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 甲马战术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37章 甲马战术

第六日的这个晚间,看着几里外的宋军的营地,萧合达心情越来越不好,目下要真正计算的话,对于几万大军几乎没有伤亡。但萧合达已经理解了察哥和高方平对持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心态。 “宋国有帅臣如此,兴许我萧合达真要重演察哥的悲剧,这一战在他高方平不放错的情况下,咱们无论如何都打不赢。被他拖跨看似只是时间问题了。” 萧合达不方便直言动摇军心,只在心理如此想着,进而叹息了一声。 一个心腹将军低声道:“相爷,您已经尽力了,察哥四十万大军南下却栽在了这个人的手里,一定是有原因的。可惜朝廷却最终定下了血战到底的国策。作为军人,你我只能去执行他们这个不恰当的政治决定。越拖越不利,不能在保守了,须得最快速度找机会和他们决战。” 萧合达苦笑道:“决战?本相也这么想,然而那得他高方平给咱们这个机会。可惜了,其实在第一天的头几次拉锯的时候,本帅太保守,乃是被他高方平的名头给吓住,所以当时本相只是本着试探的心态。其实咱们一开始就错了,第一天,宋军对战马驾驭的生疏感,却被我错误的理解为了高方平的奸计。其实那个时候,咱们双方的战马体力几乎没有差距,却骑术占优,若那个时候本帅怀着决战心态,誓死追击,是能追上决战的,虽然会被他们的神臂弩集群带来严重战损,却是可以惨胜高方平的。但是现在,兴许咱们已经错过了今生赢高方平的唯一的机会,越往后,不可能赢了!” 顿了顿,萧合达已经发红的样子,险些落泪的道:“所有的教训,都是用血换回来的。” 心腹将领也是一副嘘嘘的神态,实在他在西北和种师道那样的宋军打了半辈子的战,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遇到这样一只如影随形的幽灵骑兵,直接被对方咬死却无法决战,如果一只持续下去,兴许他们将会以另类的方式,赢得这场草原上壮观的骑兵集群对决。 高氏战法太猥琐,根本不是骑兵勇士的固有方式。当然萧合达也必须承认,战争自来以成败论英雄,在战争过后,天下人只会知道高方平再次以骑兵野战方式,击败了名将萧合达率领的天下无敌的白马强镇军司,而会忽略掉他那堪比缩头乌龟的猥琐行为。 这就是事实…… 草原战场的睡眠休息规则,亦是高方平和萧合达两方经过几次博弈后,形成的战争潜规则。毕竟高方平部也不是凹凸曼,也是需要睡眠的。 而战争状态下的军人,真正需要的睡眠很少。高方平的职业化军队中,在高强度征战之下,怎么睡觉是有规矩的。这些在高方平军中直接就是法律,不细表了。 只说怎么于最短时间内利用睡眠,做到最大休息效率,高方平对这些的理解,当然不是西夏丘八可以比拟的。对于身体的健康而言,当然是睡足四个时辰最好,但现在是打仗不是养老。 于是在科学上,只要抓住那一个时辰的深度睡眠,就算成功拿到了主体结果,已经足够保持基本的作战精神。 这也是一个宇宙规则,就算后世的普通手机电池,你要完美主义充满到百分之百,那真得两个小时,但若只要堪用,那么它可以在不到一小时时间,就充起七层的主体电力来。 那个快充阶段,其实也就是人体身上的“深度睡眠”。做到了就是胜利。这就是宇宙规则。几乎可以套用任何领域。 西夏军为了防备高方平的夜间突袭,到底是怎么轮换休息的高方平不清楚。但宋军的营地内是一半的一半。 一半军力守夜时候,另一半睡觉。每边两个半小时是规矩。也就是说对于高方平的军阵而言,只需要五个小时的夜间休战时间,就能再次投入状态。 但西夏军远远做不到这些,草原的人生活单调清苦,习惯早睡早起,那真的是天黑之后就睡觉的习惯。 然而天黑仅仅是他们想睡觉,但来自繁华宋境的宋军是夜猫子习惯晚睡,于是这不是法治社会而是战场,以流氓方的规则为生效。宋军不睡当然就去强势骚扰西夏人。 是的我们不睡你们也别想睡。 所以经过了几次提心吊胆的战场规则博弈后,只有西夏军妥协,来遵守高方平的“休战机制”。也就是说到了宋军的休息时间他们才能睡。 于是就算在睡眠上,他们也默默的被高方平牵着鼻子走。从深夜凌晨开始起,高方平只需五个小时,就能在黎明前重新投入准备。 然而我起床了没理由不去骚扰别人啊,于是既然不是法治社会,仍旧是流氓的规则生效:宋军“起床”后就逼近些,做早操的时候敲锣打鼓的喊“西夏人起床尿尿”。 