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传朕旨意,举国同喜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89章 传朕旨意,举国同喜

赵佶已经知道梁师成要说什么,但赵佶就是喜欢这样的形势,喜欢把喜悦的消息仿佛从不同的人嘴巴里说出来,显得大宋威武,官家英明。 于是赵佶念着短胡须故意问道:“梁师成你好没有规矩,何故如此发笑?” 全部相爷翻着白眼看着天花板。 梁师成卖乖笑道:“陛下赎罪啊,老仆不是有意违反规矩,而是实在实在忍不住高兴,振奋人心啊,居然如此不可思议的大胜也会出现在大宋,大宋有帅臣如此,官家慧眼识英才,我朝想不繁荣也难啊。如此一来,这必然是宋夏之战的分水岭,战争的主动权已经易手了。大皇帝陛下威武!” 所有人听得鸡皮疙瘩在身,可无奈赵佶喜好这一口。 赵佶便念着短胡须笑道:“也罢,这样的消息的确想不高兴也难。你是内臣,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朕也不想为此责罚你没规矩了。” “谢陛下。”老梁乖乖的躬身。 这的确是最近以来最好的消息了,总之后面的战怎么打赵佶才不管呢,西夏三十几万主力仍旧盘踞大宋境内,赵佶更不懂。反正他就是高兴,听到这个消息,几乎已经认定了西北战事的大反转,大胜利,一定会由此带来一份战争红利。 “传朕旨意,举国同喜!”赵佶越发高兴了,一副不差钱的样子道:“另外用咱们皇家自己的内库,给汴京百姓,每人发放二十文钱的夏季高温补贴,让大家实实在在的感受到朕的关爱,让他们一起为我大宋的胜利高兴。” “……” 相公们面面相视了起来,却也不方便说他。赵佶总体就这德行。反正给老百姓派钱也不是坏事,能增加朝廷和皇家的威望。 张叔夜有点想提议把钱给户部算了,但看了看形势害怕为此被骂,反正也没有多少,也就两万多贯钱,范不着去拉仇恨,于是忍住了。 到此几个相爷取得了默契,不想破坏皇帝的好心情。于是也就不说河中府面临的围困,因为说了也没用。仍旧只能等着小高再次出现奇迹了,其他人只能干瞪眼而已…… 八月末,种师道部分重兵于渭州庆州一线,明显属于收口袋战略。 而刘延庆部集中了经过休养生息的永兴军系,除解放延安府周边外,携近七万优势兵力,抓住了士气大胜的时刻,轰轰烈烈的发动了晋州会战。 刘延庆不知道高方平是不是疯了,这个时候大家都认为种师道主力应该进延安府,而刘延庆部应该尽快收复晋州后、收缩包围圈,一起围困察哥部主力于河中府战区。 但刘延庆接到的命令是若晋州会战大捷、则挥军北上,最快收复汾州、银州等黄河流域以西区域。种师道部则依托庆州,收复延安府以北,汾州以西区域,然后最快发动解州会战。 于是种师道和刘延庆同时得出结论来:高方平疯了,他真在找死,并且一定会死。 虽然那小子拿出了很玄幻的石龙关大捷战果,但面临背水一战的察哥部近三十万主力围困,河中府危在旦夕。他小子胆子真大,仍旧没有命令要集中全军发动河中府会战?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鬼。 在高方平的角度,作战方向没什么大问题。这个时候察哥部主力被因为种种局势和愤怒,吸引在河中府拉仇恨,大片被占领区已经虚弱,西夏的防守兵力已经不成规模,且非常分散。 若是错过这个夹石龙关大捷、提升士气的战略大反攻时机,那么秋收时节快到,大片占领区的粮食落在西夏人手,且再次集中起来,被西夏人带着粮食不论北上突围还是南下参战,都是大宋的最大战略失误。这就是高方平的初衷。 刘延庆总体有点不忍心小高去吸引近三十万主力,然而种师道够狠,他就喜欢这一套,当初牺牲河东军系就是他的主意。于是老种一边写信说服刘延庆,另一边已经不等了,开始部署重兵于庆州,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大反攻。 察哥部主力孤军深入、石龙关大败、战略主权权易手的现在,西夏人气势已丢。或许两黑军司还能战,但身在长城以北和种师道部撕逼的卓洛军司已经不敢动。除非察哥主力拿下河中府再次扭转战略,否则卓洛军司在没有将令的情况下,只能开始自保。 为什么没有将令呢,因为已经被基本切断。自刘延庆优势兵力围困晋州之后,种师道部肃清延安府区域之后,兰州,渭州,庆州,延安府,晋州一线,犹如棋盘的大龙一般,宋朝能战的两大军系已经战略连贯,形成了联席反防线。正式的战略大反攻已经开始…… 大雨又开始下,轰轰烈烈的河中府攻防战展开已经有七日。 从尝试性的进攻热身,到了昨日那叫烽火连营。