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怒气值积累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83章 怒气值积累

察哥叹息一声道:“最大的问题就出在,高方平这奸贼、他一早看穿了本帅‘利用形势吃掉永兴军’的战略。从他敢冒不忌讳,下令刘延庆部弃守长城、而他没被宋国皇帝撤换开始,就注定咱们要被拖入目下的战争泥潭,空有攻无不克的骑兵,却不能有效的速战速决。” 一个将军大声道:“总之咱们占领了那么多城池,总不能算是吃亏。凶猛如陶节夫老贼,当年尚且栽在大帅您之手里,您号称一箭退宋军,最终定能捏死高方平小儿。” 又有一个将军恶狠狠的道:“卑职建议给宋狗些厉害看看,立即屠掉一城,给予警告,看他们还敢在我部围剿游击队时候、主动引导宋军进城抢粮不?” “不能。”察哥摇头道:“气候一年比一年冷下去,我族必须南迁,得有根据地,根据地靠的是人口。没有人城池就毫无意义。屠城先例一开,对我西夏往后的进兵是毁灭性阻力。记住咱们此番的目的是有效占领,而不是抢一把就走。” 顿了顿察哥再道:“为今之计,是尽快找到高方平部给予歼灭,那之后,他之战术、不攻自破。“ 一群将军顿时大骂道:“然而那小贼蠢就蠢在这里。原本都以为他会从北方调集至少十五大军西进参战。那不但低效、慢速,还很容易捕捉踪迹,容易利用咱们的骑兵优势,阻击并切断他之后勤线。可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个傻子,完全没章法,带区区两万懦弱禁军就敢西进督战。且听说他在河中府修整后,已经进入秘密野外机动状态,并且他之行军非常诡异快速,基本很难正确捕捉位置。” 察哥苦笑道:“本帅亦不知晓,他这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总之真正的天才和蠢材,某些时候看起来会很像。但不论如何他之‘瞎指挥’,他之离经叛道,已造成了我部战略之全面被动。他虽然年轻嘴上无毛,却在宋国号称不败。所以各部须认真对待,切忌对他掉以轻心。这个时期,切忌被宋军游击队骚扰而因愤怒乱了章法。一天无法捕捉高方平所部之踪迹,咱们就始终处于危险之中,很容易被他分开击破。” 一个将军不服气的狞笑道:“大帅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就算是宋国的西军精锐,两万人尚且不敢和我七千铁骑正面对抗。高方平那些养尊处优的懦弱‘皇军’,只要有消息,末将一万骑兵,就可以轻易全歼他高方平部。” “哈哈哈哈!”大家狂笑了起来。 察哥隐隐约约的觉得不对,却又说不清楚不对在哪? 因为理论上,宋国还真的只有西军能战,皇家禁军系只是装备好看一些而已,论真实战力的话,的确,五千骑兵就可以轻易击败高方平两万多,若有一万精骑,在适合的时机捕捉到他高方平,的确可以做到全歼的。 还有一个办法是:目下宋国西北放多地沦陷,他们的后勤重镇就是河中府。高方平也正是依托河中府为后勤基地,在河中府辐射范围内做野外机动,这是一定的。他高方平西进只是区区两万轻装机动,没有大面积辅兵队跟随,必然无法离开基地太远。 若集中兵力直下河中府做佯攻,倒是有可能把高方平部引出来歼灭。因为其他城池可以失守,但河中府不能,河中府现在是整个西北的后勤命脉。 但是这个战术最大的风险在于,那样一来,此番进兵的战线几乎拉长三分之一,后勤线漏洞百出,那时便失去了“棋盘上大龙”的保护,形成孤军了。 此种局势下一但无法围歼高方平部,或不能短期拿下河中府。那时后方的战线不是被骚扰,而是会被种师道部和刘延庆部关闭口袋,则西夏远征军有太大的风险。 想的太多亦是聪明人的苦恼,一时间,账内虽然酒肉足够欢声笑语,情怀豪迈。然而察哥始终皱着眉头寻思:高方平,你到底下的哪路棋…… 高方平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大爷,恨死西夏人了。 此番就因为他们的进犯,他们的气势如虹,暂时无法决战,也不能留在河中府死守,否则容易把察哥引来,所以必须要外出做野外机动。 自高方平机动以来,形势开始好转,至少刘延庆战区的压力是小一些的。因为西夏人也在试图防备、寻找高方平部。 这个时代大军的机动非常艰难,有太多的困难需要克服,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也尽量不能被捕捉到踪迹。 