汗,这样的情况下持续到了六日,西夏人应该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高方平觉得决战时机就快成熟…… 第七日的太阳,从草原地平线升起的时候,就到了休战规则失效时候。 所谓的“见光打”,高方平又带着三万骑兵冲了过去距离一里左右的距离,摆开了“青楼大阵”。真男人在早晨一柱擎天火气重,所以这个阵型在每日的日出最能撩汉,于是疲惫不堪、急急忙忙上马的各种西夏军大怒,纷纷提着刀上马又开始复制粘贴,犹如初期那般的从两翼包抄过来。 其实从第三日开始起,萧合达就没有办法了,始终想决战。只是高方平不想陪他玩而已。 经过六日的拉锯,高方平的下意识里所谓九虚一实,今次兴许真的决战时机,早在两日前,高方平发现西夏军军心涣散,精神不佳,他们的战马纷纷都有严重的体力下降特征。 此番眼见那只吃过亏的西夏王牌重骑兵冲击出来的时候气势不同以往,那真是衰到了极限、愤怒到极限后一怒拔剑气势。 “这绝对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最快军旗传令,知会史文恭重骑仍旧不许迎敌!”高方平看明白后色变道。 其后宋军号角吹响,令旗挥动的情况下,史文恭一阵郁闷,原想多日的憋屈,今日终于到了宋军重骑和西夏王牌冷锻甲骑决战时候,却想不到大魔王又变卦。 但今时今日大魔王的威性是没人敢质疑的,于是眼见临近了神臂弩射击距离,史文恭只得即刻发令喝道:“不能决战,继续迂回避开,快!” 于是永乐军快速“劈腿”从两边画圆,打算脱离战场。 后方军阵中的刘法不禁楞道:“相公何故又变卦,在拖下去,我宋军也面临士气和体力的困境,补给方面也是难题?” 高方平淡淡的道:“不怕,继续拖。我们当然在衰弱,但只要西夏人衰弱比咱们快,就等于我们实力加强,这是一个比烂的时代。这次萧合达有猫腻,有压箱底战术。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从第三日开始他一直以来想和咱们决战,这不是秘密,所以此番他故意做出最后的誓死一搏的凶狠样,恰好才是问题。我不知道他有什么猫腻,但他想告诉我宋军决战时期成熟,那就没成熟,快速传令两翼做最快画圆,机动性撤退,不要走钢丝!” 特定号角再次吹响,越来越多身在指挥营的人,快速挥动令旗,以提前结束和西夏军此番的对持。 指挥系统方面西夏人虽然自成一系,有他们自己的特点,但总归他们被丧心病狂的拖了这么七日,已经快疯了,人和马也疲惫到了极限,于是西夏人的指挥系统还是慢了半拍。 萧合达的底牌终于已经出现了。 只在前方中部即将相遇的两只王牌重骑,西夏方面未等到萧合达收兵的命令,他们变换了那个吃过亏的尖刀阵型,两翼扩张一字排开,技术顶尖的骑手们飞身而起、离开了马匹。 然后没有了骑手的重量后,那些暴躁的战马开始二次加速,继续朝着史文恭部猛冲。 后方那些落地的西夏冷锻甲兵,却以步兵姿态、手持真正的西夏王牌神臂弩的小跑推进。 这就是萧合达的原定压箱底战术。但那是在高方平“变卦”前才会有大效力的。可惜高方平方面已经先发动退兵命令,而萧合达的指挥系统慢了半拍,于是这种西夏王牌重骑,却已经完成了“金属甲马”冲阵的战术分离,不可逆转了。 观察到这一幕的时候,高方平真的心惊肉跳,够凶险的,若再慢两个呼吸,史文恭仍旧抱有往前战术于两百多步外神臂弩阻击的话,那就哭瞎了。史文恭部的神臂弩齐射,会全然被独立冲阵的“金属甲马”吸收,基本属于半无效攻击,却还释放了自己方的杀手锏。 与此同时,史文恭部会在原有的战术中,以为能勉强避开重甲骑兵的突袭、画圆机动,但实际上以往勉强可以做到是因为有骑手的重量后马速不够,加上他们没分散为一字排开阵型。 然后就会在释放了神臂弩后,面临疯狂不怕死的“甲马”冲击,造成第一波损失,再然后,当然就面临那些临时转换为步兵的西夏正统神臂弩的强势狙击,于是就算是精钢锁子甲永乐军,伤亡也会非常惨重。 那么为了搭救这种大宋的王牌重骑,高方平部也就只有正式展开大军血战了! 好在高方平够猥琐,但凡出现和想象不符的特征后,都以谨慎安全为原则,不跟牌,反正耗不起的是西夏军。于是这才基本让永乐军勉强躲过一劫。

下一篇   第738章 一骑绝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