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大宋青楼阵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34章 大宋青楼阵

五月十三日,高方平部正式越过西夏境内长城,到达白池城。 这里除了被抢劫一空的西夏民众外,已经没有守军,因为这样的小城孤城是不可能守的,所以那可有无可的千把个守军早不知道跑哪去了,高方平也懒得去找他们。 而这个时候,高方平部远征军不能进白池城修整。那是绝对的错误战略。 进去了没有足够时间就不叫修整,还需要大肆防备西夏人布置在城中的各种陷阱,得不偿失。 此战也不是真正的弱势兵力,所以无需城池守卫,被限制在城内,丢了全骑兵的机动优势,那才叫自寻死路。 于是高方平直接下令绕过白池城,相反朝西北方向推进。 “报” 却是高方平部也得不到系统性修整,特殊训练过的轻骑探马就紧张的吆喝着进了帅帐:“相爷,西夏白马强镇军司之主力,从卑职返回时候,他们已在百里之外。” “想不到来的如此之快!”众将纷纷色变。 这也的确出乎了高方平的意料,至少比想象的快了半日,做到了和宋军几乎一样的行军速度。当然了,这其中有他们依托西夏官道行军的原因。由此,萧合达基本做到了不给高方平修整机会的战术,算是疲兵对疲兵。 到此一来,双方的拉锯会很快开始。 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进行全骑兵集群战,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不再有什么阴谋和战略问题,那就全是技术性的实力交换。 任何的阴谋战术都很难对成建制的骑兵凑效,因为骑兵纠错能力太强,几万大军的交织,略有不对的苗头就马上可以纠错机动,损失当然会有,但在主将不犯傻的时候很难会有统治性的胜利。 “准备应敌!战术是:没有战术。” 高方平起身,在菊京和梁姐的伺候下开始披甲…… 百里的距离对于机动状态下的骑兵队伍,也就是一个多时辰时间,刨除宋军探马的奔跑过程外,最多就是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 这就是骑兵作战的恐怖之处,留给主帅决策的时间太少。 相对缺乏草料的大草原之上,地面微微震动着,预示着即将而来的暴风骤雨。 高方平三万一千骑兵,依照既定的方式全面展开,在长达几乎两里的地区,呈现出v形似的雁形阵。 少顷后,已经能看到黑压压的西夏骑兵群出现在地平线远方,此时他们正在逐级减速,并不打算直接冲阵。 最终于半里多之外,萧合达下令停止前进,眯起眼睛观察宋军军阵,以及周边可能出现的一切幺蛾子。 萧合达也有军报,也有快速探马,他当然知道高方平到达不久。 “李相,难得见到宋军这样姿态,下令冲阵吧,堂堂正正的来一次真正战士的对决。”一个将军狞笑道:“您看宋军的雁形阵,怎么看都像个张开了大腿,等着被日的妓1女!他想被日咱们就冲上去干他!” 结果被萧合达手如同螺旋桨似的,在他脑壳上敲击了几十下,头盔都打变形了。 萧合达破口大骂:“管不住老二的野蛮痞子,最终都会吃亏的,你们难道见过被犁坏的田?分明只有累死的牛好吧,还想去日他高方平?” 其余的将军嘿嘿笑道,“那该怎么决战?” 萧合达眯起眼睛看着远方道:“我还真不知道,是否决战得看他高方平。” 萧合达始终不下令,注视着远处的宋军军阵喃喃道:“临行时候察哥不止一次警告过,要小心高方平的神臂弩集群,不知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宋军鬼使神差的拥有太多神臂弩。但察哥也说了,高方平的神臂弩不如我西夏正统神臂弩。射程和威力,只有我西夏神臂弩十分之八,这是值得注意的地方。” “就等李相下令!”全部将军抱拳道。 萧合达道:“我军神臂弩虽强,但集中了倾国之力,目下只集中得两千架,并不能真正对宋军形成集群杀伤,必须留待防备他永乐军重骑的突袭。” 顿了顿萧合达又道:“传本帅令,白马军司全面散开,从两翼部位迂回,试探性触动高方平部反应。重甲骑兵从中部出击做佯攻,继续看高方平部反应。最好以重甲迂回战术,引诱出高方平的第一波箭雨!” 西夏军阵方面,震天的号角吹响了。 