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真正辉煌的一年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10章 真正辉煌的一年

老梁这奸贼说的,这正是赵佶觉得尴尬的难题。 于是赵佶故意说道:“听来似乎不错,只是朕在这个时候去为难小高,让他给朕利息,会不会落下不好名头,让大家说朕与臣争利?” 梁师成嘿嘿笑着摇手道:“不会不会,陛下勿忧,现在小高在钱庄的股份占比已经很少,钱庄最大股东是朝廷,其次是各级权贵。他们不会有意见的。” 赵佶便笑道:“那好,挪动一部分内藏库银钱去钱庄。首期先送五百万贯吧。” “遵旨。”梁师成很忠勇的样子鞠躬拍马屁。 荣德小萝莉咬着指头,正在很萌的样子观察,看着梁师成。其实只有赵金奴看穿了一切,荣德知道现在钱庄的政策仍旧有拉储提成,梁师成这奸贼如此热心,把皇爸爸的五百万忽悠了存进去,他便能从大魔王的手里获得二万五千贯提成。 荣德非常郁闷,她平时也忽悠了不少皇家人、包括刘太后在内都去存钱了,由此获得了不少提成了,还把这些钱托人买了两百股钱庄的股票。然而那是小打小闹啊,这个梁师成才是大鲨鱼,难怪他整天被张商英殴打。 皇后哪里知道他们那么多弯弯绕绕,只知道皇帝不扩建皇家府库、不增加皇家人手就是好事,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借助皇帝的心情好,皇后娘抓住机会说道:“官家,妾身有一事要和您说。” 见她这样,赵佶知道肯定不是小事,不过还是道:“说来叫朕知晓,量力而行。” 皇后娘便说道:“恭喜陛下得到小高那样的猛士,为陛下守望天涯。他是新一代中的中流砥柱,盛世的顶梁柱。臣妾便有想法,想让他以新的思维来教育皇家下一代,请陛下命他为太子太师,调回京吧。小高那孩子也算妾身看着长大的,细皮嫩肉的年纪还不大,却做官才四年多,但都为国征战几万里了,别让他再吃苦了。” 赵佶听是这事便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话说教育皇家的小孩此点来说,原则上还真不是政务,这事皇后当然可以说意见。 无奈的在于几点,赵佶暂时并没钦点太子,虽然默认是大傻赵桓,但没有说破他就不是太子,没有太子,当然也就没有太子太师。所以无法现在封赏小高这个头衔。 若要现在强势的定论太子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说一但定论太子,定论太子太师,那就又是国务,而不仅仅是皇家的内部事了。那就又要面临朝廷的那群老臣来扯犊子,一定又会是各种麻烦事,各种说辞。 所以这事从皇后嘴巴里提出来是顺理成章的,但在赵佶这里却不是说办就半的。此外赵佶仍旧觉得赵桓有点傻,暂时不想把这事定论。就让他默认吧。 想定,赵佶笑着道:“皇后你这可基本算是后宫干政了。” 皇后就尴尬的跪在地上道:“臣妾有罪。” 赵佶又拉她起来道:“有罪到也谈不上。赵桓乃皇后所出,是嫡子长子,你是他母亲,在你的角度上为他争取利益这也正常,也没什么越线的过激行为。所以朕不怪你。但这真的是一个政务,皇后勿要给朕压力,这些事容后在意吧。” 皇后也就不勉强了,乖乖的低头称是。 这相反让赵佶有些不好意思,又说道:“说起来朕当然知道西北又冷、风沙又大。也的确,小高那孩子这么小,就为朕到处奔波几万里了,他家儿子出生都不在身边。作为体恤也该让他回京享福。但皇后啊,现在西北战局初定,仍旧没和西夏谈判议和,仍需肱骨帅臣坐镇西北主持大局,此点来说小高他会理解的。所以哪怕很艰苦,他也得在坚持一段时间,咱们再来想办法。” 皇后又点了点头。既然不能回来做太子太师,皇后娘宁愿他不回京,继续在西北手握重权。 赵佶想了想道:“这样吧传朕旨意,加封小高卿家中书侍郎衔。” 梁师成开始脸颊抽搐了,这下好,那犊子就算离任西北也是名副其实的相爷了,他真的羽毛已丰,正式有了无数追随者,成为大宋势力的一极了。 荣德帝姬道:“中书侍郎大还是太白金星大?” 