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统治性完胜西适宁部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86章 统治性完胜西适宁部

已经乱了,没有了章法。 开战到短兵相接的现在,仅仅一盏茶功夫,近四千西夏骑兵被歼灭。 到此神臂弓的使命完成。 现在的距离已经不够抛物线射击,直射的话,会连自己的重装步兵也屠杀。是的就算是新材料的步人甲,也顶不住神臂弓。 重装步兵并非不会死,并非无敌,他们只能在初期抗拒冲击。但到了真正厮杀的时候他们很笨重,没有机动,所以现在鲁达部形势危急。 高方平只能下令投石机部队加紧爆破,西夏兵死的越多,也就越减轻重装防线的压力。 杀声震天,战况越来越惨烈。前方重装防线上尸积如山。 宋军重装兵没有兵器,他们不负责杀敌,只有一个任务是把混乱如洪流的敌人,暂时顶在重装防线之上、仍有远程打击部队屠杀。 若换做卓洛和南军司的话,早已经被打垮崩溃了。然而此番是来自最北边边境,如同野人一般凶悍的两黑军司之一,他们尽管全然乱了,仍旧前赴后继、不讲战术的一味厮杀。 “杀杀杀杀杀!杀光这些宋猪!” 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的西适宁将军犹如狂战士一般挥舞着刀大吼。 宋军方阵内部,见前方重装线战损也不轻,早就热血沸腾了,全部跃跃欲试的想冲锋。 身边的菊京和梁红英一起抱拳道:“让大家上吧!” “不!继续等待。他想杀就让他杀!”高方平淡淡的道:“这里是代表国格的集群野战,不是江湖斗殴。各部依照既定战术严阵以待。炮兵部队加紧把炸弹打光。鲁达之部队能扛得住!”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全部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高效运作,铺天盖地的铁坨坨冒着火光,一坨又一坨的投射前方阵地。现在毕竟是初期研发阶段,“坨坨”有的能爆,而有的不会爆。 不过不论如何,总有八层以上的坨坨依设想爆了,西夏人乃是轻装骑兵,所以被伤害的非常严重。目下重装防线上,鲁达部战损接近两层,但近乎两千多最前面的西夏骑兵,已经在“火炮”的压制下变为了尸体。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两黑军司的优势是勇猛凶悍,但这也正是缺陷。若换察哥再这里,面对此种从未见过的重装宋军,才开战两万骑兵就有五千人被秒杀,那真该退了,不能再打了。因为打下去只是送人头。 然而是的,西适宁将军已经被血光蒙蔽意志,继续在叫“杀杀杀杀杀!” 火炮部队的弹药有限,目下已经临近尾声。而鲁达之重装部也该休息了,否则真会被打废了。因为步人甲毕竟不是奥特曼,是真有缺陷和破绽的,随着时间推移,前线的悍勇西夏兵越来越知道怎么杀死步人甲了。 到此高方平再次举起天子剑,发布进一步作战命令。 由此开始,连绵几里的战场,到处开始军旗挥舞。与此同时,峡谷内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骑兵突袭预兆再次出现,到处在微微震动着,并且声势比西夏的骑兵队更恐怖…… 接到作战命令,于两里外待命的史文恭立即带领重骑兵开始奔跑,越来越快。 因为早前已经经过了热身,所以目下两里的距离已经足够,经过三次加速冲刺后,进入了最大突击速度…… “退!” 四千永乐军重骑到达前,高方平新的命令发布了。 令行禁止,宋军方阵犹如潮水一般往两边散开,顺利让史文恭的恐怖重骑通过。 前方鲁达也带领重装阵勉力散开了。 眼见前方尘土飞扬,尖刀形态的重骑兵开始突袭之际,浑身是血的西适宁将军这才冷静并迟缓了下来,现在做什么都没用了,自己一方已经被高方平的战术,拖到了完全失去冲力和骑兵机动的地步,现在一股脑的全部集中着混战,不叫骑兵了。 “我日” 西适宁将军什么也没能做,视死如归的喊出了这句后,犹如炮灰的,就被重骑淹没了。 人仰马翻! 到处是尸体在飞舞。 主将阵亡了,西夏骑兵根本来不及做出应对之际,集中一起的一万五千骑兵在马惊踢乱下,彻底被永乐军打了个对穿。 史文恭带着永乐军冲出一段后,在宽阔的峡谷内做画圆机动,最终,又反向杀了回来。 作战时机全面成熟。 