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 准备截击白马军司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32章 准备截击白马军司

李乾顺急的团团转,忽然又停下脚步道:“回鸪马贼呢,他们虽然凶狠,然而怎敢大举进犯我甘肃军司?” 察哥道:“这叫墙倒众人推,若在平时他们当然不敢。这就是我不建议出动白马军司和右厢军司的用意,这两机动军司不用的时候,它们是上了弦的神臂弩,拥有威慑。不过一但使用而又没有发挥作用,则说明了咱们已经没底气。这样的情况下只要种师道从兰州出兵,攻击卓洛军司,吐蕃就一定敢打仁多要塞,而吐蕃打仁多要塞,回鸪马贼就一定敢出兵宣化府或瓜州。这就想当时,宋军在消息不通的情况下,相互牵制而动,最终被动发动河中府会战一样。” 李乾顺想了想不服气的道:“你之设想,建立在高方平敢出兵往东北方向机动、阻击白马军司之上。而然他之主力若出击,那么他的占领区韦州、萌井,溥乐城,耀德城如何防御,不要了吗?朕只让萧合达带白马军司出阵,朕手里仍旧留有右厢军司,为的就是防备兴庆府内乱,或者司机机动夺回占领区。” 察哥苦笑道:“陛下为何觉得他需要防御这些地方?宋夏之战中,他宋国自己的国土尚且可以放弃,这就是高氏战法。他从来不会被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禁锢,占领区的战马牛羊等战略物资,都已经被他拿走了,留下一些没粮食的老百姓,陛下啊,您真敢这个时候把占领区拿回来?拿回来以后是花费粮食安抚百姓呢,还是进一步抢劫百姓?就算不考虑百姓因素,咱们本已虚弱的防线,若要延长至耀德城溥乐城、甚至韦州一带,那更是分散力量,不用他高方平来硬啃西平府了,就可以分而击破咱们各个防区的主战部队。” 李乾顺终于如同个泄气的皮球坐下来,呼吸声异常粗重。 随即,李乾顺还不甘心的问道:“若他放弃韦州一线机动,他的战争后勤补给怎么来?” 察哥无语了,李乾顺不是个昏君,但真的是个军事小白。察哥起身指着区域图道:“溥乐城以东,盐州西地区,大片无人区草地,不但可以供他做骑兵战术纵深之用,地面上还有少量的草料供给他的战马,且这片地区,临近宋国永兴军路的保安军和边定军防区,咱们根本无力防守,到处是可以补给和机动的地方。” 李乾顺脸色死灰的样子道:“结论呢?” 察哥道:“陛下听实话吗?” “讲吧。”李乾顺一字一顿的道。 “结论是高方平颠覆了战争的规则,在这样的新规则下,战争打的不在是勇猛和嗜血,而是后勤以及国力。这样的战场上没人可以顶住宋国战车,至少在高方平的时代不可能。”察哥含泪跪地死谏道:“陛下不要在固执,咱们打不过高方平,就算不闹灾荒也打不过,现在咱们已经基本耗尽了最后一丝国力。不要再做无畏牺牲,留点最后的骨血吧,和高方平谈判,臣有把握,高方平真正想要的是夏州龙州以及洪州,割让了这些地方,咱们还可以励精图治,以图东山再起。” “绝不答应,龙州和洪州可以考虑,但夏州是我西夏发源地,不能丢失。”李乾顺红着眼睛道,“那样一来等于丢失了许多河套地区,失去了这些我西夏还有什么?” 察哥死谏道:“只是部分地区而已,总比丢失整个河西走廊要好,那时我西夏就真的只有戈壁和沙子了。” “闭嘴!要不是你是我弟弟,朕已经以动摇军心之理由杀了你。” 李乾顺已经做出了决定,就犹如当时察哥麾下的将军一样,也犹如那些赌桌上等着手气翻本的赌徒一样,总之不输光最后一把,他们是不会甘心的。 李乾顺离开了,而察哥只能在这里静候着萧合达的最后一击。 被软禁的这段时间以来,察哥思考了无数种对抗高方平的战略推演,但是没有例外,最后都是死路,死就死在西夏已经没粮食和国力,而高方平的手里有足够的综合国力在支撑着。且以他今日今时的地位威望,加之以战养战的方式为宋国朝廷提供利润,所以在察哥看来,高方平可以轻易的把这场战争持续数年,而没有太大的政治压力。 现在辽国都已经反水,被高方平摆平了。那么西夏注定是豆腐挡刀。 