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陶节夫倒下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40章 陶节夫倒下了

同五月末。朝廷的气氛说不上上次的乌云盖顶,但也有些压抑。 这次大宋作为进攻方,迟迟没有听到夏州捷报,也没听到高方平在西平府的捷报,相反听说高方平又犯浑了,脑子有坑的带着三万骑兵,试图在白池草原上和号称天下无敌的白马军司决战的消息。 赵佶不太知道白马军司有多危险,现在的他对小高太有信心了,只是好奇的问道:“朕的帅臣高方平赢得了宋夏之战,此番进兵西夏,以他的骁勇善战,也不至于出什么问题,诸位爱卿谁告诉朕,小高他何时会带着朕的大军回来呢?” 说起这事来,蔡京和陶节夫的心里都是泪。 陶节夫不反对高方平出兵西夏,然而陶节夫知道萧合达是谁,白马军司又是谁的。高方平号称野战无敌这没错,但也得看地方,此番那小子要在大草原和萧合达部比骑兵功底,陶节夫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至于蔡京,他真不知道高方平和萧合达怎么战,老蔡只知道现在高方平身望越来越大,皇帝越来越信任他。且他小子进兵西夏三个月了,迟迟没有什么捷报,只一个劲的在那边拥兵自重,然后依托军备军马粮食等等各项利益,发财发的那叫一个爽,让其他的鲨鱼眼红。 所以蔡京政治压力大啊,指望老蔡吃饭的贪官污吏和权贵,真不是一百两百那么少,然而蔡京现在却没能力帮他们从高方平口里抢食,这是致命的地方。妈的高方平吃相太难看了,难看到让太多人眼红。 于是蔡京不阴不阳的样子道:“是啊,陛下担心的这个事情,是该要系统性讨论一下了,高方平进兵冒了太大的风险。他麾下两部,总计近十一万大宋精锐,一日不回来,朝廷也一日不得安宁。老臣认为既然已赢得了国战,何故还冒这么大风险进兵,却又迟迟不见战果?” 张叔夜出列凑道:“陛下不要动摇信心,这是关键时刻,乃是我大宋从未有过的主动形势。以高方平的小心谨慎不至于吃太大的亏。此方他只携带十一万出兵,已经留了后手,就算西夏的最后精锐难啃,咱们也不至于陷入被动。战场之道变化万千,我们后方并不了解形势。迟迟不决战,他高方平必有用意,这也正是他让人放心的谨慎所在,深得诸葛兵法之精髓。“ 顿了顿张叔夜再道:“臣对军事方面没有太多心得,但能看得出来,高方平此番的战略是对西夏拖字诀,西夏国力有限,此番又遭遇旱灾,缺乏粮食和草料,在大军压境的形势下他们耗不起太久,内部起乱只是时间问题。利用这些正是高方平的长处,多给他些时间,不能草率的现在去定论结果。” 赵佶道:“朕不是担心,而是心疼。朕的大军如今在炎热的环境下为国作战,高方平孩子出生至今半年有余,他那样养尊处优的人却带着大军远足莽荒,如今又战事迟迟不定。不知何年何月小高卿家才能顺利班师,回朝享受荣华。朕不糊涂呢,他为咱们大宋创造的东西比谁都多,但是说起来,他自己却也没有享受多少。” 张叔夜一脸黑线的道:“那犊子捞的比谁都多,无需陛下为他担心,他早就享受过了,五年前,臣从来只听过那个纨绔子弟祸害汴京的事迹,如同一个过街老鼠。他现在是在还债。” 高俅老儿听的无比尴尬,虽然可以这样对皇帝解释,然而也无需说的这么难听直白吧,真是的。 赵佶呵呵笑道:“张卿仍旧脾气不该,对人太过于严苛。” 这个时候来自西北的传信兵,举着所谓八百里加急旗帜,犹如无人之境的进入大殿。 是的目下的战争时候,但凡送给枢密院的军报,若在朝会期间,是可以直接送达朝廷的。 “报……” 小兵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陶节夫担心的道:“难道白池区域的骑兵拉锯战这么快出结果了?” “出了,报相公……”小兵喘息了一口气,“小高相公部三万一千主战骑兵,于白池以北区域,和西夏萧合达率领的白马军司五万多主力相遇,拉锯七日后,歼灭白马强镇军司主力近两万人,俘虏近四万余。西夏枢密使萧合达战死。小高相公部缴获西夏正统神臂弩二千余,军资若干,战马两万余!” “什么!” 陶节夫难以置信的样子半张着嘴巴。 高俅老儿,觉得那不是他儿子了,乃是一个妖孽。就算打得赢,没必要打这么狠这么辉煌吧,难道他小子还想永远在战场上装逼不回来了? 蔡京脸颊微微抽搐,最担心的事总算还是来了。