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 一团乱麻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29章 一团乱麻

到此便算是开场完毕了,刘青菁道:“高粱氏,本宫找你来说起来有些越线,就想问问你家小高他到底作何打算,这进兵西夏说发生就发生了。这个时期,辽使萧的里底始终滞留汴京,你家公公高俅也似乎干涉政务,尤其的高调,像是在帮着萧的里底对大宋朝廷扯台,这是要闹哪样?” 梁希玟以一个新贵命妇的姿态文绉绉的道:“军国大事妇人家怎懂,其实太后也不该过问这些。所谓臣有臣之道,君有君之道,这是大宋立国规矩,我等妇人,既不能去越线行臣道,更不能行君道。” 刘青菁不高兴的道:“不用你教我规矩,更别用君之道来指责本宫。你年纪轻轻,你当然不知道皇家人对辽国的惧怕。先皇在时不惧西夏,却最当心辽国动向和态度,这关乎到咱们每一个人的安全。” 梁希玟道:“奈何太后的问题太高深,我一妇女怎懂这些?” “算了不绕弯了,若本宫下旨,特准你出京去战地相会你那夫君,你有没能力劝说他退兵?”刘青菁直接道。 梁希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觉得问题大了,公公高俅最近的作为,看似已经惹恼了一群相公。 梁希玟很清楚,刘青菁敢干涉这样的事,她不是一个人在策划,这应该是有包括蔡京内的相爷们在支持,他刘青菁才敢这样的。 最无奈的在于刘青菁还真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马大哈。 否则皇帝不太懂这些,并且现在皇帝对高方平的信任已经到达了巅峰,在小高出兵西夏能源源不断为大宋带来利益的当下,皇帝不会发圣旨召回小高。而皇帝不出圣旨,就没人可以节制目下持天子剑的高方平,只能干瞪眼,还要看着高太尉那极其出格行为,然后坐等着萧的里底最终失去耐心,引发宋辽变局。 听说张克公已经哭瞎,几次急切的想见皇帝说事,却是赵佶根本不见他。 皇后也不会管高方平事,于是梁希玟脑补觉得,兴许现在他们只有利用太后刘青菁对辽人的惧怕、利用她管妇女的权利,来干涉西北军务了。 “太后娘娘,您当然有权利批准我出京去战地相会夫君,我也愿意去看他。但以您对他的了解,您以为这样便能说服他退兵,以便对萧的里底交代吗?”梁希玟道。 刘青菁苦笑摇头道:“大概率不能,但这不是本宫没办法之下尝试一下吗,现在是大辽北院枢密使萧的里底、在汴京坐等着我大宋给出交代,坐等大宋退兵他们才会心安。蔡相公他们尚且拿萧的里底没办法,高俅何德何能可以搞定萧的里底?一但真让萧的里底恼怒,几乎等于掀开辽宋之战,一举破坏我大宋名相寇准的澶渊政策。高粱氏,你那今时今日如日中天的夫君当然牛,但他真的要枉顾皇家害怕辽国的心思、颠覆让我大宋和平的澶渊政策吗?” 看来她们真的是害怕担心,病急乱投医了。算好啊,真正的太后不在了,而现在的这太后是个冒牌太后,否则梁希玟觉得,真把这群人吓坏的情况下,若皇帝要一意孤行,换个皇帝都是可能发生的。 yy完毕,梁希玟道:“我觉得太后最好随着事件自然发展就好了。我知道您是打心理战,让妾身我去战地看望夫君,进而说服他退兵,但这会有概率被他误会为用他爹和他儿子威胁他。这才真是可能引发大宋乱局的事。”又道:“对了,皇后娘娘知道妾身在这边,正好她也有事找我,妾身告退了。” …… “高俅那个老鼠,也不知道最近在干些什么,像是在丧权辱国?” “什么像是,就是在卖国。” “为毛我看着像是反装忠?” “就是,听说前阵子陶节夫成立了战略忽悠局,难说高俅兼任局座呢?那个老儿倒很想做这事的人。” “妈的真是越来越乱了,听说连宫里都不平静了。” 民间各论坛也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议论…… 萧的里底咔嚓咔嚓的吃着高家的腌黄瓜,仅仅这么一个东西也是极其美味的。 自从有李清照陪同之后,萧的里底都不正眼看其他女人,喜欢做出一副辽国忠臣的模样。 吃了些黄瓜后,萧的里底假正经的样子念着胡须道:“高太尉,本使有消息,你们宋国上层情绪越来越不稳,虽然皇帝支持高方平举动,但听说太后都开始干预高方平进兵西夏的事了,并且还召见了你的儿媳和孙子,有这事吗?” 