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两个奸臣的隆中对3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87章 两个奸臣的隆中对3

对此蔡京有些想哭,看来一世“英名”要被他绑架,要代表他猪肉平去拉仇恨了。 对外出售兵器张叔夜都干涉不了。因为这不是宋军事务,而是国策。就如同西夏和辽国有国策、不许对大宋出售战马一样,大宋当然也有不许对外出售武器的国策。 否则,当初卢俊义何须帮辽国来大宋“购买铁匠”。 因辽国西夏对宋进行“战马禁运”政策,也就代表走私就赚大钱。既然大宋缺马,官市价格就会高的离谱,所以卢俊义就是这样发家的,他从辽地依托关系购买低价格战马,运到宋国那就是无数倍利益,又依托宋国的武器禁运政策,把宋国的铁匠拐卖去辽国,那更是丧心病狂的利润。 所以当时的卢俊义、才有能力源源不断供梁中书去修整“北1京行宫”、提供蔡京每年的生辰纲。卢俊义他不止要贿赂宋国权贵,当然也需要贿赂辽国权贵。所以利润不大的话,支撑不住这么运作。 至今高方平也没弄懂,卢俊义拐卖去辽国的那些铁匠是卖给了谁?辽国鹰派南枢密使牛温舒像是会干这事的人,那个“辽国忠臣”他坑起大宋来是不遗余力的。但他牛温舒绝对不会容许卢俊义把辽国战马拐带来宋国。 所以高方平怀疑,当时的卢俊义是个三面买办,除了是蔡京、牛温舒的门生外,还是萧的里底的门生。 萧的里底那个棒槌,才是会容忍卢俊义把辽马带去宋国的人。与此同时,当时卢俊义送给柴继辉的那匹最值钱的“照夜玉狮子马”,那是辽国皇室的专用马,那真的只有萧的里底才有能力弄来给卢俊义。 额,扯远了。 话说现在高方平打算对倭岛输出兵器,这就是真正的国策,高方平当然不敢在这种问题上秘密生产走私,于是想摊开来,推动成为国策,让朝廷来做这个事,赚来的金银算是朝廷的。 高方平干什么呢? 高方平自问胃口也不大,把自己生产的“中等质量”兵器卖给大宋朝廷,朝廷拿去忽悠倭人。所以这事上张叔夜都靠边站,这需要蔡京签字。 既然张叔夜不能发话,老蔡现在虽然不是“核心”,但如果一项政策有高方平和蔡京一起签字,那么中书侍郎梁子美是绝对不敢有意见的,如果梁子美也签字了,那就正式的成为大宋中书门下的国策,就连赵佶的中旨都否不了。 是的赵佶只能把老蔡开除了回家务农,却轻易否决不了蔡京这个总理大臣的签字。 所以实际上,今晚对老蔡说的,只要他点头,就能成为国策进行。 与之对应的,老蔡现在虽然是宰相,但他想以西夏运进来的煤炭和铁作为标的印钱的政策,没高方平同意、他绝对推行不下去。因为他已经不是核心了。 张叔夜已经不管政务,梁子美老狐狸是个骑墙派,所以现在的大宋政策正式进入交织,高方平和蔡京达成协商的就推行,统一不了的就放着拖就一个字,大家一起晒太阳做诉棍。 上述这些,除了是高方平的心理活动,也是老蔡的心理活动。 仔细考虑了许久,蔡京苦笑道:“方平啊,现在你还真的捏死了老夫的七寸。不许我印钱解决钱荒,只给老夫一条路走:从倭岛运会白银来,才能印钱对吗?” “对,就这么简单。”高方平道,“于是倭岛的金银,要用我生产的军备去换。您一但同意对东瀛解禁武器运输,虽然我的工厂和船运公司赚了大钱,但朝廷也会大幅受益。所谓以点带面,咱们成为了东瀛市场的先行者,开拓者。随之而来,民间贸易也会逐步展开,于是船运和造船,就会不可避免成为最大蛋糕,蔡相啊,现在大宋造船的最强生产力就是官家的资产,船运一发达,订单和利润就惠及皇家,所以这真是你我唯一出路,也是皆大欢喜的事。同时,这真会是您执政下留给大宋的最重要一笔政治资产。想不成为千古名相都难啊。” 蔡京皱着眉头道:“你说的我都懂,但要等老夫仔细权衡。就算对东瀛出售军备,不算违反当初陶节夫和那些军备供应商的协议,但仍旧太显眼,利益大了就会有无数人眼红,这没什么对错,是必然会发生的。