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不学无术的白痴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9章 不学无术的白痴

“员外对小人恩重如山,小人今生不做他想。”燕青低声道。 高方平道:“没谁哭着喊着的来找你效忠,到这里来,也不是我的吩咐,是梁希明让你来的你忘了?” 燕青道:“可却是大人您的意思,并非梁衙内本意。” “你的意思是我很坏,然后梁希明很蠢?”高方平好奇的道。 “这……”燕青很聪明的迟疑了一下,不再说了。 高方平微笑道:“你很有分寸,不是没有说辞,而是说了无用,不如不说。” 燕青微微躬身,岔开道,“大人和衙内麾下人才济济,为何会想到要小人来身边伺候?” 高方平点头道:“是的,咱不缺。所以叫你来当然是吃喝玩乐吹拉弹唱的,难不成你认为自己是个人才,可以在老子们身边如同卧龙出山一样的某事?” 燕青发誓不和这个鸟人说话了。 “对了,听说卢俊义私通辽地,走私盐铁茶,贩卖人口,这么大的营生他分你多少?”高方平随口瞎掰。 燕青吓得跳了起来,抱拳道:“没有的事,此乃是仇人于江湖上散播的谣言。员外宅心仁厚忠心为国,不可能做这些事。” “哦……”高方平一副大奸臣的模样摸道,“这么说来是本官弄错了?卢员外原来是宅心仁厚,忠心为国的人?” 燕青一阵尴尬,觉得自己语言不妥,因为一个练武的人,还打出了枪棒第一名头的人,这个时代来说,一个富甲一方的教父,怎么也不可能扯上宅心仁厚几个字的。无非就是吃相好看和难看的区别。 其实说卢俊义贩卖人口当然是瞎掰的,这个时代贩卖人口收益不大。但通过刚刚的试探和分析,以及燕青的神态反馈,卢俊义往返宋辽大肆走私盐铁茶,顺便贩卖战马,是可能性偏高的。 北1京马市上的马非常优良,数量庞大,关胜专门去看过,都是辽地过来的好马。这些就是卢俊义的手笔,其他人没那么大能耐。 此点来说卢俊义于大宋有功,大宋缺战马乃是共识,而辽人不会轻易把马匹卖给大宋。就像美国不会把b2战略轰炸机卖给中国一样的道理。 但大量的盐铁茶走私,特别是铁和茶,却是对大宋的莫大伤害。 国朝的税收损失是小事,但铁资源的大量流入等于武装蛮子。茶资源对于果蔬稀缺、整天吃牛羊肉的蛮子来说几乎是救命良药。于是边地的蛮子喝茶喝的身体棒棒哒,就有力气来打草谷了。 此点高方平不是乱想,茶对宋人来说只是一种享受,宋人不缺少维生素,但对于蛮子那真是战略性的良药,喝茶与不喝茶的蛮子,是活到三十五岁和五十岁的区别。 见高方平始终都在发呆,燕青抱拳道:“大人若是没有差遣,不如放小人回去?” 高方平耸耸肩:“你不是我叫来的。” 燕青为了不给卢俊义找麻烦,只得耐着性子道:“既如此,燕青来了总要有点事做的?” 高方平把小萝莉梁红玉交给他,“这孩子童年没过好,你给他唱唱李清照的词,逗她玩乐一下。” 燕青见小萝莉可爱,于是道:“遵命。”想想又道:“大人知道把小人留在这里,有什么影响吗?” “知道啊,卢俊义会越来越不信任你,对你产生猜忌。”高方平道,“但你家卢员外这么光伟正大,和你情同父子,想必会信任你的对吧?” 燕青郁闷的道:“可倘若真起了误会呢?” “那你得感谢我,说明他不值得你效忠,士为知己者死这句我勉强同意,但一定要是知己,既然是知己他会理解你的。” 高方平说完带着林冲关胜出门了。把燕青撂在这陪小萝莉是个不错的选择…… 走在街市上,手里提着小梁处借来的鸟。 这鸟是个白痴鸟,不怎么爱叫,看来说到养鸟,高俅也几乎是天下第一了。 “有你还不如没有。” 高方平把鸟笼扔在地上几脚踩扁,然后看着鸟飞上天空消失了。 整个街市的百姓对他没什么好说的。那个名牌鸟笼就值得五贯钱呢,可惜了。 “白痴纨绔子弟!” 总算出现敢骂高方平的人了,来自一辆近前马车里的人,是个好听的女声。 “怎么说话的!”关胜大声道:“我家大人好意放了鸟儿的自由,又没有惹到你,凭什么侮辱人!” 马车停止了下来,车外伺候的丫鬟怒视着关胜,丝毫也不害怕他穿着军服。 好听的女声从马车传出来道:“我说我的,关你何事?平日里,纨绔子弟举止轻浮固然可恨,但最可恨的是你们这些坑害主人的刁奴,狗仗人势,欺行霸市,我有说错吗?” 林冲赶紧低着头,尽量的不让大家看到自己的脸。 