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老藤废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67章 老藤废了

“韩捕头。”蔡杰道,“你想请我去开封府喝茶?” “小蔡爷啊,请别为难是夹在中间难做人,怎么的您也得去做一份笔录,在这天子脚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府尊肯定会过问,这不是可以放水的事。”韩捕头道。 “行,我蔡杰乃是良民,当然会配合开封府的工作的。你只是个小人物,我不为难你。”蔡杰道。 “谢小蔡爷给脸,小的三生有幸。”韩捕头嘿嘿抱拳笑道。 蔡杰道:“还愣着干嘛,把王学斌这龟孙送去太医院急救,不能让他死了。” 于是大队差人屁滚尿流的把王学斌抬着去了。其实他们打心眼里指望王学斌被打死的,省得这个祸害无法无天,京城的差事真难办啊,根本不似张叔夜时期,遇到藤元芳这种棒槌,他就会说废话,给属下压力。 高方平只是冷眼旁观,其实王学斌这种状态真的不能乱动的,否则那些各种断裂的肋骨,有可能像尖刀似的在他体内乱刺。 然而高方平真不是一个仁慈的人,于是没心没肺的看着,一句都不提醒。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一切随缘吧,能否活命就看你王学斌的造化了。祸从口出你不知道啊?因口角杀人的事,在后世的文明社会都不稀罕。 至于蔡杰这个暴力份子能否脱了干系,阿弥陀佛愿太上老君保佑吧,总归做事是有代价的不是。 至于藤元芳那个傻子,他此番夹在几个大佬间有多为难,阿门愿佛祖保佑吧,他被大佬们一起联手整死了我还吃瓜看戏呢。 临走前,蔡杰过来石狮子处,对站在上面金鸡独立的高方平抱拳道:“此番原本是设宴给小高相公高兴的,却是不想闹成了这样,对不住相公啊,一人做事一人扛,今晚不能陪相公尽兴了,下官得去开封府配合调查。” 高方平干笑两声:“小蔡兄真汉子你哦。” 似乎高方平也是个人证了?但是是否请小高去喝茶,却也是差人们的难题。 见他们的样子,高方平急忙摇手撇清道:“不不不,你们不要有那样的想法,我只是路过。想要我配合,你们得让藤元芳来见我。” 差人们觉得霸气啊,府尊如何敢去见您啊,他是现在汴京最躲着您的人…… “总算是拿下了!” “多少年了,这个祸害总算遇到恶报,被蔡杰打的不成样子,真的猛士蔡杰也,不愧是参与了白池草原大战的真汉子!” “妈的我就笑醒了,蔡杰是真汉子?狗咬狗而已,他和王学斌谁都不是好东西,听说他已经被藤元芳给扣了。目下谁都无法处理,全部大佬对此闭口不谈,也不许汴京时报报道。” “是啊老藤逆天了,他放话说谁敢报道这事他就砸了谁的锅,咱们声音也得小些,否则又被请去喝茶。” “这事怎么处理,那得看王学斌会不会死,听说他现在昏迷,而王祖道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王祖道已经暴走了。而身在博州的蔡攸也吓到了,听说已经启程要进京公关了。” “蔡攸和蔡倏,这两个蔡京的大公子和二公子矛盾最大了,现在听说蔡京也不出面,是蔡倏在怂恿藤元芳,想重办蔡杰,以便给王家一个交代。” “不科学啊,王祖道是蔡京的左右手,他王祖道难道敢不给蔡京面子?” “现在局势复杂,若在以前王祖道遇到这事,当然只有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的,但现在蔡京威望不比重前,蔡卞和朱都在反手搞老蔡,这个节骨眼若是处理不好,兴许王祖道都要加入蔡卞他们阵营一起反老蔡。所以对于蔡京这是个难题。加之蔡京不喜欢蔡攸这个长子,于是很可能放弃蔡攸的儿子。” 小哑巴提着一个篮子走在街上,今个她来帮大娘采购一些水粉,听到街坊们的议论后,她眼睛一下就红了,激动的奔跑,想出城去看看弟弟那简陋的坟墓。 却因为没头没脑跑的过急,撞在一个大叔的身上,弹回来摔倒在了地上,采购的水粉也打坏了。 于是小哑巴气的想哭。 那个大叔把小哑巴扶起来,帮她把篮子捡起,看后也吓了一跳,东西都打坏了,看似很名贵,也不晓得只是哪个大户人家的毛躁丫头,回去得挨板子了。 随即小哑巴又不气了,回去挨板子她也高兴,好歹可以扣工钱慢慢还钱不是,但听到了王学斌出事的消息后,她心里那只靴子也算是落地了。虽然也不知道王学斌最终会是什么结局,但是小哑巴要求不高,这已经算是老天开眼,处罚了恶人。 因损失了名牌水粉,回到家里小哑巴做好了被大娘吊起来的准备,却是底层出生的朵二娘心好,重新给了小哑巴钱再去买水粉,还让她别声张,否则大娘不会责罚,却是小高相公会责罚,因为家里最抠门的其实真是高方平而不是别人,他连他儿子的几文钱都抢,当初那个大家都宠着的熊猫也被他抢过…… 老藤此番的维稳极其失败的,根本压不住。 