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吟得一手好湿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6章 吟得一手好湿

对于贾氏,曾经经历过的热闹和节日喜庆,而今却物是人非的感觉,虽然还没有陷入孤身流落的地步,但几乎等于在守活寡的贾晓红听后心情异样:地位尊贵又荣光照人,北1京的繁华又与自己何干,卢俊义都不欣赏自己,自己还能去欣赏其他? 她的心情又实在无处明说,也正经历家庭的变化,怀着世事难料的心理,彻底的融入了这首词的语境当中。 “香车宝马”更是卢贾氏的一种表面光鲜,北1京富贵人家间往来频繁,但多数时候她只有谢绝了别人的好意。真个是有苦只能自己吞,勉强维持着卢夫人的名望。 与卢贾氏复杂的神色作为对比,梁家小姐若有所思的模样,神色有些诡异,盯着高方平的后脑勺。 和一千年以后不同,千年以后虽然也有文青,但是数量较少。而大宋很多,恰好这个场合里几乎全是喜欢无病呻吟的文青,于是全被震住了。 汗。 高方平在心里推演过很多模样的现场气氛,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他们的的确确是被震撼的表现。 看来高估了古代文青们的智商和病入膏肓的程度,不是这样的心态和风气的话,女真蛮子南下时候就不会那么容易。 看来诗词歌赋作为穿越的装逼必备利器,是有些道理的。可惜这偏偏是高方平的短板。能记住李清照的这首词不容易啊,是于梦中慢慢想起来的。 “……” 恰好来到了翠云楼的燕青,虽没听闻小安唱的怎么样,但是看过词,又见大家伙半张着嘴巴的表情后,解了这是怎么回事了。 燕青调整心情,神色复杂的朝沉醉于词中的贾氏看了一眼,又低头看看纸张上的词,皱了一下眉头。 燕青觉得高方平的字写的很不科学,记忆中,燕青四岁时候写的也比高方平的好,不多的几个字,还让这个纨绔给写错了四字。 “可这不合时宜,说元宵节的词为何于此时出来……”梁家小姐伸个指头通通高方平的背脊。 靠。 高方平不喜欢随便吟得一手好湿,就是怕类似的被打脸了,总不能你作为作者不懂,相反别人听一遍就懂了,然后你老人家一问三不知吧。 “要你管,我就喜欢这么用!”高方平施展大纨绔术蒙混过去。 对于这样的流氓式回答,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可我还是不信是你写的,根本不可能,除非你现场再来一首!”梁小姐又伸手捅捅高方平的背脊。 “别闹,男女授受不亲,在骚扰,我去告你爹去。”高方平头也不回的道。 “姓高的!” “什么?” “乃的词写的实在太好了!” “美女客气啦。” “我不是客气,我在想着找什么办法拆穿你个不学无术的纨绔!” 高方平和梁小姐的低声吵架中,燕青过来在高方平的桌子坐下,他又回头看了泪光闪闪的贾氏一眼,苦笑道:“大人能不能别做这么绝?” “要你管。”高方平道。 作为男人,燕青同学拥有偶像级别的吸引力,有燕小乙在这里,后面那个恬不知耻的梁小姐也毫无淑女风范的跑过来坐了。 没办法,纵使一千年后民智开启、女人们见的世面多了,其中也有不少依靠对方颜值来决定屁股方向的女人,所以也不能怪梁家小姐是软脚虾。 仅仅书上说高方平还有些不信,但现在明白了,燕青对于女人的吸引力是殿堂级的,就像梁红英于武力值,高方平于奸臣值,李清照于文采值一样的从侧面漏出来。 贾氏总算从那首词里回神了,朝这边看了过来。 这下高方平乐呵了,对贾氏的印象不知怎么的就好了些。因为她看的不是燕青,仅仅此点就足够高方平把她列为一个有性格的美女,不是屁股决定脑袋的人,总会招人好感的。 片刻贾晓红有了决定,起身走过来,在近处很有礼貌的轻轻一福:“民女卢贾氏,见过东京大人。大人的文采堪称梦幻,情不自禁之下过来唠扰,望大人勿怪。” “请坐。”高方平嘿嘿笑道。 对于贾氏此等毫无人-妻规矩的举动,燕青大为着急,情急下道:“小的还是无法理解,观大人言行举止断无可能会写词,请大人解惑?” 梁家小姐虽然始终在和高方平作对,此时却也说了句公道话:“此君就这德行,玩世不恭,整日胡言乱语。李清照从不轻易推崇别人,却有评价:世间才人无数,又有谁能读懂他的孤艳高雅。还谈及能看懂高方平者唯其她也。” 贾晓红很兴奋,作为李清照的超级粉丝,李清照却这样评价一个人,再次引得贾氏大感兴趣的打量高方平。 但凡有主角在的场合,配角智商总能被顺利的降低。燕青也跳不出这个怪圈,对梁家小姐道:“请教你如何得知是李清照的言辞?” 梁家小姐得意的道:“清照乃是我的好友,儿时在东京时候我们关系非常要好,这些年也常有书信往来。她还提及高方平有感而发时,出过一句不完整的《满江红。怒发冲冠》,‘壮志饥餐胡虏肉,谈笑渴饮匈奴血’。虽因杀伐气息过重而遮掩文秀,但胜在大气磅礴之雄心壮志美感。” 习惯于纸醉金迷的繁华盛世中,“壮志饥餐胡虏肉”这样的雄句,很难引起周围这些个家伙的共鸣。看表情他们也就觉得一般般。 少量两个猥琐大叔捻着胡须评价“还行”,却估计也是因为此乃李清照推崇的词句原故。 大宋的文士女人们就这德行,很多年后汉儿已经丢了北面的半壁江山,但他们依旧如此。 所以岳爷爷无法理解这些人的念想,心有感慨之际,有了《满江红。岳阳楼感》。估计岳爷爷死前的最大怨念不是自己被杀,而是无法想通这些人和这些事,蛮子残害汉儿糟蹋河山,京畿周边整天游历着蛮子铁骑在烧杀抢掠,但上至皇家下至百姓,他们依旧沉醉于纸醉金迷而无法被唤醒斗志。

上一篇   第75章 永遇乐

下一篇   第77章 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