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童贯调皮了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88章 童贯调皮了

此番也算是为了政策,要被蔡京狠咬一口,分一杯羹了。高方平必须把其中一个产业打包卖给大家,让大家分红,不用问,最大的买家当然是户部,其次是皇家,再其次就会是蔡京的份额最大。 但是为了最快的缓解金银问题、进而成为正确的印钱逻辑解决钱荒,那必须最快推动对东瀛贸易,这项国策真的只有依靠老蔡。于是为了阻止老蔡耍流氓乱印钱,暂时只有把高方平自己的利益拿出来,让以老蔡为首的鲨鱼们去分食。 就算他不提,将来高方平也会走这一步卖给大家去平衡利益,这也是“政治经济学上的止盈”。只是说暂时还没赚够,这个步骤提前了至少两年左右。所以现在看当然算是损失。 好在左手捣右手,现在把军工厂卖了套现后,高方平不至于陷入没地方投资的局面,仍旧有投资的地方就是:船运。 这次不是下订单,高方平打算自己在广州或者杭州,建造属于高家自己的造船厂。管理方式、人才储备、技术储备等等都是直接就会有的,要做到后发先至并不难。 最大客户就是高方平自己的船运公司,否则的话,汴京船厂和江州船厂,目下根本满足不了需求。 现在的大宋没人看懂将来大航海时代开启后的需求。于是各路大资本要么没技术,要么就是因为有汴京和江州船厂在、他们当心往后的销路,不敢去投资建船厂。 但高方平敢,现在这点需求不算什么,贸易发展到一定时候,别说民间的买船需求,仅仅是大宋海军组建而产生的订单,那就会是丧心病狂的利润。所以现在只要有钱,高方平就敢投资造船业,多大规模都敢上。 老蔡那些鲨鱼弱爆了,他们真以为可以轻轻松松把我猪肉平从军费利益链上赶走?做梦! 其实是高方平已经看准了一个要点:往后的陆地上,大宋基本没有真正强大的对手了,所以陆军军备的利益现在开始“做顶”了,往后能维持就不错。大幅扩张很难看到了。 将来的军费利益绝对在海军,大宋警察要去地中海办案,那当然要有警车的。 于是小高只是暂时低调,提前埋伏将来的产值增长点而已。 想要后发先至,就要总结汴京和江州造船厂的一切利弊,然后组建个更加牛逼的工厂出来,不说研发潜艇吧,然而两万吨级的军属装甲战列舰是必须的。只要有了蒸汽机,铁甲船就跑得起来。 所以卖卖卖! 既然他们想买,小高打算把军备厂打包卖给他们了。这些虽然也算优质,但这个行业的前景已经注定了,不会有大爆发了。 其实在不对老蔡妥协、不卖资产的情况下,高方平还有另一个办法推动对日贸易政策,那就是:整倒老蔡。 虽然老蔡现在接近满血,但可以利用萧的里底,在买办卢俊义的问题上进行深挖。 以高方平现在的功绩和声望,只要高方平把这个“卖国事件”组织出一定的逻辑来,就可以交给御史台官张克公,由他出面收拾老蔡。 张克公乃是“大宋纪委书记”。 大宋这方面是有宪章规定的,被御史台官弹劾之后的宰相,必须辞职。 这个规矩看起来很玄妙。之所以说是“御史台官弹劾”、而不是刑部大理寺什么的来纠察,这表示了一个政治基调:入朝者不死,入常者不罪! 大宋没有可以审判宰相的法官,且刑部是宰相下属机构,很难有逻辑稽查上官。而刑部查了就是国案,就有大宋律为线了。于是大宋的逻辑就是:言官说话不需证据,他们只是弹劾。 当然御史中丞正式弹劾宰相的时候不能莫须有。这么重大的事一但启动了,那就代表御史台真有大猛料在手,于是这是组织上给宰相的最严重警告,形成所谓的大宋规矩“御史弹劾则宰相辞职”。 大宋要面子,要政治正确,宰相退位就行,不追究刑责。所以只能是“纪委”弹劾而不能是大检察官以国法起诉。 纪委弹劾不是罪,国法开始执行鲁宰相的时候,那就是真的满门抄斩了。 所以在大宋的这条规矩下,要整倒老蔡高方平其实是勉强做得到的,只要能通过萧的里底把卢俊义拐卖大宋铁匠的事给收集来,又把卢俊义是蔡京门生这事联系起来,有这个逻辑,足以让御史台正式启动祖宗程序。 