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 实习相爷的那些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82章 实习相爷的那些事

刘青菁先生模样的坐在书桌后,真有那么三分风范,在低头整理着书桌上的散乱文册。 高方平进来后看得楞了楞,做男装文士打扮的刘青菁,是有那么些独特味道的。 “许久不见想哀家了啊,你这个神态很奇怪嘛。”刘青菁胆子很大的样子,起身慢慢的逼近了过来。 一时间也有点不适应这种称谓上的变化。有点被她捧杀的嫌疑。 哀家是弱势称呼。一般是死了男人的皇家女对强势人物的自称。譬如对皇帝或者对实际掌握权利的权相,太后一般就自称哀家,有点“我是可怜人你不要欺负我”的意味,不过对一般人还是要自称本宫的。 她想干什么,现在就来这套有猫腻啊。 一边想着高方平已经靠在了墙上道:“娘娘此番你故意处罚荣德,当然是为了把我找来的,您还是直接说事吧。” “回京这么久,愣是躲着不来见,还得本宫用这种方式把你找来。你个没心没肺的人,枉本宫平时在学堂给你造势?”刘青菁道。 “娘娘您这是自己刷存在感,这不关我的事。”高方平摇头道。 “这也是你的利益,你好好的说,是不是吃了就不认账?”刘青菁胆子很大的伸手捏他的脸一把。 “!”很无奈和她的互动是煤炭开始开局,而不是白银开局。现在要扭过来有点难。 刘青菁这才收敛了些,说道:“宋夏之战大捷,举国同喜之际,赵偲进封越王,加成德军节度,对此你小高怎么看?” 高方平最讨厌和妇女论政了,也不喜欢干涉王爷们的事。这个赵偲乃是赵佶的弟弟,是个极端不安分的存在,当时高方平被蔡京提议知大名府的时候,他便来高府送礼要求见高方平,高方平都没见他。 “不不不,这些它也不关臣的事,若要问看法娘娘得去问元芳。”高方平摇手道。 刘青菁不禁靓脸微红,她和开封府藤元芳当然是有联系的。 历史对她的评价真没错,她就是个喜欢干政的存在,以至于后面把赵佶和蔡京都惹毛了,最终当然就被提议废后了。 “真不关你高相的事吗?”刘青菁眯起眼睛问道。 “娘娘您弄错了,您的相公是蔡京而不是臣,这是有规矩的。”高方平继续撇清,作为太后她现在只能叫蔡京相公,叫其他人不行。 “哀家只是把这个称谓提前了几年而已。”刘青菁道。 “您要是在不说事我就要逃跑了,哪怕荣德她们被您整死了,我才管她洪水滔天呢。”高方平很没骨气的模样道。 刘青菁就喜欢他这幅没心没肺的样子。战场的历练让他多了些忧郁的眼神及嘘嘘的胡渣子,看着更加带感了。 “好吧本宫不戏弄你了,好在你还知道守礼,还知道尊敬本宫。”刘青菁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低声道:“小高你是贵人多忘事,忘记了赵偲是谁的儿子了?” 高方平不禁楞了楞,她专门这么说当然是指赵偲他娘。全天下都知道他爹是谁。但他娘是谁,高方平还真不知道。 刘青菁泄气的道:“好吧你果然是个小白痴,他娘是林太妃。” 高方平皱了一下眉头道:“这个林太妃,和前阵子那个不识字、而被皇帝赶出京去的林摅什么关系。” 刘青菁笑道:“你总算明白了,林妃当然就是林摅的本家姐姐。那个林摅和你一样,进士出身是要来的,而不是考来的,你真以为他林摅马匹功夫了得,能让官家高兴到赐他进士及第的程度?” 高方平总算知道问题所在了。这其中有大猫腻,我高方平这么大能耐,加上高俅老爹的加成、和相爷们放水,皇帝也只赐了同进士出身,而不是最高血统的“进士及第”。 “这么看来当年也有过出使辽国‘政绩’的林大人,他出使机会是来自于蔡京、林太妃、以及越王偲的周璇?”高方平道。 “你算明白过来了。小高啊,看似林摅因念错字而惹恼了皇帝,被贬出京,但你真的以为这个越王的舅舅,有进士及第血统的现在,真能一竿子整死吗?”刘青菁道。 高方平微微点头,的确不可能就这么整死的。很显然只要宰相蔡京愿意,任何时候都可以再次启用林摅回来。 那么蔡京是否愿意呢? 这就要说到刘青菁此番说话的目的,林摅到底是谁的人? 现在看来当然是蔡京的人。信号已经很明显,蔡京以前就是知成德军,成德军是他的嫡系,而这个时间赵偲进越王,加“成德军节度使”。 当时举国同喜,如大赦天下一样,赵佶要封赏所有看得顺眼的人很正常,但他不会过问细节,给谁进封几等王爵、加什么头衔,都是蔡京操作。此番进封的王爷多了,赵大傻都因关键时候“头球立功”,从京兆郡王进封定王了。 但唯独把蔡京嫡系的成德军“名誉头衔”给了赵偲,这是很明显的政治信号,蔡京看好这家人,抬举这家人。 大宋的节度使是名誉,成德军实际主将是“知军”,但尽管是名誉,也会透露出非常多的政治信号,譬如赵桓的名誉是开封府,那就是基本默认的太子了。 