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梭哈战术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90章 梭哈战术

“大观四年八月初至九月中,西夏军主力察哥部因战略错误、后勤补给出现篓子、其投入总计二十七万兵力,围困西北后勤重镇河中府,被高方平部铁铁牵制住了。” “河中府以北之地区,残留西夏军十万左右。但因高方平之战略战术应用得当,八月初于石龙关大捷后,西北战区的战争主动权正式易手。利用察哥错误战略、牵制其主力于河中府之际,秦凤路、永兴军路,投入兵力十九万,成功切断了察哥部与北方部的呼应,形成反包围。” “八月上旬,刘延庆部集结兵力七万发起晋州会战。八月中旬,种师道部集结兵力六万发动解州会战。两战役于八月末宣告大捷。” “八月末至九月中,秦凤军系以及永兴军系,各自依托已收服之解州和晋州,发起对西夏残部大小战役十九次,歼灭西夏军三至四万间,我两部军士损失当在一万至一万五间。” “目下,刘延庆部依据新的作战指令已经北上,展开汾州会战,下一步将取银州。而种师道部五战五捷,基本已经收复延安府以北之地区。” 以上,又是一次大朝议做半年总结时,陶节夫神采飞扬的代表枢密院,对皇帝做出西北军事汇报。 赵佶心情大好的笑道:“有老成持重的陶卿于朝廷坐镇,又有骁勇善战的小高卿家于前线部署,朕之江山便会稳当,朕就放心。众卿皆在关键时刻为国操劳,都辛苦了。” 然而这只是好的一面。 不好的在于,尽管西北之战略形势已全盘扭转,只等汾州和银州“解放”,那就可以正式宣告收复所有失地。但察哥部主力仍在,集结二十七万兵力围困了河中府。 作为西北的后勤重镇,西北战场的主心骨,若河中府沦陷、高方平部被灭,那就又要扭转局面,成为新的心腹大患。 到底能否守住河中府? 以陶节夫的经验看是守不住的。 尽管小高骁勇善战,河中府防御力也不差,但区区两万不到的兵力,要抗住背水一战的察哥部十四倍兵力,那真的很玄幻。 高方平那离经叛道的想法陶节夫虽然能看懂,他小子是甘愿作为肉盾咬着察哥撕逼,为刘延庆和种师道部收复北方、抢秋收粮食创造战机。这很重要,因为若不在秋收前收复大部分失地,那意味着手里有粮食的西夏军虽然被动,却也接近满状态复活了。 在西夏主力仍在察哥手里的时候发生这事,那真不是好事,真要如同以往几次宋夏之战一样,打成数年的持久战,一举掏空国库,杀灭西北的每一丝生产力。 所以高方平看似在赌国运,却也实在不得已而为之了。目下种师道部基本已经完成了高方平下达的作战任务,同时基本维持住了对察哥部的战略合围。 但是到此,种师道部也不能动弹了。因为他还要谨慎和长城以北的卓洛军司对持。 那么最好情况是:刘延庆的汾州会战、以及银州会战,必须在短时期内、小代价情况下完成,从而做出战略机动,分兵南下、配合种师道部对察哥部主力骚扰,以减轻高方平部守卫河中府的压力。 一但做到这样的战略平衡,陶节夫就有信心于明年开春之际,击败察哥部主力于大宋腹地。 想是这么想的,但所谓的报喜不报忧陶节夫和张叔夜们也会。 现在他们只找着好听的消息说给赵佶听了,而故意隐瞒高方平部的危险,这就是各位目下各位相公达成的政治协商。 否则啊,以蔡京为首的相公们早前真被赵佶吓到了,赵佶不是逃避那么简单,梁师成有秘报送给蔡京和张叔夜,说官家有撂挑子倾向,想传位给京兆郡王赵桓。 妈的虽说赵桓是嫡长子,合理合法的继承人,此点没人敢说。但那就是一个孩子啊,真到了哪一步,就是王皇后变太后听政,以小高那头鲨鱼和皇后娘的关系,又是赵桓的实际师傅。那么就连张叔夜也都当心,那头小鲨鱼在不定性的轻狂之际过早当权,有一群人要哭瞎。 于是就这么的,以蔡京为首的人的意见就这样:别在吓唬皇帝了。别让小魔王过早的“少年得志”…… 十月初,轰轰烈烈的河中府攻防战正在进行时。 看似察哥部已经和高方平部进行了大小战役二十三次。但是双方都心理有数,还没有真正的热身,没进行竭撕抵里的大撕。 