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没有一丝生气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00章 没有一丝生气

“童叟无欺.”西门庆决绝的样子,伸出一个指头。 “什么一贯钱?”高方平转身就呵斥道:“来啊,把西门庆吊路灯,罪名是忽悠西北帅臣。” “喂喂误会,误会我了。”西门庆哭着脸道:“其实小人指的是十贯钱一个。” 跟在身边的梁红英和菊京不禁动容了,十贯钱一个?那真是太变态了,此番战场上的死马,以及重伤无法救治的马就算没有十万,也有八万,换算一下,这些原本应该浪费的东西,竟是值这么多钱? 然而高方平是谁啊,才不会被他区区的近百万贯钱吓到呢。 见西门这么奸商的人愿意开价十贯,高方平摸着下巴开始想:在后世,真正的牛黄那是和黄金差不多的东西,一斤牛黄是真可以换走一斤黄金的。 当然了,这有当做顶级奢侈品在炒作的成分,在大宋,还不至于有这么变态。 再说不是每个马肾都有马墨那么简单,只是可以通过他西门家的方式提炼,含量还是未知的,这对于西门庆也是在赌博,就像后世的赌石一样。 “算了,多的我也不和你计较,随便给二十贯钱一个,你怎么样?”高方平摸着下巴道。 西门庆想死的心都有了,原本还以为可以跟着大魔王狠狠的发一大笔战争财,却是现在被要价二十贯。大魔王真够狠的,无法蒙他,二十贯的价格绝对让西门庆吃不太饱,却是又舍不得放弃这笔生意的节点? “明府。”西门庆眼泪汪汪的道:“您好歹给小的留一点,小人忠心耿耿的跟着您做事也不容易啊,战场这么危险我也来支持您了,我还从北方收集了太多太多的药材,都带了过来,虽然目的是赚钱,但肯定也算是评价供应你们北方转运司了。依照以往供给西军的价格的话,就显示不出小人对您的忠诚了。” 此点高方平是信的。现在战争初步结束,铺天盖地的伤兵等待救护和药材,而这些若要依靠朝廷那低效的官僚机构的话,价格就不说了,等物资就位后,该死的人已经死了,而不会死的人,恐怕不用药材也恢复了。 以往,以他西门庆的尿性,以西北各军需处的傻逼状态,供应价格肯定也是丧心病狂的。 考虑着,高方平便道:“行,此番我信了你,马肾价格十五贯一个,另外你要的马蹄和腱子肉当做是赠送,这我已经很仗义了,不要在讨价还价。否则我直接把你吊路灯和谐了,取消你西门家对北方转运司的供应资格。还没收了你家‘月娘’。” 哇卡卡卡! 这下西门高兴了起来,跪下来给高方平**,这样一来就会有很大利润了。 在以往来说,供应西北的药材价格虽然丧心病狂,但其实量不大,因为这个时代的军需处,真不会为大头兵而花太多钱的。然后奸商也不止西门庆一个,依托着“蔡京和高俅”门生这个噱头,西门庆能获得一点很少的份额就阿弥陀佛了。 因为谁都知道,说是说是蔡京高俅的门生,其实西门庆最多只认识人家的管家而已。 此外,在份额本就不多的情况下,虽然是高价供应,但是大部分利润,还是用于各层级的回扣贿赂什么的,以往西门庆真正能到手的利润,是比较有限的。 但是现在不同,西门庆非常了解高方平,不但可以在他这里拿到很大份额,还无需给回扣,妈的最多有空的时候把老婆月娘强行派来陪小高喝一顿酒也就行了。 于是呢,虽然此番是平价供应西北转运司,但西门庆能赚的比以往多的多。 再加上十五贯一个的马肾,也可以有很不错的利润。所以西门庆真高兴坏了,此番跟随在战地当然是冒险的,然而大魔王就是运气好,所谓富贵险中求,跟随他的人就是可以鸡犬升天。 于是,西门庆继续扑在雪地上给大魔王**…… 在最冷的时节里,加之古代条件,信息的传递是有限的。 高方平主持下的西北战场基本全线大捷,战后第一时间的清理工作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但是朝廷关于西北战报的最后一次更新,还停留在半月多前的河中府第三十次攻防战当口。 在这个寒冬,东京已经没人为过节准备。朝廷犹如乌云盖顶,没有一丝生气。没有欢乐。 大雪已经封锁了一切,西北已经进入了无法作战的时节,兴许这算是死里逃生,却必须把战争的后遗症拖延到明年去。 