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叙旧——那些往事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83章 叙旧——那些往事

既然和刘青菁谈妥了,赵桓和赵金奴这两货也就被高方平“领回去”了。 . 回到他们的老妈皇后娘处,高方平表扬了他们几句,小荣德很高兴,赵桓却是脸涨的通红,因为他觉得这次表扬有些虚。 皇后娘一高兴就把猪肉松拿出来放着,让他们两个吃。 赵桓见到后一个狗扑,开始用手抓着吃。荣德帝姬便借她娘的规矩说道:“饭前便后要洗手。” 于是皇后娘这才想起来,给赵桓后脑勺一掌让他去洗手。 结果洗手回来,猪肉松就被荣德吃完了。 “……”也不知道这算不算高方平让他练习头球的结果? 但是皇后娘对此很高兴,她需要这么一个厚道儿子,这么一个腹黑女儿。而不能反过来。 事实上高方平的“头球攻略”被皇后娘惊为天人。赵桓此番进封定王,理由正是一个头球在半决赛往回局面。 这看似很儿戏,却至少代表了赵佶对这个傻儿子的认可。在赵桓是嫡长子、开封府牧的概念下,现在又进封定王,那么一下步不出大幺蛾子的话,就会正式确立太子地位。 而确保这个过程不出幺蛾子的人、当然是现今如日中天的高方平。 所以这个时候的皇后娘尤其喜爱小高,感慨着目下这份得之不易的平稳和安全感。当年的赵桓实在太废材,荣德太小太迷糊,皇后自身病恹恹的,不但失势,都过度到了被软禁的地步。 所幸有高家这么一个世交。高俅那个老王八蛋没心没肺的,小高倒是出息了。 于是现在就显得很幸福,不喜欢搓麻将的王皇后、现在喜欢折腾健身和美食。高俅老儿在小问题上历来好说话,高家的厨艺秘籍皇后家也有一份。 皇后是有特权开小灶的,不吃皇家大食堂。此番两小子下学归来,皇后娘命人打开热气腾腾的蒸笼,把皮蛋瘦肉粥抬出来,撒一把葱花在头面,然后又抬了一小碟高家秘方腌制的咸菜。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东西,吃的小荣德和赵大傻添嘴不止,尤其赵大傻嘴巴都烫歪了,还在一个劲的大吃。 皇城里的其他人家开小灶全是鸡鸭鱼肉山珍海味,然而皇后家就这样,除了她自身,她也是把荣德和赵大傻饿着养,不许她们吃太多,以精致清淡为主。 所以荣德赵大傻和其他皇家孩子比起来尤其贪吃些。其他的皇家小屁孩不怎么爱吃东西,伺候他们吃饭能急死七个太监八个宫女,以前皇城最壮观的场面是一群下人追小屁孩,逮住后强行喂给他们一口饭食。 此番还有香菇破酥包子,赵大傻悄悄给了妹妹一个包子,条件是荣德帮他做作业。现在学的那些基础物理化学数学几何什么的,赵桓懂个蛋啊,只有荣德最懂。除了荣德外,这几门学科对于其他人和“修真”差不多。 好在,古代是真有不少人想修真的,尤其在赵佶这个道君皇帝的治下这很流行,所以无压力,现在皇家书院不走常规,物理化学这类学科,就是当做修真开展的。 荣德在这方面的心得相当于筑基了,算初中水平。 他们的教材是高方平凭借记忆写出来,然后花钱请有相关心得的人才、系统性整理出来的。在初期当然很乱,但时间总能解决一切问题,随着时间推移,高方平回忆起来的东西当然越来越多,那些整理高方平思路的相关人才,也边学边深入,越来越有状态。 那么有这几年的磨合和摸索,这些真的已经算是基本理顺了,基本成为了系统性的“修真学”。虽然水平和后世相比差很远,但种子是播下去了。 随着皇家学院的成立,越来越多读不进圣贤书的权贵子弟加入,形成一定的趋势,正式成为一个行业的话,那么有这类天赋心得的人,就会越来越多的依附在这个系统上谋生,这就叫时代的进步。 任何的事业从无到有,没有秘诀,都是这么来的。 现在的一切真的变化太大,坐在皇后这里吃瘦肉粥的高方平也颇为感慨,从来到大宋起,这五年半的努力,这种从底层开始潜移默化的倒逼变法,如今到了这样的规模,这一切恍如隔世。 风卷残云,瘦肉粥和香菇包很快被荣德和赵大傻消灭,荣德偷偷藏了两个包子在口袋里不吃就溜走了,皇后娘知道她藏了包子却没打算说她。