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解州沦陷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79章 解州沦陷

“不,后勤也算打战。各人有各人的位置,做好你的工作,本府你不信河中府厢军有作战素质,拉你们上去不但没用,相反等于送人头增加西夏士气。”高方平道:“知道为何上任都监被本府斩了?就因为他不自量力的以为他能打,于是把本该装备我北方军的军备占用。这当然是他张威意的锅,但身为都监他不自量力而随波逐流,不对棒槌张威意晓以厉害,就是失职。战区的失职军人,一定要斩,没有什么对不对的说法。” “是。”王渊点头道。 高方平道:“现在传令你部厢军,交还一切属于我北方军的军备,咱们等候测试磨合!” 容不得抵抗,王渊马上去执行了。 这批军备当然非常重要,就是因为这批重要的军备,高方平才进河中府休整的,否则有另外的路线。 当时北1京驻泊司总计凑了两万一千人,但是要留下三千给童贯在北1京。除永乐军骑兵外,高方平就带出来了一万八步兵。 但这一万八千人目下思想和政治过硬了,训练还缺乏。当然鉴于他们乃是殿前司禁军系,入伍的时候是连身高体重都有严格要求的,所以身体素质总体没问题,虽然训练不完美,但也问题不是很大。 关键的在于装备,针对江州的战备动员时间不长,那是正式开始宋夏之战后才做出的动员。 汴京猪场虽然早在几个月前就在高方平的周璇下,开始扩张生产线,不过那需要时间发酵,从北1京驻泊司接到出战命令起,那时候汴京送来的包括神臂弓在内的装备,仅仅只是五千多套。 于是后面的计划是:他们继续扩产,后续装备不在送北1京,而是依托越来越发达的船运,直接送达西北后勤重镇河中府。 张威意真该死啊,连刘延庆所部暂时也不能用的装备,他张知府也敢染指?且堂而皇之的当场甩锅给都监,那么往后他在河中府就是形同虚设了,他麾下都会离心,不在信任他。 蠢材啊,没有担当。他扛下黑锅保护属下,和高方平硬顶着,高方平还真不能拿他怎么样,但是那样一来他就会得到属下的誓死效忠了。 有时候蠢材真的有,后世有句流行的话怎么说的:当有多个选择时候不用问,官员以及官员主导的政府,一定做出最烂的选择。 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这个传统延续了几千年人类文明史。偶尔出现所谓的霸主,只因那届政府犯的错误比其他政权少些而已,所以自古以来都是一个比烂的文明,而不是比好。 大鲨鱼关七他信任大宋的原因是,大宋没他家乡烂…… 现在好了,从河中府接受装备开始起来,高方平部虽然人数极其可怜,却是大部分人都武装到牙齿了。 基本上这些时日以来,所累积的包括神臂弩在内的新式装备,已经一万二千套了。只要再有五千套,高方平部的步兵就能全员换装了。 现在开始起,北1京军系一边修整,一边加紧适应新的装备和神臂弩。 神臂弩有个最大好处是利用了机械力,且对士兵“箭术”的要求不高。 这个时代对抗骑兵没有“弓箭集群”不行。然而和游牧战士相比,在骑射方面汉娃有天然短板。训练合格弓箭手需要的时间太长、代价太大了。若是能把人全部训练成史文恭那还说个蛋啊,可惜就是不能。 于是弩箭正式登上舞台。 弩箭其实和后来的火枪是一个性质,就因为对军士的使用要求不算高,能以较低代价,较短时限,训练出堪用的“远程打击群”。而创始于西夏的神臂弩就是这个时代的bug,并且这项神器传入大宋后,被大宋艺术家们改良到了巅峰。他比初级火器的威力真的大太多。 神臂弩唯一的短板在于没有产能,形成不了集群,只能作为奢侈品,被罪高贵的一些军系用来装逼。 但是这个规则,正在被猪肉平的流水线、以及每贯钱的作战效率理念所颠覆…… 高方平站在城头上,看着各部军士正在低强度做回复训练,与此同时,军士们在测试和适应新的军备。 目下除了已经基本形成神臂弩集群外,还有“核武器”。 