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8章 后世的纨绔、亦是先辈荣耀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68章 后世的纨绔、亦是先辈荣耀

朝廷前三排就算是知道了也没人说。 然而民间嘴炮战略家有时候是有见识的一群,他们几乎众口一词的认定:王学斌事件绝对和高方平有关。 流氓啊,从他于西夏班师回京不到一周时间,基本上京城又开始天翻地覆了。 不止如此,毕世静麾下,暂时部署京畿的那些战场归来的兵痞,放假这段时间又开始打架闹事,他们倒也没怎么骚扰百姓,却和老冤家捧日军不怎么对付。 民间有传言:爹的部队不如儿子的,曾经在宣德楼附近,毕世静部兵痞七个人,就把三十多个捧日军的人碾得满街乱跑,影响颇不好,太丢京城人的面子了。 要不是因为打群架掀翻了一些百姓摊位,惹恼了一个老秀才,老秀才用一条扁担单挑毕世静部、追着那七个兵痞打的满街跑,那京城系真的就丢人丢大了。 毕世静是有规矩的人,事后把闹事的七个兵痞捉了交给小高处理,高方平却是撂挑子说这里不是我的治下,你自己处理吧。 于是毕世静把七个兵痞撸去开封府找老藤自首,却连毕世静也被老藤几脚踢飞,赶出了开封府,说老子现在被大案子弄的已经怀疑人生,你们几个兵痞闹事也敢来找我? 最终就没人处理那几个兵痞了,只是高俅老爹来追着高方平骂了一阵子,说捧日军被欺负有损他殿前司颜面。 好在事后有殿前司的文职人员击败了毕世静部,算是往回了些面子。 是的,事后那个用扁担碾着毕世静部跑的老秀才,被高俅夸奖一番聘用为了书记员,算作殿前司编制,那么对外就可以宣布捧日军和毕世静部算是平手了…… “你不满意我的执政方式可以明说,不用以不科学的胜战消息把我害成这样。” 高方平怀着不安的心情来陶家看望了,这是坐轮椅的陶节夫对高方平说的第一句话。 “你们去吧,我陪着老相爷说说话。” 高方平挥退了陶节夫的随从,亲自推着他的轮椅,在园林景观的大宅里四处走,边走边道:“老相爷,或许我没拿到您所希望的全部答卷,但你毕生都牵挂的宋夏之战,我觉着该是告了一个段落。” 陶节夫结结巴巴的道:“如今老夫是个闲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这些你不用说给老夫听了。” “我真不信你不想听。”高方平嘿嘿笑道。 陶节夫果然是要多管闲事的,又歪着脑袋,留着口水的样子道:“有一点,真汉子不可长久温养,否则就如京城宅男捧日军一般,会阴柔成性,那么再好的部队也就不堪用了。就是这个原因,老夫治下时候一直在容忍种师道,始终不把西军换防,要保持一只部队的血统,就得始终让他们紧张,处于他们成长的那个氛围。” 他说的这个高方平当然懂,点头道:“老相爷说的是,方平受教了。我知道在您的角度,您现在不方便写信给执掌军事的张叔夜指指点点,于是想通过我去影响叔夜相公,维持您执政时期的军务政策。” 陶节夫显得有些迟缓的点了点头,心情好了些,和这样的聪明人互动就是简单。 顿了顿,陶节夫继续交代:“河东军系废了,不值的留下,否则他们心里有阴影,最终会是大宋不安定的因素,须督促叔夜尽快解决河东军系问题。老夫退休了就不方便干涉,这仍旧得落在你身上,你离京前一定要在此事上,和叔夜沟通清楚了。” 老陶的意思是裁撤掉河东军系。 高方平叹息一声,这才替他感到了为难,停下了脚步蹲下来,拉着他那有点冰凉的手道:“老相爷勿要挂怀,我懂的。当时河东军系被当做后娘养的,以近乎被逼反的方式打废了,河东名将呼延赞的后裔呼延灼都跑路梁山了。而残余留了下来的河东军、他们就要一个说法。但这样的战争结果,涉及深层次政治问题,注定了不能去处理,不能去提及。那么这份怨气就不会得到抒发,犹如昏官治下的冤案一样,能量不会消失只会积累或转移。于是在水泊毒瘤尚未解决的现在,呼延灼去了梁山的现在,河东军必然会成为一个不稳定因素。” 陶节夫看着池塘,微微点头。 高方平又道:“当时我没有对河东军的影响力,所以大宋是托了老相爷您的福,正是您的威望镇住了河东军系的情绪,不使他们成为我国战拖后腿的存在。事后您当然想给河东军系一个交代,给朝廷一个交代,于是您不得已下,发出了调令打算把种师道弄回京城,以当初对待狄青的方式对待他。