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没有阴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88章 没有阴谋

一切都在短时间如火如荼的进行,察哥会很快来到,具体多快高方平也不知道。 但毫无疑问他会来,从他们急于找高方平决战、各种形势压力下,察哥进兵河中府开始就等于孤注一掷,放弃了后方的占领区和后勤线。那种情况下没有理由临时撤军回师的,那等于被高方平牵着鼻子走,他察哥丢不起这个脸。 察哥很快就会在石龙关看到惨烈的战场,以及他们最精锐联队的烧焦尸体,那之后就算察哥再冷静也阻挡不了进兵。因为西夏人会暴走,要给西适宁部报仇。那个情况下,察哥若强行下令退兵就等于怕,等于正式承认南下战略的失败。不但不得人心,还会导致士气全无。 于是虽然手握实力,但后勤线几乎等于没有的现在他们支撑不了太久,所以对于察哥是背水一战必须成功,在冬季之前,他必须拿下西北后勤重镇河中府来续命。 结论是不用问,河中府攻防战会非常酷烈。 于夕阳下坐在城头上看着眼方,高方平心情复杂,谈不上什么悲凉的文青情绪,但也谈不上对战争的兴趣。不过不以谁的意志为转移,将后来,这个地方一定会埋下非常多的战士尸体。 忠诚刚烈的人会在这个时候写诀别书。事实上城里有许多人,包括张威意知府都在写诀别书了。 不过高方平没写,的确打不过察哥部主力,但应该不至于死的吧,妈的其实最多算是鹿死谁手的疑问。 高方平在yy着,梁姐和菊京则跟在身边兴奋着。 是的她们兴奋。这两娘们什么也不懂,她们已经和许多人一样狂热了,她们认为战神高方平不会败,一定会在短时间内把察哥部主力歼灭于河中府城下。 知道她们想法之后高方平瀑布汗啊,那是三十万精锐好吧,老子们再能打也不至于这么嚣张的吧…… 在石龙关看到尸体并不奇怪。 在察哥的预想中,这个经过大战的峡谷,在这样热的天气中应该不成样子了。会是各种腐烂的尸体散发着臭气,然后各种乌鸦、以及丧心病狂的野兽在这里啃食尸体,然后过这种地方要有准备,否则很快会被瘟疫所吞噬。 然后,察哥觉得应该有很多宋军尸体。 但是到这里的时候,察哥以及将军们全然都楞了。 上述那些情况没出现,这里只有两万左右的烧焦尸体,非常干净,没有想象中的乌鸦、以及铺天盖地的苍蝇。 与此同时,显然这些尸体是西适宁部的,因为宋军禁军的装备大家清楚,有些东西是烧不坏的。现在这些几乎被烧得光溜溜的尸体,只能是西夏人的。 没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全体悲愤!西夏的王牌骑兵联队,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在石龙关全军覆没了。 察哥铁青着脸下达了命令,巡查战场一切踪迹。 但是没有什么陷进阴谋,这是所有调查者的结论。 “他们被宋军……野战击败了……”察哥失神的样子,看着远方河中府的方向喃喃道。 “这绝不可能。没有任何一只宋军,可以在同等兵力下击败我西夏精锐!”这是许多将军的结论,但尽管声音很大,面对战场证据,他们的吼声越来越显得惨白无力。 “妖兵,一定是妖兵!”一个西夏士兵当心的道:“早有传言高方平会妖法,会召唤……哇呀!” 小兵说不完,被两个将军几刀砍了掉下马去,死翘翘了。 察哥始终不能释怀,无法决定是否还要进兵河中府。 但又有些不甘心,理论上察哥也无法相信,宋国有比西军更精锐的军队一只不显山露水。可以这样说,经过了四次宋夏之战,但凡宋国有的家底,都早已暴露在了宋夏战场上了。 从军事上说,察哥相信战败必有原因,西适宁虽然勇猛无敌,但好大喜功太激进,他一定在石龙关犯了不可饶恕的严重错误。 但不论如何,纵使在放错,没人可以理解能有宋军可以如此快狠准的全歼西适宁部。绝不可能,就算五比一,把种家军的十万精锐拉过来,成功用计围困西适宁部,也做不到这么短时间全歼。 正因为这些理由,察哥这才放纵西适宁作为先锋进兵的。在察哥看来他们当然有可能吃亏,却不可能会败,更不会被全歼。 