说起来这个死丫头就是能折腾,前些日子怂恿皇后娘把私房钱拿去买了股票,只是几百股,现在都涨了不少了,账面上赚了不少钱。 于是现在虽然深秋了,却整个家里显得生机勃勃,皇后娘心情大好。 王皇后没有刘青菁的臭毛病,她不喜欢和小高谈政事,主要就是以“长辈”身份叙旧,说一些以前小高的糗事,以及高俅在端王府时候的搞笑事。 那两个小吃货故意徘徊在远处偷听,结果被皇后呵斥:“快去写作业。” 荣德帝姬道:“今天大晟府有三打白骨精的戏本,我最喜欢这一段了。” “死丫头你都看过五次了,有完没完?”皇后娘道。 “赵大傻理解不了这一段内涵,需要我带着他反复看,观看百次奇异自现。”荣德帝姬狡辩道。 “再嗦本宫明日就把大晟府砍了。”皇后娘道。 “父皇也喜欢这一段,我代替他去看了后,在解释给他听。这算忠君也算孝道。”荣德锲而不舍的道。 结果被后脑勺一巴掌,便眼泪汪汪的去写作业了。 鉴于皇后娘的淫威,赵大傻也不敢去踢球了,老老实实的去写作业,虽然他不会写。 没办法,受了大魔王和女魔王影响,现在皇后娘管人的方法就这一种,简单又粗暴。 皇家学堂的章谈先生最见不惯这一套,说这在皇城显得有些另类又斯文扫地。不算以德服人。 周邦彦先生也狐假虎威的支持老章的观点。 然并卵,在王皇后和刘太后的治下皇城就这德行。 这也是刘青菁和王皇后于这类事上,需要顶着猪肉平的名望的缘故,那样反弹才不至于太大。 否则章谈这人虽然没什么权利,却是来头很大的人物。他是前宰相章的儿子。 他爹章是个什么存在呢? 赵佶的哥哥哲宗皇帝驾崩后,太后垂帘听政。太后便哭泣着问宰臣们:“大行皇帝膝下无子,朝廷和天下需要效忠对象,诸位需要早些帮哀家定论此事。” 当时的太后就想立赵佶,意思是很明显的。 不过这个提议遭遇了宰相章的怒怼:“若依年纪当立申王。而申王视力不好、体检不合格,直接排除皇位竞聘。那么再依照嫡氏律法,就要立申王的包弟简王。” 老章就真是怒怼太后了,史书记载中用词“厉声对曰”。比韩琦威胁太后还要表面化些。更比高方平威胁刘青菁的吃相难看多了。 不过当时的太后仍旧坚持立端王赵佶,说曰:“都是神宗皇帝儿子,莫要如此去分别,既然过不了体检关,申王直接输在起跑线,那当然是第二年长的端王接位。” 其实在法理上,章相爷和太后说的都对,顺位继承人就这么两个。 大宋比其他朝代就先进在这些地方,它自身有一套强大的容错规矩,且有一群共治天下的士大夫参与容错。无需各个军阀王爷带着军队去争天下。 那么当时这个事件,就看支持太后的人多,还是支持章的人多。 章这个宰相做的够差的,没什么太大声望。于是当时的枢密使曾布支持太后,也打算立赵佶为皇帝。 是的老相爷曾布、就是军费利益链上的一个大佬,女真人跟着他姓后,就在曾头市起家了,这就是曾弄一家的来历。 当时的枢密使曾布说话后,尚书右丞蔡卞作为宰相助理,当即反水章,也支持太后和曾布立赵佶。 蔡卞那个反骨仔就这德行,他作为章的助理、反水起来也是很机智的,就和目下反他哥哥老蔡京一般的利索。 见宰相助理都反水了,说明宰相真的没什么控制力了,于是当时的中书侍郎许将也反水、支持曾布和太后。 大宋其实就这么几个常维决定国家命运。 这么大的悬殊比例,于是端王赵佶就带着管家高俅老儿、从潜邸进皇城“赴任”。 也不能说曾布和太后有什么大私心,实在是大宋的政治基调、决定了他们喜欢脾气好又儒雅的皇帝。 赵佶是个不折不扣的艺术家,脾性温和相对没戾气,这是所有人都愿意要的皇帝。 赵佶是真的脾气好,章相爷是险些就让他做不了皇帝的人。但赵佶根据大家的意志入主皇城后,仍旧大方的钦点老章为“山陵使”。 山陵使是主持大行皇帝丧事的人。算一种莫大的荣耀和认可。大宋的规矩山陵使必须是宰相,而不是大行皇帝的家人。这是宰相的荣耀和权利。 当然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概念,事后,山陵使也将依照规矩辞去宰相职务退休。

下一篇   第784章 又变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