这个时候河道之上,恰好荣德帝姬号驶到近处,就在这个v型河道口底部忽然停下,大船之上成建制的神臂弓部队出现了,秘籍的箭雨开始朝梁山军后部开始覆盖。 如此造成了梁山军哭喊一片,腹背受敌。 阵势大乱之际,已经和冲击力强劲无匹的重骑短兵相接! 冲的稀里哗啦,前三排又没有步人甲,那是瞬间上千人就飞在天上,骨骼散架,然后各种尸体犹如小炸弹一样落下,进一步砸伤、砸乱梁山军阵地。 这根本是他们没见过没想到过的局面,包括卢俊义都大幅低估了战术应用得当下的重骑兵,这简直就是绞肉机器。 卢俊义的豪言壮语放弃了,他知道大势去了,该是逃命的时候了。于是他借助混乱,很低调的带着吴用逃亡,至于其他那些武艺高强的头领,机智的则是跟着卢俊义有样学样,不机智的,注定要变为炮灰。 现在是腹背受敌,梁山军阵地的上空,都有自己人在“空袭”,然后无人指挥,终于进一步的大乱了,相互的踩踏也开始了。 紧跟着,又和设想的重骑继续推进不同。 永乐军一开始用累积了几里的奔跑动能,第一波就用冲力干掉了两千多人后,算是经过了一次刹车,现在永乐军当然不会强行推进了。高方平不允许,因为那样用骑兵,所有步军都笑哭了。 只见永乐军驾驭马匹的技术真的牛了,依托雁形阵推了前三排后,开始朝左右两翼散开迂回,画圆后,第一波骑兵朝反的方向开始脱离战场。 而落在后方的骑兵开始慢速度推进,不在是突击,而以远程火力神臂弩开始射杀。 嗖嗖嗖嗖 简直没有反击,卢俊义等许多头领都找不到去哪了,梁山军被杀的哭爹喊娘。 其后,那批撤离战场的骑兵饶了一圈后,再次短距离加速,暴躁的突击了过来。 以神臂弩射击的骑兵瞬间让开,退后上箭。 这次虽然冲力没有之前恐怖,却又是造成几百人阵亡。 依次复制张贴两个波次后,穷途末路的梁山军,战损达到近五层。 原本好端端的素质很好的部队,却因装备,因指挥官的无能而战术失效,愣是短时间内就被永乐军仿佛绞肉一般,五千人命散马陵道口。 最终他们被往死路上逼迫,逼到了河道的交叉口,河上还有严阵以待的荣德帝姬号远程打击,看似,他们被杀光只是时间问题了。 高方平也于这个时候震惊了,因为这样的形势下战损已过五层,主将都消失不见遁河逃跑了,无数狠人头领被干掉,但这只梁山军仍旧在抵抗? “停!” 高方平猛的抬手后,于是几个方面都停止了射杀,只是警戒着。 可怜兮兮的梁山军也楞了! “所谓缴枪不杀。”高方平大声道:“放下兵器投降的,本府会给予优待。” 对于梁山军,听到这样的话倒是也没觉得多奇怪,因为大宋的政策还真是这样。总体来说大宋官府戾气不算重。在以往一有数量众多的群体事件时,官府会妥协,把人招为厢军去吃粮。 不过史文恭、以及参与作战的一些永乐军军官也微微皱眉,觉得有些不妥。 特别这次也跟在身边随队参战的刘法,这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狠人,听到后脸色大变,顾不上规矩的催马上前,凑近高方平凝重的道:“相公千万不可,勿要妇人之仁,这群人败而不乱,作战能力奇高,卑职从未见过的精锐,他们所差少的仅仅是装备和粮草,以及一个有指挥能力的将军。目下国朝内忧外患,留下这群人,实在乃是心腹之患。” 顿了顿,刘法抱拳大声道:“末将死谏之,请明府立即处决这群反贼!” 高方平不禁大怒,好你个刘法,难怪之前他们一直把你凉拌,你说你小声谏言也就不说了,但如此大声让老子下不来台,还要死谏? 受刘法影响,永乐军的许多军官也同时道:“末将等参与死谏,勿要留下这群反贼!” 原本已经少许放松的梁山军,也被这形势吓到,虽然没有立即反扑,又往后收缩了些,再次握紧了他们手里的那些不成体统的武器。 到此高方平也不说刘法,顺着把他们一个一个的看了过去,沉默了少顷道:“然而我不同意你们的死谏,你们是军人,而不是刽子手。” 一些人楞了,一些人挠头了。 梁山方面的许多人也楞了,有些好奇的看着高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