高方平拉住了打算叫骂的关胜,对马车拱手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就这样吧。” “就想这样走了不成?你毁坏的乃是我家的鸟笼,整天就知道欺负我弟弟傻,这个鸟笼十贯钱,记得赔钱你。”马车当中又传出呵斥的声音来。 林冲和关胜赶忙低着头,难怪这么彪悍,原来是梁中书的女儿,梁希明的姐姐。 “十贯,收好。你家的鸟笼真贵,陈记鸟笼,东京货,我爹爹去买只要三贯,你竟然要十贯,坑货。” 高方平从怀里掏出银子放在了丫鬟的手里,转身离开了,实在没工夫和女人纠缠,尽管她的声音很好听。 转过了街口,胡子关尴尬的道:“大人听出声音来了吗?” 高方平瀑布汗的样子道:“是上次在院外寻狗的那个声音。” 大胡子道:“要不咱们买个狗还给她算了?” 高方平使劲掐着他的脖子摇晃:“这么做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她那么彪悍,老子们还有活路啊,你要敢这么****就和你拼了!” …… 再次路过bj第一名楼:翠云楼。 高方平带着人进去。上次有大人和衙内在这里群殴,大人还受伤了,就算是在一千年以后也是大概率“停业整顿”的,等送足了钱再开业,但这里依旧堂而皇之的开门营业,说明老卢还是挺有能耐的。 经过了上次事件,掌柜的对高方平记忆犹新,引导着上楼来到雅座。 所谓的雅座,楼上就等于雅座了,可以听美女唱词,包间实在没有了。 点了些吃食,高方平注视着台上手持琵琶弹唱的小美女,正是那天的那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小美女。 众人拍手叫好的时候,高方平也稍微的跟着起哄。 再听了一下,高方平忍不住问林冲道:“她唱的什么?” 林冲想不到大人如此的牛逼,这么有名的词都不知道? “不学无术的白痴!”身后一个女声叫骂着。 扭头看,一个极其美貌,十九岁左右的贵家女子就这么的坐在旁边一桌。 听声音她当然就是小梁的姐姐了。梳着高高的发髻。有点端庄典雅的古美仪态,名贵宝石耳坠很能承托她的气质。 这女人比李清照还漂亮,气质风格也截然不同。 她又怒斥道:“看什么看,好没有礼貌!” “你走来街上抛头露面却不让人看,这优越感是哪来的?”高方平眨了眨眼睛道。 她怒视了高方平一下,却有些语塞。 她旁边的那个心腹丫鬟怯生生的道:“好教大人得知,以往没人敢如此放肆的看小姐。” “我就这德行,当朝宰相的儿媳我也不是没有调戏过。”高方平文绉绉的道。 “……”梁家小姐不在知道该怎么说他。 但这却是真的,这样的消息以宋人的八卦热情,早就编成了戏本《高衙内三戏李易安》,在到处流传了。 真正耐人寻味的在于,那个绝世才女李易安并未就此而发表文章撇清,李清照对外只有一句话:此间少年此间事,将来必为美谈。 这像是绝世才女对高衙内的另类认可。所以高方平自己不知道的在于,因李清照的原因,自己现在已经变成了大宋青楼瓦舍里的名人了。 许多人都对东京纨绔子弟高方平报有非常强烈的好奇心,想见一见其人,看看究竟什么人能取得李易安垂青? “对了,梁家小妞,你为何说我白痴?”高方平问道。 梁姐姐鄙夷的样子,看着台上冷哼道:“告诉我她唱的什么?” “我哪知道。”高方平摊手道。 噗嗤----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连柳三变都不知道,你还敢自诩聪明人?”梁姐姐玩味的样子。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原来知道柳三变就是聪明人,不知道的就是蠢货?你弟弟知道老柳吗?前些天可就在这地方,他险些把台上那个小美女坑了,恰好是我这个不知道柳三变的白痴,摆平了这事。” “你……”梁小姐有点尴尬的怒视着,不服气,却又不好意思对此狡辩。 迟疑了许久,她道:“可你一个连柳三变都不知道的人,你到底是怎么被李清照看重的?” “因为我长的帅。”高方平嘿嘿笑道。 梁小姐第一次见过这等风格的混球,但也不免多看了他几眼,虽然这家伙长的不如燕青,却也算是宋人中的美男标准了。 大宋的风气就这德行,以文弱白皙为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