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最后在调戏你一次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50章 最后在调戏你一次

高方平摸着下巴道:“有道是任何事从古到今,总能用孩子作为挡箭牌,行,谁没个熊孩子时候呢对吧。但李乾顺懂事后呢?他做的事你安成公主就选择性忽略了吗?你既然说汉家文化,那么汉家文化的知书达理,知错认错怎么你们就忘了?梁氏集团的罪孽可以不怪李乾顺,然而李乾顺亲政后,他怎么就对宋国始终没有交代呢?宋国因梁氏集团的乱政入侵,死伤数十万,这是西夏的错误,然而西夏在事后,真的可以用‘不是李乾顺的锅’就一句道歉没有吗?” 耶律南仙不禁楞了楞,对此也有些脸红。似乎……高方平说的是对耶。 高方平继续道:“既然你选择性不说,干脆我来告诉你,那个时期李乾顺做了什么?他没觉得不好意思,没对宋国交代,他觉得宋国是软柿子好捏对吧,宁愿得罪君子而不得罪小人对吧?于是那个时期李乾顺不为宋夏之战买单,相反为了压制宋国讨要公道,他大肆对辽外交,因为他认为只要把国际警察辽国伺候好,打了宋国也白打,宋人死了白死对吧?” 到此,高方平怒拍桌子道:“天地良心,你欺负伤害了别人,需要做的是认错道歉赔偿,付出代价,而不是去贿赂警察、对受害者继续打压!这样做一定会有反弹,一定会有人咽不下气而抽刀子的,所以你别怪陶节夫,陶节夫就因为世界警察拉偏架后,觉得‘世界官府黑暗不能信任’,于是他就抽刀自己要公道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就这个理。你不懂的话去你兴庆府民间查查,看看那些血案,是不是因为你开封府舞弊不作为而引发的!” 看到大魔王忽然就吐槽模式了,耶律南仙包括梁姐也被他虎的一愣一愣的,私自寻思了一下有道理耶,似乎在国家层面上也是这个理? 顿了顿,高方平嘿嘿笑道:“所以一开场我就说了,李乾顺能娶到你真的是福分,让他少奋斗好多年。他当时不对宋国交代,改而大肆对辽外交,公关辽国这个世界捕头,还厚着脸皮的问辽皇求亲,展开对娘娘你的甜言蜜语追求攻势。” 我@#! 耶律南仙真个听得眼冒金星。然而看似他在用低俗的市井语言胡说八道,却似乎又是理了。李乾顺当时还真卯足了力道的对辽公关,而不是对宋国交代,最终看李乾顺有孝心,天祚皇帝后来就把我南仙“许配”给李乾顺了。 我南仙果真是好女人啊,从辽国带来给李乾顺的政治嫁妆真的太丰厚,不但平稳了西夏的内部,压制了原有的梁氏集团,稳固了李乾顺的权利,也真的在国家层面上保护西夏。 后来宋夏战争之中,主动权就在宋国了,陶节夫和种师道他们的用兵总体是占据上风的,还好因为耶律南仙的周璇,每一次宋国占据上风,辽国就必然有使者去汴京给予宋国压力,最终又都把土地还给西夏人。 总体上高方平说的没错,这就是李乾顺时代宋夏间的撕逼。 “现在呢?娘娘你仍旧觉得西夏委屈,宋国做的过分,要求本相撤军吗?”高方平道,“咱们说点实在的吧,我不是世界法官,不想在这个地方来个什么判决。我们自己的朝廷都说我做不来法官,不懂法的笑话闹的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我只说,就像你们拳头大的时候可以不用理会宋国上访者一样,现在我拳头大,并且这是我近二十万军民的死伤博弈出的结果,谁想颠覆这个结果当然可以,但是不为此死个三十万人他好意思吗?” “你……”威胁意味如此浓厚,耶律南仙也是有些恼火,却是无奈的一想只能苦笑,又觉得他有道理了, 沉思了许久,耶律南仙又有些小女儿姿态的道:“高相你答应的维持李乾顺册封、会兑现的对吧?可别到时候降格为个什么节度使,然后进一步派驻官员,那就变为占领了。” 高方平道:“相信我,我大宋是最不喜欢把人贬官的一个政权,此点我是保证的,只要安分,互利互惠的发展,进一步对我大宋开放市场,发展边贸护市,那只要我猪肉平在一天,我一定极力维护哲宗皇帝对李乾顺的册封,他就是大宋属国西夏的国王,自治,世袭罔替。” 耶律南仙舔了舔嘴皮。 女人和男人果真不同,察哥没那么多的要求,然而女人有。 