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萧的里底的外交成果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30章 萧的里底的外交成果

李清照笑道:“说白了呢,萧相这样的风云人物必将名留青史,您不是他西夏保姆,更不是牛温舒那种狂人的走狗或傀儡,凭什么要依着他们的政治主张来?我大宋,永远威胁不到辽国和萧相您的利益,但牛温舒那派人一但抬头,您的政治威望就面临强势挑战。结论是,任何之洪水滔天都和您无关,压制住牛温舒派,压住我朝相公们煽动女真部叛乱的政策,就是您的胜利。也是您和高家的共同利益。” 萧的里底恶狠狠的一拍桌子道:“的确,怎么回去对辽皇解释此番外交结果,对本相易如反掌,我一回去就可以压死牛温舒们,但你们怎么保证,你宋国蔡京们会放弃策反女真部坏我好事的打算?” 李清照微笑道:“蔡京们的利益是不得罪皇帝和小高,帮小高抗住退兵压力,从西夏获得钱财解除我大宋财政窟窿。只要您此番不强迫大宋退兵,放弃西夏,蔡京们的目的就达到了,我大宋皇帝的目的也达到了。那就是双赢结局。那时候,若他们不知死活仍旧谋划联络女真部,那么高太尉会利用宠臣身份抹黑他们挑拨宋辽关系,这点您要相信,大宋皇家的确惧怕辽国,高太尉他真能做到的。” 此点萧的里底当然是知道的,于是微微一笑道:“最后一点,你们有什么打动本相的东西?另外我天祚皇帝也需要一些东西安抚。” 李清照笑道:“素知萧相才高八斗,儒雅渊博,文化方面造诣深厚,喜好金石字画,清照不才,也半生收集了些东西,如今有些珍藏,想贡献给萧相这样的风雅之士。” 高俅也道:“听闻天祚皇帝勇猛好爽乃契丹之最,最烈的汉子就该喝最烈的酒,高家已备好十车顶级蒸馏酒贡献辽皇,请萧相转交。当然作为一个俗人,高雅之物我没有,我老高却也有些黄白之物作为心意,请萧相笑纳。” 言罢一张十万两黄金的汇票递了过去。 听说有李清照毕生收集的字画已经很心动,再看汇票,萧的里底吃了一惊,十万两黄金,妈的百万贯的手笔啊! 这当然不可能找宋国朝廷和皇帝报账的,直接就是高俅掏钱了。由此一来从奸佞的角度出发,萧的里底震惊了,不知道高方平在西夏“烧杀抢掠”到底有多大利益,多大的黑钱财富?竟是为了扛住退兵政策,让老高愿意私自花费百万代价来贿赂? 这笔贿赂纵使是萧的里底这样的级别,也从未收过啊,太庞大了,就是剥削女真部一百年,怕是也没有这么多。 真的心动了,有些让萧的里底无法拒绝。 若是来出使的初期,贸然有人拿这么多钱来贿赂,那还真让萧的里底不敢伸手,可惜经过这些日子相处,加上不停的暗下调查,高俅老儿还真是个大奸佞大蛀虫,臭味相投。 这种人的钱可以拿,这不会让萧的里底多想,萧的里底只会认为,高方平可以在西夏战场上发更多的财,吞没更多的军费。 是的在萧的里底看来这没没毛病,官员就是这样做的,否则那么辛苦的做官吃饱撑了啊? 奸笑着,把十万黄金的汇票纳入坏里,萧的里底又看着李清照笑道:“本相的确喜欢金石字画,但这方面的造诣总归不如清照,你孝心我收了,但需要今晚和你秉烛夜谈,一起研究研究字画。” 李清照听后,便很想拔刀痛死这个祸害。 高俅急忙摇手道:“萧相啊,理论上能陪您这样的霸主乃是荣幸。可为难的在于清照的名节,她是大宋国宝级女人,有妇之夫,还是我大宋前宰相赵挺之儿媳。您懂的,她李清照想陪您也陪不了,这会引发太多问题,我高家背不起这样的锅。传到辽国的境内都会引发不小风浪。所以雄才大略的您,当然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坏了章法对吧?” 萧的里底一阵尴尬,却是老高说的是正理,她是宋国宰相赵挺之的儿媳,真不能乱来,否则也是外交问题,会被牛温舒那些奸佞强势利用。 “罢了,你们误解本相了,我真的只是研究金石字画,但你们的担心有道理,晚间的确不宜房中独处,否则坏了清照的名节就显得本相肤浅。”萧的里底厚颜无耻的样子说的跟真的似的。 