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天子剑加持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82章 天子剑加持

其实这种时候的人都一样,喜欢听别人说点正面积极的东西。 所以虽然是议论赵佶担心的事,赵佶笑了起来道:“皇后也认为小高打得过蛮子?朕当然总体是信任小高的,只是如今大片国土沦陷,如割了朕的肉。小高他总归年轻,经验不足。仓促下从北1京起兵,听他们说,小高仅仅携带了两万多禁军就西进,并没调集更多的北方军队。朕已经给了他整个北方的指挥权,他为何如此草率,不调河1北路之军队西进呢?” 皇后娘道:“妾身不懂国事和军事。但妾身认为小高此举必有用意。以往也听人说,真正的军队在精而不在多。西北战事危机,西夏此番来势汹汹,而集结大军所需的部署、装备、涉及之粮草调集,后勤安排,这些都不是简单的。相信小高也他没有太好的办法。而他被陛下委以重任不敢怠慢,不敢放任西北军队苦战而亡,于是只带了少量军队便神行军进入战区。妾身听说西北虽然已经大部沦陷,但并未听闻大量军队败亡的消息,且西夏的进兵速度相反停顿了。妾身不懂太多,但从道理上,这足以说明小高的战略部署开始发生了作用。军队仍在为我大陛下艰苦作战的现在,相信不说全面击败西夏,慢慢收服失地、不在恶化,小高他应该是可以做到了。” 赵佶就喜欢听人说“形势不差”,于是便笑道:“总归朕就喜欢听你在关键时候这么说。她们那些人全都不会说话。都如同张叔夜似的整天吓唬朕。说起来呢,这才发现张克公也不是全无用处。他不止一次的说张叔夜吓唬朕,转挑选不积极的吓人的东西说给朕听。” “……”赵佶就这德行,皇后娘都不知道怎么说他。 现在赵佶心情略好了一些,又道:“李乾顺狼子野心,犯我山河,杀害朕的子民,至使国土沦陷百姓流血,害得朕娱乐都没心情,现在只盼小高他不负众望,早日带我禁军凯旋了。” 皇后娘乘机道:“要想小高最快凯旋,须给他最大支持。以往他为了对我皇家效力,得罪的人太多,包括现在反他的人也太多了。陛下还得表示决心,为他正名。” 赵佶心情正好,又任性,当即命梁师成把佩剑拿了来,说道:“赐北方都转运使高方平天子剑,如御驾亲征,代天行事。一切问题便宜处置,不受干扰!” “啊!” 梁师成也吓了一跳,以那犊子的性格,他会开始用天子剑在战时机制下乱杀人的,那就等于代替皇帝拉仇恨了。 皇后娘哪怕是挺小高的,也觉得此举不妥,更加容易遭遇外面那群大佬的反对,于是凑近赵佶又嘀咕了一下。 赵佶也有些尴尬,这才补充道:“便宜行事命令不改。但需要遵守祖宗规矩。” 所谓的祖宗规矩,当然是老赵写在皇家祠堂里的宪章“不杀士大夫”了,加了这一条,高方平就算有天子剑也不能乱砍人了…… 张叔夜们又开始猥琐了。 得知皇帝赐高方平天子剑,且已经派皇城司的人送去了。几个相爷非常担心的围着商议。 “这不行,不能完全的放任那犊子,以他的性格若不加限制,指不定他转眼就把天给捅个窟窿。”张叔夜很阴险的看向蔡京道:“您是宰相,想个办法加点限制吧,否则我这心理总有不妙的感觉。” 蔡京寻思你们当老子是瓜呢,这么拉皇帝仇恨的事你们让老夫出头?于是什么也不说,继续揉着太阳系装病。 汗,老蔡之前就为此去了太医院,都有“医生证明”了,所以其余人拿他也没办法。 他儿子蔡倏抱拳道:“几位相公啊,家父年纪大了又身有疾病,别在为难他,目下行军打战,节制他高方平的事理应是枢密院?” “我?”陶节夫一脸黑线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废话,节制他当然是枢密院的事,可惜他早前以‘将在外不受命’的理由,都不理会我枢密院了,为此弃守了长城。又从法理上说,官家是大宋最高军事统帅,一人负责制。而现在小高持天子剑督战,你好好的说,你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我枢密院怎么节制持天子剑的高方平?” 