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两个奸臣的隆中对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85章 两个奸臣的隆中对

去到了蔡京的书房,就见到了那个才被放出来的蔡杰、大冷天的光着上身跪在地上,身上被打的皮开肉绽的,够狠的。 这当然是被老蔡家法打的,而不是被开封府打。要不是这小子有些肌肉的话,估计要扑街。 “你个不成器的东西,蔡家怎能有你这样的子弟,若不是小高给蔡家面子,为你作证结案,老夫誓死不想说话、去丢这样的脸。”蔡家又故意扇了他脑壳一下道,“还不快些写过小高的抬举之恩。” 鼻青脸肿的蔡杰低声道:“谢过高相帮助。” 到这,小小蔡的任务就完成了,被蔡京一脚踢飞滚蛋。老蔡够奸的,这一出的用意是:对蔡杰放水干涉司法的是高中堂而不是蔡中堂。 然后,两大奸臣以文人姿态坐下来,开始文雅,上了好茶后又说了两句风月。 老蔡就喜欢拐弯抹角,捻着胡须呵呵笑道:“小高啊,当年你荫补入仕,初出茅庐便接受重任去镇守水泊,这一换眼时间真快,近六年就这样过去了。老夫亲眼看着你从郓城、江州、大名府任上一步步走来,不容易啊。然后你这孩子没让人失望,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干的有声有色,虽然因戾气过重有过一些恶政错误,但老夫也都给你圆了过去。那年保举你为陛下镇守北方战略,如今你做下了如此大功劳,可以说,这是老夫执政生涯中、最大的神来之笔也。总体上老夫对你是满意的。” “……”高方平崩溃中,说的更真的似的。 然而无奈的在于他脸皮厚,这些也是真的。不止是他在这么说,这老头现在在民间也是有不小声望的。真有一大群的愤青和文士把他称为“长者”,说他启用保举高方平真是他执政生涯的最大成功。 “额,谢蔡相抬举。”高方平恭恭敬敬受教的模样。 蔡京又道:“然而除了戾气重杀孽重外,其他幺蛾子、不务正业的事也是有的。一早的钱庄便也不说你,你虽然是创始人、但现在钱庄已经不是你的了。我蔡家都持有不少股份,占比比你还大。只说从钱庄抽身后,你又去搞什么船运公司,然后执掌北方转运司期间,让朝廷大量购买你高家船运服务,大肆制造军备强行卖给西军,让朝廷欠了你千万以上的巨款,这很不好,这有与民争利、与朝廷争利的嫌疑。这个说起来呢,就算在我朝,钱的事说大不大但是说小它也不小。现在你红火,一时没人说你,但不代表言官就忘记了这事,他们会把这些记在账本上,在适合又需要的时候,便把这些旧账翻出来。所以捞钱方面你也得注意影响,注意吃相,勉得为将来的执政之路添加不定因素。” 靠。哥这也叫吃相难看的话,天下谁的吃相好看?在这个比烂的大时代,论吃相我仍旧是第一颜值哥。 然而蔡京老狐狸说的又是对的。这些事是真有无数人会眼红的,也真会有言官记在账本上。就如老蔡把王祖道的事写在“记事本”上一样,时候到了,政治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用,不需要就继续放着。 老蔡说这事可大可小,红火时候没人说,需要的时候被人咬。这些也真是存在的,并且这样的官场文化持续几千年也没变,好的时候众人抬,墙倒时候又众人推,这些在老蔡身上都是反复重演的。 “是是是,蔡相教训的是。”高方平又再次点头。 见他态度颇好,虽不真心,然而老蔡就喜欢他的懂事模样,于是高兴了起来。 喝了一口茶,老蔡又和气的道:“有些事老夫一般不和人讨论,但如今的你再也不是那个吴下阿蒙,可以参与执政纲领建议了。于是老夫便想和你说说这个《钱法》。” “下官洗耳恭听。”高方平道。 蔡京道:“钱政复杂又多变,我大宋处于经济急速繁荣却缺乏铜钱局面。个中滋味,除了执政官外不足外人道也。可以这样子说,老夫掌政的这些年,就始终在全力的应对这货币供给。” 高方平翻了翻白眼,继续听着。 蔡京继续道:“好在前些年你搞了钱庄,如今日渐成熟。加之江南东路纸币试运行平稳。往年西北一直最缺少铜钱,混以大量铁钱参与流通,现在打开了对西夏护市,西夏人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接受江东纸币。