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西夏的精英大V们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71章 西夏的精英大V们

在西夏前三排的眼睛里,高方平除了是一个传奇之外,还是一头游走在家门口草原上的饿狼传说,简直阴险狡诈到了极限。而现在他虽然走了,离开了大家的门前,但是刘光世部,却成为了守护高方平阵地和利益的狼崽子。 对此尤其不能接受的是李乾顺,总之就算这是战争博弈的最后结果,但有他们在西夏一天,李乾顺都觉得没办法真正安心的睡觉。 西夏现在的礼部侍郎、是个有志的年轻一代。这种时候他就喜欢陪着一言不发的夏王李乾顺发呆,什么也不说,当李乾顺需要茶的时候,他就急忙把精美的宋国产的红泥茶壶递给李乾顺。就像是宋国的那个梁师成伺候赵佶一样的周到。 与此同时,这个年轻侍郎的心理,也无时无刻不在从外交官的身份,思考着西夏的利益。现在他所能想到的最有效办法,还是通过外交层面、从辽国去入手。他也决定誓死为李乾顺想到一个有效的办法,让辽人也开始忌讳高方平,那么来自辽国的压力,兴许会让宋国的高方平走下神堂,退居二线。 这些,也会是我李贤耀的仕途开启。这便是这个年轻侍郎的真实想法。 然而现在李贤耀自己也在忧心忡忡之中,因为目下整个西夏朝廷都面临着高方平的强大经济腐蚀。 除了李乾顺入股的“大西北联合矿业局”这个诡异企业外,目下从“宋租界”、一直延续到西平府以北,都在波斯奸商关七、宋国奸商西门庆的牵头之下,进入了强投资模式,到处是市场,到处是可赚钱的空白领域。 目下仅仅凭借李乾顺和有志小年轻们的力量,很难顶住西夏买办们的发财大计。 愤青侍郎李贤耀已全然看清楚了那群换个国君照样赚钱富贵的买办嘴脸,所谓的有奶就是娘、目下忘记了耻辱,维护高方平在夏利益的最大群体不是宋军、不是关七西门庆,而是西夏自己的权贵前三排! 可惜在能量实力的面前,一切都是枉然的,爱国的宣传教育也是礼部侍郎李贤耀的责任,然而这份明白来的太迟了,面对利益的时候也太软弱。 宋国的驻军只是两万多精锐,然而高方平的战略灵魂却是“有钱又得民心者安天下”,现在高方平的在夏政策,收获了越来越多的民心,给予了他们越来越多的工作机会。享受着对于西夏人如同恩赐的薪水。 且宋军在保护那些工人的钱不被没收。 是的高方平实在太猥琐了,依托宋国驻军,正在“严正关注西夏人权状况”,妈的说的更真的似的,执行的比他宋国自己更严格,他宋国内部到处是不公平现象,他宋国才是绝对的大独裁。然而他猪肉平居然在西夏境内“解放人权、强势推广民主”。 靠。现在西夏人已经被忽悠疯了,就像暴发户才有钱的初期喜欢处处显摆财富那样的心态、现在西夏平民开口闭口就说“我有权,有权nnn”,说的更真的似的。 在以往,西夏政权除了动用武力之外,还可以耍财政流氓手段,把西夏货币变的一文不值,让平民半身辛苦、却全部财富只能用来糊口,以便西夏可以集中全部国力资源在皇家使用。 但现在不行了,现在他们为高方平工作,工资以“宋刀”结算。用宋国的钱,现在可以在西夏买到近乎一切东西,包括兴庆府权贵自己都没有的东西,宋国钱那真正是硬如金刚的通货。 并且不是真金白银,而江南东路发行、大宋户部背书的纸币。如此还可以让大宋用纸张忽悠整个西夏、而他们不用为铜矿不足苦恼。 纸币的推广初期,李乾顺和愤青侍郎李贤耀是等着看好戏的,西夏人连自己国家的钱币都不信任,很多时候是以物换物的进行交易,他们根本没有商业概念,所以李乾顺觉得他们应该很难接受宋国朝廷的“纸张”。 无奈的还是在于,饿狼传说高方平太凶猛,看似他早在进兵西夏前,就犹如顶级棋手那样的决定了往后很多步战略。所以他进兵西夏后一改政策,别说屠城了,把西夏民众保护的比他宋人还好,不拿一针一线,进行了明码实价的交易制度,而不是比拳头大的丛林制度。 由此他高方平取得了西夏民望的第一桶金,在当时的宋军占领区、现在的宋租界内,有大把人信任高方平。于是他们获得了工作,接受了宋国纸币。 纸币的确没有价值,只是一个标的。但是当那群原本最困苦的底层民众,成功用纸币买到了独特又高端的进口货江州制造后,可以说西夏的经济防线就全然崩溃了,宋国纸币正式成为后世“美刀”一样的存在。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这些花花绿绿的纸张。 