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论瞎掰只服蔡卞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696章 论瞎掰只服蔡卞

宋夏之战的中心,最艰苦的河中府如火如荼。那需要初出茅庐的统帅高方平一步一步的去摸索。 最终的结果谁也不知道。 最开除,河中府告急的事件被几个相爷瞒着皇帝。 但是如火如荼的战争持续到现在,北方战线全面性大捷,收复所有失地,唯独河中府仍被察哥部主力围困,形势危急。于是各种传言,在大宋境内漫天的飞舞着,什么的版本都有,什么样的人也都有。 许多百姓泪流满面,战争的确不怎么关他们的事,但他们许多人从出生起,听到的大多数消息都是大宋蛮子打后脑勺,仿佛收拾小屁孩似的,一次又一次。 这次则是剧本拿错,从八月石龙关大捷开始,如潮水一般席卷,最新消息是十二月初,刘延庆部银州会战大捷,一举收服了全部失地,另外几部军系,也对察哥部主力基本形成了战略合围,很有可能把此番的西夏军关门打狗。 “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啊?” “西北战事啊。” “关于西北战事版本实在太多,都不知道听哪个?” 作为愤青,当然是比较喜欢炫耀版的,便有一个家伙笑道:“猪肉平厉害了,起初都以为他没经验,担负不了重任,然而果真东方不败,从他正式接手宋夏之战以来,我大宋战略形势一派大好,短短数月就收复了全部失地,且对察哥主力进行的战略包围了,神人啊,诸葛再世也没那么牛。” “瞎扯,猪肉平分明做了乌龟,在河中府被西夏人打的忒死,还指望着有人去救他呢?” “你懂个屁,猪肉平那是故意的行为,他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嘿嘿,他的狗头被西夏人一刀砍了的时候,我相信也是有原因的。” “哎,不知道小高相公怎么想的,既然他带的军队这么能打,为何不在初期顶住西夏人,而要丧权辱国的下令撤退,留下大头百姓去接受西夏人蹂躏。这很不好,就算他很快收复了失地,且此番赢得整个宋夏之战,也会毁了他的名声。” “猪肉平完蛋了,初期不敢战,注定要成为他的黑简历。若赢了河中府战役还好,若是出什么纰漏,战争结束之际就是他吏部待岗之时,还想做官,我呸!” “是啊是啊,我早就看出来了,他看着狠,其实没什么骨气,竟然真在战场上撤退。真希望这个祸害死在河中府。” “战争自来以最终成败论英雄。且在我大宋,不论有什么错误,从未听说过主持宋夏大战的帅臣因战争问题被清算的。只要小高能打赢河中府,就是英雄。” “然而他守不住河中府,有消息说他退守河中府时候只有一万多残部,防守河中府四个多月以来,死了没几个了。察哥部却没有伤筋动骨,所以我断定,河中府失守只是时间问题,不会过正月。” “拭目以待!” “是的等着瞧,你们这些奸贼一个劲唱国朝反调。此番猪肉平仍会大反转,到时候他可猥琐了,一定回来吧你们这些嘴炮吊路灯。” …… 实在是河中府战区太敏感了。以至于一向没心没肺的赵佶也问了几次,无奈之下,梁师成只得把皇城司收集到的消息告诉了赵佶。 “陛下,河中府被围已经有好些时日,形势危机。不过朝廷已经做出新的部署,责令江州毕世静部整编备战,投入了西北战区。”梁师成道。 赵佶在一些时候真不蠢,知道这是梁师成说的很委婉。既然他梁师成首先用词“河中府危急”,然后朝廷也派了号称能战的毕世静出阵,赵佶便担心了起来。 “陛下也勿要忧心,相信小高相公吉人天相,还会拿出满意答卷来的。”梁师成又道。 “不不不,河中府危矣!”高俅当即摇手道:“小儿就算有点才华,运气有点好,但是打到河中府时候也用光了,迟早守不住,须速派五十万大军支援才是正道。” 算好张叔夜不在,否则肯定一脚踢飞高俅老儿,他每次开口闭口就是五十万大军为一个单位,当时打陈留县他也说要五十万,简直说话不经过大脑,五十万军队的动员,誓师,转运,节制,后勤供应,在现有条件下,简直是把国朝一起瘫痪了。 