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两个文青的酱油话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76章 两个文青的酱油话

艺术人生会有几种表现形式,现在的李清照主要是青灯相伴。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认识了高方平后,总在潜移默化,她也改变了以往那香车宝马的生活,其实只要她愿意,在京城她当然也有太多的名人朋友,可以醉生梦死的。 最近她就是青灯相伴,今个晚间,把时下热门的《汴京时报》最后一版看完后,打算洗洗睡了,却发现外面有动静,且窗口的蒙纸很不专业的被捅了一个洞,有人在偷看。 “哪来的登徒子看打不死你。”李清照慌张的呵斥声中,拿着打狗棒冲了出去,见窗下很猥琐的蹲着两人捂着脸。 这绝对是这个时代的另类风格,所以都无需看清楚,李清照扔了棍子道:“高兄现在名气大了,还喜欢这套鼠辈行为?” “我来这里,不是偷看你身材的,我主要是想看看你现在的生活,尊敬你的意志不打扰你。”高方平道。 “人家别的登徒子是弄点口水,轻轻把窗纸弄个小洞,高兄你也太不专业了,你直接捅破一大片了。”李清照道。 “所以我不是做登徒子的料……” 见她神色古怪,高方平又尴尬的改口道:“好吧其实我故意的,好被你发现后、和你正式见面。” 菊京在外面守着,他们两人进去了。菊京不太明白情况,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家里那种诡异声。 屋子里,李清照更比从前略微清瘦了些,她抬着灯凑近,借助灯光的反射,仔细的看了高方平许久。 “不会要开始滴蜡了吧?”高方平这么想着。 “一年多的行军,西北的风沙和严寒,更把你锻造的风华绝代了有木有?”李清照放下灯笑道,“比以前犹豫的眼神,还有些嘘嘘的胡渣子,脸更苍白了些,却再也没有了小白脸气息,这很奇怪。总算看到高兄成熟了。” 高方平很深情的道:“我猪肉平的一生初心不改,我做的一切都在为你代言……” “瞎扯。你这猥琐又辉煌的一生,不是为谁代言,你是为了你的理念和抱负。”李清照一针见血的道:“没人比我李清照更了解这种心态。只是说你的追求表现出了为国为民的姿态,而我李清照的追求,表现了我对文艺的执着。那个病入膏肓的赵明诚把金石字画看的比他妻子重要。其实咱们是一类人,只是表现形势不同。” 高方平瀑布汗的样子:“你改修哲学了?” “我在感慨呢,高兄莫要打停。”李清照微嗔的样子。 “好吧你接着说。”高方平道。 李清照待要再说时,却似乎没了第一次开口的那份感觉和激情,于是只得草草拍马屁收场道:“略微一百字,总结为:真的为高兄高兴呢,石龙关大捷,河中府大捷,白池草原大捷,乃至整个宋夏之战全面性告捷,如今盛世景相初显,这是你的利益,同时你也成功兑现了当初对清照承诺的礼物。” “是的我做到了。”高方平当仁不让的样子,微微的躬身。 李清照回忆又文青的样子叹道道:“遥想五年多前那个盛夏时节,汴京口碑最坏的花花太岁、和清照一起游玩郊外,那时看到的那十里地,乃是开封府手里野草重生的无用荒地,你用了那些第,而现今那是京县,正在轰轰烈烈的改变着大宋。当初那个纨绔子弟高方平、口出狂言要让大宋堆满猪肉,要让军队吃着最好的军粮去远征,现在回想起来恍如隔世,清照亦不知晓,当初为何会对你刮目相看,会信了你的鬼话、如今又成为现实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所以你当年是不是因为我的颜值而看重我的?”高方平嘿嘿笑道。 李清照倒也楞了楞,认真的想了想道:“兴许还真是。这问题我没仔细考虑过,只是今晚再见面时,昔日的香车宝马犹如云烟,今时今日,你我差别如此巨大,物是人非之感尤其让人无所适从。” “乃想太多啦,其实你我的差距,只隔了一张纸。”高方平道。 李清照故意岔开,黑着脸、抬手指着窗户道:“就像你很不专业捅破了的那窗纸吗?” 高方平待要说什么的时候,李清照又打断了,看着钟惊呼道:“呀,都这么晚了啊,我得洗洗先去睡了。”言罢,她打了个很不专业的哈欠。 