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萧观海同志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18章 萧观海同志

老蔡甚至想过这个当口辞去相位,让别人来处理这摊子事才好.可惜又没那份勇气,因为辞职的时机已经错过。在高方平刚刚打赢宋夏之战那时辞职,就叫功成身退,不专权。仍旧可以谋求复出。 然而现在若是辞职就代表面对困难撂挑子,名声很不好,还得罪皇帝,那基本也就复出无望了。 萧的里底抬眼瞅了一眼蔡京,又顺着宋国官员看了一圈,抬起酒碗喝了一口道:“现在不是正式谈判,但本使好奇,这次高方平的作为,你等打算如何收场?” 别人想答话时,蔡京提前说话了,防止别人答错而伤面子。 “我宋国小孩孟浪不懂事,让大家尴尬了。”蔡京就这德行,表面上说话了却是废话,仍旧在打太极。 萧的里底做好爽状态的样子,指着蔡京笑道:“你们汉人就是奸猾。要本使说,若你们节制不住自己的帅臣,最终只会有两个结果,一是高方平部在西夏败亡,这是不懂见好就收的处罚。二是他运气继续好,西夏拿他没办法,但他也不可能在有建树,相反会惹毛了我大辽,若咱们皇帝感受到宋国的不诚意和野心,军事介入的时候,那可才叫大家尴尬,蔡相以为如何?” 这个棒槌这么直接的就威胁大宋,所有人都色变了,纷纷怒视着萧的里底。 蔡京抬手打住大家情绪,又微笑道:“请萧相先修养些时候再说,宋国目下的主流观是,经历了这第五次宋夏之战,西北边疆至少十年再无战事。我宋国自立国以来,就是节制军事,自来无野心,请贵国不要误会。” “……” 面对蔡京始终这样东拉西扯不知所云,萧的里底也是有些无言,总之宋人脸皮就这么厚也没有办法,再重的话,纵使萧的里底暂时也说不出来了,只有等着看了,若是高方平在西夏境内吃了大亏,那么就不需要这次谈判,西夏和宋国一起伤了元气。 若是他又胜利,那才是真正的幺蛾子,会让几国朝廷的谈判都尴尬。 想着,萧的里底又抬起碗喝了一口,楞了楞,他这才发现这酒很是不同,于是问道:“这是什么酒,腥辣浓烈够劲?” 蔡京微笑道:“这是高方平研究的蒸馏酒,他的秘方,由我皇家匠作监酿造,平时就是对权贵供应都不多,乃是您到来之际专门准备了伺候的。” “哈哈好酒,这才叫好酒,够劲。为本使多多的准备些来。”萧的里底大笑道…… 不知不觉来到了四月初,高方平陈兵耀德城,遥望西平府。 后方依托溥乐城、萌井、乐山,韦州一线直到宋境,基本形成了完善的后勤补给线。 这样的战线、比之当初察哥的后勤线短太多了。又依托了压缩军粮和减震轴承车队的使用,加之高方平部有非常数量的骑兵机动,所以后勤线的保障没有问题。 目下高方平部西面很远的地方、部署有西夏卓洛和南军司,但那个军司早在开战初期就被种师道部打怕了,现在他们仍旧被兰州区域的种师道部牵制而不敢动弹。因为一但他们离开防区,则西北面的西凉府就被种家军威胁。 而东面的祥祐军司和嘉宁军司已经中计,被刘延庆部团团围在了夏州地界。 于是现在高方平陈兵耀德城,上可进兵西平府,西可配合种师道部彻底吃掉卓洛军司,东可进兵夏州,配合刘延庆部围歼祥祐等军司。 这个形势占时不急于打破,高方平就是要用这种迷雾形势,让西夏凌乱。 根据他们的后招而动,若真的提前引出白马强军军司和右厢军司中的一个,则向西或者向东战术机动,引诱他们深入,在以野战来一次制霸胜利才是王道。而不能真在西平府和他们的硬耗。 “报” 高方平在考虑之际,朝廷方面的消息来了,一个传信兵进帐道:“报相公,辽国枢密使已进汴京。” 该来的始终会来的,现在就看,赵佶和蔡京主导下的国策,能否暂时性抗住辽国使者了,若在我部远征军战略机动期间、大决战的前夕,真的来几道退军圣旨,那就是幺蛾子了,会大幅影响士气。 也不是说高方平想杀多少西夏人,但国战已经事实成立的现在,不借助这个机会,再把西夏最后的主力军司打残,一次性打到他们恐惧,那是做不到二十年安定的,指不定形势不对的时候,他们又开始跳。 “看来咱们的计划和部署,得加快才行了。”高方平喃喃道。 