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21章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萧合达离开察哥府邸、现在于大门之外,围满了西夏禁卫军。 带队的西夏殿前太尉李至忠急忙走过来,抱拳道:“如何了?” 萧合达戾气深重的模样,指着察哥府道:“把这里看好,不许人随意进出,不许随便的让他了解消息、进而遥控我军事意图。软禁就要有软禁的样子,他这么退而不休,错误干涉我军国大事、作为一个败军之将这么做、真的好吗!” “是是是是!”李至忠和宋国那个高俅老儿也是个差不多的存在,急忙道:“末将一定严加看管,坚决维护我陛下决定。” 换其他时候李至忠当然不敢,但是软禁察哥,还真是李乾顺的直接命令。 早前来说顶着“软禁”而不是监禁的理由,加之察哥官位还在,所以李至忠不敢过分,处于放水状态的,让察哥了解外部的消息。这下被西夏新贵萧合达责骂,当然也就不敢装逼了。 说起来,当年远赴辽国“迎娶”安成公主的人,正是他殿前太尉李至忠。大家都把他看做是安成公主和萧合达的心腹了。然而不是,他李至忠是汉人,非常奸猾,他明白其他一切都是假的,他的职责是让着所有的人,效忠西夏皇帝就行了…… 耀德城。高方平部行营。 高方平被热得难受。要是在内地的话可以穿着大裤衩、喝着酸梅汤、拿着“先天下忧而忧”的扇子,那除了会被范子夷骂之外,也没遇过什么敌手。 然而在这里作为大军表率,苦死高方平了,又怕死,又被迫害妄想,所以仍旧要穿着盔甲装逼。 “报相爷,兴庆府方面来人了,他对上了口令,并且手持凭据,请相爷过目。”一个亲兵进来后,把竹牌递给了高方平。 高方平接过查看许久,这的的确确是种师道签发的竹牌,并且根据口令表和号码对上了,于是吩咐让人进来。 少顷后,一个貌不起眼的家伙进来跪在地上。他是老种安插在西夏都城内的探子。 这很正常,以种师道的尿性不这么安排才是见鬼。而且这是相互的,察哥一定也有不少这样的属下在汴京城里。 “兴庆府方面有什么动向?”高方平问道。 “报相爷,目下出现了耸人听闻的大事,西夏中书令兼枢密使察哥被软禁。目下主持军事的枢密副使,乃是号称骁勇善战的辽将萧合达。兴许要有重大动作。请相爷务必做好准备,既是萧合达主事,您部兴许面临硬战要打。”密探说道。 “这还真是敌在前三排。” 高方平笑着起身,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此番进兵高方平最怕的不是其他,而是察哥领兵的话,吃过亏的他会一步一谨慎,不会妄动,不动就不会大错,那真要被拖延太久。拖到宋辽两国朝廷失去耐心。 “相爷,察哥势微才是坏事,您何故高兴。您了解察哥,也击败过察哥,用您的话说,和察哥作战就有士气光环加成。此番换上了辽国大将萧合达,才是对我等不利的消息吧?”许多将军纷纷道。 高方平微笑摇头道,“除大石林牙外,辽国哪来的大将?他萧合达那样的反骨仔也配?” 当然耶律大石那厮现在还不是林牙,依照时间算,他要再过几年才能考起林牙,那之后耶律大石就会平步青云了。 然后高方平说萧合达是反骨仔也夸张了,是宣传的需要。总体来说,这人是个忠于主人的良将,最大的问题出在萧合达的主人是耶律南仙(安成公主)。而且萧合达能力有限。 历史上的西夏皇帝李乾顺、在后期做了很多幺蛾子决定,没有气势,始终玩弄外交手段来获得西夏利益。更在金国出兵灭辽的时候背叛了盟友辽国。辽国亡国后,西夏皇后耶律南仙怀念“故国”,郁郁而终。 如此一来,对安成公主忠心耿耿的萧合达,便对西夏的忍耐到达了极限。主母安成公主死了,萧合达便想离开西夏,而那个时期辽国完蛋了,不过耶律大石拉着最后的队伍,在西域建立了“西辽”政权,打得穆1斯1林联军怀疑人生。 于是萧合达便想去投奔,但因各种原因暂时没联络上耶律大石,于是萧合达就犯浑了,散尽家财起兵开始反西夏。 这些所有的事就是历史中的丛林法则,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虾吃泥巴,最后全被蒙古人吃了。可以说谁都是金国的受害者,西夏也是金国受害者。 