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又有幺蛾子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03章 又有幺蛾子了

“你们说的具体我也不多,但听起来厉害了,我大魔王师傅果真比妖怪兵能打对吧?”荣德小萝莉忽然插口道。 却是显恭皇后不在这里,也没人想打这个胡言乱语的萝莉的后脑勺。 于相互的吹捧高兴中,皇帝这里显得越来越热闹了,聚集起来的人越来越多,到处是天佑大宋,陛下圣明的歌功颂德之声。 不得不说,自赵佶出生以来,这真是最高兴最荣耀的一次,以往的“形势一派大好”,和这次那是没法比拟的。 赵佶就算再不懂也明白一点,以往的各位帅臣们所谓的“胜战”,或许在大宋那也真叫胜战,但也真的和这次没法比。 加之但凡能在皇城行走的这些家伙们,没谁不奸,一片歌功颂德声中,显然说明皇帝此番的功劳比谁都大,于是赵佶更加爽歪歪了。 就连借助大流也混了进来的张克公,此番也不咬人了,应景似的喊了两句天佑大宋什么的。但是打死他,他也不说陛下圣明。因为在张克公眼睛里赵佶是个大棒槌,小老张他不喜欢说谎话。 张叔夜对目下的形势大皱眉头,之所以不第一时间在中堂讨论,而是和陶节夫一起以枢密院的身份来做战事汇报,就是老张不想惹出这个大家凑热闹的局面来啊。 否则半年一度的大朝会又要到了,何不留着大朝会说呢? “咳咳……” 张叔夜轻咳了两声后,大家的声气落了下来。 张叔夜这才道:“我大宋这些年如履薄冰,始终处于夹缝中求生存。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它是否就因为一场胜利,而没有其他问题了?要我看未必啊。它仍旧有着太多的深层次问题,有着太多的漏洞,等待着咱们去解决。高兴的仍旧太早,仍旧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关注,需要去部署。” 赵佶一阵尴尬。 包括陶节夫、其余人也纷纷一脸黑线,有些受不了他。 然而没办法,西北大捷国战胜利,那是皇帝都有面子的事。这个从始至终一力在抬举高方平的相爷,现在他老张的身望当然也会随着门生高方平的大获全胜,而水涨船高。 所以理论上蔡京不再的现在,老张还真就是掌握话语权的扛把子。赵佶都不好意思让老张闭嘴。 张克公打算说点什么,张叔夜却指着他的鼻子道:“你闭嘴,这里不是朝议,你敢乱来老夫便以家法伺候,这是陛下亲自给老夫的权限。” “……”赵佶想了想,还真说过这样的话呢,所以又是一阵尴尬。 张叔夜又道:“官家,不是老臣不合时宜,不是老臣想唱衰大宋、想唱反调,而是西北的胜利并非就此万事大吉,还有诸多事宜需要解决。” 赵佶只得道:“张卿言重了,没谁说你唱衰大宋,事实上自国战以来你几乎很少睡眠,白发又多了些,这些朕是知道的,朕也是心疼的。” 张叔夜点点头又道:“喜悦的消息说完了,下面有个不太好的消息。” 赵佶便郁闷了,好在听了很多的好消息,底子厚,应该又能扛一波坏消息了吧? 想着,赵佶只得道:“不好的消息,张卿应该主持中书门下商议,若实在需要叫朕知晓,就说来吧。” 张叔夜道:“我大宋派驻于辽国的使臣,传回消息说辽国欲派使者前来。” “好啊。”赵佶笑了,还以为是辽国来祝贺大宋胜利呢。 张叔夜却道:“陛下勿要高兴,他们肯定是来捣乱的,就如三年多以前陶节夫打下银州,种师道兵至西平府后,辽国就坐不住,来做和事佬让休兵,他们不想我大宋拿到太多利益的。” “又是这样啊。”赵佶便不高兴了。 张叔夜道:“所以臣断定以他高方平的尿性,赢得国战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所谓乘他病要他命的高氏风格,高方平目下仍在整军备战,他一定会在腊月过去后,继续越过长城进兵夏州和西平府,形成报复西夏的灭国之态。这样才能为我大宋在后续谈判中,拿会最多利益来。但就因为此番辽国的介入,兴许等不到二月高方平出兵,议和使者又会集中在汴京,陛下需要衡量,以便马上做出应对。” 赵佶想死的心都有了,想到上次的谈判,各种无人权,各种难缠,就一阵心中郁闷。 现在辽国的使者还没有来,也不知道最终会是谁来,但是这真的是一个坏消息。是即将需要在外交国策层面上面对的东西,不以谁的意志为转移。 