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战后的重建机会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08章 战后的重建机会

“不要看别人,看着我。”高方平拍桌子道:“尤其河中府那货,张威意说你呢……你要是再敢走神交头接耳,我就让你死的无比难看,你给老子听到起,现在仍旧是国战状态。” 河中知府张威意神色尴尬的坐正了。 高方平道:“诚然,民政权司法权仍旧在你们手里。但你们不要妄图串联,不要妄图用这些权利来对抗本堂之政策,在国战状态下一天,财税钱粮大权就在本府手上,没有钱粮支配权,你们手里的权利就是伪权利,什么都做不了,就连你们自己领取俸禄买米给娃娃吃,都要来找老子哭诉。这就是现实!” 全部人包括张威意在内,一起惊恐的看着大魔王。固然你小高是北方都转运使,但也不需把这种破坏和谐的话,说的这么明目张胆吧?吃相真的太难看了。 高方平没乱说,宋夏停战协议一天没签署,北方转运司一天不撤销,那么他们的钱和粮食不对户部汇报,而是高方平汇报。全部府库的使用权在高方平手里。 “所以你们好好的说,是接受我的条件你好我好大家好,还是你们要赶时髦、学着南方的一些个闹腾来和我高方平对抗?”高方平嘿嘿笑道,“我和你们讲,那些家伙纵使在和平地区、非战时状体下也被我收拾的跳脚。他们不是皇亲国戚就是顶级权贵家族、尚且这样,那么你们这些失宠被贬来战地的丘八,是不是真的要在战争状态下和我猪肉平作对?” “明府误会啦,咱们没有及时回应,乃是在思考怎么执行您的政策,这都哪根哪,咱们根本不是要和您作对的。”这些家伙急忙和稀泥。 “你们这么说我就放心啦。”高方平摸着下巴道。 其实这些家伙和其他地区那些闹腾真不同。这种地方又危险又穷,算是穷山恶水,来这里做事的、多数都是得罪了人、不合群的,于是就被贬斥过来了。在蔡京党政时期尤其如此。 这边钱少,又是久战之地,所以一切都和内地不同。于是这些地方的文官是相对有想法,相对清廉的,也相对彪悍。譬如此番国战,诸如岳文那种誓与县城共存亡的顽固份子,那真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这些现象发生都是有原因的。 若在其他时期,也会有许多各种各样的贪官被贬过来,可惜蔡京时期最显著的一个政治现象是:贪污不会被贬只会升官。 所以西北的这群彪悍官员,说穿了都是和蔡京不对付的人,才会混的这么糟糕。也就是说他们相对是大宋较清廉的一群、固执的一群。 就是这个原因大宋能出堪用的西军,并且始终把西夏顶在国门外。 他们的胆子也都贼大,国士岳文就不说了,张威意这老贼的胆子都很惊人,当初他竟然有过架空高方平的想法。 现在看似他们被大魔王吓妥协了,其实不是,他们才是大宋最不怕高方平的一群,之所答应了,是因为高方平开出的条件对他们很有吸引力。他们是有志的官员,他们想获得政策、技术、资金,最大程度的进行战后重建。 “此番不叫统一战线,而叫利益平衡大会,这代表我们战地不装逼,务实。”高方平环视一圈道:“那么到此,不论军还是民,或者是官,大家的利益平衡了吗?还需要本府再出手平衡一次吗?” 没人说话,就代表他们默认了。 高方平双手指着他们道:“那就相互配合执行,轰轰烈烈的做些事。我是看好你们。” 不和谐的声音又来了,种师道出列抱拳道:“明府……” 高方平瞪着眼道,“你又想说什么了?你信不信我以年纪太大为由,让你告老以养天年?” 汗,全部人一阵尴尬。 因为理论上以种师道的年纪,这也不算整人,那还真是高方平分分钟就可以做到的事。理由多好听啊,老将军一生戎马,是该拿着工资退休养老了。 老种真被吓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他什么也不怕就怕不统军,那会让他怀疑人生。反过来只要继续领军,老家伙他会把家产都用来打仗。 于是老种真不敢说了,退了回去。 他弟弟种师中走了出来,尴尬的看着高方平,他和老种同的在于,他想说话但却会用神态祈求高方平允许开口。 