但是这一切就在眼前。这是玄幻。 “野战击败我两黑军司精锐联队……高方平,你不经意间,已经惹怒了全部西夏战士!”察哥看着河中府方向低声道。 “勿要说如此多,请大帅即刻下令进兵,拿下河中府,生吞了高方平小儿给兄弟们报仇!”全体将军大吼道。 看他们的样子,又看看大头兵们的脸色,察哥知道没路走了,必须进兵河中府。 被高方平离经叛道的战略拖入泥潭这么久,又遭遇了高方平部于石龙关的统治性完胜,在战略上此番南下已经失败了,最好的方式是部分认输,带主力部队,在种师道和刘延庆完成合围之突围,回到西夏去休养生息。 然而这样的举动,面临这么一群战争狂人,面临朝廷的政治计划,几乎是不可能的。上至西夏前三排,下至跟随征战的西夏士兵,在主力仍在、只吃了一场败战的现在,没人会承认自己输了。 是的察哥非常清楚,西夏都城兴庆府的那群权贵赌徒也这样,志得意满的进入赌场,绝不会输了四分之一之后收手的,要不就大鹰,要不就输个精光,他们才会离开。 “兴许人性都这样吧,不到黄河心不死,罢了,那就急速进兵河中府,誓死吃下高方平部,拿下西北后勤重镇河中府,于明年开春之际再想战略。” 察哥叹息一声之后,下达了帅令。由此浩浩荡荡的连绵大军,十五万主战骑兵、十二万的辅兵连营,加速开向河中府…… 老实的说,朝廷神经在大条,在信任猪肉平,也都已经受够了。 尽管被蛮子欺负乃是大宋一贯的肉盾风格,但此番国战开启之后已进入了八月中旬,一次捷报没听到,每次都只能听见谁个县爷殉国,几千军民战死,某州某县沦陷。等等等等。 妈的开战以来近半年,总是这样的消息而没有其他。 就算赵佶那运动员的身体也已经气病,快乐不起来,他扬言谁也不见,就留下梁师成在身边。 是的连高俅也不见,老高他儿子小高此番祸闯大了,一次胜战没打,始终迂回,做出什么劳子的“战略机动”,赵佶也不知道这个词代表什么,却已经听够了。 然而最终在这个时候,皇后娘带着一群相爷集体闯了进来,险些把赵佶烦死,赵佶现在真的只想做宅男进行逃避。什么也不想干。 说起来赵佶任性的可怕,甚至别出心裁的打算退位,把皇位传给长子赵大傻。赵佶觉得那样一来自己就轻松了,不用背锅了,所有的烦恼都交给傻儿子去操心。其他老子哪管他洪水滔天。 见赵佶又想跑,陶节夫急忙道:“官家勿要躲藏,这次咱们发誓不吓您了,乃是大好消息。” “喔?”赵佶这才好奇的坐下来道:“几位爱卿说说,有什么好消息。” “高方平帅我禁军两万两千精锐,于河中府以北、石龙关峡谷,全歼西夏黑山威福军司第一精锐骑兵联队。”陶节夫无比兴奋的样子道。 赵佶也不知道这算什么,转向高俅问道:“这算是大捷吗?” 高俅老儿眼泪都险些笑出来的样子,跪在地上高声道:“我大皇帝陛下英明神武,任用贤能主持西北战事。这是大捷,乃胡汉战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统治性完胜,野战击败西夏王牌骑兵联队,这是小儿的运气,亦是陛下的功劳!” 赵佶这才高兴了起来,多日来的阴晦情绪一扫而空,如同个孩子一样拍腿笑道:“朕就知道,小高不会让人失望的,朕的眼光不会出错的。” 全部人一阵尴尬,只得赔笑着。 他们尴尬不是因为被打脸,是他们想联手把高俅老儿吊死在皇城门口,哪有这般下贱拍马屁的,崛起一个肥屁股跪在地上。这真是让大臣们跟着跪也不是,无视的话似乎又有些不给皇帝面子,真是的。 好在,赵佶急忙吩咐老高起身了。 皇帝也没弄明白石龙关大捷有什么战略意义,跟着又问道:“我皇家禁军死伤情况如何呢,诸位不得隐瞒,须如实让朕知晓,朕不责怪谁。” 蔡京神色古怪的道:“官家英明,只阵亡了四百个禁军,此外石龙关一战,缴获优质战马三千以上。” “啊!” 赵佶就算再傻也吓了一跳,野战击败蛮子骑兵队已经够牛了,竟然战损比例低到了这个地步。那就代表不需要太多钱抚恤了,实在是好啊。 梁师成也抓住机会找存在感,一个劲的嘿嘿大笑着。 相公们非常讨厌老梁这幅造型,早知道就带张商英震住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