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时间能解决一切问题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76章 时间能解决一切问题

回答简单的人很多,却稀稀拉拉的,然后也有少数对不能立即获得户籍、还要参与劳动改造有意见的,虽然他们没明说,但高方平看得出来,这是肯定会有的情绪。 于是高方平又翘屁股了,说道:“认为劳动改造、半额度薪水不划算的,现在立即放下手里活计去参与修桥跑路,你们不高兴,老子还不愿意接受你们投降呢!又不是说将来我没能力再把你们捉来调教,我总体是宽待俘虏的,然而我也制霸一切,我要七擒七纵梁山军,但我不是诸葛亮,你们每被我打败一次、捉一次,投降后的待遇会降低。至于熬到了最后一次的,恭喜你们求死得死,那肯定会拉清单总算账。就这样,愿干干,不干的再次拿起刀来,要战我就砍死你们,要逃的我随便你们!” 汗。永乐军的大头兵也想昏倒了。 这么一番破口大骂后,不但没减少投降的人,相反那些不投降的,又有两百多个放下兵器过来投降了。然后早先有怨气的投降派怨气小了,态度端正了些。 至于其他的那些逃亡派,效率贼高,想最快修好桥梁逃命。 永乐军干什么呢? 做监工,黄世仁一般的手持神臂弩和屠刀,监督他们两派干活。 高方平道:“归顺党方面,态度要端正,要苦干实干,劳动才能改造人,被改造后,将来你们才不会怀疑人生。至于逃亡党,都战败逃亡了,就要有逃亡党的认知,要像野狗一样快速逃回梁山,找你们宋爹庇护,不要在逃亡过程生事,不许骚扰沿途百姓和城池,一但发现,我超机动骑兵就追来清算,杀到你们怀疑人生。就这样,逃亡党我会给你们一些口粮带着路上吃,不能有再多要求了,战败无人权就是这样炼成的。” 听说高方平还给逃亡党口粮,昏了,又是一百多个放下农具加入了归顺党。 但这次相反被高方平用鞭子抽了回去,高方平骂道:“不要以为投降名额很多,现在口子关闭,机会错过了。我又不是垃圾桶什么玩意都收。现在这群最先信任我的归顺派,他们很萌的,我要保护他们的利益。定为最高级别归顺派,给半额度工资,以及一年劳动改造的待遇。下一次再把你们捉了的时候,是两年劳动改造待遇,以及三分之一的工资。往后逐级减低。” 听这么说,这群投降失败的人,更加卖力的建桥梁跑路了。而已经归顺了的人则非常得意,觉得被优待有了荣耀感…… 此番从头到尾对梁山事件的处理和安排,刘法也终于看懂了高方平其人,以及他的战略设想。 在那种血腥气氛下,狮子搏兔的高方平,却对着剩下的六千反贼各种说服,嬉笑怒骂。最终放过了他们,这需要非常大的勇气以及决断。 是的弄明白高方平的意图后,刘法叹服,杀人固然需要勇气,但在这种时候做这种规划,放过那些人,则需要更大的勇气。 目下已经处理完毕,跟随北方军系西进的路上,刘法始终在想这些问题。 听闻了永乐军战绩,以及高方平的事迹后,包括了等候在肥乡附近的北1京驻泊司,直接如同被打鸡血一样,士气大盛。 是的,他们此番正,因为高方平没全歼而有了士气,因为高方平新的理论“军人和刽子手”的界限,在那些少年军政委的宣传和解读下,到达了新的高度。作为一种政治思想:什么叫军人的概念,正在目下的远征军内传播。 领悟的自然会领悟,不领悟的被政委们强制喊三百遍口号,慢慢的他们也就信了。这也是他们首次,拥有了以往时候没有的“军人荣耀感”。 在即将西进投入作战的当下,这是一种重要的士气 参与行军的永乐军老兵们,总是对驻泊司的这些“新兵蛋子”解说:“能不能活着回来没人知道。但咱们是跟着大魔王的老人,却从来不会这样去提问。咱们只知道他虽然酷吏,但他历来说话算话,他说的东西基本都能成为现实,孟州,陈留,二龙山,水泊,江州,包括前不久的马陵道口之战,大魔王一次又一次的带领老子们完胜,从未有过差错。