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蒸汽机的路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69章 蒸汽机的路

高方平推门进入书房的时候,不修边幅的陶志明扑在地上,于那些散乱的笔记和图纸中找着什么,然后头也不抬的道:“老爷子又发飙了吗,告诉他我晚点再去看他。” 高方平看了看也找不到坐的地方,只能站着道:“自江州一别,近两年过去了,给我说说蒸汽机的事?” 陶志明抬头一看是大魔王来了,急忙起身见礼:“见过相公,咱们出去谈吧,这些东西不方便移动,否则我又要重新理顺。” 出来外堂坐下,拿来了茶水喝着,陶志明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诉说起来。 也算是听得惊心动魄。其实离开江州,高方平忙于在北1京抓权拉仇恨,忙于投入国战之际,他们船舶工程院也不轻松。 听说进展深入不到一年之际,眼看克服了各种难关,第一代蒸汽机试车就发生了爆炸事故,死了很多个现场技术人员。至于小事故,各种各样的幺蛾子,小摩擦,那更是多了不能再多的,几乎每个月都会有新情况出现。 说起来,这些东西不是高方平的专业,两眼一抹黑的,该怎么干高方平完全不知道,只是把最终的结果和设想告诉了他们工程院,然后给予经费支持,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但仅仅一个密封性问题,在没有可用橡胶的现在,他们几乎什么方式都尝试过,很多东西是一边干一边实践,一边开脑洞。鱼胶什么的奇奇怪怪的东西都用过,最终他和韩毅,定下了石棉替代方案。 每一个细节,每一道工序,怎么去达到高方平要求,这些对于他们是全然陌生的领域,仅仅一个活塞环技术,那上面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和脑力,全是血泪,全资源的堆积,完全依靠试出来的。 活塞环过弹过钢的话,对于缸体吃的较深,虽然可以提升最终效率,但是以现在的材料和工艺,缸体会磨损过度,过快报废。 这就和当时研发的神武炮一样,为了节约用铜,虽然可以可以依托新材料防止出现炸膛,相对低成本的出神武炮。但因为新材料的炮管过于钢性,哪怕是采用了铅弹,炮弹仍旧“吃不动”炮管,也就是说不能全然贴合做到气密性,这虽然减少了炮管磨损,做到了大宋时代的每一炮最省钱,不过却牺牲了射程和威力。 等等这些,都是等待攻坚的无数问题。 聊了许久,陶志明嘘嘘的样子道:“所幸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其实要说起来呢,第二代蒸汽机的试车,也都在八个月前完成了,那时候我家老爷子都还没有出事,相爷您也还在草原等待战略时机,都没有进行决定国运的白池草原会战。” 高方平不禁楞了楞:“已经第二代试车了?效果呢?” 陶志明道:“到了第二代,事实证明还是采用我的方案,可以综合做到最好,韩毅的方案过于偏激了点,在现有的工艺和材料技术下,不是太成熟。所以早在八个月钱,经过第二代轮机的验证后,我和他进行了统一整合,成立了联合项目组,以一个方案统一攻坚。咱们惭愧,花费了近两年时间,浪费了很多人力物力,才初步定下了未来的研发大方向。” 顿了顿陶志明道:“结论可以这样说,现在蒸汽机咱们已经有了,若有特殊需要,已经勉强能用,只是和神武炮一样,暂时没有效费比,暂时做不到相爷您设想的那样去商用。还处于研发阶段,造价太离谱,且机器运行时间不够,磨损相对严重,输出功率仍旧不够。” 又道:“也就是说,现在的热效率暂时还无法用于火车。在动能衡量上,咱们套用了您习惯说的‘推重比’,以现在的热效率利用,若要推动你设想的那种重达百吨的火车,动力机组总成都得几十吨,推重比实在太低,得不偿失。若要强行提升热效率和输出功率,以现在咱们掌握的技术和心得,倒是可以调整,但因润滑问题仍旧没有很好的解决,就面临最严重的机械磨损,甚至面临爆炸事故。” 高方平听的一愣一愣的。 陶志明又笑道:“朵二娘方面的第三代新材料也出炉了,为此和我韩毅做了大量准备,于是能解决更多问题的第三代轮机方案已经处于论证阶段,就是您刚刚看到的那些图纸和笔记,然而……” 到此他脸色尴尬了起来。 “接着说。”高方平道。 陶志明道:“原本计划三年时间花费的项目资金,相爷您别怪我们,实在是想的没有变的快,早就已经提前用完,然后因为我家老爷子出事,我返京,老爷子不想我离开,于是很多东西我和韩毅的讨论、互换图纸等等工作,都是通过八百里加急完成,仅仅是工程院和我家的快递费用,就不是一笔小的花费。起初我当心被您骂,但我家老爷子的脾气您是知道的,他就是要这样,他说他作为一个相爷为国朝服役几十年,现在陶家因特殊情况花费了这些人力物力、您也不敢说是非。” “……”高方平还真不好意思说,只是皱眉道:“我说过了,钱的问题一定解决,可用蒸汽机必须三年拿出来,既然钱不够,何故不及时告诉我,以及拖了这半年多?” 陶志明低声道:“实在是我和时静杰李纲他们沟通后,也知道您面临的困难,不敢告诉您。听说那个时期您也为了钱的问题在满世界拉仇恨,我老爹亲口说他枢密院欠了您许多钱没法子解决,其实这也是他心结打不开发病的原因之一。而您从枢密院拿不到钱,相反因国战问题,您从钱庄贷的款也没有下文,那个时期谁敢和您谈钱啊?咱们属于皇家匠作监,但张商英相公早就对那样迟迟不出结果、又非常巨额的花费不满了,所以直接从部委层面,断绝了我工程院拨款。最严重的时候,张商英甚至想止损、砍了蒸汽机项目。” 这些就是当年高方平最担心出现的幺蛾子,也是必须启用陶志明的原因,说起来陶志明虽然有天赋,但并非独一无二,他能做到的韩毅其实也能,其他的团队成员也能。启用陶志明的原因是因为他爹是陶节夫,可以最大程度解决政治官僚上的一些问题,不至于随随便便被欺负。 否则科技上照样敌在前三排,短期看不到利益,“元老院”分分钟就止损砍经费,各种追究责任人,那么武功当然也就废了。 那个时候高方平被战争套牢,无暇分心解决工程院难题,所以很多问题是他们自谋出路解决的,要不是陶节夫的儿子是工程院首席、老陶又因病壮烈退休的话,不止是断粮那么简单,项目绝对被张商英给砍,人员编制都解散了。 在张商英层面,他不需要是奸臣,就会对高方平这一系后娘养的不满。因这一系的存在,影响张商英这个判匠作监事的综合业绩,是的匠作监赚的钱都算他的业绩,那么匠作监浪费的钱财、冗员、冗官,当然也算在老张头上。 所以这个问题上,恰好张商英不是贪官小人,敢不给陶节夫面子,这才出现的。若是换做常规的官僚,那就简单了,包个红包送点钱,项目浪费再多也会保留。 原则上,江南造船厂和江南船舶工程院是一个系统,厂长是高方平。但那个时期高方平不过问,整个江南造船厂名誉上由时静杰代为管理。 于是在时静杰的角度上,他是帮高方平在管,虽然可以利用造船厂的利润对陶志明他们进行输血,但也不敢做的过分,正因为时静杰也不是昏官,抱有和张商英差不多的心思,项目的成功看不到尽头,于是他就像高方平在西夏一样的,来个“小心谨慎”,虽然进取不足,但是想做到不败家。 这些就是项目受阻甚至停顿的原因。 而稳住这些人的办法当然也简单,就是利润。 也算好,高方平自己、加上西门庆关七他们带头,对江南船厂下了丧心病狂的订单,让江南造船厂的利润好看,这才可以声东击西,始终维持小幅度对工程院输血,好歹暂时不把他们饿死了,维持住这个完整的技术团队,保持住了学术氛围。 否则如果江南造船厂利润不好看,别说张商英了,时静杰就先把他们给遣散解雇了。 “如今我回朝了,你们的所有的难题我都会解决。”现在高方平定调了,“陶志明你也留在京城没用,你老爹的病在一千年后也不会好,所以回江州吧,抓紧时间把第三代能用的轮机拿出来,才是王道,经费的事由我会签字,不通过张商英,直接走江南船厂,谁有意见让他来找我谈。放心,很快就可以看见曙光,第三代蒸汽机我带头来买,你有多少台我买多少台,看见利润后,所有人就都会闭嘴了。这和我当时的形势一样,质疑再多都没事,一场胜战下来包治百病。” 陶志明从研发的初期就没有商业思维,从未想过这个怪物以后卖给谁去,这下好,第三代还在图纸上,大魔王却说他有多少买多少了?这也算是一种肯定,算是江南工程院的第一份成果,所以小陶非常高兴。 高方平又道:“包括现在的第二代机器我也买,你告诉厂部,汇同你们工程院协调,扩招培训工人,尽快拿出量产方案来组建生产线。然后研发蒸汽机和大船的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