这就需要在崎岖的道路、高深的山谷行走,野兽横行、毒虫瘴气密集的无人之地周旋。 能做到这些,全然依托高方平的的各种医药、急求、卫生措施。并且是携带压缩干粮轻装上阵。 河中府方面,名将王渊被高方平启用后,也获得了一些好马。于是王渊部除了守备河中府外,他依靠高方平制定的一套严格的制度,进行后勤投送。 王渊训练的高速后勤队不带兵器,只骑战马、携带不多的药品和压缩干粮,依照高方平给的密码表,依据及当日天气,用快马队对指定的地点、定期投送物资。 就如同后世美军的战略运输机放下物资就跑一样,王渊部的责任是在特定时间,把物资投送到特定地点,不管高方平部在不在都是扔了就跑,规矩是他们不打战只送粮,就算真的遇到敌人,也依托轻装快马跑回河中府就行,其他的事交给其他人解决。 这是高方平的猥琐之处,在河中府片区做战术机动的同时,也在熟悉地形,绘制军事区域图,妈的他们河中府官府图纸根本不能用,依照那个会坑死人了。 绘制了第一期图纸,初步熟悉了地形后,高方平标注了三十几个固定的补给点。所谓的密码只有王渊和其心腹掌握,就是“单双日”,然后天气“阳”,“阴”,或者“下雨”,然后就按部就班的朝不同地点投物资。 有时高方平会按照计划去拿,有时又不去拿,管他呢,就算喂给野兽也没多大问题。这些东西不需要去纠结。 暂时说,这样的战术性后勤投送还在磨合期间,还不能对在前方的刘延庆部“游击队”补充。但是随着王渊部的熟悉,磨合,队伍的扩大,下一步应该可以做到…… 六月中旬正式进入多雨季节。高方平的机动难度在无限加大。 察哥部的进兵难度亦在加大。他暂时没有硬啃延安府,而大举进兵晋州。 又出幺蛾子的在于,刘延庆之残部驻守晋州、在知州大人的压力下,他们违背高方平的游击命令而不退,激战至六月末,晋州全面沦陷。守将阵亡,守军被全歼,城破之后知州陈茂被处决,知州大人家眷被西夏军侮辱后自尽。 依托晋州,察哥于战略上做出了几种姿态:北上可灭汾州,东进则威胁大后方隆德府、甚至是大名府。南下可取河中府,西进则可下延安府。 一时间,更是各种乌云盖顶的气氛压抑着大宋。 但与此同时,高方平知道察哥已经凌乱,他这是做出要西进隆德府大名府的态势,引出高方平部和刘延庆部歼灭。 高方平对此的回应是:让他去,尽管河东军系被打废了,取隆德府不难,但河1北两路军系仍旧保留着,大名府重镇他绝不敢打,看他察哥打算把他本以虚弱不堪的后勤线拉多长? 他要真敢啃大名府那就大家都笑了,不但西北压力全面缓解,也真可以死死把他三十多万精锐未在河1北地上吭光。 命令二:再次严重警告刘延庆部所有独立军,不许死守不许决战,西北之军事指挥权是持天子剑的高方平,而不是地方官府。再有类似晋州沦陷时候的瞎指挥,断送我西北战区有生力量者,就算是死了也钉上耻辱柱,祸及家人子孙…… 战事深入至七月除,局势越发对察哥不利。 依托河中府的王渊后勤队,进一步成熟了,他已经开始尝试深入战区延安府周围,对刘延庆的独立战斗单位补充物资。所以独立军们这段时间不但得到了修养,斗志也正在急速回复中。 依托河运,来自江州和京城的军备越来越多的送达后勤重镇河中府,这个时候,不但高方平部已正式全员换装完毕,还有一些剩余,只是静待时机就,可以装备刘延庆的游击队了…… 荒郊野外的大雨里,简陋的帐篷中,高方平见大家愁眉苦脸,便微微一笑道:“都在担心是吗?” 没人回答,但肯定是的。 高方平又道:“你们不要看我轻松,其实我也担心。西北局势如此恶劣,如此多的区域沦陷,我大头百姓处于水深火热,这我当然知道。咱们在危机形势下从北1京出阵到此,只带了区区两万多人,且进入西部战区已两月有余,一战没打,所有人都在说我怕死又弱智,不顾江山,不顾百姓。” 史文恭抱拳道:“并非质疑相公,但咱们西进是打战来的,人虽少,我等却并非不敢战。” 梁红英难过的道:“放弃的城池越来越多,大家对相公的指责越来越大,有时候咱们躲在深山里说静待时机,但红英总在想,那些沦陷区的百姓在干什么呢?我父亲就是战死在西北的。” 杨志鲁达大声道:“晋州沦陷时候又是八千军民战死,老子们真是听够了这样的消息,若有机会决战,定把这些人渣全部抽筋扒皮!” “好,你们都有这样的心态我就放心了,察哥部的士气正在降低,而我就要你们的怒气值积累,直至引发裂变的哪一刻!”高方平淡淡的道……

下一篇   第684章 决战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