这是您的一种政治意图,也算是您不得已下对河东军系的交代。” 陶节夫又微微点头。 高方平道:“然而这个问题上我的立场再次和您对立,因我部进兵需要,我压下了您的调令,把种师道留任西北。您当然不至于真的怪我,但从哪开始,你对我高方平妥协、也就等于在政治上彻底背弃了河东军系,我高方平也正是成为了河东军系的仇人。是的这是政治问题,但其实和开封府收了贿赂就不升堂帮受害者一样。于是在政治上形成,我高方平不被否定,河东军系就不能保留。” 陶节夫道:“国难来临第一时间,是老夫把他们调上前线的,我对不起他们,以我的威望安抚住了他们,但事后我却也没能为他们拿回公道来。于是你说对了,政治的无奈在于,我就算心里有愧也不能留下他们。这和王学斌做了孽后、相反继续迫害小哑巴如出一辙。惭愧,惭愧,兴许老夫现在这样是报应。” 高方平微笑道:“所以您害怕张叔夜意气用事,像是对王学斌打招呼那样、保留下河东军系来?” “是的,不能安抚就要灭掉,这没什么良心不良心的说法。这是国之重策。”陶节夫道。 “可以的,慈不掌兵,老相爷放心,我一定把河东军系问题解决后在离京。”高方平也只能很猥琐的在政治上做一次王学斌了,所谓的节操是不会在政客身上出现的。 到此陶节夫放下心来,真兑现了他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了,就此一句国事不谈。 老陶只是可怜兮兮的歪着脑壳道:“我家那个陶志明,值得你帮扶一下调教一下吗?” “可以的。”高方平点头道,“不是只有真正的文学和进士科才有出路,适合的时候,就是刷脸我也给他要来一个文职官位,让他一展所长。” “退休了,老夫这才有闲心逛一下汴京街市,想不到,汴京这一转眼奢华颓废到了极限,竟是五百贯一套的服饰也有了,我家老妻身为国夫人,想要一套那样的衣服。老夫这心里难过,竟是舍不得买给她?小高你给我说道说道。这是何种道理?”老陶一副羡慕嫉妒恨,很是想不通的样子。 高方平和稀泥道:“这有何难,我买了送给婶婶。” 老陶道:“老夫不要你送,我问你这是何种道理?” 高方平挠头了,妈的你问我我问谁去,到一定时候总会有这些事的。 后世川普的老婆、照样穿着五万美元一套的礼服、提着价值十几万美元的手袋到处招摇。说起来大宋还是弱爆了,蔡杰身上一百贯一套的服饰,换算购买力价值的话,人家川普老婆是看都不看那种货色的,区区一万美元的衣服让人怎么穿嘛? 见高方平不回答,陶节夫叹息一声道:“哎,总归时代前进了,而我们落伍了。” 高方平最先想到的是回家查账去,要是梁希玟敢像川普老婆一样穿衣服、哥就把她吊起来打扑街。 “还有啊,何诗寒先生说老夫不能再喝酒,这是何道理?恰好这时期汴京有了你研发的蒸馏酒,这让老夫心里闷的慌。”陶节夫又道。 “哎呀听着就是了,您又不是神仙什么都要问个为什么。”高方平没心没肺的道:“皇后娘的全部衣服加起来,也没有王学斌小妾的一身行头贵,这些道理又问谁去?” 陶节夫好奇的道:“难道你就因为仇富,所以设局坑了王学斌?” “不不不。”高方平急忙摇手撇清,“乃误会啦,这不关我的事,这是一句口角引发的血案,真的不稀奇。现在年轻人的思维,老子们这种传统狠人是理解不了的,就像您说的,咱们落伍了。” “为何老夫听你这毛头小伙这么说,感觉有点好笑?”陶节夫道。 “想笑您慢慢在这里笑吧,我还有事,要去见见您儿子,就不陪您了。”高方平道。 陶节夫难以启齿的样子道:“让他留京陪老夫行不,我这样子不知道能活多久,我不想他现在离开。” “这真不行。就像我马上要被那群混蛋弄去成都一样,有些东西不能讲条件,他们不让我好过,我当然不会让我下面的一群好过。不要看现在的汴京繁华,这是假繁华,要想真正的盛世来临,必须有一群人前赴后继。将来会有一万甚至十万个王学斌、穿着两千贯一套的衣服,在豪门夜宴中嘲笑翻越秦岭修铁路的这群泥腿子,然后一边商议着怎么瓜分铁路资产。然而一代人做一代事,将来的王学斌越多,代表老子们做的越好,这是来自咱们时代的荣耀,不会轻易被抹杀。”高方平道。 “行,你去吧,留下陶志明的问题当老夫没说过。” 高方平离开后,陶节夫又看着池塘喃喃道:“一代人做一代事……”

上一篇   第767章 老藤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