现在林摅的侄子赵偲“名誉蔡京的成德军”,这是代表林摅要重新被启用为重臣的政治信号。 “小高你当然知道,在大宋传统的氛围中,最显眼的政绩是外交,是对辽出使。现在你知道林摅将以什么方被启用了吗?”刘青菁笑道。 高方平道:“一群疯狗,谁都想出使辽国浑水摸鱼,就像当时西北战事一起,皇帝启用我北方都转运使的第一时间,一群权贵的走狗犹如苍蝇一样送来名册。此番包括娘娘您,也开始灌米汤给我,让我带刘正夫出使?可你似乎弄错了,此番童贯是主使,没我什么事。” “哼哼,本宫就是不信你没办法呢。是的,这就是本宫此番叫你来的目的,本宫和林太妃不怎么对付,和那个赵偲也不对付。林摅如果崛起太明显,对我刘家风头有影响,也会影响你的办学大计,相反刘正夫、他会成为你将来政治上的助力。”刘青菁道。 老刘所指的崛起明显,意思是,林摅一般情况只能平调进京,那么职务就会有限。甚至会略微降级回京。但若特殊情况,林摅跟随出使归来,不用有任何实际利益,只要辽国外交口评价一句“宋使懂事”,那就是鸡犬升天的局面,林摅必然依靠进士及第血统被重用。 此番要得到辽国的好评那是必然的,因为高方平和辽国大能萧的里底的“特殊关系”,辽国一定给五星好评而不是差评。 犹如后世淘宝上的好评极其重要、会被记录一样,大宋也差不多,这些都会被吏部归档的重要东西,宗泽那种老油条不在乎这些,但想升官有理想,在乎名声的这些文青们,是很在乎的好评的。 所以不奇怪,辽国就是这个时代的差评师。 这个时代他们拳头大,宋国和西夏的人要想被“首页推广”,就得把辽国政客伺候好、给予贿赂。上次高方平私人掏钱大肆贿赂萧的里底,人家萧的里底不是收钱不认账的高方平,是讲义气有节操的人。 “贵圈真乱,不出意外的话,越王偲现在已在高府等着见我了。”高方平尴尬的道。 刘青菁耸耸肩:“然而这些事它真是一个相公要面对的东西,你将来要崛起,就需要走这步,建立属于你的班底。本宫不说你也心里也比谁都清楚,现在空余出来的尚书和侍郎职务,不是一个两个那么少,所以现在有天大一群人鲨鱼处于活跃期。” 这还真是相爷要面对的事。 王祖道倒台后刑部空缺了。而当时的时彦病逝后,吏部天官一直空缺,是张商英以左侍郎身份主持工作。陶节夫倒下后,张叔夜明显要全力接手枢密院,他政府职务一退,就空缺两个:中书侍郎。户部尚书。 是的这两个职务张叔夜必须交出来,这是大宋规矩。枢密使原则不再加任其他职务,只有国战时刻,会有宰相同时兼任枢密使的例子。也就是说,老张现在的官衔级别,要在枢密使基础上兼任职务,只能是“门下侍郎”而不能是其他。 蔡京要兼任职务,也只能是枢密使而不能是其他实缺。这就是大宋的规矩。 至于宰相和枢密使之下的人,可以一身兼任多职,譬如现在高方平到底有多少个职务,不去吏部调档案的话高方平自己都记不得,有判匠作监事,皇家造船厂总管,中书侍郎,北方都转运使,大名府知府,北1京留守。 凭借这些职务,现在高方平的俸禄大宋第二,仅次于张叔夜。当然很快就会比张叔夜高了,老张估计要哭瞎,他只任职枢密使的话工资会少一大截。 六个部委里面,三个尚书或者侍郎空缺。于是为了这份蛋糕,在这个即将出使辽国之际大家都跳出来了。 何执中的位置不出意外也要调整,老蔡却对他有心病,所以占据两个职务的何执中,无论如何会利用此番的局面撸走一个,要不就留下尚书右丞,要不就是兵部尚书。 这么一算起来,四个尚书或者侍郎职务等待着腾挪。 蔡卞废了,他当时不搞老蔡的话,老蔡会利用这个机会算他“面壁结束而重新启用”,可惜蔡卞朱勔当时反老蔡,然而看似残血的老蔡,现在又被高方平奶满了。 变数最大的是吏部。 理论说时彦死了几年,张商英一直主持工作早该“去掉代理头衔”,可惜他整天骂老蔡。所谓不做不死,万年老二张商英是做定了,蔡京在一天都不会让他升职尚书。反而会再弄个尚书在他头上,虽然派去后会被张商英强势架空,仍旧是张商英主持工作,但就是要在名誉上恶心他张商英。 “你现在就给本宫一句话,你肯定会有办法出使的,所以你到底要带林太妃的弟弟出使,还是带我堂兄刘正夫出使?”刘青菁再次逼近,几乎贴着高方平的身子,“总要做一个选择的,你要敢选林摅,本宫就遣散皇家学堂,让你的理科学范去扑街。” 高方平尴尬的道,“我最讨厌被人胁迫了。” “本宫只是请你帮忙。刘正夫虽然在你眼睛里官声一般,但他事实上在苏州配合了你,也算是功劳。为了你他也和朱家决裂,他若上位,亦会帮助你死死按住东南那群添乱的人。”刘青菁干脆直接用身子把高方平顶在墙角了。 高方平想了想道:“再帮你一次,以后就不帮你了。” 刘青菁捏着他的脸嘿嘿笑道:“本宫就喜欢听你这么一本正经的瞎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