因为张叔夜的“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 是的理论上辽国的使者不是说来就来,之所以先有消息传来,就是需要大宋邀请,否则那只是他们单方面来“旅游”,不见也没什么。这个级别的邀请函,理论上就是张叔夜或者蔡京发。除非是辽皇亲自要来,那才需要赵佶发邀请。 总之这肯定是个麻烦事,然而没办法,这就是张叔夜抛出来的坏消息,只有等着看形势。 好在是高方平抓住了机会,没拖到明年去,在辽国介入前他已经全面性大捷了,这是不幸中的大幸…… 时间回到多日前。 西北方面,所有人都是幸福的,的确打仗了,损失了,但在战争已成事实的情况下,高方平正在带着大家回收一切利益,利用着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 河中府会战并未真的就此结束,前线各处于最后收关阶段,在清理战场残局。 高方平也始终带领着百姓犹如蝗虫似的地毯式搜刮,但凡能利用能卖钱的东西都不放过。包括木材。 那些打烂的、西夏人的各种器械,包括兵器上的木材部分都收集,那些木材关七和西门庆宁死不收。于是,高方平以北方转运司的名誉从百姓手里收购,价格很便宜,但只要背回去就能获得几个铜钱,于是大头百姓们都非常积极。 这没办法,这全是过冬的战略物资,商人可以把它们当做废物,但是官府必须考虑民生的平稳性。 当然可以吩咐大家服役,无条件扛回去。但在他们已经丢失家园很困难的现在,高方平在奸也不会那样去说。何况那样一来效率会低,大家会出现消极怠工的情况。所以付出不多的几文钱,让大家高兴高兴,高方平认为有必要。 高方平发动群众的能力是无需置疑的,所以在河中府会战的第三日,基本已经把整个战场能搜括的过了一遍,收获满满的百姓大军、以及关七西门庆,已经提前回城去处理那些东西。 关七收的废品不会过期。但西门庆那些东西要抢时间处理,否则就成了废物。好在现在是大冬天,等于一个天然大冰柜,不会随便有疫病和苍蝇出现。 商人的效率不用去怀疑。西门庆和关七在回城后,挑选了非常多骨骼惊奇的大头百姓聘用成为他们的长工,帮助他们处理西北各方面的事宜。 战争目下基本算是结束,除荣德帝姬号、以及后面制造的两艘三千吨的大船外,几艘已经成熟的一千二百吨大船,当做交付的订单拨付给关七使用了。 于是那头大鲨鱼效率奇高,组织了他临时聘用的民夫,把所能带走的废品,包括各种在打扫战场时候发现铁矿石,开始大量装船,打算运到江州工厂里去倒垃圾。然后又会把江州工厂里的东西装船,运到波斯湾去诈骗那些冤大头! 是的据关七说,这个期间他已经去过三次大马士革,在那一路上打点疏通了很多关系,江州的商品在那边非常热门,只是苦于一点:产能仍旧不够猥琐。 至于两艘三千吨的大船,暂时租给西门庆使用,以便依托他高效的商人渠道,为西北转运司进行药材输送。顺便运走他从河中府购买的东西。 西门庆现在牛了,那真是鸟枪换炮,他租来的两艘大船上,悬挂“大宋北方转运司指定供应商”旗帜,所到之处没有盘剥,包括进京都畅通无阻…… 河中府会战发动后的第四日基本收关完毕,这个时候一个来自前线的小兵紧急进入帅帐:“小高相公,各处军报汇总之后,现在于河中府战区的收拾和清理,基本都接近了尾声,就是老种帅的方面,伤亡略大一些。” 高方平点头道:“传本府令至前线,诸位参与之将士皆英雄,皆辛苦。择日,本府将会亲临战区慰问。但现在当务之急,尽一切努力处理好没死的伤员,尽快把他们集中河中府救治,能救多少算多少。” “是。”小兵抱拳应道。 见他还没有走,高方平好奇的道:“还有问题吗?现在本府手边还有事,得再过几日才能去慰问。” “乃是……”小兵神色古怪的始终迟疑。 高方平一听就知道种师道又有问题了,问道:“他老种帅又干什么缺德事了,放心大胆的说来。” “老种帅他……不太接受那些西夏俘虏,正在指挥俘虏挖坑。”小兵道。 “这没毛病,有劳动力的情况下,这比用火焚烧尸体更好,这才叫肥料。”高方平道。 “他不是打算埋已死去的人,是打算挖好坑后,埋了那四万西夏俘虏。史文恭和毕世静将军觉得不妥,于是叮嘱小的要把这些消息汇报给您知晓。”小兵道。 高方平猛的起身道:“靠,这个种师道是不是被屎蒙心了?就是不给本府安生,备马,迟了要出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