传信兵担心地道:“这次辽国来的不是一般人物,乃是重量级。他说的话几乎就会代表辽国国策,所以蔡相公和皇帝压力都非常大。若咱们急于部署,会不会到时候相反让朝廷尴尬?” 高方平不禁楞了楞道:“把文报拿来我亲读,看看到底是谁来了。” 拿过来一看,乃是萧的里底那家伙。然后高方平摸着下巴思考了起来。 见大魔王这个态势,众将面面相视,也不知道他又在思考什么树冒烟的事了? 说起来朝廷这次的解读也没错,萧的里底乃是辽国北院枢密使,兰陵郡王,一人之下的存在,辽国真正的贵系。他的决定的确是大辽国策。 不过他却是辽国“带路党”。这个人比大宋的蔡京还昏庸,女真阿骨打,就是这个带路党放任做大的。 在历史上的初期,辽国朝廷一直对苗头不对的女真部看不顺眼,许多人都主张在初期出兵剿灭女真那群狠人,但正是这个萧的里底在力排众议,阻止辽国出兵。 是的金国那样的怪物成型,两千多人起家就把大辽国打的叫爹,这个情况就是带路党萧的里底维稳维出来的结果。 从这里来说,萧的里底的确是说了算的人,却是一个超级昏官,此番的周旋,还得落在他萧林牙身上。 太阳底下就这么一回事,昏官不止大宋有,辽国带路党也未见得少啊。 换上一次陶节夫他们的宋夏之战,来拉偏架调停的是汉人、南院枢密使牛温舒。那次看似压力不大,牛温舒权势有限,又是汉人,不那么咄咄逼人。 其实上次才是没什么转圜的遗地。因为老牛那真是辽国的肱骨之臣,不收贿赂不管其他,他就是要为他的国家拿到该有的利益,所以谈判起来柔中有刚,刀枪不入,最终愣是让赵佶没办法,命种师道把许多土地还给了西夏。 老牛身为汉人却为辽国效率,这也不能怪他,只能怪历史。赵匡胤哥两始终没能力把燕云拿回来,而老牛他出生在燕地,生来就是辽国人,加之辽国也推崇汉礼汉制,重用汉人。那么各为其主,老牛他就只为辽国谋利了,这是他的使命和责任。 所谓的“林牙”,其实就是宋人的进士血统在辽国就叫林牙。 汉化到了这个程度的辽国,也基本抛弃了他们自身的游牧文化了,仍旧玩重文轻武,甚至比祖宗大宋更严重。 而传统的契丹人是蛮族,没什么文化,骨子里就不爱读书习字,只喜欢骑射。所以对于这个群体让他们考“林牙”非常困难,也正因为此,他们的林牙更比大宋进士牛逼,因为物以稀为贵,一但有那基本都能走到巅峰的。 看起来,目下在大宋出使的萧林牙,是的敢卖国也不会死的存在啊,于是此番的重任要落在他萧观海同志身上了。 全世界的敌人都在前三排啊。 yy完毕,高方平道:“韩世忠。” “末将在。”小韩走了出来。 高方平道:“你立即南下见李清照,然后东进京师周旋。” “啊!”韩世忠一阵郁闷,“这个眼看啊,咱们该进西平府撸他狗1日的西夏人了,这个时候为何让小子离开战场,我不甘心啊。” 林冲抱拳笑道:“劣徒虽然猥琐,但于战场之上诡计多端,多有建树,还是留下他对付西夏人的好。” 高方平摇头道:“不,韩世忠的任务更重要。带我亲笔信去杭州见李清照。目的是让她一起帮你想办法拉拢萧的里底。咱们的萧林牙乃是清照粉丝,加之他是林牙,最是喜欢金石字画。而关于金石字画的收集和研究,我大宋无人超越赵明诚和李清照夫妇。此番得让清照割爱,她失去的东西,将来我发誓会尽一切能力补偿她。” 顿了顿高方平又道:“然后萧林牙喜好面子,韩世忠你带我书信给官家,务必请官家顶住压力,亲自接见萧的里底。然后咱们官家乃是书法大家,务必请官家题字《观海听涛》送给萧同志。” “这……”无数人都尴尬道,“请相公想清楚啊,这可是有损国格的事,区区一辽国弄臣,也要我大宋皇帝去接待,这丢的不是皇帝一人的面子。”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瞎咋呼个啥。你们说的我当然懂。然而,真正的面子是咱们重装上阵打出来的,不是守着礼节守出来的。以往咱们再装逼,也只是装给自己看,什么时候有国格了?西北的战果难道是腐儒用礼节得来的?面子多少钱一斤?拿到里子才是关键。等稳定了西北后,将来我猪肉平亲自出使辽国,把咱们失去的面子再慢慢撸回来不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