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永遇乐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5章 永遇乐

笔墨拿了上来,高方平握笔的姿势和西游记中的大师兄差。 噗嗤。 刚好注意到这一幕的贾氏,也难免捂嘴而笑,多朝这边看了几眼、 “?”后面的梁家小姐看到一口茶喷了出来,也不知道这个柳三变都不知道的混混,笔也拿不对,他打算干什么? 高方平挥毫书写一番,梁小姐起身打算看看他写的什么之际,高方平已经放下了笔,折起纸张递给店小斯道:“拿上去让,她唱这首。” 这似乎不符合翠云楼的规矩,但是介于这人是敢在这里殴打梁衙内的牛人,小二只得在台上刚巧唱完一曲之际,找管事的说明后,把纸张给递了上去。 台上的小美女展开纸张观看的时候愣了,不是思考怎么唱,所谓的唱本模式就这么几套,几乎都是固定的,对于她很简单。她应该是在仔细的体会词意,想找到内中的情绪和感悟。这才是演艺人士的精髓之所在。 “怎么停止,今个是主母最喜欢的‘李清照专词场’?他们打算干什么?李固也不管管。”贾晓红身边的丫鬟嘀咕道。 贾氏微微摇头道:“这些事务一向是燕小乙负责,李固只管钱帐。台上唱词的新秀就是燕小乙买回来亲自调教的。” 有种奇怪的感觉,贾氏提及燕小乙的时候神情很怪,情绪波动较大,在高方平来理解,有点像是恨燕青。 老等不到开唱,逐渐的,楼上的讨论之声也慢慢大了起来。 “……”贾晓红专程为她所喜欢的唱词而来,又身为这里的女主人,却出现了状况,她看着高方平的方位寻思,不知道这家伙弄什么玄虚? 许多人都已经拭目以待,不过情况不如想象乐观,抬上的美少女母女二人,还拿着高方平的纸张在低声讨论。犹如敬业的演员要吃透剧本那样的投入。 高方平老脸微红,尽管这些日子以来,会写的繁体多了些,字写的也好了些,但也还有自知之明,台上的母女应该是正在推敲猜测高方平写的字,而不是内容。 台下的八卦众们的猜测气氛,也慢慢开始浓烈了,有好事的书生认为这是翠云楼的新鲜举动。也有大1名府本地的教书先生在猜测,这恐怕是某个隐藏的神秘大词人并未传世的作品,在进行面世前的造势。 “那小子是东京来的花花太岁,有没可能在当众调戏翠云楼的新进才人?” “传说他不喜欢嫩的,喜欢有夫之妇。上次你没在场,他还在这里阻止梁太岁干坏事呢。” “喜欢有夫之妇?如此说来,卢大官人的夫人也算是他的‘菜食’了?嘿嘿。” 有的地方在这样的小声八卦着。 梁家小姐忍不住出声对台上道:“小安怎么不唱,以往不是唱的挺好,燕小乙的手笔很不错,无需左顾右盼,继续依照排列的词谱进行就很好。” 翠云楼负责这类事务的一个文士很尴尬,朝梁小姐的方位拱拱手,目光又看看高方平。意思是让那位牛人回答大小姐您不是更好。 “姓高的,你就要捣乱是吧?”梁小姐似乎总是对高方平报有偏见,语气很不好。 “你懂什么,真正的听曲是有一定程序和步骤的……”高方平说着,见梁家小姐看待蟑螂的那种严厉眼神,只得停止了瞎掰,尴尬的道:“不是有意捣乱,是我有首作品,想和大家分享,姐姐不妨耐住性子听听。” “你会写词!?”梁小姐一副极其不信任的态势。 “这小子摆明了就是捣乱啊,小生正是东京来的,高衙内他就这德行。” “看他那笔的姿势而言,就应该当做蟑螂一样对待。” “说说就算了,也不看看人家现在是官,老爹是殿帅。” 讨论的声音慢慢开始多了起来,大宋就这德行,老百姓倒是害怕高衙内,但这种地方的风流才士们连皇帝都敢骂,不给高俅这种武夫面子也正常。要不是他们注重风度喜欢装逼的话,还会有更难听的话语出口。 “姓高的,你到底写什么淫-词给人家,你没见台上小安的眼睛红了,她母亲也有眼泪。你真过分!”梁小姐作为梁中书的女儿胆子最大,终于拍着桌子开骂了,毫无淑女风范。 高方平扭头道:“我都已经从良了,不干曾经的勾当了。” 梁小姐迟疑片刻,似乎对此有些认可,却大声道:“却是听说你有一首名作是‘一个衙内两只眼’?” “哈哈哈……” 整个楼上顿时爆笑如雷,这的确是雄句啊。