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河中府备战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87章 河中府备战

“报” 一团乱麻,早就岌岌可危的延安府城内治所,正当刘延庆和知府大人担心着脑子有坑的高方平、到底会带来西北战局怎样的影响时候,传令兵到达了治所。 “速速说来。”刘大将军转身上坐等候着。 “报刘帅小高相公部于温陵峡谷大捷,全歼黑山威福军司第一精锐骑兵联队于石龙关!” “什么!” 知府大人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脑袋一歪,就倒在地上开始抽搐了,他这是因为高兴而羊癫疯发作,也不知道会不会挂了。 刘延庆则两颗眼珠子凸了都想掉出来的模样。 尽管他是身经百战的大将,什么样场面都见过,但是在西北和西夏人作战这么多年,从未听过这么玄幻的事。 他高方平到底有何种神通,于最利于骑兵作战的地域以硬派野战方式、两万两千混合步军兵力,全歼西夏王牌骑兵联队? “这” 刘延庆想了许久还是无法说点什么出来,这真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然而它愣是当做正式军报送来了。 近一比一兵力,以硬派野战方式硬对西夏骑兵,只要败的不是太惨就已经算是汉娃战史的奇迹,但大魔王他竟是交了全歼的答卷。 想了许久刘延庆苦笑着,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不论如何,这也算是第五次宋夏开战以来的最好兆头,于是起身道:“通报种师道部,另传本帅将领,收回各军独立作战权,正式集结,反攻的号角已经吹响。全面的反击战很快就会打响了,小高相公真乃神人也,他为大宋所作出的牺牲,就是为了给咱们提升士气,创造作战时机,现在战损严重的他已经无力参与,他会紧守河中府拖住西夏主力。给咱们收复失地,反围西夏军创造良机” 刘延庆怀着悲壮的心情说到这里,传令兵尴尬的道:“刘帅小高相公部之战损并不大,他仍旧会以逸待劳,于河中府佯作势微,吸引察哥部主力硬啃河中府,于是他之新作战命令是:全面反攻,收复失地。配合种师道部,尽快于延安府、晋州,庆州一代形成‘防线’,做出口袋来关门打狗,最终,小高相公希望在冬季来临前,围歼察哥主力于腹地。” “什么他战损不严重!”刘延庆大张着嘴巴傻傻的问道:“他死了多少人?” “四百多些。”传令兵尴尬的道。 刘延庆脑袋一歪,也倒在地上了 次日的午后,高方平带压后的大军兵临河中府。 简直炸锅了,万人空巷的状况,无数灰头土脸的妇女孩子什么的,达十万人等候在城门外,迎接高方平的归来。 河中府都监王渊、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将军模样,无比崇拜的看着小高相公归来,一个劲在深呼吸,却还是无法平复心情下来,他自来喜欢兵事,喜欢研究各种战阵之法,早前得到了高方平部要在石龙关硬撼西夏先锋骑兵队,他也悲壮的推演过无数悲剧。 但胡汉作战史上最牛的战果,就出在了昨日的石龙关。 “大家跟随本府一起迎接帅臣归来。” 这个局面显然是知府张威意搞出来拍马屁的,于是他率先走出来鼓掌。 以孩子妇女群体为主的百姓们、打算跟随呐喊的时候,骑在马上的高方平微微抬手,打住了大家的说话。 时至今日的高方平威严是巅峰了,这一抬手,场面静得落针可闻。 却还是有一个比较小的萝莉,头发很枯黄的营养不良模样,跑了出来站在高方平的大马前,仰着头问:“相爷最终会把那些强盗都打死,给俺家爹和爷爷报仇的对吧?” 后方的人,也纷纷握紧了拳头,怀着期待的神色。 其实这些人就是当初依照高方平的战略,最先撤离下来的百姓。 那离经叛道的战略指令下达后,鉴于高方平以往太狠,刘延庆不敢违抗,于是很快在战区,尽量的把百姓撤离大后方,以避免他们遭受战火的糟蹋。 然而命令仅仅是个命令。不可能真的完美撤离了,刘延庆当时根本没能力在长城顶太久时间,战略撤退指令颁布后效果不大。 其实愿意逃的人,早在开战时候,百姓们自己就会撤离去后方了。但大部分的西北民众很穷,没什么东西,唯一有的就是田里的粮食,以及破屋里那少量的家具,总之各种情况都有,但他们大多见惯了战火,西夏人屠杀边民的先例虽然有,但是也不算多。 