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写信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7章 写信

燕青作为一个拥有反贼潜质、又留恋勾栏瓦舍的浪子,显然也对“壮志饥餐胡虏肉”不感冒,对梁小姐说道:“小生有一事无法理解,大人的名句‘壮志饥餐胡虏肉’,明显和刚刚的词有着风格上的极大反差,需知风格不是一日形成,非一日可变。请为燕青解惑?” “燕小哥此言实为有理。”不远处两个猥琐大叔捻着胡须频频点头。 “额……”梁家小姐情急之下瞎掰道:“清照说高兄乃是矛盾的人,矛盾和反差正是他的特点。” “大人才华横溢,不论何种风格都已接近极致。不同的词,有润物细腻的悲情刻骨,亦有军国山河的豪情天纵,卢贾氏佩服。” 算好还有贾晓红这个脑残粉在给高方平撑着门面,高方平真的很感激她。 不胡乱吟得一手好湿,怕的就是这种局面。因为永远也无法让所有人喜欢你。 挑别人的小毛病进行攻击,此乃文人最喜欢干的事,譬如燕青这个文武全才的偶像派就干的不亦乐乎。 所以对着他们唱岳爷爷的词,得找对人,否则被鄙视都是轻的。李清照当时欣赏这样的句子,只因她是文青的同时也是有爱国主义情结的才女。 取悦大多数人这件事,显然李清照干的比岳飞好很多。一个是人老珠黄身家落魄时身边依旧“香车宝马”环绕。一个是壮志未酬就被人捉去害死的民族英雄。论及文采,高方平不信岳爷爷输给李清照,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整天说别人不爱听的东西,于是被捉去杀了。 所以即便要吟诗,显然盗用李清照的要安全许多。即便这样还是找对人。这就叫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高方平这次做对了,卢贾氏怀有这样的心思,就会被绝世才女李清照的词打动。 高方平的出现,会犹如暴风雨中的那盏不灭的明灯,出现在贾晓红的心中,李固被冷落之下他还坐得住吗? 从某个程度来说,贾氏的性格算是这个时代女性中的异类奇葩。大宋守活寡的女人很多,其她女人选择沉默,但卢贾氏选择了反抗。 “时辰已经不早,主母在外抛头露面终究不妥,让小乙送您回去。”燕青胸无大志却是个很忠心的人,不想主母在这里被纨绔围观。。 卢贾氏皱了一下眉头,却也不惹燕青,以这里的女主人身份微微一福,对高方平道:“请大人在北1京期间多来翠云楼坐坐。” 然后便在燕青的看护下离开了…… 听说今天有牛肉火锅,带着人赶回去的时候却只见到一片狼藉,火锅翻扑在地上,富安扑在躺椅上剔牙。 小萝莉在训练她的部曲。 牛皋把最近收到的金子拿出来,吐些口水在上面,用袖子擦亮。对此高方平很无语,好在不是白银,否则会影响成色。 四个小女孩拥有裁缝的潜质,在摆弄图纸,测算制作衣服需要多少布料。富安答应了给她们买最好的蜀锦。 梁红玉的小猪听说去留守府的厨房找东西吃去了,在这里它是吃不饱的,永远只能看到一个翻扑着的火锅。 不知不觉的就天黑了。 高方平在房间里提笔书写,给李清照写信。 盗用她的词高方平一点也不脸红,作为大宋第一流氓,高方平不论做什么都会认为理所当然。东西只要有用,用就是了。但用了后需要给李清照一个交代,所以书信中把那首永遇乐也附上了。并署名李清照,算是送她也好,还给她也好,无所谓。 李清照是个有忧患意识的人,她总会想的很远,曾经还和高方平约定过老了怎么样。她劝说赵明诚从太学退学,不想涉足官场,她也能看出赵挺之的气数快用尽了,所以她这样的女人,一定最能看得懂那首词。她会比任何人都理解这首词。 算时间,清照她们坐船南下杭州应该早到了。所以这是一封借助官驿,发往杭州的信函。 提及杭州,梁红英的路线也差不多。就是不知道她的情况怎么样了,不知蔡京谋划的大钱纲是否已经快要起运? 百万贯大钱纲的谋划起运,还全是铜钱,又不能动用水路漕运,当然不会简单。这就是高方平得空可以来大名府的原因。 “希望一切顺利吧。”高方平放下笔喃喃道…… 晚间的房间里。 美貌端庄的中年妇人正坐,她是蔡京的女儿,梁中书的夫人。