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战区的幺蛾子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78章 战区的幺蛾子

然而高方平的到来还是险些让张知府哭瞎了。 所谓的“北方援军”,仅仅只是两万多人。这真的太颠覆了,前期大家伙都以为,高方平会从北方带来至少十五万以上的彪悍军马,却想不到他那么寒碜的就来了,要以此对抗西夏四十万大军? 先不管那么多,怀着急切的心情来到城外迎接大军,张威意的身边带着几个随从护卫,其中一个年轻,生得浓眉大眼的,颇有些英气。 张威意抱拳见礼道:“下官河中知府,参见留守相公!相公您总算是到了,却怎么只得这点人数……” 满身疲惫、穿着盔甲的高方平抬手打住他的说词道:“本府没那么多的精力听你废话,多少军队参战阻击察哥部,也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我只问,东京以及江州的物资,是否顺利到达了你河中府?再有,本府之前有文书到达,要求你部临时组建的军粮生产场,是否就位?西北地区但凡能动用的战略物资,是否调集完毕了?” 张知府身边那个年轻军人上前一步想要达话,却被张威意瞪了一眼之后,只得又缩了回去。 然后由张威意抱拳道:“明府,江州和东京之船运确已到达河中,开战之后,根据您的军令,战区的大量物资,也在源源不断的集中于河中府,虽不完美,但是能做的都已经做到了。只是关于组建饲料厂……下官实在觉得诡异,目下进度始终有限。因为我等不明白好好的粮草,为何要弄成什么猪饲料,这让我作战的军民情以何……” 听到这里高方平暴怒,扬起鞭子劈面就抽了下去。 张威意一声惨叫,脸上直接一道血痕,到在了地上,开始了满地打滚。 周围河中系的人人人自危,这才算正式见识了酷吏高方平的作风,朝廷之封疆大吏河中知府,竟是一言不合就被他如此对待,若换做武将的话那就是一刀砍了,再没有其他路走了。 念及此,包括那个颇有英气的年轻军人也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张威意起身之后捂着脸,怀着怨毒的神色道:“高方平小儿你休要猖狂,你诸多出格违规,于此国难之际破坏朝廷吏治,违反规矩,行军迟缓,虐待作战之军人,本府定要弹劾你!” “你是认真的吗!”高方平用鞭子指着他。 汗。嘴巴倒是硬,然而身体孬种了,被小高用鞭子一指,张威意惊恐的又退后了几步,一个劲的催促身边的人“护驾”。 然而谁敢动啊,如今全面接管北方军政大权的小高相爷,于国战之际带两万多精锐西进督战,这个时候不是士大夫身份的人站在张威意身边,就等于在战时体制下对抗帅臣,那真是死全家都是轻的了。 于是任由张威意叫喊,却也没有一个人敢站在张威意的身边保护。包括河中府都监在内。 高方平翻身下马,一步一步朝着张威意走过去,呵呵笑道:“回答本府,张大人你要上书告我黑状、你是认真的吗?” “你你,你不要在过来了,士可杀不可辱……”老张说的决绝,却见高方平抽出刀来后,他当即跪在地上耍赖道:“下官错了,误会,我只是说了一句气话,这个时候,咱们北方全体都指望骁勇善战的您退敌,如何敢添乱子?” 高方平耀武扬威的把大刀扛在肩膀上,不怀好意的看着他道:“那,先说好,我猪肉平是坚决维护大宋体制,坚决保护你说话权利的,但凡有谁敢威胁勒索你,都要先问我答不答应?张大人是不是真有人威胁你、禁止你上书告状了?” “没有,坚决没有那回事。”张威意非常忠勇的造型摇手。 “这就好。”高方平点了点头,打算把腰刀给塞回刀鞘里去,却是没注意到刀的反向反了,愣是塞不进去。 梁红英和菊京,以及一干猛将真是看的想跌倒,大家已经极其不看好这个不良少年能击败西夏了。 梁红英最疼他,急忙过来要帮他把刀整理好,却是高方平已经撂挑子了,整个的取下刀砸在地上,踩了两脚后道:“以后不带刀了,又重又不会用。” 河中府系的军人将领们看的头大,特别那个中年的都监大人一阵阵的鄙夷神色。 张威意抹去一把冷汗,寻思,您不带刀最好了,怎能让脑子有坑的疯子带着刀招摇过市呢? “起来吧。”