正是江州那群丧心病狂的制造狂人,新开发出来的迷你投石机。 说起来呢这也是高方平根据后世迫击炮的思路、然后陶志明他们那些家伙开脑洞改良出的“投石机”。 特点是轻便,结构简单,一个人就可以背着到处溜达,放下来组装一下,就是迷你投石机,这东西能把弹药以抛物线方式扔出很远。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只见城外测试装备的“炮兵”们,正把一些个铁坨坨投射出去,然后帖坨坨在空中爆炸。 这就是测试和训练,但凡爆炸点不对的,他们当即调整投石机,调整引线长度。 大宋当然没有迫击炮弹,不过江州制造已经开发出了如同地雷似的“坨坨”,皮薄馅大,内中是火药钢钉混合,原理和爆竹一样,需要点燃引线后再投射。那么只要测量足够,把引线的生产标准和长短度统一,就可以做到在落地前的适合位置,进行低空爆破,形成散弹雨。 大宋火药威力仍旧不够,那点杀伤力当然不能和神臂弩相提并论,不过已经很猥琐了。 不多的新材料制造的步人甲,也在测试之中,以往的步人甲看似厉害,可以顶住骑兵冲击,但其实顶不住对方的破甲锥和西夏正统神臂弓,而步人甲又极其笨重,一但部署后几乎无法有效机动,就会成为西夏破甲锥和神臂弓的活靶。 至于现在,想破新材料已经没那么容易,他们得有更强工艺的“矛”才行…… 小虎头最乖了,整天和小宋翔一起骑着大狗到处溜达,观看大头兵们训练,看到迷你投石机扔出炸弹在远方爆出光彩时,她会拍手叫好。 “给你。”虎头玉每次都会给表现最好的炮兵一个奶糖,然后又骑着黄狗跑去别处玩。 出了大头兵,小虎头连高方平的事也管,她有时候会粘着高方平的怀里道:“现在大娘的肚子应该很大了吧,‘小方平’再有几月就出生了,我听说孩子出生之际老爹不在身边不好。要不您写信回去,下令小方平晚一年出来好吧?” 高方平给他一个暴栗道,“那叫小小高,不叫小方平,哪里听过儿子和爹的名字一样的。” “哦。”梁红玉弱弱的点头。 然后高方平也笑不动了,哥管天管地的,还能管小小高什么时候出来啊?真是的…… 张威意直到六一儿童节之际,才把首期合格的压缩军粮交付高方平。 粮草官进行清点的时候高方平也在旁边,每记录一笔,高方平也在心理念叨一次,就因为他,我大军在河中府多耽搁了两天。 反正没有军粮无法进兵,既然都等了,高方平真的给大家过了一个儿童节。因为除了有虎头玉外,许多随军征战的“战地红十字队”还是孩子。高方平给他们过了一个战地节日。 六月二日,驻泊司出河中府,走水路,节省部队脚力,沿韩城一线直达龙门,其后经畅水换陆路,再次进入了急行军状态。 “报”满身是血的传信兵到了近前,递上了最新军报。 “解县知县岳文老爷,拒绝撤离百姓,拒绝投降。他带家丁、差人、百姓,紧闭城门守卫,西夏军城破之际,岳文老爷下令百姓放弃抵抗,但岳知县却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儿,而后自尽,至此……解州沦陷。” 梁红英把这封军报念出来的时候,眼睛有点红,心里很难过。 高方平铁青着脸。解州沦陷乃是必然的,这就是高方平下的令,但是一部分地区的人员和物资撤离后,高方平还真没有民政权,所以也不知道固执的岳知县是不是以此死谏对高方平的不满? 这人不能轻易的进行褒贬,他是个临死都有骨气人物,一个固执的保守派。他在用他的忠诚对天下、对朝廷、间接弹劾高方平的不抵抗战略! “尸体应该找不回来了!”高方平淡淡的道,“岳公一路走好,本府会以泥巴重塑你的身躯,以国士礼节送你入京享受荣耀,假设我没被你个老顽固的尸体整倒,他日我必定收复解州,以告慰你的灵魂……妈的这个老糊涂蛋棒槌,瞎几把添乱……” 凝重的哀悼词最终持续不到最后,高方平又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 众将一阵头疼,然后继续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