四十不到的年华又保养打扮得宜,让她显得很年轻很韵味。 梁蔡氏手拿着宝贝女儿抄录的一首词在阅读,声音细微,最后沉默无语。她竟是深有触动,难得出现了强烈的情绪波动。 蔡京其人的文采不用怀疑,家教也非常完美,所以作为梁夫人,一般的词看看也就算了,不会当做一回事,甚至还会批评两句找些毛病。但女儿梁希玟拿着这首词来的时候,梁夫人看过便舍不得再放下了。 “真是那纨绔子弟作?”梁夫人许久稳住了情绪,轻轻放下了纸张。 “是很诡异哈?”梁希玟有些尴尬。 “怎止是诡异所能解释,几乎于不可能。”梁夫人喃喃道:“能以经历沧桑、大起大落的女人角度写出此等大彻大悟,却又不甘心的平淡笔法,除非是苏轼和你外公专门为之,否则断然难以做到。” 梁希玟黑着脸道:“我就知道被那小子蒙了,哼!” “为娘只是说近乎不能,而没说绝对不能。”梁夫人又微笑道,“我朝创造力举世无双,爱出神童鬼才,算起来小高都16岁了才开窍,其实也算不得太诡异。为娘的搜便脑袋也找不到这首词的出处。更想不到现今符合条件身份的谁个才女,能有此作。倒略有几分易安的笔调,想来他乃是易安知己,受易安影响加之天赋使然,便有了此作。我甚至有感觉,这是在写他的好友李易安的将来。为娘的读了也难免有些感同身受,我要不是蔡京的女儿,其实这首词,便是写我现在的遭遇和心境了呢。” 梁希玟听得咋舌了,实在想不到同为当年东京大才女的娘,居然会给予这首词如此评价,实在不容易啊。司马光王安石苏轼这些个神童妖孽的早期作品,也不见得能获得娘的赞赏呢。 当然了,受家学影响,梁希玟也还是很有文采的。明白这首词它好就好在针对性太强烈,那种经历沧桑后留下的沉淀和智慧,波澜不惊的平淡笔法写穿世间炎凉,揭露那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之下隐藏着的落魄。一但遇到了稍有此想法或经历的人,简直会为之着魔。 想着,梁希明小女儿态的抢过纸张贴在怀里,歪着脑道:“爹爹一直看不起那纨绔子弟的文采,女儿这便拿给爹爹瞧瞧去。” 梁夫人如何不知道宝贝女儿的心思,却是黑着脸道:“你爹爹乃志在青云的人,如何会喜欢此等奇词淫巧?像他那种满腹经纶又有志向的人,最是瞧不上此等文辞。女儿啊,你比小高的智慧可差太多了。并非是好东西就一定会人人喜欢。见人说人话这便是真正的聪明人。否则只要有才就会让众人喜欢,那东坡居士不是永远做宰相了?” “还是娘聪明,那便不给爹爹看了。”梁希玟把纸张藏了起来。 梁夫人注视着女儿少顷,微微一笑道:“你早过了婚嫁年龄,是不是有想法了?” 梁希玟想都不想张口狡辩,立马把高方平贬低得一文不值,甚至是狗屁不如。 梁夫人寻思,为娘都没说是小高好吧,她张口就瞎驳,真是的,权贵家的才俊子侄最是不缺,又不是只有小高适合婚嫁。 严格来说蔡家的外孙女,梁中书的女儿,以目下国朝的思维风气,可以嫁给寒门,却必须是东华门唱名之人。 基本上大宋最被鄙视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取公主的驸马,另一种就是嫁入将门的女人。这两种人在士大夫阶层之中是永远抬不起头来的,而恰好,大宋的话语权永远就掌握在士大夫手里,真不在皇帝手里。 从这里来说高方平勉强算个将门,哪怕他现在已经是文官,人家依旧这么看。只有两条路能颠覆这个看法,一,进士及第,东华门唱名。二,高方平在文臣系列中,官做的比高俅大。 除了这两条再无其他路线可走,就算是功劳盖天被封个异性王,也一样会被那些文坛流氓欺负。他们连官家都经常欺负,何况一个污糟猫王爷…… 汗。 一不小心,目下高方平算是在大名府小有名气了。 纨绔子弟小梁早早的来恭喜高方平,把高大哥惊为天人,说目下北1京文人聚集的高档次场合,有的已经开始传唱《永遇乐》。 文士们主要评价笔调风格等等。但最为热情奔放的,要属北1京那些高门大宅中的贵妇,或者曾经是贵妇却家道中落的才女们。因为很简单,她们才不会管你文巧几何,笔法风格。只要唱出了她们寂落心声,她们对高方平就由黑转粉。

下一篇   第78章 国之重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