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这小子怕是废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8章 这小子怕是废了

关胜小声嘀咕:“好大的口气,也不知道他打得过我吗?” 高方平嘿嘿笑道:“他打不过你,但因为你会说这种蠢话,所以他是领导你是跟班。” 林冲很随和的笑道:“关指挥不要忧心,跟着衙内,建功立业的机会很多。据我所知,徐宁一月前还只是个傻教头。” “全靠大人提携了。” 关胜说这么说,还是一阵郁闷,因为他现在是光杆司令了,空有亲卫指挥的名誉,但城外的人马也要被徐宁带回去参与整编。指挥的瘾没过了三天…… 处理完诸多的事物,日上三竿。 小梁屁颠屁颠的来找高方平。 他跃跃欲试的样子等着出门。因为他很怀念昨日那种又威风又被小美女感谢,还可以赚钱的感觉,回家还不用被吊起来打。 昨晚回去后真如高大哥说的,没被吊打,相反梁中书破天荒的摸摸脑袋表扬:我儿开窍了。 然后小梁再把高方平分给东京利润,并以高方平名誉在bj收钱的事一说,老梁嘴皮都舔破了,大赞高方平乃是大宋的好娃,将来必成大器。然后大大的表扬小梁扮猪吃老虎,可以和软硬不吃的小高称兄道弟,就此把小梁评价为:为父看好你哦,加油。 小梁这辈子就没遇过这么舒坦的事。 能赚这份钱的人只有纨绔,不能是别人。老梁将来是有志宰相的人,吃相不能难看,否则在士大夫中抬不起头来。所以能以高方平的名誉做事、又可以分享利润,把北1京管理好,老梁是不会拒绝的。 另外高方平敢肯定,梁中书除了是蔡京的女婿,蔡京的嫡系外,其实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绝对有自己的打算,只从历史上这人绕开蔡京源源不断的送礼给皇帝就能看出来。就是这个原因,蔡京罢相了,梁中书都没有倒下。 “高大哥,咱们去收保护费!”小梁虽然十五岁了,却仍旧是个熊孩子的模样。 高方平拿过了地图观看,从地图标注来看,卢俊义不愧乃是hb第一豪强,势力比高方平想象的更大,北1京恐怕有三分之一的店铺商家都是卢俊义罩的。 至于卢俊义怎么收取人家的保护费,高方平不感兴趣,同时,那些也是梁中书的利益。 梁中书讨好官家,送礼给蔡京的花费就是这样来的。在老百姓的口中,老梁的官声还可以。所以老梁是没胆子直接搜刮百姓的,只有通过代理人卢俊义去做,而卢俊义主要的对象是商家,他还没有智慧赚平头百姓的钱。 考虑着其中的关系,高方平指着地图上的一条街道:“今个我不去,你自己去享受荣耀,除了昨天那条街,今天你也去这个地方收钱。” 小梁兴奋他一挥手道:“走着,跟着本衙内上街做好事去!” 一群狗腿子帮闲吆喝着,提着鸟笼跟着去了…… 小萝莉很喜欢骑在牛皋的脖子上玩,牛皋也很喜欢这么带着小家伙耍。 现在梁红玉就在牛皋的脖子上唱山歌,吆吆吆的,高方平始终也没弄懂她唱的什么。 剩下的几个孩子正在练武,梁红玉是他们的师父。这萝莉每次偷看牛皋练武之后就来教她的部曲。 至于最小的四个小女孩,最大的乐趣是伺候梁红玉的宠物猪,有时给牛皋哥哥缝补破损的衣服。 劳改犯富安就逆天了,小梁派来了四个美貌侍女伺候他,弄水果给他吃,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最悲催的乃是关胜和林冲,要寸步不离的跟着高方平发呆。 这是因为得罪了石秀的缘故,有时做个有原则的人代价就是这么大。如果是高俅老爹处事就简单了,一刀干掉石秀,有家人一起害死,一了百了。但高方平虽然不喜欢那个混混,陷害他的事却也不好意思做…… 晚间的时候别院里又发生了对持。 关胜等人密谋杀了小猪吃火锅,梁红玉抱着受惊的小猪,她的部曲,四个小女孩拿着扫帚和锅铲和胡子关对持。 看大胡子那么凶猛,四个小女孩早就担心了,眼泪在内打转了,却不哭出来。 最终火锅计划不了了之,梁红玉她们几个就这德行,休想拿走她们的一针一线,除了富安谁也对付不了她们。原因在于富安是个流氓,会殴打小孩,过去每人脑壳上一掌就解决问题,但是自诩为关云长后人的大胡子,却做不出此等恶劣的事来…… 北1京大名府的小梁算是被调教成为流氓了。 