高方平只得泄气的道:“好吧你小种帅想说什么了,本堂听着,说吧。” “明府……我秦凤军系基本都沾亲带故,是古以来跟随种家作战的人。现在只得区区十万人,真的不能再多点吗?”种师中道。 高方平道:“对你小种帅,本堂不想说过重的话。我当然知道你的意思,但不能再多了,要是可能的话我还想再少些。西北的政策需要变,此番之后宋夏间会有很长时间的和平,这个时候建设为主。绝不能在占用过多的民力。也绝不能再用摊薄士兵军费的方式维持苦战,长此以往,军队非但不专业,还会最终影响到军人的归属感,以及民众对军队的向往感。你我都心理有数,在枢密院和兵部层面,你秦凤军的编制就十万而已。” 种师中叹息一声,只得退了回去。 刘延庆也想这么说,但他奸猾,既然种师中说了被挡回去,那看来没有商量了。 高方平是认真的,其实两个军系走职业化路线,总数二十万仍旧太多。以朝廷那点拨付的军费份额,怎么可能把二十万军队全部完成新装备的换装,更别提军马了,也别提有军马之后的维护费用。 这就是一个黑洞,以往的大宋说白了,完全依靠艰苦战下的人命来填补这样的黑洞。 要不是再减少、就面临从国策层面“裁军”,高方平的想法是把秦凤军和永兴军压到每部五万,一个大军编制。 是的关于这些就是国策的问题,那不能乱动。高方平此番敢私自裁军,那是因为以往的宋夏之战所造成的西军奇葩制度下,他们十万编制却会越打人越多,那些人不算军籍没有名分,却在事实上服役作战。这些都是历史遗留问题,相爷们、特别陶节夫更是心理有数,所以自来默认不说。 于是这才给了高方平机会把人裁军退役,以利益开路,把编制压缩到枢密院的在册人数。 若要在减少,那需要变法、更新国策,或者就代表高方平纵容这些人开始“吃空饷”。 “就这样吧,暂时来说每部十万编制,不能在扩充,还得依据实际情况,逐年的慢慢减少。” 见许多军人都有顾虑,高方平又道:“不要有情绪,不要不服气,旧的东西迟早要去。本府亲帅步军于石龙关大捷,两万人马在信息不通之情况下发动了河中府会战,所以我比任何人都有资格说,你们那套是错的,我的精锐论,是必须走的道路。” 这是有威望的好处,很多东西说了后他们就会在意识层面认可,不会反弹。而威望需要能力、业绩来获得。 以往高方平不算有军事上的业绩,但现在有了,大宋对蛮族作战最为辉煌的大捷就出自于高方平的主持,不论他们用什么抹黑,这也是抹不掉的事实。 在大多数百姓和大头兵的心目中,高方平扭转了蛮族欺负宋人的形势…… 高方平以持续战争的名誉进行轰轰烈烈的军改。 与此同时,战后的重建有太多的机会。于是一群大鲨鱼全部去了西北,打算跟着高方平在今年轰轰烈烈的发财。 是的现在西北的鲨鱼群体很混杂,有关七这种波斯带路党,有西门庆这种大宋奸商。更有郓城来的王勤飞曾世成这类红顶商人,全部都等着投资,显然他们的胃口太大,济州已经饱和满足不了他们。 王勤飞和曾世成虽然是奸贼,但他们怎么说也算高方平的老部下,他们是真信任高方平的,也想依靠高方平发财,于是他们带来了大量的技术骨干、大量的农牧技术,以及资金。万事俱备只差东风。 所谓的东风就是在高方平的庇护下,让西北的父母官们对这些个奸商政策扶持,包括了土地审批,推送工人,税收减免。 说起来以高方平那极端猥琐的风格,是真想把王勤飞这些鲨鱼给和谐了的。高方平的价值观,注定喜欢国企超过喜欢资本。 但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西北实在没钱,自己掏钱投资国企是力所不及的事。 虽然高方平答应了以钱庄贷款方式支持西北重建,但西北这么大的份额和范围,钱庄目下的规模真的很难满足。 再加上战区所带来的“投资风险”,也很难说服汴京那些权贵股东对西北过度放贷的。于是这些国企吃不下来的份额,只有便宜王勤飞曾世成这些红顶鲨鱼来投资。 这是权益之下的共赢,他们带来资金,带来管理方式,带来那些属于高方平的技术,然后解决西北大量失业人群、去发展养鸡和养猪业。初步搞活西北的农业经济和菜篮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