顿了顿,萧的里底起身舒展个懒腰:“这样吧,经本相调查,西夏此番乃自己作死,以捕风捉影理由出兵伐宋,造成生灵涂炭,高方平目下进兵西夏,主要是想报复一下,到不起哪,高方平以及宋国不具备灭夏实力。就像两个草原的汉子相互有了矛盾,打一架解决,这个时候本相认为不宜拉偏架。本相之所以来,不是想拉偏架而不顾盟国感情,皆因我辽国宗室女耶律南仙、也就是现今的西夏皇后对此战理解有误,回娘家请求我大辽出来平息。本相作为长辈不好意思不来看看,但经过多方了解,经过详细大量的调查研究,这就是高方平和察哥两个汉子打架,到不起外交高度。乃耶律南仙小题大做、危言耸听。” 顿了顿萧的里底又道:“就到这里吧,高俅你通知宋国蔡京,明日和本相座谈,算是了去此外外交手续,一切事物自待本相回朝后禀明辽皇,原则上,大辽不在干预此番宋夏矛盾。这个说起来呢,我皇帝乃是受奸佞蒙蔽以至有了偏颇。其实手心手背它都是肉。宋国皇帝是我天祚皇帝侄子,宋国也是大辽的盟国。而西夏呢,耶律南仙她也是侄女,西夏贫穷弱小也需要照顾,所以啊,管不了,自己的事自己去解决好了。” 一边说着管不了,老萧嘿嘿笑着离开了房间。 于是此番他萧的里底的外交就完成了。 是的他就是这么搞外交的,他觉得这是翻云覆雨。大宋给辽国的岁币也只是一年二十多万,但高家出手贿赂他直接就是百万级别,李清照的那些金石字画除了他们夫妇的收集,很多是继承自大宋宰相赵挺之的名器,讲文化算价值的话,在权贵的眼里百万只多不少,也就等于这次老萧比辽皇还有面子十倍…… 五月初,西夏都城兴庆府进一步的混乱恐慌。 “强大的辽国已经放弃了咱们,辽国连让宋国退兵都做不到了。” 这样的想法和情绪,充斥在整个西夏,以至于这时的西夏兴庆府如同一个眼泪汪汪的弱者。他们从未想过会有天宋国兵临城下、处于这样被动又可怜的局面。 雄武华丽的西夏皇宫中,不太懂军国大事的西夏皇后耶律南仙,看着魂不守舍的萧合达道:“自嚣张的宋军进兵西夏以来,本宫听闻将军你未曾安稳过一晚,每晚都是惊吓之中醒来。” 萧合达叹息一声道:“主母在上,实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此番西夏雪上加霜,目下只是五月初,基本许多地方已经断粮,没有粮食便无法坐守城池,我这心理艰难啊。天公不做美,于这样的形势下让我主持这场宋夏之战,西夏苦啊……为了维持军队士气,我只有强势的从民间征用粮草,已经闹的民怨大起,陛下开始恼怒。” 耶律南仙道:“本宫不懂军国之事,但将军手握白马和右厢两个精锐军司,为何迟迟不出兵南下击败高方平部?他们只是区区不到四万人?察哥反对主动出击,过度抬举高方平乃是其心可诛,将军你不至于真的听了察哥的建议吧?” 萧合达道:“我如何能听那孙子的,但不管如何他察哥也急了。我仔细考虑过他的方略,且不管他政治立场于何方,但于军事策略上察哥此番并无说错。我等只适合固守城池,而不能轻易调遣白马和右厢军司南下。那等于把我西夏底牌彻底交给高方平去。” 顿了顿又道:“有一点察哥是对的,他说神臂弩的威慑力,是在释放出去前最足,敌人会为了我方那没射出的箭,费尽心思的防备。这就是最后两个机动王牌白马和右厢军司的作用。不过一但出击、而又没发挥真正效果,那就是致命的破绽时机。我们的手里,就再也没有能让高方平害怕的东西了。” 耶律南仙担忧的道:“要不本宫再派人去辽国,誓死请来粮食和救兵?” “不会有粮食和救兵了。”萧合达红着眼睛道,“他们……已经放弃了咱们!此番若是牛温舒相爷出使宋国的话,高方平部恐怕早在十天前就被宋国皇帝召回了。当时听闻是萧的里底出使,我这心理便不在安生。萧的里底这样的国贼,他能硬生生把西夏和辽国的利益就这样放弃,只为了他的小算盘,愣是就此眼看我西夏亡国危险,坐看大宋这头已经出笼了的野兽在高方平手里奔驰。将来乱世界之人,必是这萧的里底老贼。”

上一篇   第729章 一团乱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