老蔡不希望高方平失利,也希望从宋夏战场拿到好处,那亦是宰相的功劳。所以老蔡最希望的是高方平不败不胜,尽快和西夏和谈拿到利益,了去这事。 然而这下好,他小子又拿出如此丧心病狂的大捷,这样辉煌的情况下,老蔡也不敢随意提及“停战谈判”了。以往那可以用户部钱粮不足做幌子,但此番高方平耗费的钱粮根本不是问题,最关键的他小子总能通过战争发财。这方面甚至比打仗的能力更强,怪哉了。 赵佶听着这样的喜报,嘴巴都险些笑歪了,“看吧,朕也不懂是怎么打赢的,总之朕是有眼光的,你们都白操心了。” 高俅老儿急忙道:“陛下圣明啊!小儿主要是运气好,全靠陛下培养任用贤能,才能成事。运气会用光的,长久用兵也于陛下您的仁德名誉不利,总归兵事者,总能带来生灵涂炭,粮食灾害,疫病灾害,不可持久。” 这正对赵佶的意思,于是赵佶念着短胡须道:“是啊,朕这也想着打赢了,小高卿家也快班师回朝了吧?” 陶节夫早先是担心小高吃白马军司的亏,这下听到干掉了白马军司,那当然代表还有更大的利益,于是老陶猥琐了,出班死谏道:“陛下,老臣誓死不同意这个时候班师,一场战役打赢,这只是刚刚开始,不把由此带来的红利好处挖掘干净,那老臣不服,高方平他不服,他麾下为国牺牲的战士也会不服。” 听又不能班师,赵佶一阵郁闷。其实刚刚赵佶那些话,都是皇后娘最近来逼问的。 赵佶也这才想起来问西北来的传信兵:“回答朕,和白马强镇军司拉锯一役,小高卿家部战损几何?” 小兵尴尬的磕头道:“回陛下话,战损……” 见他吞吞吐吐了,许多人、特别是三衙系的军官们嘘嘘了起来,看起来伤亡不容忽略啊。 “快些说来,吞吞吐吐的干什么。”陶节夫皱着眉头喝道。 “战损不到一千人。”小兵说出来无比的尴尬。他吞吞吐吐不是因为伤亡大了不敢说,是因为这个结果太玄幻,万一说了出来宰相们不接受,来个“谎报军情忽悠圣上”拖出去砍了那就哭瞎了。 我了个去~ 听到这样的战损比例,陶节夫相公脑袋一歪,笑倒在地上扑街了。 大殿上异常安静,没人说话了。因为这样的结果那真有忽悠朝廷、把人当做傻子的嫌疑的。所以谁都不是傻子,不跟着起哄。要说高方平能打赢萧合达,这个说出来当然是有人信的。然而不到千人的战损开什么玩笑?那对于三万大军而言,基本是可以忽略的零伤亡了。 说的难听点,换个人去,仅仅行军带着三万大军在疫病多发的夏季,水土不服的在草原上行军,不用去战,自己的损耗和各种疫病,也能有伤亡数字。 高方平就猥琐在这,他能依托各种战地医护手段,各种卫生条例什么的,再配合他那诡异的营养论,有效休息论,始终把宋军体力体质保持在优良的状态下。 果然,他实实在在的底层变法,那是从他出道起就在准备的。 白池草原会战的结果实在太彪悍了,以至于蔡京和张叔夜也无法相信,拿过了军报观察,最终确认了,各种签字,纸质,北方装运使高方平的印信,以及通关路上的各处关防,都是有效的。 所以这不是假的,真是北方转运司的正式军报。 所谓的八百里加急战报,那不但有西北转运司关防,还每到一处,就有各处关卡的关防加以确认。 大宋其他不行,但这套官僚制度还是比较全面的。各处关防的加盖、日期的标注,一是为了确定加急文件所走路线,又为什么要走这样的路线,然后什么时间到了哪里,谁放行签字的。这些都必须有说法,以便一但出了问题才知道哪个环节出事,或者延期了才知道哪个环节延期的。 最终蔡京和张叔夜确认了,军报是真实有效的。 接下来朝廷炸锅了,不是幸福,不是歌功颂德,是真的慌乱了起来。赵佶都吓坏了。 这是因为陶节夫真出事了,刚刚他脑袋一歪摔倒在地不是闹剧,现在真的开始眼睛歪斜,流口水,眼看不行了。 赵佶来不及去高兴了,大声道:“快传朕旨意,快些找太医来,另外把何诗寒先生也叫来。” 依照后世的说法,陶节夫这是高兴到极限引发中风了。 这些没办法,陶节夫相爷上了年纪,又不控制食欲,情绪大起大落,像他这样的胖子,这个年纪中风的危险在后世都非常大。 另外赵佶也对何诗寒印象深刻。因为她现在也在安道全医学院内名声很大了,是创始人导师之一。 在汴京,安道全医学院的名头已经仅次于太医院。主要是祖宗规矩下,要赐给何诗寒太医头衔有点麻烦,所以何诗寒没有太医名头,安道全有。 不过在事实上,何诗寒进宫给皇家人看病的几率比安道全多,何诗寒主要就是给皇后娘娘们看病,目下太后刘青菁也比较信任何诗寒,所以何先生工作量也特别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