紧跟着风云雷动的感觉,由缓而快,大面积的西夏骑兵开始扩散奔跑,并不以尖刀形态来插入高方平部的“张腿形势”,而是吆喝着,朝高方平的两翼迂回。 半里多的距离,对于已经热身的突击骑兵而言,真能发挥不少冲力了。 中部方面,一只两千多人只有的板甲重骑,以激烈的姿态朝张腿的大宋美女强势冲锋。 “靠,西夏人大老二也放出来了!正朝咱们的一个中心扑来。他们左右两翼犹如两只大手,想以迂回姿态来抚摸咱们的两边!”史文恭恶狠狠的道:“请相公下令,就由我部重骑出击,会一会号称无敌的白马重骑兵?” 高方平摇头道:“战场之上要严谨,少叽叽歪歪的胡扯黄段子。” “那请相公示下,该如何战!”全部躁动不安的将军道。 高方平举起天子剑喝道:“尾翼变前锋,两翼收缩,逃命,坚决不许决战。作为一个美女,面对强奸犯来袭的第一波,最佳策略是退,至少等老子想出适合的战术在做决定!” 于是全体调转马头,v阵型略微收缩后,就变为了突围逃跑的尖刀形态,快速移动。 在白马军司左右两只“大手”包抄过来的时候,高方平部临时性脱离了战场。 西夏人在后面追,并未真的出全力,因为他们只是试探。 而高方平部也在前方,不急不缓的保持若即若离的状态。 拉锯迂回展开后就不能随便停留,必须始终保持机动,随便一个停顿,那么再起步加速的那个空挡,就很可能形成被围死血战到底的局面。 萧合达率领白马军司半速追击在后面,各种哈哈大笑,冷嘲热讽,却是也没人理会他们。 最终无趣下他们只有省点口水了。看起来高方平脸皮厚,自来不怕被骂。或者说习惯了在宋国被人攻击后,高方平部现在已经免疫了西夏的“嘲讽技能”。 就此一来,浩浩荡荡、延绵数里的敌我两方的庞大骑兵队伍,始终维持在半速状态,朝白池城方向迂回。 最终,萧合达始终怀疑白池城乃是提前陷落在高方平手里的地区,兴许会有什么对西夏军不利的猫腻,于是此番的试探结束。既然高方平不上当也不迎战,萧合达只得作罢,放弃了追击,慢慢的开始指挥大军保持机动状态,画圆,临时性打算离开战区。 在萧合达部慢慢脱离战场,失去了突袭可能后,高方平指挥宋军队伍停顿了下来休息。 同样,再次复原战场初期状态,调转马头后,后翼变前锋,然后分开“大腿”为迎客v形,再次摆出大宋青楼阵去撩汉。 又看到这幅形态,徒劳一场的西夏人在对面破口大骂起来,各种骂,却是也不得回应。 “憋屈啊,看似也不是真的怕他们,却迟迟不能决战。” 宋军军阵,史文恭鲁达在内的将军们嘘嘘了起来。 高方平道:“不要急切,机会都是等来的,看谁先犯错而已。西夏神臂弩比咱们强,射程远两层左右,并且咱们不知道他们装备了多少神臂弩,虽然不可能太多,但此番萧合达乃是集中全部国力背水一战,也不可能太少。若贸然陷入被动,被他们维持包围圈,以他们那抛射突破千步的正统神臂弩攻击,而咱们打不到他们,那时除了史文恭部外,都会有重大伤亡。我是带你们来取得利益的,不是带你们来死在西夏的,这是关键。” 顿了顿高方平再道,“尤其小心他们那只两千五百众的冷锻甲骑兵,那是板甲,不是永乐军软甲,加之以他们的骑兵功底,若以永乐军对抗性硬战,是要吃亏的。板甲的优势就是要冲击硬撼,而我永乐军软甲优势在于对抗弓箭,还在于机动比他们的冷锻骑兵略强。所以关键在于宁可不打,也不要用我方劣势,去和对方的优势耗费。” 说这么说,但这些好大喜功的狂人仍旧有些不服气。 杨志不服气的道:“相公明见,那我等刚刚就是一次错误战术,他冷锻甲骑兵从中部突袭时,咱们就应该誓死抗住他们左右两翼,然后让冷锻甲骑兵进入射程,以神臂弩集群集中歼灭!” “你说的对。”高方平眯起眼睛道:“但我有感觉,萧合达下令重骑从中部插入只是佯攻,不是真的硬攻,他的目是等着看我部重骑是否出击,若重骑出击,那他们肯定硬碰硬,以便配合他们的轻骑兵完成机动形成围杀。若我方不出重骑,但咱们神臂弩对他冷锻甲骑兵的破甲距离只有百步,抛射完全无效。于是在他们不是真真正硬拼的时候,很可能在‘百步范围’走钢丝打擦边球。目的是吸引我第一波箭雨出击。一但我部不冷静的放了第一波,后面就会很被动,暂时性失去远程打击威慑,很可能第一时间就引发硬派血战了。那是他萧合达的作战目的,不是我高方平的。” 具体是不是高方平说的这样,现在也没办法去证实,大家只知道一点,以大魔王的小心谨慎又奸诈的风格,这虽然在气势上有些孙子,但也不算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