政策上你提议,老夫签字通过当然就可以推行,但眼红的那群人什么尿性你比老夫清楚,他们能在各个层面弄无数幺蛾子出来,甚至海盗都会忽然多十倍你信不信?” “所以您的结论是什么?”高方平摸着下巴道。 “把你的军备厂打包上市,或者船运司打包上市。两个出路任选一个。你懂的,总要让他们有点好处、有点分红,他们才会安分。这也是你一以贯之的策略,老夫至今都认为,你把钱庄卖给大家是神来之笔。”蔡京道。 “可以的。”高方平嘿嘿笑道,“但我又有另外的条件是,枢密院债权打包一起售卖,这事上您必须通过。” 老蔡叹息了一声,只得点头同意。 这是必须的,要把他小子的产业忽悠了出来卖给大家一起获利,当然要先把他自己内部的三角债清理干净,否则那是隐患和或者算是有毒资产,老蔡乃是第一个排队等着认购股份的老鲨鱼,当然不想用自己家的钱、去买有隐患的资产。 于是只有先同意他小子把枢密院白条打包卖掉,用去支付北方转运司,北方转运司又支付了他的军备厂欠账,他军备厂又还了钱庄贷款。那么由此一来,就所有人都活过来了、全部喜大普奔了。 反正枢密院就是最终欠债人,这没毛病。以前枢密院欠北方装运司,现在转为了枢密院欠“天下权贵”。 以老蔡执政下的流氓政府的尿性,枢密院欠北方转运司的账务,既然两边都是官府,很可能因为钱紧就不了了之,也就是说强势赖账。这在蔡京政府是真会发生的,他以往的各种交子钱引、大十钱什么的其实就是类似这样的赖账。 但现在印钱的口子被高方平堵死了。枢密院既然不是欠“官府”,转而欠了天下权贵,以大宋的尿性就不敢赖账了,再艰难都不敢把“欠账一笔勾销”。 但老蔡和高方平都知道,金融就是玩的信心,枢密院未必需要还钱。只要永久认账,反正钱在那些权贵的手里都是数字,“国家债券”一样是他们账本上的资产和数字,还免除了他们的保管费,支付他们利息。 那么只要利息不延期、只要不是辽国铁骑打到大名府,就算朝廷主动要把钱还他们,他们还不想要呢。不论如何在这个比烂的时代,大宋朝廷在他们的眼睛里,肯定是最高信誉评级毫无疑问。 所以只要信心不崩溃,这些权贵手里的闲钱,就会在朝廷手里进行流动。 在后世这叫m2。 这也算是放水,却不是真正的印钱。后世有种观点看到政府m2的数字后,到处都在唱药丸,说政府印钱洗劫。其实政府就是不想随便印钱耍流氓,又需要应付物资爆发下带来的钱荒,才有这么庞大的m2数据。 说白了老蔡才是真流氓,他就是想直接拆了“印钞机封条”,哗啦哗啦的印出来洗劫天下。 然而高方平不干,将来我真会开印钞机印钱的,但要等到全世界都在用“宋刀”时候,那时剪羊毛的利益才够大,还不用太过伤害民间,毕竟全世界一起对大宋朝廷输血的话,每人只要损失一点点,就能让大宋朝廷被钱淹没。 然而现在印钱,把大宋全体百姓的血抽空了,朝廷也未必能吃多饱,又拉仇恨又不划算。 原则仍旧要扩大伤害面。在全世界每人身上拿百文钱,那个其实没什么仇恨,最多被他们茶余饭后骂几句就过去了,甚至许多人就不会发觉。但谁敢从一个土豪身上抢百万贯,那是杀父之仇,绝对是要操刀子血拼的。 现在是建立信誉时期,剪羊毛还早呢。西夏已经尝了甜头,只要维持住信誉,很快在东瀛各项贸易中,宋刀也会慢慢有市场。 这两个地方一稳固,大宋进一步有了底气后,就要开始腐蚀辽国,妈的要保住萧的里底不被辽国牛温舒们整死啊,否则谁来做带路党? 高方平是讲义气的人,当初老萧帮了忙,现在辽国内部谁想把老萧吊路灯的话,小高铁定组织志愿军入辽“勤王”的。 这其实就是政治,军事只是为这些龌蹉的政治勾当服务而已。 将后来的辽国历史,会被辽国岳飞们把高方平写成一个邪恶大灰狼,然而他们蹦跶不了太高,辽国秦桧们分分钟教他们一起做人。谁挂谁的路灯还不一定呢。 yy完毕,到这里基本上就定了,剩下的细则并不复杂,只要有时间,一群会计账房们会慢慢的把一切都理顺,于是小高便对老蔡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