所以你们这些新兵蛋子要问能不能凯旋,打不打得过蛮子,老子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什么时候小高相公下令冲锋,那就操刀子干他娘的,肯定打得赢。什么时候小高相公说跑,不要犹豫,依照程序和战术有序不乱的跑路就行。他下命令绝对有原因,他们那么狠的人都说退的时候,就说明老子们要留下有用的战力,去谋求更大的战果,千万不能个人英雄主义、匹夫之勇主义而冲大头。” “懂了不、新兵蛋子们!”老兵们嘿嘿笑着总结道。 驻泊司的士兵们一阵郁闷,不服气的道:“咱们不是新兵,甚至比你们服役更早,乃是最精锐的天武军编制!” “哈哈哈哈!”老兵们一阵大笑。 一个老军头解说道:“娃,不要逞能,相比捧日军你们更废材些。然而老子们在京的时候,抢得那些捧日军哭爹喊娘的。听着咱们的,虽然你们在服役,但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军人,你们也没见过真正的战场。命令下达之际不要犹豫,就算是让你死,两眼一闭、一头栽进去就可以,那时候你是烈士英雄,你家人能得到大魔王厚待,与此同时受到你保护的战友会几十年如一日的祭奠你。但若是迟疑而出幺蛾子,最终还是会死于大魔王手里,其他的待遇就别想了。所以听老哥哥一句,进入战场,特别在大魔王麾下当兵,听令做事是第一铁律,不是真的让你送死,而是你保命的第一铁律。” 想不到一转眼,在血统最纯正的永乐军中,高方平的威望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于是少年军政委们哪怕不喜欢这些老兵痞,却也认为他们说的大有道理,于是又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在老兵们的理论基础上,结合小李纲整理的《大魔王精神》,给即将参战的驻泊司,进行丧心病狂的洗脑…… 五月中旬高方平部已过磁州一代,大雨说下就下了起来。 持续的大雨对于后方的粮食产出是好事,却造成了行军困难。由磁州进入河东,再到壶关,一直在大雨和泥泞之中困难行军。 古代的行军不是开玩笑的,需要面对的问题太多,就算是高方平被诸多的呵护,也都被各种旱地蚂蝗叮得跳脚,就别说底层军士了。 没经过开发的野外,各种疫病源头也很多,这些东西控制不好的话能在未交战前,就杀灭自己一半战力。恰好正是大雨的环境,最容易把这些平时分离在自然界的各种病菌和害虫,与人结合。 好在很久以前,安道全医学院在高方平的委托下,对这些方面的攻克也很有成果了。再配合几月前就颁布的军队卫生条例,外伤和意外处理培训。加之此番这方面更成熟的少年军随队,还有医学院的专业战地医护团队跟随。 于是这些困难最终有惊无险,让高方平部依旧朝西北战区最快急行军…… 河东军系基本打废了,也已经依照高方平的军令,退守至汾州一代修养。 永兴军系被打的接近半残,接到高方平战略机动指令后,刘延庆们算是松了口气,算好高方平虽然酷吏,却也是心疼大头兵的人。于是现在的永兴军系也早就放弃了长城,一边烧毁无法带走的战略物资,边战边退,保护着能够撤离的百姓的撤离。 听说老刘他们目下已经退守至延安府和晋州一带修整。 好处是,高方平的部署是有用的,撤退的举措并未影响军队的士气,相反保全他们不去做无畏的炮灰,让永兴军的士气大增。现在还未见面,他们就已经开始喜欢高方平了。 但高方平部北方军系的进度有限,漫漫的群山深埋着太多的危险和神秘,加上持续的大雨和泥泞,这些都是阻止北方军系最快投入战场的拦路虎。 这一切,只有忍耐着。用文青的鸡汤套用的话,这叫时间能解决一切问题……

下一篇   第677章 一线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