大送虽然打不过任何人,却也熬死了所有的敌人后,才被蒙古人推倒。 高方平高兴的在于,萧合达他是个耿直的勇士,而不是奸佞,他只是有些能力不足而已。 若此番的战局,对手若是大石林牙或者察哥,那就没办法了,高方平虽然不怕他们,但是也真不是神仙可以随便在他们不放大错的时候收拾他们。 但现在是“猛士”萧合达说了算,这样的耿直勇士,当然是用来被高方平这种超级大奸佞坑害的。目前来看,大魔王的运气仍旧没用完…… 西夏以神臂弩和骑兵享誉这个时代。 至于他们有没有个类似鸠摩智或金轮法王的国师,高方平就不知道了。 不过他们的国教就是佛教,光头的地位还是比较高的,目下的大宋道士说了算,所以光头比较喜欢来西夏混迹。 鉴于此高方平要尊重他们的信仰,于是还动用军伍,在耀德城给他们多修了一座寺庙,然后从虎头营的老兵里捉了一个壮丁剃成光头,封为了住持大师,然后大师便开始乐善好施,给予西夏大头百姓们所需要的信仰。 高方平觉得这很好,这是长治久安,是尊重他们信仰的举措。 话说高方平虽然不喜欢佛教,但和某些教派相比,光头好太多了。如果必须有宗教作为信仰的话,高方平宁愿是道教和佛教,也不愿意是某教和儒教。 高方平的作为除了让那个老兵哭瞎外,一致获得了西夏百姓的好评。岳阿宝也拍手叫好,因为她最喜欢光头了,她乃是孤儿,以往依靠了很多寺庙的施粥什么的。 至于那个老兵是怎么做住持的,高方平就不知道了。 只有杨志知道,那犊子虽然剃了光头落了香疤,还有一份东京大相国寺的度牒外,其实他整天躲在内院喝酒喝醉了,别的和尚对人双手合十扣称阿弥陀佛,而那犊子一般是单手进行,因为他的另一只手在袈裟的下面握着刀。 这样很不好,有亵渎佛祖的嫌疑,所以青面兽杨志去殴打了大师一顿,结果被西夏百姓投诉,说是大宋军人骚扰出家人。 有度牒当然就是真和尚,于是高方平只得把杨志掉了起来,以安抚民心。 同时暗派打手菊京在月黑风高之际去殴打大师,警告他要虔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典故就这样炼成了。同时给了大师一些银两以及美酒。买断了他的军龄。 那个老兵打了一辈子战,没有子嗣,老婆也被吓跑了,孑然一身,加之高方平亲自洗脑做工作后,大师真的大彻大悟皈依我佛了。 远征军行营的主要军官们,还举行了大师的退役皈依送行礼。至此大家才知道大魔王没开玩笑,也好,不得不承认,现在也算那个老兵的一个归宿。 自诩有点佛心的鲁智深这才彻底服了大魔王,经常扑在地上给高方平添鞋,说高方平是大好人,他鲁达誓死跟着着效力直至永远。 介于鲁大师这手马屁拍的漂亮,高方平命人洗去了他脸上的贼配军刺印。至此正式宣告鲁达圆满了,他服刑结束了。现在就是真正的大宋军官。 是的有的人采用“劳动改造”,又有的人是“服军役改造”。当时鲁达的罪名是误杀,在后世应该叫故意伤害致死,又是自首,所以张叔夜没把鲁达判的太重,经过这些年的随军服役,尽管期满还差两年。但帅臣高方平当然是可以给他减刑的。于是鲁大师就刑满了。 从这里看高方平是个昏庸的大法官。 因为鲁达这厮若依照大宋律法的话,只该加刑而无法减刑。作为贼配军是没人权的,他不能去青楼,不能喝酒,不能参与其他人的一切娱乐,虽然可以不戴手铐,但理论上平时没事他都不能离开房间,除非被召唤才能参与行动。 不过这厮又喝酒又赌博,虽然不算好色,却也会偶尔跟着杨志他们逛窑子,屡教不改。还经常欠商家一屁股债,都是林冲去代还的,为此还闹出了林冲的家庭矛盾。他鲁达却只是摸着光头傻笑两下就过去了。 这些事迹若记录在案、再让张叔夜判一遍的话,他鲁大师依照大宋律就是无期,永远别出来了。 这些所有的蛋疼细节加起来,就是大家眼睛里的远征军整体。 是的在世人看来,高方平的军队是一群流氓加罪犯组成的军队。当年在京中闹事,抢劫捧日军的是他们。在江州变身,干掉许洪刚兄弟军的也是他们。在郓城好吃懒做,放任水泊做大的是他们。 这是一群毫无廉耻仁义之心的军中二流子,但也正是这些人,就快打到西平府了。 “干,老子们西夏王师、竟是输给了这么一群人!” 这句话,是目下占领区内的西夏文青大棋党最爱感慨的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