我@#¥ 赵佶险些就笑翻了,想不到小萝莉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她果然是《西游记》的忠实读者啊。 结果又被皇后娘揪着耳朵拖着离开,一边走一边踹给她几脚:“死丫头,你小脑瓜里到底是装着什么。” …… 一处顺就到处顺,现在汴京的百姓对皇帝和高方平充满了无限好感。 没啥特别原因,皆因为西北全线大捷,赵佶高兴,于是赵佶又用自己的府库给但凡东京户口的大头百姓,每人发放了五十文钱。 老百姓就是好忽悠,以至于现在有不少人,整天聚集在宣德门感谢上天和皇帝。 鉴于此赵佶心情尤其好,喜欢登上宣德楼接受大头百姓的吹捧。 赵佶就是任性,被吹捧的高兴了,他也觉得老百姓可爱了,于是又想再给老百姓打赏。 这样不要理由的任性打赏当然不行,于是收到消息的张叔夜去宣德楼把赵佶请了回去,不让皇帝再派钱了。老张口称大宋仍旧困难,仍旧有需要深层次问题,若陛下钱多可以暂时给户部,咱们户部将来还给你更多。 对此赵佶一阵郁闷,也终于冷静了下来,不再做土豪皇帝了,谎称皇家用度仍旧不足,没钱给户部。证据就是:上次后宫用度都被皇后缩减了一层,就是因为皇家没钱。 其实啊,自某年开始,显恭皇后下令缩减后宫用度一层,这两年真给赵佶省下不少钱来,足有百多万贯了,加之匠作监赚土豪的钱越来越多,所以虽然张叔夜没有增加拨付皇家的钱,但内藏库又满了,又面临征地修建皇家库房了。 好在还有户部作为主要股东的钱庄,梁师成那奸贼为了提成,也在忽悠皇帝去存钱,对此张叔夜很高兴,作为相爷,老张很乐意解决皇家这方面的“难题”…… 因为战争,政和元年的年初大朝见拖延到了目下的二月举行。 原本在去年四面楚歌的宰相老蔡,现在接近满状态复活,春风得意志得意满的样子站在第一列,等候着皇帝临朝。 “臣等参见陛下!“ 赵佶临朝时候,大家伙跪了下去,今次人太多,人挤着人何其壮观,基本都是头凑着前方的屁股。 平身后老蔡出列,开始对大宋皇帝做年度总结、政府工作报告。 “启奏陛下!”蔡京道:“过去的一年,是我大宋极其辉煌的一年,形势可以算是大好,而不是普通的小好。” 赵佶最喜欢听他这么说了,于是捻着胡须频频点头。 蔡京再道:“老臣本着祖训,本着宰相必须举荐良臣的觉悟和责任,臣保举了高方平前往大名府为陛下镇守北方战略,事实证明,这正是造就我大宋辉煌一年的使因。” 听他如此说,无数人脸上布满了黑线。 陶节夫就很想给老蔡一扫腿,这分明应该留着让我枢密院汇报的,你都说完了,到时候我老陶说什么?难道说花鸟鱼虫?你以为我老陶是你。 然而无奈事实就是这样的,还真是老蔡在最不可思议的时候,提议启用高方平为重臣的。 接下来,蔡京的报告以拍马匹为主,把形势说成是皇帝的主要功劳,他蔡京的次要功劳。 报功完毕就没老蔡什么事了,蔡京捻着胡须道:“陛下见谅,臣年纪大了,对于国朝事物主要是总览,于宏观上把握。具体的细节,让中书侍郎张叔夜汇报吧。” 赵佶一阵郁闷,因为不用问,谁都知道张叔夜什么尿性,谁都不喜欢听张叔夜说话的。 然而老张此番一改常态,没说大宋的深层次问题了,看了一下手里的发言稿,微笑着卖关子很久才道:“陛下,臣有好消息。” 听他不说深层次了,赵佶便笑道:“张卿快些奏来,你要是再敢卖关子戏弄朕,朕可也会生气的。” 张叔夜摇头道:“不敢戏弄,实乃大好消息,江州于去年有了个非常好的收成。江州的工业税和商税,大幅超过了传统农税。过去的一年,如蔡相公所说那样,那真是极其辉煌的一年,皆因江州吏治清廉,吸引了太多的百姓和商人处于江州经济圈,加之各项产业发酵,仅仅工税和商税,他们于大观四年创造了神话,达到五百七十八万贯。” “什么!” 不止其他官员,就连什么不懂的赵佶也真被吓到了。 赵佶虽然不懂,但往年大宋一亿贯左右的财政收入,那是天下近两百个军州创造的,一般形势好的大州,好年景时候也就有个六七十万贯收入。 但是此番江州竟然丧心病狂到此,一个州就拿出了十个州的总和来? 这实在没人可以理解得了的,包括蔡京也都半张着嘴巴,他想不通钱到底来自哪里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