高俅道:“萧相消息倒是灵通。” “那是自然的。”萧的里底笑道。 高俅一本正经的道:“然而那是假象,蔡相公和张叔夜他们当然知道您会有这个消息,这是他们故意做出的烟雾给你看。意思是让您认为大宋皇家和朝廷不稳,很快高方平会从西夏退兵。他们在给您一个错觉:整个皇家都惧怕辽国到骨子里,必然会对您的强压外交妥协。于是在这样的心态下、您就会耐心的等下去,等着高方平退兵,以便您拿到满意的政治答卷去对辽皇交差。但实际上,您的耐心等待正是他们的谋划、和女真阿骨打联络的时机。” 萧的里底不禁色变了! 又被高俅说在了心坎上,原本听到这消息时候老萧实在高兴了一下的,这证明宋国太后都已经对高方平不满,要联合宋国权贵们给高方平下绊子了。于是萧的里底心情大好,还真有耐心等着看好戏呢。 却想不到,高俅老儿又来了这么一番话? 萧的里底疑惑的看着高俅,还真的不好判断到底是这厮在反装忠,还是他高俅真是个“大宋带路党”? 要说带路党,高俅这种老家伙还真的很像。可是不科学的在于,他儿子高方平绝对是个截然不同的人。 对于现在的局面各种真真假假,真个也是费尽了萧的里底的心力了,都不知道该相信谁,该相信什么? “萧相的心理,现在一定充满了问号以及感叹号。”高俅老儿嘿嘿笑道:“其实老夫何尝不是如此,朝廷的相公们,大宋的皇帝,包括你们辽皇,又何尝不是如此?于是老夫以毕生的心得建议您不用想太多,相信您自己,相信您的利益就行。” 萧的里底微笑道:“高太尉不妨再把话说明些?” 高俅道:“在您的立场上,只要保证女真部不出乱子,您继续压榨他们,以您的名誉贡献海东青给辽皇用于狩猎,就是您的第一利益。至于我高俅的利益,小儿爱不爱打战,能不能干掉西夏,我不关心,我老高只要大宋皇帝高兴就行,他高兴我就富贵。那么现在看,高方平从西夏源源不断获得钱财会让皇帝高兴,所以这就是我的利益,无需管蔡相公他们洪水滔天。简不简单?” 萧的里底不禁楞了楞,既然高俅老儿把话说的这么明,萧的里底也念着胡须缓缓道:“高俅你是个明白人啊,算是说在本使心坎之上了,但你这么说把本使至于何地了?这似乎有让宋国做大,让本相丧权辱国的意思?” 高俅道:“萧相言重了。其实啊,西夏被打成什么根本无关您大辽的事,您大辽国拥兵两百万,雄霸天下,我宋国就算从西夏取得了利益和土地,真的放在您眼里吗?我宋国是否真的就此有了对抗辽国实力?您肯定是不信的,我高俅都不信,因为我太清楚麾下是些什么军队了。” 萧的里底笑道:“这话本相爱听,只是南院牛温舒那些自以为是的老顽固,他们在蛊惑辽皇,长大宋志气,灭我大辽威风。真实情况当然是就算大宋灭了西夏,实力在我大辽的面前仍旧不堪一击。” 高俅同病相怜的样子道:“萧相英明,说白了就这么一回事,天又能塌下来?回去之后,怎么对辽皇解读此番外交结果,还不是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局面。一些杂音又理他做什?诸如宋国张叔夜陶节夫、你辽国牛温舒这类奸佞之辈,他们就是见不惯我辈呼风唤雨。必须坚决的、持久的,和他们反着做,不能随意被他们的政策牵着鼻子走,不能随意的被他们带节奏。萧相您想,若真是我儿高方平在您强大的压力下退兵了,辽国南院枢密牛温舒政策成功了,那么其他辽国权贵怎么看您?到底谁才是政治领袖?” 萧的里底不禁脸颊微微抽搐起来,又被老高说在心坎上了。物以类聚,他和高俅当然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压倒牛温舒那些“爱国派”。高方平是否从西夏取得利益,真的和萧的里底有个卵的关系啊。 这的确是辽国鹰派首领牛温舒的政治主张,在这样的主张下,萧的里底才离开都城南下外交的。这是不得已而为之,萧的里底必须来,否则再让牛温舒那种奸佞刷几次外交成功的存在感,我老萧还混个屁,怕是官都没得做了。 有一点高俅说的是实在话,就是这些爱国派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把老子们这些权臣挂路灯,如何能让这些小人走上台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