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喜忧参半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94章 喜忧参半

说起来战争是个很奇怪的事。 不论冷兵器时代还是热兵器时代,但凡需要血拼的战争,士气都非常关键。所以不论古代和后世都有“兵败如山倒”一说。 战争犹如资本市场上的踩踏式下跌一样,但凡在初期,都没人敢“空手接刀”。 所以军事上的兵败如山倒,也是资本市场的“趋势论”。 犹如纳粹进兵苏联初期,那就是趋势,任何参与对抗趋势之人都会犹如后世某年的“股市开市就熔断”一样、被无情碾压一空。 下跌不可怕,可怕的是所有部队在山顶或山腰时候被套牢,于是绝对反击时候就没资产补仓了。 说穿了这就是老爷爷的“论持久战”。也是此番大魔王主持整个西北战区的核心思想,趋势来的时候不能豆腐挡刀、不能把真正能战的部队套牢。于是就有了朱可夫元帅似的“丧权辱国论”,有了刘延庆部撤下去休养生息的战略部署。 高方平于石龙关大捷,对于大宋的意义重大,那基本等于资本市场上乌云盖顶时期、一根冲天而起的放量超级大阳线,那就是扭转趋势,正式的反攻就会开始。 太阳底下没新鲜事,其实朝廷前三排的老爷、他们主持国战时候,也是犹如股市里那些追涨杀跌的技术派一样,下跌的时候别指望他们补仓(派援军),真的,他们不割肉止损、继续收缩军队保卫军师就算好的了。 但随着石龙关大捷,种师道部和刘延庆部的战略反攻一片飘红的时候,那么朝廷也就会很猥琐的开始“追涨”了。 早在十一月初、西北形势一派大好之际枢密院就做出部署:江州军换防。原江州驻泊司毕世静部,扩军整编为一万五千人,升毕世静带禁军副都统制官衔,由江州开往西北战区,参与河中府战役。 特殊时期,一切人员由毕世静挑选,马军司以及步军司之军马,目下的装备,全部优先倾斜毕世静部。 在战争已经深入七个月以来的现在,大宋最不缺的就是装备,汴京猪场以及江州的许多工厂、在战时机制下许多产能都转军工了。 之所以挑选毕世静是陶节夫相爷的主张,老陶说了,打战打的是人和,毕世静有过多次跟随小高作战的经历,默契度够。他还有过“天子庙峡谷大捷”的简历,军事也过硬。 这就是毕世静被挑选出征的原因。至于江州的安防,则有殿前司重新部署军务接替。 这个决定,是皇帝和朝廷于大观四年十一月中的部署,而当时的河中府还没有陷入最危险时节…… 江州。经过临时整编后、密密麻麻的军伍正在登船。 毕世静将军犹如奴隶主一般,骑在马上狂挥着鞭子喝道:“快快快,都给老子快些,必须最快速度投入战区,若河中府沦陷小高相公阵亡,那就再无希望了!” 除了旗舰荣德帝姬号,汴京匠作监的“郓城号”大船也早就建造完毕,一起参与了战争的后勤运送。 非但如此,这段时间战时机制下,江州大爆生产力,二舰三舰,包括排水量三千吨的巨无霸四舰五舰六舰,都已经造好。在配合无数中船和小船,成为了西北战场的战略运输队。 限于特殊情况下,这些船暂时不交付大鲨鱼关七使用。不过仍旧算是关七的船只、租给朝廷。同时关七的商队此番也随军出阵了,算是各种物资供应商之一参与协调,除了关七外,奸商西门庆也从各地组织了各种药材等等一切能用得上的物资、等着去卖给红顶奸商高方平。 是的西门庆和关七不是来打战的,他们是来发战争财的。 小李纲被朝廷委任为毕世静部监军,而时静杰则留守江州这个大基地。 一切就绪整装待发,全员配备了新材料装备的毕世静部,携带两千七百军马,一万五千新军,正式开始投入西北。 一时之间,江面上的船队尤其壮观,那真犹如鲨鱼群迁徙一样…… 十二月初的大雪磅礴! 在已经很不利的情况下,察哥部正式发动了第三十次河中府攻坚战。惨烈程度比第二十九次更严重。 正式进入寒冬时日,对双方都是严酷的考验。 察哥部主力来自两黑军司,而两黑军司驻扎在最北方的严寒地带,他们能在最严酷的环境下作战生存。但严重的在于,西夏四十万大军于春季起兵,其设想是在两个月内吃掉刘延庆部,以闪动战方式迅速占领部分区域。进而在秋季前,收获占领区粮食和人口。