好在因为女儿家害羞,梁小姐愣是没有把后一句念出来。 “然而,乃们都不了解我骄傲。”高方平非常尴尬的说道。 “能出此等雄句,咱们北1京的才子才女的确不了解东京的高大人。”梁小姐道,“真不知道为什么,你这样的人会被李清照如此的推崇看重,能成为她的密友?” “什么……这小子真是……李清照密友……癞蛤蟆与白天鹅……赵明诚怕是混不成了……” 这下又升起了阵阵的惊呼声,充满了嫉妒情绪。 李清照就有这样的人气,她就是在人老珠黄、没车没房的落魄时期,也有一群鲜衣怒马的纨绔倾慕她。何况现在的她正是巅峰时期,年华容貌的巅峰时期,还是当朝宰相的儿媳。严格来说,目下大宋的一线“白富美才女”还真只有李清照一个。后面那个喜欢骂人的梁小姐算准一线。 听说这小子乃是李清照密友,贾氏又又好奇的多看了高方平几眼。 “姓高的,我不想骂你,只是你到底写了什么给人家小安?”梁小姐又问道。 “我不和你说话了。”高方平扭开头。 梁小姐暗暗觉得好笑,意料不到这小子脾气还蛮大,其实仔细想的话,他只是有些滑稽,没想象的讨厌。 其他人只敢讨论,不敢逆了高方平的意思。除非梁小姐上台去把高方平的纸撕了,唱词就能如同以往一样的继续进行了。 “大人的词,平淡处见精奇,端的是辛酸凄怨之美。草民母女二人此生漂泊无定,经历辛酸,于词中读出感悟良多,受情绪所扰,倒不是有意拖延,请诸位见谅。如今终于找到情绪,可以唱奏大人的名词了。” 在这个议论声音逐渐杂乱的时刻,台上的美貌母女二人起身一福。 然后,读书人们的素质终于突破了底线,在此等雅楼之地大叫大嚷起来: “真的假的?” “平时你们唱的挺好,不可能不懂词,不用为了东京大人专门说违心语言。” “别想不开啊!乱唱庸词导致人气大跌,你们会失去饭碗,那得再次漂泊了。” “妹妹你听哥哥跟你说……要淡定。” “完了!可惜了此母女美貌!可惜了人气才子燕青的倾力打造!她们的事业到此止步了!” 这样的议论,也几乎是梁家小姐的心声。 台上母女也不管大家情绪几何,拨动琵琶的那一刻,场面上的声音慢慢的落定了下来。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 明星小萝莉声情并进,清脆的嗓音合着节拍,伴随着器乐声同步推进的时候,场内的声音终于全部静止下来。 “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合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雾鬓,怕见夜间出去。” “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一曲唱毕的时候,整个楼层显得很静,唯有窗外街市上熙熙攘攘的声音传入。 这明显是经历沧桑的女人所作。 大宋固然也有大牌词人专为名-妓写词的惯例,但这里的才子佳人们打死不信没心没肺的高衙内能有此才情,会为小安母女写出这样的词。 可这些饱学之士们搜空整个脑瓜,也找不到这首词的出处。 “此纨绔乃易安的密友,你们说会不会是易安的新作被他盗用?” “确有李清照平淡处显精奇的风格……却又似有些不像,李清照此时春风得意,断无心境写这词。”一个当地比较有名的蒙学先生,摇头晃脑的评价道。 高方平不得不感叹高手在民间,这貌不起眼的老头说对了。这首《永遇乐》是经历沧桑后,清照晚年的作品。特别最后一句“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平淡语调写穿毕生酸苦,一种大彻大悟的凄美又不甘心。 富过,贵过,爱过恨过,烂漫过,还做过宰相儿媳,怀念着旧时鲜衣怒马的记忆,也怀念着旧时国朝家园的那片繁华。但老时纵使香车宝马却也无心情娱乐,应该就是李清照当时的心境。 有个最为奇怪的存在是贾氏,曲唱完毕许久,她还处于一种如痴如醉的状态下。这个楼上,兴许距离这首词最近的人是她。

上一篇   第74章 美女贾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