他也如同当初的高方平一下,亲自挂帅,骑着驻泊司借来的战马,开始清理北1京的街市次序。 效果比当时高方平在东京好,原因是当时高方平乃是自己摸着石头过河,一边做一边学。但是现在高方平已经有一套成熟模式,说什么话,打人打到哪个地步,去哪个街市,等等一系列作为,都是高方平坐在茅庐之中精心策划出来的。 最近的两天许多人报告梁中书,说是东京来的高方平乃是一个不良少年,他把小梁带坏。他们整天在街市上砍人,一车又一车的把百姓的钱拉走,吃相太难看了。 介于是高方平的名誉在做,梁希明只是尽地主之谊陪着世兄玩耍,所以战火没有烧到老梁的身上,老梁底气就足,问他们:你说只说小高损害了谁,老夫这便把他捉来吊打。 然而,那些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然后梁子美又说:既是你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府这里得到的反馈是街市次序正在变好,官府的税收正在增加,还有百姓在表扬本府。你们希望本府做什么呢? 大1名县裴炎成出列道:“留守相公明见。此举虽尚未出现状况,实则有隐患,卑职始终担心石秀当街打死人的事再次重演。” 梁子美问:“那么本府问,你大1名县之前的凶案是多少,现在是多少?” “这……”裴炎成有些尴尬的道:“好教留守相公得知,这类事件变化无常,不能做此简单的类比。” 梁子美拍案怒斥:“既无法就此类比,提什么石秀案件?一段时期都无法类比,那么一个特殊案件如何又能作为弹劾小高的证据。此事不许再说,官家对这类事件早有定论,说乃是高家小儿的顽皮之举,算不得利国利民,却也无需往害国害民上套。东京可以,北1京当然也就可以。谁家没几个熊孩子,非得本府依大宋律,把你们的亲戚子女都纠察一遍不成?” @#¥ 本地父母官们半张着嘴巴,只能看着高方平和梁希明两丧心病狂的抢钱了。 如此一来梁子美也算是甩脱了,保住了他的官声。最高兴的在于,北1京的商税收入正在增加,治安也的确有改善。 当然了,既然官家早就对此定调为高家小儿的顽皮之举,算不得利国利民。那么这些事不能当做政绩上奏,否则等于打官家的脸。不过与此同时,既然不能当做功劳上奏,也就不能成为弹劾的依据。否则还是打官家的脸。 打官家的脸这种事寇准会,包拯会,司马光会,王安石会,目下的张叔夜也会。但老梁和蔡京打死也不干…… “这小子怕是废了!” 这天晚上梁子美躺在床上对最宠的小妾道。 “老爷何故发愁?”宠妾问道。 “你那个儿子梁希明一点良心没有,他一车一车的往家里拉钱。如今蔡京六十大寿临近,凑足十万贯生辰纲还差些,去问梁希明是否可以商量,他小子一个子也不吐出来,说是存给高方平吃利息去了。” 老梁说着见宠妾神色诡异,赶紧问道:“你可别告诉老夫你也中招了?” 宠妾道:“妾身倒是有些积蓄的,只是也被儿子拿去存给小高了,妾身觉得利息真的很不错。” 梁中书愣了少顷道:“找个机会,我要和小高详谈一次。” …… 这个早晨无法睡懒觉了,燕青来报到了。 厅堂中静静的,高方平在吃早饭,喝一口小米粥,吃一口包子,细嚼慢咽。 燕青饶有兴致的看着,有些奇怪,为何这个纨绔吃的这么简单? 吃完饭开始喝茶,高方平依旧不说话,让燕青有些无所事事的感觉。 高方平谈不上喜欢燕青,但他和石秀这些人不同,不会随便有人讨厌他。聪明,懂事,有分寸,忠诚,不狠毒,这些都是燕青的优点。但吃喝玩乐吹拉弹唱,泡妞,胸无大志,这些也都是他的缺点。 总体来说如果能收复,这人有些用处。但高方平不会去耗费这样的精力,他和卢俊义的际遇非同寻常,卢俊义把他养大,以燕青的心性而言,卢俊义只把他看做一个工具,他却把卢俊义看做父亲。所以除非和卢俊义一起收,否则就别去费力了。 “燕青你是不是在心里恨我?”高方平打破了沉默。 燕青觉得和他绕圈圈没有用处,于是直言道:“不满是有些的,恨则谈不上。” “你这样说话,本官都开始有些喜欢你了。”高方平笑道。

上一篇   第67章 差点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