现在几乎整个汴京都在热议那句“我爸是王祖道”,听来好笑,装逼遇到牛逼,他王祖道就是蔡京一手抬举起来的爬虫,然而王学斌去对蔡家阔少说我爹是王祖道。 大多数人把这次事件看做狗咬狗。然而说起来蔡杰此番虽然违法严重,却几乎占据了道德制高点,真有一群人挺他的。 蔡杰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他平日没有王学斌那么拉仇恨。汴京纨绔子弟很多,蔡杰只是其中中规中矩的一个而已…… “哎吆我去。” 张叔夜听到王学斌出事,当事人是蔡杰那个冲动份子后,觉得这事有猫腻。 一打听还真是,听到高方平在场时候,张叔夜双眼发黑的道:“猪肉平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那个,果然没有惊喜,你小子在哪,哪里就不得安生。弄的这么大,甚至要引发一些政治危机,而你小子做甩手掌柜,坐在台上吃瓜看戏,够狠的。” 几个老张的心腹属下很无语,早先的确是觉得有些玄乎,这样看来啊,还真又是猪肉平弄出来的幺蛾子。 “哎。” 张叔夜叹息一声,不知道这事要闹多大,王学斌不死的话会简单好些。可惜伤的很重,现在都躺在太医院里昏迷着呢,若真是死了王祖道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老藤真是白头发都气出几根来,夜了,坐在书桌上把下面整理上来的文报看完后,直接把桌子掀了。 他那个美女老婆来催促:“老爷睡觉了。” 却被屁股上一脚踢飞,老藤骂道:“早死三年睡个够!天都要塌了还睡觉。现今这个事我真没办法处理。这就是一群无赖神经病间的战争,所以我这样讲道理的学文人、处理不了。” 他家夫人道:“实在不行的话,妾身给老爷建议。” 藤元芳捻着胡须道:“哦,怎么办?” “王祖道不宜得罪。”藤夫人道,“蔡相虽然更不能得罪,但蔡相不怎么喜欢这个孙子。现在蔡相闭门不见人,只是不好意思担负不顾蔡家子弟的名声。其实在蔡相的利益,他当然想放弃不喜欢的孙子,然后安抚左膀右臂王祖道。所以夫君只需仔细查阅大宋律,以及判决先例,在框架内把蔡杰判了,却尽量轻判一些,就是大家的利益。” 藤元芳叹息一声道:“总体而言你说的有道理,其实最开始我就是这个意思。然而不知张叔夜发了什么疯,他已经把蔡杰算作此番宋夏国战的功臣。我开封府正式立案后,依照惯例就要提档,提了来,蔡杰那孙子的档案中,明目张胆写着参与了决定国运的白池草原会战。皇帝从这场战争中获利很大,所以很护参战的这些人,加之他毕竟是蔡家子孙,王学斌平时口碑又这么坏,我若强势把蔡杰给办了,得罪的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那是汴京几十万人会骂我的。” 藤夫人冷笑:“妾身就不信蔡杰那种纨绔子弟真会上战场,正好可以做文章,把你政敌高方平买卖官爵的事捅了出来,看他们怎么收场。” 老藤怒斥道:“败家娘们你懂个屁,这是默认的潜规则。蔡杰的军功乃北方都转运使高方平上报,张叔夜核准,若推翻这个论调,就等于把张叔夜和高方平也给拉下水,妈的还嫌弃老夫压力不够大,要再把张叔夜高方平也惹出来怼我开封府?” “那可咋办?”藤夫人道。 “废话,知道怎么办我还在这里发火啊。只有等着看王学斌那个废材死不死了。” 藤元芳终于被他一手放纵出来的这些纨绔给坑了,人比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老藤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自己越管这些纨绔子弟他们就越反弹,幺蛾子越多。 然而开封府在包拯张叔夜这些人手里,也不用他们去怎么啦仇恨,却所有人都会稍微收敛一些,都会让着这些青天?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威望加成?那为什么我老藤没有呢? 这是一门学问啊,老藤现在终于明白所谓的无欲则刚,这是青天们能管好开封府的缘故,我老藤又收钱又想升官,又害怕得罪人,到处是**,难怪关键时候硬不起来啊。 老藤现在明白了,靠软获得的权利不是真权利,行驶权利时候根本硬不起来。与之对应的,高方平那个酷吏找到一个平民方力遇害的借口后,他就敢怒杀五千人,一个暴击就把宰相老蔡打成了残血。 一梦解千仇啊,考虑不出个结果,老藤也只有抱着美女老婆洗洗睡,这个官能做到什么时候不知道,还是钱财和美女最真实……

上一篇   第766章 不作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