所以纸币将替代交子,成为我朝缓解钱荒的良法。这些日子本相就一直在思考,该是把《钱法》提到政策层面,进行正式的推广。范子夷如今不在了,以金银铜本位印发相应货币政策的坚实守卫者也就没了。加之,如今我大宋纸币开始流入西夏,且持续放量,大宋倾国仍旧处于钱荒中。于是本相考虑的钱法在于,放弃金银铜本位,方平你的意见呢?” “坚决不能!”高方平断然否定。 听他那么坚决,蔡京便不高兴了,知他小子是不信任自己啊。 是的高方平不信任他,事关钱政的事,他老蔡已经弄出太多的幺蛾子,早前的钱引、交子、各种大十钱什么的,无不是吸食民髓的恶政。 理论上他的路线是对的,任何政府的最终方向,肯定都是无担保的纸币。也就是一张纸,只以政府的信用背书,而不是真金白银。 说起来蔡京的大十钱还要成本呢,好歹等于十分之三的价值,比后世的那些金融政客厚道多了。 但这里最大的问题在于:控制力。 换高方平上台,最终也是走信誉背书路线。但高方平可以搞而老蔡绝对不可以,高方平辛苦多年建立的金融雏形不能被老蔡给毁了。蔡京最大的毛病是,他的权利依靠阴谋和放纵属下获得。或许在钱政上他心是好的,但他根本控制不住麾下那些权贵和鲨鱼,于是一但于国法层面上放弃了范子夷当时坚持的金银铜本位,铁定在几年之内,大宋的国力又被那群鲨鱼利用漏洞吸食一空。 “相爷,下官无疑冒犯。但这口子真的不能随便开,您真控制不住下面一群人怎么想。”高方平抱拳道,“您需要弄明白的一个真理在于:往前的钱政失败,并不是您政策的失败,而是人事上的失败。钱法时机现在绝对不成熟,叔夜相公将很快离任户部、放手政务。所以钱法不能变,这是一头洪水猛兽。由此带来的通货紧缩当然对大宋有害,但伤害也仅仅是伤害,哪怕经济不增长,也绝对不能进行无量化滥发,不能把这些年辛苦建立起来的公信力废了,这是底线。“ 蔡京道:“现在物资爆发,各行各业的增长速度,远超我大宋金银铜开采速度,若继续紧守金银铜本位,不出两年必然造成恐怖钱荒。你以前写的关于金融的策论,本相前阵子空闲时候也看过。你自己说过,印钱需要逻辑。那么本相认可你的主张,现在的逻辑是:你领军从西夏打回了足够的利益,目下从西夏运入我大宋境内的煤炭和各种矿产是货物,也就是印钱逻辑。鉴于西夏接受了纸币,于是我们以纸张支付给了西夏,但事实上造成了大宋多了无数资源,若不把这部分资源对应的纸币印发出来,这就是你策论中说的不匹配和错位。“ 高方平苦笑道:“这的确是我的主张,是我亲笔写的东西。但再次强调,这需要参考‘人’的变量。自古人心最难测。我自问也无法真实监控到底有多少煤炭和铁进入大宋,真是进来了,那么理论上当然可以印发相应数量的纸币。但有个致命问题在于,这些东西进入大宋之后就消耗了,煤炭被炉子烧了,铁被制作为各种各样用具。是的我还说过能量不能消失只会转移,烧了的煤炭,消耗了的铁,必然转化为了另外的生产力,而生产力需要货币匹配。但您告诉我,怎么量化这些东西?怎么量化煤炭转化为了什么?唯一可以量化的是:进口煤炭和铁的数据,但那仅仅是一份官僚呈交的报表,我高方平看不见实物,蔡相啊,您真的信任那群人写给朝廷的数据吗?” 蔡京老脸一红,他当然比谁都知道这些东西能否信任。事实上,现在提及要把纸币发行权收回户部进行全国推广、要以“西夏运入的煤炭为逻辑印钱的”、就是那群鲨鱼给老蔡的压力了。 那些人的压力,就是老蔡现在的执政压力。 现在虽然财政改善了,但是仍旧到处等着用钱,为了新形势下的运输血脉,工部提交了丧心病狂的预算申请,要两千七百万贯花五年时间、对现有河运渠道进行开扩和维护,另外还要开辟新运河。进行最大幅度的水利利用。 还有宋夏之战中,高方平往前搞的少年军政策成为了亮眼存在,各行业大发展的现在,少年军技工部培训出来的人才成为各行业抢手货。于是现在大家都想搞少年军了,礼部为此提交了一千多万贯预算申请,打算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少年军教育制度。 至于枢密院的换装要求就不说了,只说现在枢密院就欠了高方平一千多万账单等着支付。

上一篇   第784章 又变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