一但真的开始弹劾,老蔡当然不会硬顶,因为他已经没有声望了,一但硬顶最终被定罪后,那就是满门抄斩的结局。这么大年纪的他当然会马上辞职免罪。这也就是大宋的政治逻辑。 而要收集这些黑料,萧的里底绝对配合高方平,因为买大宋铁匠的事绝对是牛温舒们那些辽国爱国派的政策,萧的里底需要找理由打压他们。政治就这么一回事。 至于要把蔡京和卢俊义联系起来真的不难,只是说会把老丈人梁子美也给牵连了,以前那年年岁岁的生辰纲运往汴京,又不是秘密,高方平真有能力把这些事整理成为御史台正式对老蔡宣战的逻辑。 是的纪委整人只要有完整逻辑就行,他们不是刑部,无需完善证据链。 这就是整倒蔡京的方式。 可惜蔡卞他们弱爆了,没能力推动出这个逻辑来,或者是他们自身在这个逻辑里陷的比蔡京还深,当然就不敢去走张克公的门路。 高方平能做到但不想这样。这太猥琐太阴险了,高方平斗争依靠的一向是霸气而不是阴谋,一切都是阳谋直接开干。高方平不想在这个自己即将拜相、举国繁荣的现在开很坏先例对宰相迫害。 而且整倒了王祖道后,蔡京的种种作为也代表他不挣扎,正式承认了高方平的接班人身份。所以现在高方平没逻辑和戾气去整倒老蔡。这同样是开比较坏的政治先例。 留着老蔡作为一个半傀儡在台上,来为高方平的政策签字,这是有好处的。老蔡是拿到利益后就会政治妥协的人,若一个不小心换张克公或者张叔夜那种固执刚烈的人上来,他们一但某个问题上不认同猪肉平就完蛋了,政策永远都别想推动。 所以老蔡那种大奸佞也是有用处的 于是出卖军备资产,换取老蔡在政策上的支持,只有先这么拉扯着过了…… 童贯始终躲着,不敢来见高方平。 在他的层面,不服气的心思始终是有的。原本皇帝已经定论让他此番出使辽国。现在也不说是更改这个决定,却听说高方平这犊子打算活动添加变数,其后竟是张叔夜亲自召见童贯谈话,说让老童勿要多想,此番由于各种原因,高方平难说会同他一起使辽。 童贯想死的心都有了,早有了皇帝定论我童贯乃是使臣。然而妈蛋,张叔夜单方面来这么一手,以他小高今时今日的地位,他一起去,还有我童贯说话的份吗? 然而那些谈话只是张叔夜的意思,而不是皇帝的。于是童贯今日一早,他不打算等高方平的消息,自己进宫找皇帝辞别。 这是一种政治小心思,童贯也不提及高方平。只是故意装傻走个过程。早前皇帝钦点他为出辽使臣,这种事不会有什么真正出行日期,在短时间内、童贯想什么时候走就可以走,那么走的时候肯定要找皇帝辞行,而皇帝也会给予最后交代和送行词,那么这个时候皇帝的送行词,等于定调、等于出使的最后命令。 也就是说这个太监绕开朝议、自己以内臣的身份去找皇帝辞行,等皇帝亲口说出送行词后,他就无需再鸟高方平和张叔夜,就可以咬着皇命为理由自己上路。 无奈的在于赵佶是个迷信的人,今日虽算黄道吉日,然而童贯进宫的时候却不算吉时,于是赵佶吩咐:等两个时辰才让他出宫…… “速速闪开,咱家有事要面见小高相公。” 梁师成来高府“报信”的时候这么尖叫着,就闯入了进书房来。 高方平忙于理顺一些和蔡京谈话的心得,正在把以往的策论,扩写为更为系统性的金融知识,打算将来在皇家书院首先传播。 所以现在的小高还真有几分文人范,拿着笔在写。 “小高相公啊,咱家可是有大消息来报信,您就不能停笔听我说话吗?”梁师成郁闷的道。 高方平这才抬头问道:“什么消息?” “童贯那厮,早前一刻钟进宫找官家辞行,那代表马上会形成‘旨意’让他离京的。”梁师成道。 高方平恼火了,啪的一下把毛笔扔桌子上,喃喃道:“这个死太监又调皮了,敢耍小心思,明知道我想去,他却来这手。” 他骂童贯没问题,童贯也是内臣,老梁的竞争者。然而这么当面说“死太监”,梁师成便黑着一张脸,尴尬死了。岔开道:“小高相公,这可如何是好,他这是对您将军……” 高方平抬手打住道:“我知道他在干什么,无需你来我和他之间挑拨拉仇恨。” 老梁只得赶紧闭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