所以那种情况下,许多人不愿意放弃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东西离开,于是撤离的主体就变为了年轻妇女以及孩子。 这两个群体是刘延庆的铁令,必须撤离,而战区的父母官们也支持这个决定。因为这两个群体是战争的最大受害群体,肯定会损失的。壮年劳力问题不大,西夏人一般的政策是把他们充作民夫帮助送粮或者修建攻势。 老人也问题不大,一般没威胁的人就放着不管。但在占领区内,戾气再不重的敌军,祸害年轻妇女几乎是肯定的,在后世的文明军队里也都会大肆发生。 至于孩子则是西夏人最喜欢抢的东西,他们需要奴隶,需要人口,抢回西夏去真可以卖钱的。 那些文官集团父母官们,大多数当然支持高方平的撤离命令,因为一但妇女孩子撤离,父母官也就可以跟随撤离,这就不算逃亡,是参与带领撤离民众。 然而类似岳文那样拒绝撤离的老顽固,在大宋虽然比例不大,却是真有的,当年的时文涛就那样。那些家伙他一但不撤离,也能下令百姓禁止离开,就高方平都管不了他们,因为高方平只有西北的军权和财权,民权和司法权仍旧握在各地父母官手里。他们只要不高兴,就可以不鸟高方平。 所以西北战事的第一个惨烈典型出现了,岳文老爷拒绝了刘延庆的撤离建议,没有军队又咋地,他率领差人和民众以及家丁驻守城头,螳臂当车,最终破城之际,老家伙杀伐决断的,先杀了自己的家眷,不让他们遭遇蛮子虐待,然后自杀殉国。 到现在为止高方平都在头疼岳文的问题,他既是一个忠诚的国士,又是一个顽固不化的超级大蠢蛋,可怜了他治下的许多百姓了。 想着这些,高方平翻身下马蹲下来,伸手给这个头发枯黄的丫头擦去眼泪和鼻涕。 小丫头不服气的又问:“相爷没有回答小民女呢,您会打死那些强盗,给俺爹和爷爷报仇的对吧?” “我会的。另外不要悲观,你爹爹他们未必会死。在冬季来临前,本府尽量把西夏强盗全歼于境内,然后带领大家想办法过冬,想办法重建家园。”高方平道:“但是若无意外,河中府将很快面临大战,需要大家配合帮忙,你会尽力吗?” “我会打战。”小丫头握紧拳头道。 “不要你打战,需要你听吩咐,帮助本府稳定民心,参与运输物资。”高方平给她小屁股上一掌,让她去了。 听说战火很快会烧到河中府,张威意知府也不敢装逼了,跳着跳着的开始驱散百姓让他们回城准备,知府大人也跟着去安排了。 察哥部主力仍旧三十万以上,张知府当然害怕,于是他现在效率当然就高了 河中府主城已正式进入战争状态,所有粮食物资充公,不论他是谁。除了银钱和财产不动他们的,全部能吃的东西充作战略物资,严格实行战时配给制。 临阵磨枪又咋地,全部能动的女性和孩子,及时跟随战地医护团队学习医疗救助措施。全部十四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人临时编入军号,作为辅兵,他们的训练内容是列阵,目的是让他们会听命令。 不要他们打仗,但要听命令、维护城内次序,帮助所能帮助的人。 作为一个永兴军路上的“节度级”大城,河中府的防御力比京兆府差,但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存在了。 开战以来依托河运,也始终有源源不断的物资从江州汴京运到了这里,于是高方平的设想是,依托现在的两万军力,把河中府守到冬季问题不大。 命令下达后河中府治下,临1近县、椅1氏县、虞1乡县、万1泉县,龙1门县,荣1和县,河1西县等七县民众、以及一切能带走的物资,都短时期被数十万军民上阵劳作,撤往了河中府主城集中了。 也就是说七县暂时不要了,沦为空城,暂时带不走的,又容易被西夏人利用的东西,尽量烧毁。 但唯独留下了距离河中府近百里地的“永1乐县”没撤离,相反输送了一定物资给它们,还输送了一部分民力、医疗队伍进驻永1乐县。 与此同时,永乐军部重骑正式进驻永1乐县驻守。成为河中府防御圈的“卫星堡垒”,形成相互依存关系。 永乐军骑兵于守城战中用处不大,到时候河中府主城就是主战区,而史文恭可以依托骑兵超机动优势配合骚扰,减轻河中府的攻势压力。 任何时候,一只腿、或者说孤城是守不住的,那样的战术太被动。 而永1乐县是河中府治下八县之中最大,城防最强的一个县,所以他们必须肩负卫星堡垒的重任。 (.)

下一篇   第688章 没有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