高方平让张威意起身,然后以鞭子指着他的鼻子:“加快饲料厂搭建,那并非什么技术活,然后调集粮草生产饲料,我大军在此修整三日就会正式投入战线,若我起兵之时没有专用军粮,纵使是你张威意也要斩,到时候不要怪本府不讲情面。” “卑职……遵命。”张威意额头见汗,知道之前放了一个大错。 之前他张威意的确接到了北方都转运使的筹备军粮文书,那没毛病,目下整个战区的钱粮大权都在高方平的手里。尽管民政和司法权仍旧在知府手里,但他也不敢延误军粮。然而传统的粮食已经调集,是否生产为猪饲料他是不认同的,也不想对高方平妥协,打算咬住此点为难一下高方平。 在他概念里都是粮食,人吃的军粮已经有了,老子凭啥要听你的再麻烦一次制作饲料? 却是想不到高方平简单粗暴至此,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外加威胁勒索,什么理由都不要,于是只能无条件答应了。 然而在高方平的角度上,这些已经不是讲道理的时候,只问结果就对了。传统粮食和后勤方式,需要浪费太多民力作为辅兵跟随,亦大幅增加了那些抗风险能力最弱的辅兵危险,那真叫劳民伤财。 高方平此番之所以能神行军,说白了除了依托高效神奇、配有减震系统的轴承军用车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传统军粮变为饲料压缩干粮。且人马不分,战马吃的东西和骑士是一样的,包括高方平也吃一样的。 原本两万多大军加五千军马的粮食,那需要大包小包的堆满整个车队,动用至少三万以上辅兵参与运输。管你骑兵部队步兵部队,行军速度也就那样。 但此番高方平从北1京出阵起,只带了短期的压缩干粮,大幅动用能最大克服地形的减震车辆和军马携带,主体军队几乎全变步军,得益于营养的保证、以及他们是这个时代身体素质最好的宋人,所以几乎全是跑步急行军。 是的,高方平此番没有动用大名府任何民夫劳力,轻装上阵,以极其不可思议的速度进入了河中府。原计划是修整两日,以河中府作为对永兴军路战区的后勤重镇,提供一切支持,但张威意这狗日竟敢说理解不了猪饲料而且消极怠工。 高方平恨透了大宋这愚蠢的体制,没当场把他宰了真的不够酷吏。为此,就要多停留至少日。 好在饲料不是什么技术产业,不需要什么积累和底子,很快就可以组织起产能来。 摆平了张威意后,高方平仍旧不进城,远远看去,见河中府的厢军队伍,竟是手持新产出的军盾以及神臂弩。 高方平抬手指着道:“这是怎么回事?” “回留守相公。”张威意尴尬的道:“这是汴京和江州源源不断运来的军备,封条上写着‘西北作战用军备’,皆因明府您率领的北方军系迟迟未能参战,而前方形势危急,听说夏贼已经至延安府一代,当心晋州延安府一线守不住,于是河中府忠心耿耿的张都监,他需要装备厢军,以加强河中府防御……” 都监大人真想把张威意给宰了,惊恐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 于是张威意恶狠狠的怂恿道:“看,在明府之威严下,他承认了。” 我@#¥ 河中府都监听的眼冒金星,都不知道这个局面要如何说了。 高方平不是什么善人,当然知道若没有张知府批准,张都监如何敢动军备。无奈现在肯定需要杀人祭旗,而不能是张威意。要真把河中知府给杀了,那就是一个政治问题,真会立马迎来“换帅”圣旨的。 于是高方平道:“张都监。” “末将在。”他跪了下来开始哭泣了。 “交代遗言。”高方平道。 “末将……”被张威意瞪着,于是都监大人最终不敢把“冤枉”两字说出来,改口道:“末将无话可说,请相爷不要波及末将家人。” “你家人我会安顿好,至于你,一路走好!”高方平叹息一声,挥手之后拖下去斩了。 然后,高方平看向跟随在张威意身边的那个年轻军人道:“报上姓名?” “卑职王渊。”他大声答道。 高方平不禁楞了楞,难怪看他比较顺眼,这家伙在历史上还是个不错的将令的,于是也不多想,说道:“从今天起,你临时接任河中府都监,直属于本府,不在听任何人命令,不要你打战,专职负责我大军作战的供需和运输。” 王渊一阵狂喜,却又道:“卑职也想上前线立功吃粮。”

上一篇   第677章 一线曙光

下一篇   第679章 解州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