不止平民想要,其实西夏前三排的买办们,才是最想要“宋刀”的一群。他们比谁都最先看穿西夏废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这群人才是最需要被保护的一群。因为他们比谁都清楚“察哥亡老子们之心不死”。 是的察哥一直以来的策略、都倾向于洗牌保民生、杀权贵打土豪。在这样的担忧情绪下,对这些买办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持有宋国资产。也就是持有“宋刀”。 资产在西夏,形势一变分分钟就被察哥和谐了,无法带走,就算是勉强变现了,也无法带着庞大的金银车队,躲过西夏禁卫军的骑兵追击。那么,持有宋刀,又存在宋国钱庄之中,简直就是为西夏买办量身设计的跑路制度。 而目下,“严正关注西夏人权状况”的宋国驻军,正是这些西夏买办的保护神。宋国钱庄当然有大宋骑兵保护。现在虽然还暂时没有什么“领事馆”,但是察哥他们想和谐的西夏买办只要以客户姿态、跑入宋国钱庄避难,那么他基本就活了。 于是呢,这群从“宋刀”获得最大利益的西夏前三排,现在就是最维护高方平政策、最讲民主法治的一群精英大v。无他,只有宋军、只有所谓民主法治,才能保护他们堂而皇之的卖国而不被李贤耀清算! 说穿了都是利益,马克思看懂了这个问题。但现在的李乾顺何德何能可以看懂呢? 然而李乾顺身边的新一代有志青年如今官拜礼部侍郎的李贤耀、他却基本看懂了高方平的套路,看懂了之后他再也睡不着了,一夜一夜的惊醒哭瞎。 李贤耀终于知道了高方平为什么不强势灭国了,其实不用武装拼杀,现在高方平基本已经依托了西夏买办资本,完成了对西夏的全面“侵略”,只是这种侵略方式杀人不见血而已。 现在一切都太晚了,整个草原的平民都知道“南方有机会”,南方可以打工获得宋刀,而宋刀比真金白银还真金白银,可以买到他们需要的一切东西。 这是真的。金银在西夏根本不值钱,依照以往的政策,一但开始国战之后,所有一切都是李家的,他们拿着金银和铜钱也买不到粮食活命。在以往,只有牛羊马匹、以及草地上那李乾顺们带不走的草料,才是牧民的唯一生存依靠。 但是现在他们真真切切的可以做工,获得宋刀之后,就能买到麻布、棉品,刀具、工具、锅碗瓢盆,蜂窝煤炉子,粮食。 当买到了所有的衣食住行后,他们的戾气正在快速衰竭,因困苦而带来的战士属性,也正在逐渐的丢失。 这没毛病,这就是高方平的最终目的,他们不会打战更好,彻底放弃军队更好。将来大宋保护他们,谁敢欺负他们而破坏大宋的投资环境,一定会有志愿军入夏作战的…… “西夏真的输了。” 这是目下西夏皇后耶律南仙爱说的一句话。 在开初的那段日子里,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亲手杀死高方平,以怀念那令人尊敬的萧合达将军。她甚至把这点作为了今生的最大愿望。 但这个念头的第一次弱化,是因高方平以西夏的国礼、以染血的白马军旗盖身,把萧合达尸体送入了兴庆府。 那之后察哥复出,一力主张和谈。 高方平胜利的方式太过猥琐,但白池草原上的骑兵王者总归是他,那是实实在在的胜利者。怀着这样的思维,当时耶律南仙对高方平的仇恨再次弱化了些。 后来,专门找李乾顺要求和高方平面谈、抱着要以美人计诱杀计划的耶律南仙,见到高方平其人时却又迟疑了,不是因高方平的颜值,而是因为他大热天仍旧穿着武装到牙齿的盔甲装逼,并且他不是一个真软脚虾。这让耶律南仙没有任何机会。 至于谈到最后面的时候,耶律南仙忽然发现高方平没那么可恨。 过度到现在,耶律南仙就真的为难了,真的已经不知道高方平到底是西夏的恩人还是仇人了? 耶律南仙和察哥不是买办势力,但是他们对于李贤耀目下的外交政策,持有绝对的怀疑态度,因为一但在辽国层面搬弄是非、而又整不死高方平,西夏就面临大麻烦。一定会有大宋驻军进入兴庆府,调查所谓的“叛国行为”。那么西夏的有志青年们就会死一群,然后西夏买办们声音会更大。 所以作为第三方势力,耶律南仙和察哥现在是一个阵营,她们怀念萧合达、想给萧合达报仇,却不想李贤耀把国策带入绝路。 “不论极左和极右,都不能信任。” 察哥目下喜欢如此长叹,却不知道平衡点在什么地方。察哥只知道再过三年,无需宋军继续驻扎,但是西夏将永久失去反击大宋的能力,永久成为宋刀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