高方平一挥舞天子剑道:“全军突击,一举把西适宁部围杀于峡谷,石龙关战场之内不接受任何投降,除马匹之外,杀光一切峡谷内除宋军外的生物!” 冲啊 震天的战鼓雷响之际,鲁达带着步人甲们仿佛大笨熊一样的开始逃跑撤退,现在已经没他们什么事了。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围杀。 他们一万五千残部,被史文恭部“击穿”后又是一千多人阵亡。目下又被团团围住,完全失去了骑兵的冲力和机动力,这种情况下就是素质和士气相当,也要被步兵方阵虐杀的。何况今时今日的宋军步兵方阵,对于西夏兵来说也是重装。全员都配备了新材料长枪和鱼鳞甲。 这种局面,西夏人被捆在了马上,“杀伤行程”不够的情况下,游牧特点的马刀、较难对质量过硬的鱼鳞甲士兵形成有效杀伤。 杀杀杀! 前后左右的正式绞杀一但开始,基本上、全歼只是时间问题。 战场之上到处是血肉横飞。 也不是说到此就犹如土匪抢劫一般的混战了,总体上,高方平的战术仍旧不许“义无反顾”的硬拼,就是利用圆形阵团团围住,然后运动式绞杀,不求快速,但求减少宋军方的伤亡。 最前方的绞杀一阵有过磨炼、有过一定损伤后,便立即退下来,后方的填充进去继续绞杀。 战鼓始终不停,敲击的节奏时快时慢。 只见峡谷内无主的马匹越来越多,倒在地上被碾压的西夏兵越来越多,但宋军方面士气大胜,越战越油滑,越战越熟练。 到此之际,宋军总体伤亡半层都不到,战损八百多人而已。 石龙关战役从上午时分,一直持续到下午。 最终满地血肉,杀人杀到手软。而此时的峡谷之内,再也没有一个会呼吸的西夏兵。 没有什么狂欢,延绵数里的战场阵地上到处是血肉和尸体,满目疮斑。 西夏人的战马死的死,伤的伤,跑的跑,不过奇葩的是还留有不少的一群、散步在战场各处不愿离开,不知道它们在想什么?梁红玉说它们喜欢她。 “最快收集马匹,集中尸体用猛火油焚烧,否则这里的瘟疫会被即将到来的察哥大军,慢慢带到各地去。”高方平又下令道:“史文恭。” “末将在。”史文恭骑在马上应道。 “你部骑兵分出人手,尽最快速度,把伤员一个不留的带回河中府,全力依照卫生医疗流程救治。”高方平道。 “是。”史文恭立即带人去办了。 高方平再道:“至于已死之宋军尸体,咱们无法带走,和西夏人的尸体一起焚烧。这不是亵渎而是荣耀,是战士的宿命,他们的英灵将得到两万西夏兵的陪衬。” 此点一向是高方平的规矩,大家都没办法,只能有序的分工,行动起来,开始全面打扫战场。 该焚烧的焚烧,该破坏的破坏,譬如西夏兵留下的兵器啊什么的,但凡有可能被后来人利用的东西,全部破坏烧毁。但凡无法焚烧的东西,全部装车带走。 西夏人遗留在周围的战马大约三千,基本都是四岁口的好马。这些就是战利品,大财富,要赶紧的收集了起来,包括负伤的战马,也及时的送回后方河中府救治。 伤太重不方便上路的马,那只有杀掉了。高方平对大家解释说这是仁慈,免得它们长时间痛苦。 这是真的,这个时代不论人还是动物,外伤伤害到达一定程度后,若不立即进行恰当的处理,最终就是死,很凄惨。 其实古代的战场上,真正当场阵亡的并不多,大多是携带外伤归回后,各种流血和并发症下,挺不过去就死了。甚至条件所限,伤重到一定程度不方便携带的士兵,也会是自生自灭的状态。 说起来,大量死于古代战场外伤的人,若在后世的话那根本不叫重伤,只是缝合伤口止血、然后打几针消炎针、修养些时候就过去的问题。 此役石龙关大战,若要计算战损数据的话,高方平部的总体战损在半层,死伤了一千人左右。然而厉害了,其实真正阵亡的士兵只是三百多人,大部分是鲁达部的重装兵。其余的主要是受伤,不过在大宋目下的战时救治、卫生医疗条例的加成之下,只要伤员能支撑到河中府,死亡率应该不会有多少的。 所以,石龙关战役的真正战损,只会是四百人左右,这对于两万两千的阵容来说,这几乎是零伤亡! 经过屠杀的战场太阴,没人喜欢待着,所以清理完毕后天色已茶黑,熊熊的烈火开始燃烧了。 这场大火仍旧不能抵消峡谷的阴气,却代表所有的战士,不论西夏人还是宋人、都正式结束了他们的一生。 高方平没有继续辱骂西夏兵,因为他们也是战士。且在高方平看来,他们已经是这个时代最好的战士之一。必须要杀死他们,同时尊敬他们。这才是有操守的打开方式。 在后方冲天的火光照耀下,高方平带一万多步兵方阵作为最后压后的一批,越走越远。 必须最快回师河中府,不出意外的话,那里很快会沦为今次宋夏之战以来的最苦战役河中攻防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