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4章 又变身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84章 又变身了

换个人做皇帝、或者换个朝代,章一家是被挂路灯的结局。 .但是在大宋,特别早期的赵佶是非常随和的,事后又赐了章为国公,特进。章去世后,赵佶又把章的儿子留在皇家教书。就是现在敢指责皇后和太后教育粗暴、斯文扫地的那个章谈先生。 看来这这是章家的德行,他们就是喜欢怼皇家人。他老爹章怒怼当时的太后,得罪了现在的皇帝赵佶。现在他章谈也不安分,赶时髦似的也开始怼太后和皇后了。 聊起这些往事的时候,皇后娘也明显很担心,一副求助的样子言道:“小高你可得寻思一些扭正皇家风气的策略。否则本宫始终担心,现在风头有些不对。” “娘娘,您和臣仔细说说,怎么个不对法?”高方平微笑道。 皇后娘道:“后宫不能干政,原本这些事本宫不该对你提及,好在事关礼法和皇家教育,也算内事,那么本宫说了也问题不大。” 顿了顿皇后道:“问题就在于议礼局,那个章谈是一个明显的腐儒,他现在亦是议礼局成员,周邦彦也是。所以他们有话语权。在他们对皇家学堂学习内容越来越不满的现在,就是这个原因,刘太后才冒着干政风险,用计成立了皇家书院。但本宫当心章谈周邦彦他们还会有大反弹。” 所谓的议礼局,是新成立的一个机构,用后世的话来说叫“领导小组”。 这类所谓的领导小组就是夺权用的。一些固有的官署和官员、是因体质和宪章而存在的,不能随意裁减,否则那种政治阻力不是开玩笑的。以大宋不喜欢杀人,不喜欢剥夺官衔的政治正确环境下、基本很难做到。 所以要夺权就是成立新部门,来个礼节领导小组,就把原有管理这一口的官僚机构架空了。这一套的雏形就在大宋,在后世应用的那更叫一个炉火纯青。 大宋的枢密院其实就是这么来的,成立枢密院这个“军事领导小组”是为了架空兵部。架空了兵部,当然也就架空了部分相权。 前些年的三司是个超级大部头,三司使叫“财相”,和枢密使平级。所以三司也是这种产物,实质就是“财经领导小组”。作用就是架空户部,再次分割相权。 当然后来改制、三司就被撤销了,财权再次还给了宰相治下的户部。 现在皇后娘提及的这个议礼局,也就是礼仪领导小组,组长是执政官蔡京。 这是一个头疼问题,出现这个局面那么不用问,现在的礼部已经不听蔡京的了,于是蔡京只有另谋出路,成立议礼局,来管理全国的礼仪和教育工作。 但是要对抗现在的礼部,蔡京手里的议礼局,就必须有些重量级的腐儒泰斗来增加说服力。这就是目下身在皇家的章啊、周邦彦啊,这类家伙都混入这个领导小组的原因,大儒张商英当然也有份。 于是章谈这些人就开始有存在感,声音大了起来。他们有底气开始叫板猪肉平的《理科学范》、以及太后那魔王似的教育方式。 大宋末期的风气骤然改变,在历史上有一个显著特点是:后期大部分的礼部尚书出自于南方。南方自来就是腐儒大本营,各种繁文缛节、宗教宗族规矩多了数不完,于是呢,大宋后期的风气,和早期是截然不同的。早期大多是北方系的人掌礼部。 风气的问题先不谈。 让高方平当心的在于,现任礼部尚书是许将。这家伙在以前是蔡京的人,但现在从蔡京成立议礼局来看,很明显,许将已经是蔡卞他们的人,不听蔡京的了。 许将是个不能动的人,是的他就是当时的中书侍郎,反水章、力保赵佶登基的人。上一朝的人现在还有官做,这是因为赵佶奖励他,蔡京在早期抬举他。 不过有个蛋疼的问题是,许将是许洪刚亲戚,他亲侄子许洪刚在江州被高方平干掉,一点不给许家这种元老家族面子,而那事上蔡京没回应。所以许家老规矩,又对宰相反水了。妈蛋他们就喜欢反水宰相,就像他当年反章一样。 当年许将反水了章相爷,所以现在的章谈当然是许将的仇人,章谈这个腐儒和张商英差不多,老张是遇蔡京必喷,而章谈是遇到许将必喷。这就是老蔡把章谈弄进“礼法领导小组”的原因。 着就是政治,同时也真是一锅乱炖,越来越复杂了。 