顿了顿,陶节夫一甩手袖道:“这是你们中书门下的事,这锅我枢密院不背。” 张叔夜摊手道:“这它怎么就是我中书门下的事了?诚然他西北方面军之作战,需要依靠后方以及地方的后勤支持和供应,这的确是我中书门下负责协调,然而老夫总不能下令地方‘小高不听话就不给钱粮、任由他们被西夏人一锅端了吧’?所以这锅我中书门下也不背。” 昏了,“国之将亡”,前三排也开始扯犊子了,看似一个都不想去拉皇帝的仇恨、从而去节制高方平的“天子剑”。 蔡倏悲愤的想:将来乱天下者,就是这些不作为的相爷,也包括老爹。 就这么的,关于限制高方平权利过大的问题不了了之。好在皇帝也不完全糊涂,虽然给了天子剑,却看似只是让小高独立,不受枢密院的瞎指挥。却最终没有给他“践踏宪章”的权利,既然没践踏宪章,太师蔡京吃饱撑了去指责皇帝。 所以蔡太师说了,皇帝这决定没毛病…… 西北的局势一天三变,一团乱麻。 看似最先被打到半残的刘延庆部,最后还被高方平“瞎指挥”,解散集团军,打散成为几十个独立军混战。 妈的这是战争史上他们从未见过的,人家都在说集中才是力量,拳头捏起来后才叫拳头,但高方平来了这么一手,还获得了天子剑的加持? 种师道也在破口大骂“乱西北者必是高方平”。刘延庆更因为失去了指挥权后,对高方平有诸多的怨言。 最不能接受的是:在陛下下令,枢密院策划后,他高方平耽搁了许久才西进,虽然行军神速,但仅仅只带来了两万多人? 这个时代十五万以下的队伍,一般人都不好意成为大军吧?他不带任何后勤辅兵队?仅仅带两万多人,就敢号称要带大军西进和察哥部决战? 所以啊,当初听到这个消息,已被察哥打的怀疑人生、等着大军救援的刘延庆太失望了,想死的心都了。认为小高轻狂,瞎指挥,乱我西北江山! 可惜这个酷吏却在此关键时刻,获得了天子剑,或许士大夫还能质疑他。但军人再也不能了。 不过说起来也奇怪,自永兴军系打散后,形势并没有变得更糟糕。让人看不懂的在于,没了大规模集群的较量后,察哥之军队变得越来越急躁,而永兴军系的部队正在得到休养生息,士气回复。 是的现在他们不打大规模战役,以骚扰为主。若西夏骑兵建制集中,那些游击队就全部躲起来。察哥明知道一些人的躲藏区域,却不敢去缴。 因为察哥也不蠢,去的人若是少了,骑兵部队被引入山林,那几乎是被一锅端被围歼的结局,是给人家送马送粮。若是去的多了,大军的部署调集和规划,却是很慢的,而那些一两千人的战斗单位又依托山林,无需守城的情况下,尽管是步兵机动也很强,很难成功围捕他们。因为他们已经跳出了战争规则,不受束缚了。 察哥也努力过,有时候大军一成建制的集结围剿游击队,虽有也有过成功捕杀他们区区千人队的战例,但是不过兵力一被牵制,整个后勤线,以及其他被占领区域,就又面临鲨鱼似的骚扰,已经占领的城池会短时间又落在小股宋军手里,抢走西夏部署在城中的粮草和攻势,等西夏大军一来,那些流氓又不顾城池、没心没肺的消失,留下一群不能杀也没有粮食的百姓。 解州。西夏远征军行营帅帐。 察哥雄壮的身躯走来走去,紧缩着眉头道:“诸将有何高见。进兵至此,总让本帅有了不好的感觉。宋国帅臣高方平的战术匪夷所思,他竟敢冒大忌讳,大幅放弃城池和百姓,且打散集团军作战编制。西北方面、种师道所部步步紧逼,对我大军后勤线造成致命影响。这个局面若延续下去,本帅担心战场的主动权就快易手。兴许高方平没被宋国皇帝责罚之际,我皇帝哥哥,却会先对我部远征军指手画脚了。” 一个浓眉大眼的将军抱拳道:“大帅勿忧,给末将十万兵力,立即发兵西北,一举吃下种师道老贼,看他还有何能耐?” 察哥苦笑道:“西适宁将军,你在开本帅玩笑吗?种家军最长于防守战术,更比永兴军系难啃。当时我两黑军司集中兵力狂攻,尚且不能短时期吃掉永兴军。现在给你十万兵力攻种师道部,若他立即进行战略收缩的防御,那我问你,你难道能比东部长城拉锯战更快吃下他?若不能,我部力量分散,现在延安府战区面临数十个丧心病狂的独立战斗单位,我等如何有效御敌?” “这……”西适宁将军一摊手笑道:“这就是大帅您考虑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