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地痞红九爷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1章 地痞红九爷

相继又救出几个人后,裴炎成带着县衙的救火队离开了。 好在这次没人被烧死,算是有惊无险,但是救火真的谈不上了,六十户以上的人家房屋被毁,只剩下一些残渣,无法修缮,只能重建了。 周围的街坊哭天喊地,丝毫也没发觉他们经历雪上加霜的局面:有小乞丐在趁机偷他们的钱袋。 裴炎成的及时离开耐人寻味! 他似乎有意在躲这些百姓的哭泣,对此高方平非常好奇。以老裴眼睛揉不得沙子的个性看,救火之后应该要捉拿一片,大刑伺候,查问失火原因,但裴炎成竟然没有,救人之后仿佛故意躲避什么一样的离开了? “这只有一种解释,老裴知道起火原因,并且他管不了。”高方平喃喃自语道。 林冲注意观察了一下道:“的确奇怪,受灾的百姓们只是哭泣,没喊冤,竟然没跪求县爷给个说法?” “娘,您别伤心了,现在街市上生意好做了,菁儿加把劲,不用多久就可以赚够钱,新起一间屋子。”米糕娘抱着中年妇女哭道。 旁边一个身着官吏服饰的中年人叹息一声道:“小菁听我一句,别建屋了,把地卖了赶紧搬走吧。” “王押司,我家祖祖辈辈都住这里,菁儿不想搬走。”米糕娘哭道。 高方平歪着脑袋想了想,对那个王押司招招手。 王押司也不敢大意,走过来拱手道:“请问是哪位贵人?” “我家大人乃是东京来的高方平。”关胜很没文化的样子说道。 王押司赶忙见礼:“卑职大1名县衙押司王铭,拜见大人。” “你是管什么文案的押司?”高方平好奇的道。 “卑职乃是管理土地契约的。”王押司恭敬的道。 高方平道:“这么说来,但凡有豪强开发商强拆圈地的事你肯定都会知晓?” 汗。 尽管高方平胡言乱语,但大概意思王押司听懂了,他神色一变,拱手道:“我王铭只是个随波逐流的小人物,告辞了。” 言罢就离开了。 林冲代替高方平在街市上问了几遍,但那些被烧了家园的人都不愿意说话。 米糕娘走来想要说什么,她娘却大声道:“菁儿不许胡言乱语,咱们择日就搬走。没什么大不了的。” “问不到的,他们不敢说,大人咱们走吧?”林冲道。 高方平走了两步,忽然停下脚步扭头道:“今天的保护费你们缴了吗?” 众位街坊不禁面面相视,纷纷点头,大多数都缴过了。 “那就好,忍受一段时间,有能力的暂时离开避风头,这里恐怕要打仗了!收了保护费我必须做点什么,否则以后就收不到钱了,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那是要刺刀见红的,看起来有些人想断我的财路。” 高方平铁青着脸说完,大步离开。 路过一个灰头土脸的小乞丐时,高方平指着道:“把这小子抓走。” 关胜大手一挥,仿佛提小鸡一般,拿下了这个早先偷鸡摸狗的小乞丐…… 回到留守府的别院,只有九岁的小乞丐跪在地上,看着高方平削竹签,他担心的问道:“大人您削竹签干什么?” “一会吧竹签一根根从你指甲缝隙里刺进去。主要是这个时代的人听说都有好汉气质,轻易不肯招供。”高方平嘿嘿笑道。 小乞丐哇的一声吓得哭泣起来:“小的不是好汉,大人尽管问,知道的一定说,勉去大人削竹签了。” “北门那边谁放的火?” 高方平知道武侠小说不全是瞎掰,丐帮的消息一向很灵通,此小乞丐就在那个街市谋生,所以一般都会知道点消息。 小乞丐看看竹签,机灵的道:“乃是地痞红九爷做的,大人千万不能提及是小人说的,否则小人就没活路了。” “在哪可以找到红九?”高方平问道。 于是,消息灵通小乞丐说了一个地方,听来是个青楼。 高方平转向林冲道:“去捉拿了来,要活的。顺便买点肉回来吃火锅。” 林冲骑着战马出了。顺便把小乞丐带出留守府,屁股上踢了两脚,便放了他自由…… 不用多时,正在睡美女的红九就被林冲捉拿了来,在回来的路上,林冲还去菜市买了很多的肉食以及调料。 “九哥,来来来,一起吃些。”高方平吩咐地痞红九。 然后红九如履薄冰的坐下来陪着传说中的“大人”吃火锅,吃了一口觉得很爽,便有些得意了起来。红九知道,通常来说大人物有时会遇到不方便出面做的事,那么就是自己这类地痞赚钱的时候了。 “不知大人此番召唤红九前来有何吩咐?”红九一边吃火锅一边道。 “你在北门放火时身法极其飘逸,本官看你乃是一个人才,打算留在身边听候使用。但前提是告诉我受谁的指示,不会让你白做,我花五十贯买你的消息。”高方平一边吃一边道。 叮铃---- 红九面如土色,酒杯也吓得掉在了地上。 毕竟是白天作案,眼线耳目太多,红九觉得恐怕也抵赖不过去,于是道:“只因和其中一户人家起冲突,我气不过便放火烧了他家,不曾想造成了如此大火,好在听说无人烧死,请大人从轻责罚。” 高方平放下筷子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告诉我谁指示的。” “真是小的自发行为,小的家有八十岁老母,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儿,请大人饶命。”红九老油条的样子道。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奇怪了,你年纪至多不超过二十五,娘却八十?她五十五岁居然有能力把你生出来?说说秘方是什么,我花一万贯买你娘生孩子的秘方,我大宋儿郎不够用啊,要多生娃才有前途。” “!”红九惊恐的寻思,难道五十五岁不能生了?江湖上不都这样吹的吗? 高方平淡淡的道:“不说是吧?你也真不是认错的态度。” “真是小人自发的行为,火场内也没死人,请大人把小人交给dm县发落吧。”红九好整以暇的道。 高方平放下酒杯,对关胜道:“把他左脚砍了。” 要是林冲或许会犹豫,但关胜不会,一想到白日那场大火害得无数百姓无家可归,关胜快狠准,寒光一闪,青龙偃月刀重新杵在地上之际,红九的左腿自膝盖之下已经分离出去,血犹泉涌。 红九甚至来不及疼痛。林冲用布带把他的腿捆扎后,把他的断腿凑在烧红的火锅上,顿时仿佛铁板烧一样,阵阵烟雾腾升,同时伴随着更加凄厉的惨叫。 血止住了,之后浑身被汗水湿透的红九软到在地上,一丝力气也没有了。 “第二次问谁指示你的,听不到答案就砍右脚。”高方平道,“我问四次,没听到想听的你就没四肢了。然后我才把你交给dm县发落。” “卢大官人的管家李固!” 红九没有进一步的浪费高方平的耐心,于是保全了另外的三支。他这才知道高方平是个大狠人。 高方平迟疑顷刻,要验证这个消息不难,姑且听之了,点头道:“给他五十贯,让他离开。” 小牛皋不太明白,让他离开已经是开恩,为什么还要给钱,却也只得很不情愿的给了一个大银锭。 红九有些不敢拿,虚弱的样子在迟疑。 “拿走吧,我说过花五十贯买你的消息。记得走的时候带着你的‘脚’。”高方平摆手道。 红九带着钱,杵着一条木棍,一瘸一拐的离开,现在根本来不及恼火什么,他这样的地痞非常清楚形势,高方平已经很仁慈,给了五十贯钱就是用来跑路的,否则出卖了卢俊义,基本很难继续活着在北1京混了…… “想不到卢大员外竟是这样的人,衙内爷,咱们怎么的也要保护街坊不吃亏!” 小牛皋很傻帽的说着孩子话,他主要是想到了以往无家可归、带着弟弟妹妹们四处寻找落脚处的凄苦。 “不能急,首先要验证消息的真实性。其次要从长计议。”高方平道。 林冲抱拳道:“衙内,其实这样的伎俩很简单,卢俊义指示放火是警告街坊,不识抬举的话,下次再放火就不是白天而是晚上,一但晚上,大家警觉性低,反应慢,会烧死很多人了。其次房子被烧了,地就更不值钱,卢俊义可以用更低的价格拿到他想要的地。想不到林冲竟会有这样的师兄!衙内要出手也简单,只需依照市价买下那些街坊的土地,他卢俊义难道还敢来抢衙内不成?” “我不会这样做。”高方平眯起眼睛道,“卢俊义也不傻,我买了那些地,他就会缩回去,于是他会去谋取其他人的土地,去残害另外的可怜人。这样一来相反我做了冤大头,买了些我并不想要的地,还安贵。而表面上也容易引起误会,让人以为是我在谋取那些地而指挥纵火,你们觉得呢?” “可怎生是好?”关胜着急的道。 “让卢俊义去买。还不到我出手的时候。”高方平道……

下一篇   第72章 小子你瞅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