不等赵佶响应高俅老儿的无脑策略,来了一封奏本,是蔡卞朱勔他们联名弹劾高方平的文书,标题是《一个被不恰当使用、自大冲昏了头脑的西北主帅》。 蔡卞写文章有水平,用事实形成的东西,详细陈述了当时高方平的不抵抗政策有多愚蠢,那在蔡卞的妙笔生花表述下,看起来真的丧权辱国,包括河东军系被打废等诸多的幺蛾子事件,也是高方平这个帅臣在西北的不恰当指挥所造成的。 通篇说下来,石龙关大捷的战略意义、以及在高方平指挥之下、于十二月初全面解放西北的这些事,蔡卞朱勔连提都没提。却继续利用文巧偷换概念,阐述目下宋夏双方的实力对比,最终得出结果:高方平自大张狂好大喜功,在错误的判断和战略之下,被捆于河中府了。 结论是:河中府守不住。请陛下尽快出圣旨昭告天下,解除高方平帅臣职务,启用用新的帅臣于西北主持大局。 就连梁师成也眼冒金星,河中府守不住和解除高方平职务有什么关系? 对此,赵佶也没想通。 就算是奸佞梁师成,论瞎掰老梁也只服蔡卞他们了。 接下来,蔡卞他们解释了为何要这个时候解除高方平职务。 他说高方平是北方帅臣,代表皇帝和国朝在西北的统帅,于这个时候河中府沦陷只是时间问题。不解除职务会有两种结果,一,高方平为了保命投降西夏。这就玩大了,皇帝最信任、最倚重的帅臣若投降西夏,那几乎等于朝廷投降西夏,败坏皇帝名声。 理由二,蔡卞说了,就算高方平不投降战死了,那也是国朝脸面无光,国朝的北方帅臣被西夏察哥斩于河中府,那会带来名誉上的大宋士气底下,西夏士气高涨,不利于河中府沦陷之后的作战。 奏本最末尾蔡卞又说了,高方平迟早要背负丧权辱国的名誉,提前解除高方平职务,代表皇帝铁面无私大义灭亲,撇清关系,等高方平战死之后,一个死人背负了所有的黑锅,然后只要最终赢得战争,就万事大吉。 这些谬论让高俅听得眼冒金星,实在想不通。文人的猥琐就在于这里了。他能妙笔生花的偷换概念,把一个离经叛道的事、对皇帝解释的如此丝丝入扣? 皇帝信任小高,喜欢小高,也不是一个完全无情的人。但他竟是也真的被蔡卞他们的奏本下到了 于是皇帝也急了,没有及时表态。 这种事当然不可能及时表态。要是什么事都决断神速,北宋还会亡国? 是的低效的决策机制和官僚,以及优柔寡断的皇帝,又不是只会拖慢忠臣的政策,有时候它一样能把奸佞的祸国殃民策给拖成阑尾。 于是那就拖着,一切的一切,就看在出结果前,河中府是否真的会出事了…… 张叔夜知晓蔡卞朱勔的联名密奏事件后,拍案起身,怒不可泄。真想把祸国殃民的郑居中给宰了。 是的很显然,一般奏折要走中书门下,也就是要通过老张才交给皇帝。 之所以此番老张不知道的情况下,皇帝拿到了那些祸国殃民的文书,就因为资政殿学士郑居中。他是皇帝的贴身参谋秘书。就是他悄悄的违反体制递给皇帝的。 大宋不是满清,原则上不流行密奏这套制度,喜欢把东西都摆开,依照流程走,这就是建制派们的规矩。甚至是全体士大夫的规矩。因为一但密奏,等于不信任整个朝廷,还等于让皇帝过分专权。这是宋朝士大夫们不太喜欢的。 其实早在宋夏之战爆发初期,相爷们就担心出这样的幺蛾子,于是老张违反常规的把郑居中捉了软禁。 捉郑居中是没有罪名的,加上郑贵妃在也里里外外的活动,所以这种事不能持续,到了宋夏之战出现转机后,张叔夜就对郑居中说:“你的问题查清了,乃是误会,你自由了。” 但现在出了这样的幺蛾子后,陶节夫也火大了,又派枢密院的盖世太保去把郑居中请去喝茶了。然后郑妃又在宫里闹,可惜现在已经不是当年,听说郑妃闹的慌的时候,她被刘太后和王皇后一起警告,扬言在不安分就对她郑妃打击报复。 这些东西没什么道理可以讲,形势危急的现在,大家处理问题都是猪肉平似的简单粗暴。好在也暂时压制住了郑妃,但能平稳到什么时候没人知道。这些见不得光的“维稳捂盖子”策略总归不能持久,号称最猥琐最有手段的猪肉平,当初不也在北1京维稳失败了。 这就要看河中府是否能守住,是否能短期再来一场大捷,以打消京城的阴晦。 不论如何,就如后世的推销员业绩包治百病。而在大宋国战的现在,胜战的消息也能够抵消一切的内部矛盾和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