高方平道:“要睡了哈?” “你是不是没什么话说了?”李清照看着他,“最近我生活规律,每日起的很早,然后去交稿换钱,汴京时报要给我一个栏目,你说我要不要考虑去。” 高方平瞎扯道:“这真是个好问题,然而你先洗洗睡吧,睡醒你就会有答案了。” 李清照好奇的道:“你这样的务实派、也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 “车到山前有个蛋的路啊,那不得要人修。不过只要是你走的路,我都会为你修的。”高方平道。 李清照神色尴尬的把这句回味了片刻,说道,“这个嘛……话是很好听啦,然而你现在都赖着不走,你非得听我李清照亲口让你出去?” “是的我脸皮厚。”高方平真的耍赖了。 李清照看着他顷刻,叹息一声道:“但我永远也不会说‘请你出去’这句,对你,我说不出来,你自便吧,我去睡了。我的一生算是被你坑了一半,但我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你好好的说,我怎么把你坑了。” 却是她已经出去了,在耳房里犹如普通妇女一样,把那个始终放在蜂窝煤炉子上的壶提起来,倒了热水洗洗。 然后回房来,合衣往床上一趟就入眠了。也不管高方平了。 “我不信你睡得着。”高方平也不敢过去。 “别吵,你不愿离开就给我守夜,闲不住就看看书,我有些书籍保管你没见过。张商英整天想要我这些古籍呢。”说到后面她声音越来越低,像是睡了。 高方平一听就找到了理由,坐下来道:“竟有权贵窥视你的宝贝,我就守在这里,守着你的毕生心血。” “我毕生的心血是信了你的鬼话,且亲眼看到了果实,而不是几本死书。若要守,你该尽快进成都守着大宋利益。”李清照背对着低声道:“你不要假装很猥琐的深夜留在女人房里,其实你不是这样一个人,你不会为了任何人停止脚步,就像你不会为了貌美如花的耶律南仙而出卖大宋利益一样。所以结论是你对我有非分之想,只要你开口、做小妾我也跟着你,但你不会的。只因为我是已故老相爷赵挺之的儿媳,你不会犯这种政治忌讳。你强势留在这里不是你好色,而是你心里对我有愧、而又不能给我想要的,这让你乱了章法。” “你不要把我看的不食人间烟火,说起来我也是花丛老手。我都有一个夫人三个小妾了。我在这里是怀有龌蹉心思的。”高方平道。 李清照气恼的坐了起来,又好气又好笑的道:“你拉倒吧,你当初抢了贾晓红,出发点是钱财和身理需求。后来接受梁希玟,是名誉和政治上的需求、传宗接代的需求。小朵和张淑清是稀里糊涂就放在你名下了,她们的存在是你责任心的需求。你是一个根据需求决定步骤的大灰狼,并不是才情并重的白兔公子。” “你这话说的,都让我显得有些高大起来了。”高方平静静的看着她。 李清照无奈的道:“你铁了心不让我睡觉是吧。” 高方平想了想道:“我现在有些疲惫了,这些年和你聚少离多,我暂时什么也不想做,就想看看你的样子。” “那你恐怕会失望,有一天我会不好看的。”李清照想了想这么回答。 高方平笑道:“其他人会你不会。有些人耐看,看一辈子都不会让人很兴奋、却始终都是一池清泉,恰好你就是这种类型。” “那你会看一辈子吗?”李清照好奇的道。 “会的,不论贫贱富贵,不论雅俗,这是你我当初的约定。”高方平道。 李清照眼睛一下就红了起来,他说话让人好感动啊。 “为报答高兄的承诺,追求我自己的内心,我会和赵明诚和离,但终身不会再嫁。”李清照忽然笑道,“清照想吃好睡好,身体健康,以便常伴青灯古卷六十年,为君祈福,为君修行。每到大雪磅礴时,若能得高兄来看望,一起温酒观雪,则此生足矣。” 高方平的猥琐规矩是自己不吃,也不许别人吃,这下便嘿嘿笑道:“人生不过长百年,今生无福与清照大醉三万六千场。修行者求来生,若我的路算修行,那我求来世与你绕床弄青梅、捧心肝。” 我@#¥ 李清照觉得他好可恶啊,妈蛋他又不是文青,干嘛把话说的如此好听肉麻,真是的。 高方平还是离开了,和菊京一起走在深夜的开封府街道上。 菊京疑惑的道:“相公你们刚刚的话好诡异,大师说话都是这样玄妙吗?” “一般脑子有病的人才这样说话的。”高方平嘿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