耶律南仙又小女儿姿态的道:“您的驻军真不干涉西夏内政是吧,且您答应的对我西夏投资,回复民生建设,聘用咱们的人,给予工钱,让咱们得到粮食和丝绸对吧?” “可以的,我答应过他们,要改善他们的日子。”高方平道。 “您也会帮助咱们发展冶金、农牧等等技术对吧?”耶律南仙又道,“有传言您军队中的东西又神奇又先进,让人羡慕。” 高方平笑道:“哪有如此麻烦,你们有这么多人才,有这么多钱投资吗?所谓造不如买,买不如租,不论你们要什么我大宋都便宜的卖给你们,何必自己生产那么麻烦。粮食,猪肉,鸡蛋,马饲料,羊饲料,各种生活必需品,我直接卖给你们。你西夏是坐拥宝山啊,于是靠山吃山,仅仅把那些天然就在地上的煤炭铁矿的开采权给大宋,就可以让你们活的很好,想那么多干嘛,有福都不会想。” 耶律南仙尴尬的道:“高相的话就连您自己也不信吧?” “娘娘我跟你讲,其实我对此深信不疑。我大宋是因为体量太大,没人养得起,也没那么多资源卖,必须靠双手才能吃饭,否则纨绔子弟谁不会做啊对吧?”高方平道。 “高相您给本宫说实话,您到底师承何人,您这些诡异的能力和才华到底出自何们何派?”耶律南仙好奇的看着他。 “这个啊,说起来就厉害了,将来有机会的时候,你我秉烛详谈。”高方平嘿嘿笑道。 耶律南仙神色古怪的微微摇头道:“高相乃当世人杰,可惜南仙福泽不足,今次见面后达成了条件,你我就不会再见了。” “说的这么决绝让,我感觉很不好,达成了盟约就不见,那会让我某个时候有撕毁盟约就为见你一面的冲动。这个典故就叫烽火戏诸侯。”高方平道。 “!@”耶律南仙大嗔的跺脚道:“您怎可如此!” 梁姐也发现大魔王越来越不靠谱,刚刚一刻以民族大义侃侃而谈,却是一转眼犯浑开始调戏西夏皇后,于是把他帽子弄正后道:“别捉弄人了。” 高方平只得对耶律南仙道:“好吧最后在调戏你一次,以后就不调戏你了。” “你说。”耶律南仙睁大了眼睛道。 高方平道:“辽国还有没有你这么优秀的宗室女,有的话,等明年我去辽国找老萧帮帮忙,我也娶一个你这样的?” “……”耶律南仙沉默了少顷笑道:“高相说是最后一次调戏,现在你做到了,算话吗?” “算的。”高方平起身见礼道:“我的一切承诺都作数,请娘娘宽心,现在恭送娘娘。” 出了帅帐,雍容华美的耶律南仙蹬车前回眸一望高方平。她忽然有个极其古怪又大逆不道的念头:若当年是这个无赖去辽国骗婚,且嫁给了他,一定会很有趣吧? 意淫谁都会,只是一般的人装作正经不说出来而已,耶律南仙当然也会。不过这也就一个想法,甩甩头她进入车架,就看不到她那优美的身影了。 西夏的车仗离开了耀德城。 别了安成公主,以后你想见我也见不到了,因为写了那封给皇帝的信后,相信很快我也会班师回朝。虽然西夏有你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女,然而男儿志在四方,我是不会为了一个美女而停下脚步的。 高方平于心理无限yy着,看着耶律南仙的车架慢慢远去,很文青的表现出了一种悲壮心情。 关七没心没肺的站在高方平身边一起送行,也不知道大魔王在装个啥?一个女人而已! 关七觉得高方平这种土包子、一定是别国的王妃贵女什么的睡的太少,才会有如此新手心态的。 西门庆则是很伤感的样子低声道:“所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离别才是人之常态。相爷不用过度悲伤,好歹您总有了这样一个红颜知己,能和一国皇后春风一度,也算是人生幸事。人生不过长百十年,顶天也就驾驭三万六千女!那也只是下乘,所谓质量是王道,耶律娘娘的质量足以胜过一千也。” 高方平非常吃惊的看着这个精虫上脑的不良少年:“你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我和她之间是清白的。” 关七叹道:“自古英雄出少年啊,西门兄文采非凡,好个‘人生不过长百年,顶天也就驾驭三万六千女’,这样的文采气势,比之相爷的一个衙内两只眼也不遑多让。” 高方平觉得这两人渣弱爆了,西门庆的词给老子提鞋也不配,我的一个衙内两只眼,好歹可以得到李清照的另类评价,但西门这狗头的词送去给李清照的话,她肯定报官被猥琐男骚扰,西门狗头铁定被请去喝茶的……。 a

上一篇   第749章 女纵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