西夏主力仍在的情况下,明年开春又是什么形式则无人知晓,西夏是否会派新的生力军,西北局势是否会在明年再次发生重大转变、河中府重镇是否真会沦陷,号称大宋吉祥物的高方平是否真会阵亡? 这些所有问题,无时无刻不在压抑着京师乃至朝廷气氛。 “不管怎么说,高方平驾驭下的北方军是极其强悍的。他们已经做到了我开朝以来没人做到的顽强战绩。” 这个时候张叔夜也不再以阴暗吓人了,故意说点积极的话:“面对察哥部近三十万主力围困,高方平部硬是以一座防御力有限的孤城河中府,顶住了三十次大小进攻。战争打到这个地步,朝廷指挥总体是得当的,我皇帝陛下是英明神武的,您钦点的帅臣高方平没让国家失望,就算河中府最终失守,国格和气势已在,高方平于第五次宋夏之战中对大宋的贡献,是永存的,这亦是陛下的功劳。” 时至今日,战争局势一日几变,赵佶除了担心还是担心,已经无法被打鸡血了,始终闷闷不乐。 “是的,虽然不知道是否能最终守住河中府。但是老臣支持张叔夜观点。”陶节夫道:“高方平的作为,是我文人帅臣之骨气。早前不是有无数声音说要换将,要放弃吗?不是有声音说他会投降吗?他于小高石龙关大捷,一举扭转我朝开国以来的趋势,打破了蛮族野战不败的神话,更在如此条件下把河中府守卫至今,铁铁牵制住了察哥部主力,为我宋军扭转战局,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或许他会死,或许河中府会失守,但此番宋夏之战中,以他为核心的整个北方军系将士,对大宋的贡献当初第一,这不可磨灭。” 梁中书不太懂这些,却大为着急,可别真让女儿做了寡妇啊,奶奶个熊,高方平此番若是不死,还可以责问他小子早先的不恰当战略,但若是死了,那他还真是大宋的神话传奇了,这种情况下没人敢把梁希玟再嫁。 蔡京则面无表情的样子,迟疑片刻有点生硬的道:“在他的带领下,那的确是一支少见强军,和我大宋有史以来的任何一支军队比都不输。但战争最终须得以成败论英雄,何况高方平他依仗了装备之利,那是我勤劳爱创造的宋人,制造了供应他作战的。他是个猛士,却还到达不了国士高度。” 蔡京此番反转似的发言让大家纷纷脸色发绿,又不知道这个老家伙下的哪路棋了。 在蔡京的角度他不希望河中府失守,不希望战争失败。至于高方平的死活他倒是不关心,若是认为高方平必死的话,老蔡真会跟着张叔夜和陶节夫说点好听的,让他小高落下一个好名。 可惜的在于,蔡京虽然知过成德军但也不太懂军事。恰好老蔡就以旁观者角度,不去管军事理论,老蔡只从气运角度、从以往高方平的简历来分析:觉得他小子死不了,真会大捷的。既然他死不了那当然要现在打预防针,减弱他的神话和功劳,否则啊妈的夹西北大捷的简历,他还会提前拜相。 何执中就着蔡京的话出列说道,“老臣同意太师之说辞,那虽然是一支强军,但那也是一支我大宋百姓用钢铁和金钱帮他高方平堆积出来的军队,他高方平有那样的战果,算不得太神奇。这一切是陛下的功劳。” 又有刑部尚书王祖道趁机道:“那些先不谈。高方平最大的问题在于厚此薄彼,于国战时刻,他越权决定军备的供给去向,把猪场以及江州生产之军备,完完全全装备他部军人,而不管其他,其余剩余装备目下皆被捆在河中府城中。若河中府打赢了还好,但若是河中府失守,那些我大宋百姓制造的高级军备将落在西夏人手里。” 这句一出群体性色变。这才是大家当心的问题,包括陶节夫和张叔夜也担心,只是没说出来吓唬皇帝而已。却总有不合时宜的人,要把这些给说出来。 说了出来又不影响战局,那真是只能自己吓自己了。 尽管目下西北已经不是打战的时节,大雪封锁了一切,战事的结果还言之过早,却是人人的心理,进一步的加重了阴影面积。 基于一向信任小高,皇帝赵佶以疑问的方式道:“小高一向忠勇,他当然有可能战败,那是战争的罪过。不过根据他以往的部署,下令主动烧毁了许多的战略物资,那是他顾大局,所以就算河中府守不住,他也会毁了河中府的战略军备对吧?”。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