以便来年再战。 所以他们整个战略计划是在夏季作战,属轻装上阵,各种御寒物资几乎处于空白。现在却被高方平拖在了河中府享受寒冬。这就是察哥部致命的地方所在,也是他急于在最冷的三九天来临前,打下河中府的原因。 对高方平而言,有城池依托,寒冷看似不严重。但城内的取暖也不是个小问题,粮食不缺,但守城的木材本已紧张,制作神臂弩箭只的竹才也非常紧张,却要于这个煤炭断绝补给的时候,供应城内几十万百姓的适度取暖。 这就是高方平面临的问题。 城内不能没有取暖,因为河中府的房屋已不够了,目下河中府集中了非常多的战区撤离下来的难民。若没有取暖,西北寒冬能要了这些人的命。 还有最致命的一个问题是:进入冬季温度低,云车被雪覆盖,这个时候守城全靠硬拼,猛火油的对攻城车的攻击效果不大了,与此同时第一批研发的“铁坨坨”有不少缺陷,在这个时节的哑弹率很大。 于是这便是宋夏之战开战以来最严酷的一战。 从十二月三日开启的拉锯战,目下持续到了十二月六日。 越打察哥部的攻城车越多,他们几乎砍光了附近的木材,整个战地上,进入夜里时候只见到处火光冲天,仿佛篝火晚会一样,那是西夏人在取暖,坐看河中府攻防战进展。 城内战地医护队伍的峰值处理能力早到顶了。大幅伤兵死亡早在十一月就开始,人员密集的目下为了不导致瘟疫扩散,死亡军士会当即焚烧火化,然后无数战地百姓围观尸体焚烧。 某种程度上这是节约木材的举措,河中府形势危急,已到了需要“焚烧尸体取暖”。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大宋一向不待见军人、老百姓对他们有了虔诚的心,大头百姓这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保护,这些人纵使战死了,尸体仍在“发挥余热”。 大头百姓自来也不知道什么叫英雄,但这个时候,那个喜欢带着虎头帽到处走的小萝莉梁红玉告诉他们:这就是英雄。 除了高方平这边。史文恭部的战损也在急速扩大。 永乐军担负了阻击、骚扰、牵制察哥部战争作坊的任务。但进入大雪天以来,那些锻造出来的精钢锁子甲不能保护他们和战马了,必须脱下来。因为铁甲穿在身上如同一个大型散热器一般,会源源不断把一切热量传导在冰天雪地间,别说人受不了,马也受不了。 此外需要超机动阻击察哥后方,雪地就是限制机动力的泥潭,若还带着沉重的重骑装备那基本就跑不起来了。至少在新的“神马”育种成功前,做不到这种战术。 所以从下雪以来,原本几乎无伤害的史文恭部,战损已经接近两层了,三百多个精锐已经阵亡…… 时间往前推演到十二月一日,大雪封山之际,刘延庆部以较为惨痛的代价赢得了银州会战,歼灭西夏军滞留于长城以北的最后残部,虽然比种师道的预计晚了些日子,但是至此正式宣告:收复宋夏之战以来的所有失地。 刘延庆部已经不能再打,而种师道部始终算是以逸待劳,于是之前的部署便有了松动。刘延庆部继续打散,抽调十个整编军进入秦凤军系,参与南下配合种师道部给河中府解围,其余的刘延庆残部守卫中部和东部长城防线,顺便形成对察哥部的第二层包围圈。 获得兵力加强之后后,种师道亲帅五十三个军,十二万兵力于晋州和延安府两路出兵,逼近河中府,最终于永乐县一代部署,正式和永乐军部依托永乐县、河西县,形成了联防线,基本完成了对察哥部主力的反包围…… “报……史文恭将军来访!”秦凤军系河西县行营帅帐,一个小兵慌张的来报。 “慌什么。” 种师道这才说着,只见无比粗鲁史文恭已经闯入帅帐,有些恼火的抱拳道:“卑职参见老种帅。我三次发文,要求联合您部进兵河中府的文书为何一直得不到不回应,再拖延下去,小高相公部守不住。” 种师道大酷吏风范的一摆手道:“瞎咋呼个什么,不用理会,他守得住的。” “你!”史文恭继续道:“好容易等到了北伐大捷,集中兵力南下了,已经拥有一战的实力,老种帅啊,时机成熟了,必须要打了。”

上一篇   第693章 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