高方平部借用猛火油和炸药守的相对轻松。 但今日大雨,不利益火器作战。 于是就只能硬战了,但凡能利用来守城的东西,都在辅兵源源不断的运送下到达城头。 神臂弩的箭只是有限的,河中府内的物资和生产力也有限,其他东西没问题,但无法供应源源不断的箭只,所以高方平已经下达了苦战命令,节约箭只,特别要节约炸药火油。 因为河中府攻防战看似酷烈,其实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而已。现在参与攻城的仅仅是西夏军炮灰,也就是西夏军中的“临时工”,那些辅兵。 这些人前赴后继看着凶猛,其实不难战,若把守城用具浪费在这些人身上,那就是战术错误。 昨日有过一波凶猛反扑,高方平看出来是真正西夏精锐的尝试性攻坚,于是才动用大面积火器和神臂弩的,结果西夏精锐伤亡惨重,但高方平部的战备物资耗费也很严重。 今天,察哥换炮灰开始攻城。 致命的在于能把周围七县主要物资和人员撤离,高方平已经尽力。察哥部的进兵速度超过了高方平的估计,所以根本没有时间进行坚壁清野。 于是,河中府周围的树林啊什么的,就成为了他们打造改装攻城车的材料。 这个没办法,再往北的边城都是久战之地,都光秃秃的,但河中府虽属于永兴军路却不算战区,所以没有坚壁清野过。 从今日早晨开始,炮灰兵一波又一波的上。 目下持续到黄昏,仍旧没有衰竭趋势。 一架又一架临时改造的攻城车开始推进,一边冲击城门,一边犹如高台一般,炮灰兵们抬着劣质盾牌蹲再平台上,云车靠近城池后,他们就试图跳上城去厮杀。 始终观察战局的高方平这个时候摇头道:“不能浪费石头和木材了,特别弓箭不能再放。” 刘法抱拳恶狠狠的道:“相爷,计划是什么呢?” 眼见四面八方又是一波云车接近之际,高方平抬手道:“停止落石攻击,骑兵战队做好装备,本府命令下达之后,骑兵预备队上城循环绞杀。” 刘法微微色变,高方平的意思是故意把这些人放上城来,妈的有这种战法吗? 然而是有的。 高方平已经看出来这些是辅兵,没多少战力,放上城来一波流给绞杀了。自己方伤亡并不会太大。 察哥的毛病在于他仍旧在保守,太过谨慎,进攻不够激进和连贯。所以他的主战精锐部队始终距离较远,停留在神臂弩射程之外伺机而动。于是这就是屠杀辅兵的机会。 他察哥根本意料不到高方平能开这样的脑洞,主动放人上城? 紧跟着,二十几台云车上的八百多人攻了上去,更奇葩的竟是,不等下方城门处的攻城车开始冲击城门,城门忽然主动打开了,一群流氓冲了出来,如同抢劫一样,不但把城门攻坚部的炮灰兵拖了进去,连攻城车都给快速拖了进去,很快,又把门给关上了。 然后就是没有然后了。 面对能够野战硬撼西适宁部的宋军精锐,那千把个不能战的炮灰进城去,又能干什么呢?只能变为尸体。 我@#¥ 在远处严阵以待的察哥部将军们来不及反应,这些事就发生了。而他们害怕高方平的神臂弩集群,不敢随便冒进。 非但如此,高方平部更加嚣张的样子,直接派人跳上已经靠城的云车,开始犹如蝗虫一般的拆木材。拆下来后就拖入城内作为物资储备。 “是可忍孰不可忍,大帅即刻下令,末将亲自上去把他小子的脑袋给取了来?”两个西夏将军出列请战。 “算了,今日就到这里,你们没发现吗,他故意等着咱们的主战精锐源源不断的上去决战,这和当时咱们在西部长城的战略如出一辙。”察哥叹息一声道。 “纵使如此,末将们仍旧请战。”几个将军继续道。 察哥摇头道:“不要做无畏牺牲。高方平的精锐能在石龙关全歼西适宁部,一定有原因。他摆明了放咱们突袭上城,但现在只有二十几架云车,所能提供的兵力‘流速’太过有限,根本不够高方平杀的。还得等,需要时间耗费他们的士气和物资,然后,咱们需要建造更多云车才能破城。现在只是初期,都不要急,决战还早呢。高方平在试探我们,我们也需要试探河中府的峰值防御力。” 察哥他小子真相了。然而他不上当不着急,高方平对此也没辙,总不可能带两万人出城和他近三十万主力决战吧。 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工程器材出炉会越来越多,攻坚频次会更大,那个时候才是挑战。 唯一能拖慢他们制造工程器材的不是高方平,而在卫星堡垒史文恭部的机动骑兵。 河中府已被围死了,所以现在高方平也没办法给予史文恭指挥,而察哥也无法撤离太多主力去关注“西夏战备后勤作坊”,于是,这是一个三方互动的游戏。 只要史文恭能找到机会骚扰,多次突袭察哥在后方的“伐木队伍”,那么高方平就有把握把河中府守到寒冬……

上一篇   第688章 没有阴谋

下一篇   第690章 梭哈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