双方都还处于试探阶段。 察哥始终在试探、观察高方平的峰值防守能力有多大,试探河中府的物资,士气,军备充足程度。 而高方平也在试探察哥部有多想拿下河中府,他的士气和整体作战素质如何?他察哥愿意付出多大代价拿下河中府? 然而试探到此,其实双方都还没有底。 高方平清楚察哥部的士气有限,作为进攻方,他夹近三十万兵力围困,当然可以打下河中府。然而高方平现在的结论是:察哥还在迟疑是否要付出惨痛代价硬啃河中府? 这个局面对于谁都是两难。若最终拿下了河中府,但代价太惨痛的话河中府也只是一座孤城,士气低落到极限之后,意味察哥再也没能力带着这只惨胜的军队回家了。 这就是察哥的两难,目下西夏主力仍旧在他手里,只要愿意部分认输,他仍旧可以大概率带着这二十七万精锐回西夏。种师道和刘延庆的包围圈,大概率围不住这股想回家的洪流。 其实那就是双方的最好结果。 但现在看来,察哥、或者说他的属下们仍旧不甘心,还在猛烈试探。而高方平也正在尽最大努力的做出战争动员,以狮子搏兔方式,硬撼西夏人的每一次攻击。 这就是打气势战。 必须要做出手握王牌的底气来“梭哈”,让察哥下意识觉得硬啃河中府的代价不可接受,于是双方才能暂时的取得平衡。 当然了,高方平的这种冲硬汉的战法,代价相对较大,防守河中府已近两月,死伤不轻,最精锐的禁军部在需要节约火器和神臂弩的战术下,是用血在拼,折损已经两千余。 虽然大多数只是伤,但他们需要休养,已经给战地医护团队带来了很大压力。是的,目下仅仅这样,但河中府的医护能力已经达到了峰值。若继续维持这样的战法,很快禁军精锐的战损就会呈现几何式增加,会因为救治不利,开始发生大幅死亡情况。 这是高方平的难题。 至于察哥,他的第二难题在于永乐军史文恭部。 西夏军围困河中府两月,但后方制造攻城器械的进度非常有限,始终未能掌握“峰值攻城”能力。 什么叫峰值能力呢?就是利用铺天盖地的云车围满整个河中府,成功形成上千个“兵力投送通道“,才有可能用硬派战法一举上城,大幅吃掉高方平的守城精锐。 否则试探性进攻以来,高方平的部队简直是一群战力爆表的疯子,在投送能力不够、不能正式对河中府饱和式进攻的时候,那缓慢的“百通道”兵速流动,完全就是送去给他高方平刷经验值、增加士气的。 最致命的在于,攻城能力值虽然在缓步放大,但进度太慢。因为后方的“西夏战争作坊”已被史文恭突袭两次,造成两千工匠辅兵伤亡,以及许多的半成品被烧毁的事实。 无奈的又在于永乐军是超机动,犹如毒蛇一般看准出击,通常是攻城战进入关键时刻,最无暇分心的时候他们就出来。他们那种精锐重骑兵,只要一千人出击,就能对上万的辅兵造成严重伤害。还无法围捕。 察哥不能调集主力吃下永乐县,因为那不可能,就算是县城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打下来的,而一但分兵离开河中府,则有可能会有各处的船运进行渗透、开始对河中府输送战略物资。 另外种师道部的部分兵力已经开始南下,就快和永乐县贯穿了,所以史文恭部理论上也受到“棋盘大龙”的保护了,若去硬啃史文恭,有可能被重演石龙关一幕,西夏军若再被一次歼灭战的话,这个战就没法打了。 庆幸的在于,目下察哥军中的士气有所回升。因为有了粮食。 别处的粮食察哥拿不到,但围困河中府两月,种师道和刘延庆部又忙于往北方作战。于是河中府地区的粮食,就都是察哥的了。 许多人认为这是高方平的失误,为何不在撤离七县百姓的同时毁掉粮食? 然而一是没足够时间,二,这是高方平故意的。最终目的就是要用部分粮食把察哥部吸引在河中府,若是他们没有粮食而强势退兵,不但破坏了种师道和刘延庆解放北方抢粮的计划,还会失去战略合围察哥部的机会。 高方平一以贯之的战略是要全歼此番入境的西夏军,一举在十年内解决西北隐患。不是说你想打就打进来,不想打了又带着主力军团就突围离开,以便三年后又来。 有那么好日的美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