章谈虽然不是太师,但目下的一半王爷是他的“门生”,现在他也开始混进议礼局成为常委了。 当时因高方平的原因,刘正夫严重得罪了蔡卞朱他们,现在刘正夫调任礼部侍郎,一定非常非常难混。这就是刘青菁让高方平带刘正夫出使的原因,不说升官,老刘他想脱离礼部这个泥潭。 想想都是,有许将这种几朝元老坐塘鱼在礼部,外人很难把水泼进去。那么刘正夫就算不是“小蔡党”的仇人,也会是个摆设而没存在感,何况他是小蔡党的仇人? 这些事一时也没法和皇后娘说清楚,于是高方平道:“娘娘,暂时来说可以维持局面,您放心,有我小高在一天,有张叔夜在一天,这些人和这些事他翻不了天。至于怎么解决这些矛盾,等我慢慢在想办法。现在面临很多的事要解决,很多利益要平衡,这些事我尽量在出使归来后解决。您相夫教子低调就行。不用想其他任何东西,小王爷和小帝姬也低调就行、学习是他们现在的本质工作。切记不要主动对皇帝催促太子问题。” 皇后娘提及这些并不是要现在解决,说起来她就是一个妇女,想得到能臣的再次承诺和保护,就很高兴了。于是皇后娘笑道:“小高说的是,本宫就不操这些心思了,好了你忙,不留你了,记得离开前再来看望一次,对赵桓和赵金奴加以训导。” “臣告退。” 这次进皇城可够累的,他们的圈子真乱啊,不比老子们士大夫圈子单纯…… 回家来,见小小高坐在学步车里屁颠屁颠的逃跑,高俅老爹扮作大灰狼、佯作追击的跟在后面笑骂道:“乖孙,不许跑,把爷爷的书还回来。” 小小高不还,他拿到东西就算他的,除了拗不过高方平外,全家人都让着他。 这很不好,于是高方平虽然只是路过,却顺便过去给儿子后脑勺一掌,没收了他的书。 小小高也不哭,只是咬着指头看着大魔王。 这小子拿的乃是《史记》,高方平随手翻开看看,也看不太懂。 高俅在旁边捻着胡须笑道:“这娃有前途,不像你以前,将来会成为学问大家的。” 论胡扯只服奸臣老爸。 拿到史记就是学问大家了?孩子就是被他们这样败了的。高方平没记错的话,刘太后给礼物的时候,这小子不拿手镯、拿了一个麻将在手里,现在都还挂脖子上呢。 “我孙日后须当勤勉,爷爷定会给你找一名师,帮你成才。”高俅呵呵笑道。 高方平摇头道:“不,我亲自做这犊子的老师。”又指着小小高的鼻子道:“你给我听到起,落我手里,是不会让你光知道消化粮食的,你老爹我纵横大江南北从无一败,以拯救失足青年著称。你若不听话,我整的你后悔从娘肚子里钻出来。” 小小高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梁希玟从房里冲出来,狠狠瞪了高方平一眼,然后抱着儿子开始哄。 “还有你,你个娘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高方平又变身了,指着梁希玟的鼻子道,“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整天好事不做,就和一群败家贵妇打成一片,进行相互攀比,穿金戴银,东家长西家短的饶舌。不要以为我不猥琐,我之所以不纳小妾,就是要集中精力的把你们有限的几个败家娘们盯死了,哼哼,我始终盯着你们。” 结果被高俅老爹后脑勺一掌道:“你是不是疯了?” 家臭不宜外扬,梁希玟把孩子交给高俅抱着,恶狠狠的揪着小高回房间去进行清算。 少顷后,房间里就传出了很诡异的啪啪声,外人很难知道,这个声音到底是谁打谁的屁股,又以什么方式打? 事实上高方平对自己的战力过于乐观了些,对梁希玟贾晓红的猥琐程度低估了些。应付这两女色狼也不是轻松的事。加之小朵丫头也成年正式入门,要适当的给予光顾和安抚。 钱倒是问题不大,然而对她们缴纳公粮还是压力较大的,这让高方平有点想离家出走。 和梁希玟鬼混了些时候,哼着小调出来,见到蔡府来的副管家,已是等了有些时候了,说蔡京召见。 这未必有什么好事,却还得去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