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北门坊巷的大火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0章 北门坊巷的大火

梁小姐想想道,“可你居然不知柳三变……” 高方平打断道:“主要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这家伙大多描写市井小男女的情和爱,描写苏州杭州扬州汴京的繁荣与安乐。” 梁小姐皱眉道:“这有什么不好吗?” 高方平道:“女人喜欢是正常的。如果写点北地蛮族的凶残,边关将士的血与火,老子会更爱看些。一般的文青秀才写点情词泡妞这个我理解。但是身为朝廷命官,格局却仅仅如此,真的老子无意冒犯,但柳三变在我这里不算人才。” 这次梁小姐倒是没有反弹太严重,以一种好奇的目光看着他,“听你对柳三变的评词,或许你还有救……李清照能容忍你兴许就是这个原因。” “你拉倒吧,她容忍我主要是因为我帅。”高方平道。 怀疑这人脑子有病,梁小姐急忙带着丫鬟起身道:“防火防盗防衙内,咱们快跑。” …… 关胜在大口喝酒,拿高方平的钱装豪爽,是这里的名酒啊,五贯一坛,算价值和后世的茅台也接近了,卢家就有那么心黑,严格来说的话这酒不算好。 高方平会酿造紫米封缸酒,如果卢俊义的酒五贯能卖出去,高方平的酒十贯肯定也卖得掉。 不过高方平不太喜欢这类奇技淫巧,严格来说酿酒是糟蹋粮食,目下大宋虽然全地球最发达,但还远没达到可以挥霍的地步。酒酿造的太多,会造成粮价上升,这对老百姓没好处,对高方平的养殖业也没多少好处。 当然,高方平目下也没能力限制全国酒业。一但限制,更会成为少数人敛财的工具。从这里来说,高方平相反认为朝廷发放的酿酒牌照太少了。 要不就纯粹的官营,抽重税,要不就扩大发放酒水的准营资格证。象目前这不伦不类的形势,也算大宋的一大弊政,真正肥了的人是卢俊义这类有资格酿酒、又抢了官营饭碗,还顺便偷税漏税的豪强…… 离开了翠云楼,在街市上遇到了那个卖米糕的小娘子。 “大人,吃一块米糕吧。”小娘子上次对高方平有印象,热情的拿出了一块热腾腾的米糕给高方平。 关胜比富安小气多了,扔了两文钱在她的手里,一分也不多给。 高方平一边吃米糕一边盯着她看,严格来说她幼稚的气息还有,还小呢。 高方平好奇的道:“你几岁了?” “好教大人得知,民女十四岁了。”她低声道。 十四岁在高方平的标准里,还是算萝莉范畴,不算女人。 “嫁人了没?”高方平很八卦的询问。 米糕娘吓得脸色惨白,唯唯诺诺的摇头,“还没嫁人。” 高方平正打算施展大纨绔术调戏一下她,却听闻较远的地方敲锣打鼓的乱了起来,看去,北门胡同那边有滚滚的浓烟升了起来。 “什么地方起火了?”高方平愕然道。 米糕娘回身一看,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推着小车就朝起火的方位跑,一边哭道:“家里走水了,我娘的腿残废了,走不动的……” 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道:“我们也去瞧瞧。” 林冲抱拳道:“起火的时候很乱,没什么好看的,自有大1名县的军巡捕救火。” “赶紧的,我有些好奇。”高方平率先背着手朝那边走…… 来到的时候,这边的街市乱做一团,很难挤进来。 算好关大胡子彪悍,踢飞了好多个拦在前面等着浑水摸鱼的混混,这才挤到了内中。 大1名知县裴炎成正在指挥现场,只见他脾气非常暴躁,指着救火队头目怒斥:“还愣着干嘛!还不带人冲!” 目下火势已经很大,无法扑灭了,军巡捕头目抱拳d县尊,现在已经救不过来,没必要进入火场,否则兄弟们会有很大的危险。” 裴炎成铁青着脸,一字一顿的道:“屋社烧毁本县不怪你,但如果火场内有人烧死而你没有及时发现,你就不要怪本县心狠手辣。” 汗。 如此把高方平和那个军巡捕吓一跳,老裴居然不是个昏官? 于是救火队们硬着头皮披上了棉被,用水淋湿了棉被,开始朝火场冲锋了。 米糕大萝莉早哭红了眼睛,她什么也不顾的往前冲锋,想进入火场搭救母亲,却被dm县令裴炎成一把揪着头发揪回来,一巴掌打飞喝道:“无知娘们,再敢影响本县救火斩了祭旗。” 汗。 又把高方平吓一跳,老裴居然是个杀伐决断的狠角色? 米糕大萝莉倒在地上捂着脸,但也不敢起来添乱了。高方平认为老裴的做法是对的,所以也无法给予她同情。 间或老裴回头看一眼,他当然认识高方平这个大纨绔,勉强朝高方平一拱手,又继续看着军巡捕救火。 高方平开始四处东张西望,发现大萝莉丢在外围的小推车旁边围着一群小孩,正在偷米糕吃。不用问,等会米糕一块也不会留下了,他们有良心的话,不把车偷走就很不错了。 然后又见几个鬼鬼祟祟的小乞丐,趁机在人群中偷钱。 大宋的小乞丐一般分两种,一种是在丐帮地位高的,比如某长老的亲戚,那就会手脚完好,主要功能就是做贼。另外的就断手断脚,送到街面上专职乞讨的。 这个现象在一千后都还在流毒,所以高方平也无奈,只得当做看不见。 某个时候,火巡捕们用淋湿的棉被盖着一个中年妇女逃出了火场。 米糕大萝莉算放心了,迎上去搀扶道:“娘,您没事吧?” “娘没事,虽然腿动不了,但起火的时候赶忙用水淋湿了被子,躲在被子下。多亏了巡捕爷们才得以活命。”中年妇女抱着米糕大萝莉哭泣了起来。 啪---- 哭泣中的母女当即被裴炎成一鞭子抽得惨叫起来,裴炎成怒道:“滚到后面去感慨!不许骚扰本县公务!” 骂完,裴炎成又指着几个火巡捕喝道:“再给老子冲!” “……” 高方平第三次感慨,裴炎成乃是个人才啊! 这里的坊长是个老秀才模样的家伙,从人群中走出来对裴炎成拱手,打算歌功颂德几句,却也被老裴反手一鞭子抽脑壳上,疼得杀猪似的叫了起来。 “滚!”裴炎成怒斥:“你也不是个好东西,身为街坊领头,起火的第一时间任由一个腿脚残废的妇女独自留在家中等死,就这作为,也敢来本县面前招摇,过了现在老子才找你算账!” ……

下一篇   第71章 地痞红九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