察哥也试图想过,复出之后、学习高方平的放弃一些地区,展开游击战持久战的办法。可以说玩这一套,游牧更比汉家适合。但是致命的在于,高方平进西夏以来简直釜底抽薪,他对西夏平民比西夏官府好十倍,已经收获了大量的民意,有了群众基础。 相反因为宋军兵临城下的压力,所有西夏平民的仇恨,都由西夏朝廷拉完了。没有群众基础、没有民心的当下,是不可能复制高方平的持久战那套的。 是的,因为高方平压境,粮食告急,萧合达为了保证军资,对西夏平民拉了太多的仇恨了,这些都是血泪。就是因为这些李乾顺被动的要留下右厢军司在手里、防备兴庆府的内乱或者局部变局。 但是察哥也知道,这不能怪萧合达,他临危受命,国策是抗击宋军,那必须有军粮。于是萧合达是咬不动权贵的,只有对百姓动手。别说他萧合达是外人咬不动,扪心自问,换察哥这个西夏正统亲王加相爷上去,也未必咬得动那些权贵,那是直接就要先打几场内战结局。 察哥到此也算是明白了,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察哥和李乾顺的权利,是依靠拉拢那些权贵获得的。然而高方平不是,那头小魔王的权利,恰好是依靠收拾那些家伙斗争获得的 “报” 宋军占领区的和平宁静第一次打破。 一波接一波的探子进账汇报说:西夏朝廷已经决定了决战,白马强镇军司和右厢军司、这两个西夏最后的机动王牌已经起兵。距离更近的右厢朝顺军司已经开进兴庆府勤王,紧跟着应该会分兵进西平府。 其后又有探子来报:“相爷,萧合达率领白马强镇军司部主力,已从定州出,会很快到达怀州。” “升帐!”高方平转身上坐。 大鼓雷响后,很快众将就列在了帅帐内等候。 高方平开声道:“和预想的略有不同,原本本相以为,会是略弱、又距离最近的右厢朝顺军司从怀州出,他们会依白池城和铁门关一线进兵解除夏州围困。而为了安全,会是最强的白马强镇军司防守西夏重镇兴庆府和西平府。” 顿了顿高方平道:“这说明了什么呢?” 众将面面相视的寻思,说明什么就是你大魔王的责任了,老子们只负责依据命令去砍人就可以。 高方平道:“说明西夏的朝廷没我想的那么昏庸。此外萧合达这人不可低估,是个将才。他只是顶不住西夏的国策而已,但他知道咱们必然会往东北方向机动,以野战方式切断他对夏州产粮重地的支援。” 史文恭出列道:“相爷勿要长他人威风。管他谁个军司,也不管到底是打白池草原还是打西平府,只等一声令下就出击,这进兵这么久了,像样的战一次都没有,这都快闷出鸟来了。” “不可轻敌。”高方平道:“传本相令,全员最快准备,放弃后勤和不必要辎重,放弃耀德城和溥乐城,我部作战全员往东北方向快速机动,准备截击号称天下无敌的白马强镇军司。” 毕世静想了想出列道:“相爷此举会否过于草率。虽然咱们拿下耀德城和溥乐城没什么代价,但直接放弃了未免可惜,我等离开,那时西夏从西平府少量出兵,不废吹灰之力就可以收复这两要塞。” 高方平微笑道:“思想不要被禁锢,你得先问耀德城和溥乐城有什么?值得咱们分兵驻守?他要就给他们嘛,咱们在这里得到了修整,收获了民心及周边地区的大量战略物资,其实我也不想放弃西夏平民,但是无奈暂时只能这样,毕竟咱们是宋国人,不是他们的父母官。只要军队在手,这些地区迟早还会是我们的,他们来占领那更好,不但拉长战线,还会进一步激起和西夏平民的矛盾。往后更有得瞧。” 鲁达现在已经不是劳改犯了,而是真正的将军了,所以说话声音也大了,摸着光头道:“俺老鲁人直相爷您别怪,我没弄懂西夏干嘛不做缩头乌龟,或者直接大肆进兵耀德城来和咱们拼命?而相爷您就吃准了白马军司要进夏州?” 高方平道:“首先就算萧合达和你一样蠢蛋,带一百万大军来耀德城踢场子,但那得有个前提我也和你一样蠢。他们人多,老子们打不过当然会跑路,他西夏是骑兵难道咱们不是?他士气低落没有粮食,也敢和我们比行军?” 众人这才觉得大魔王猥琐啊,妈的看似嚣张的遥望西平府,原来是做好了玩躲猫猫、大军一来就跑的打算啊?也是,这里又不是老子们的国土,咱们没什么防守义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