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9章 梁师成的奸计 -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第789章 梁师成的奸计

高方平起身,背着手走来走去的寻思。理论说童贯虽然有点小心思,毛病却也也不那么大,任何人都会有这想法的。既然定调了让他出使,他急着领功上路也是对的。 但因高方平自身还有一些事务,要等着了清后才放心的上路。 也就是先把枢密院的债券给打包卖了,支付了北方转运司,北方转运司又支付了高方平自己的钱,然后高方平又支付了钱庄的贷款,之后重新再找钱庄贷款,把资金用于拨付给江南船舶工程院、采购第二代轮机装船使用。 这些都是急切等着理清的地方。 当时陶志明真没开玩笑,现在因张商英断了项目的资金,江南船舶工程院处于无米下锅的节骨眼,第三代轮机的论证已经结束,却等着钱启动项目。这方面指望张商英走后门是没办法的。那是个连蔡京都不怕、一心想着不放错名留青史的老棒槌。 除非高方平的大笔资金进入,订购很多的二代轮机,让匠作监现在就看到利润前景,张商英才会在部委层面上启动三代轮机的项目。 要把这些事情给处理,已经基本和蔡京谈妥的现在,也不用太多时间了,再给高方平半个月就行。然而偏偏童贯现在已经开始逼宫,马上就要出行?如何能让他自己去,他一去,大宋联合女真坑辽国的政策绝对就开始运转了。那时候撤销了政策也没用,因为已经强势伤害了辽国和女真的感情。并且能让他们看到大宋自己内部的政治混乱,这很不好。 见高方平皱着眉头走来走去的,老梁便开始发挥大奸臣天赋,嘿嘿笑道:“卑职有一计,定可叫那童节帅吃不了兜着走。” “说来听听?”高方平道。 梁师成道:“早前定论这个事的时候,御史台官们有不满情绪的,因他们不喜欢太监。只是说童贯的《北方策》被蔡相公和张叔夜相公一起看好,都给予支持,张克公也想要燕云之地,童贯也算我朝兵法名家,于是御史台官才不说话的。现在若高相您需要拖童贯后腿,您只需去趟御史台,找言官提及:宦官出使会坏我大宋名声,恐让辽国小瞧大宋无人。” 顿了顿老梁道:“以您今日今时的地位和威望,乃是比童贯强十倍的第一兵法名家,所以必有言官响应。若御史真对皇帝如此提及,这就成为了全体士大夫的问题,官家也就不好扭着性子来了。” “你……”高方平一脸黑线的看着这个老奸佞。 梁师成便被吓一跳,急忙退后了两步,非常尴尬。 老梁觉得没道理啊,老子这么好的谋略,既打压了童贯那个奸贼,也成全了你小高的利益,有什么不好的? 老梁这奸贼还真没说错,御史言官群体真是一大群腐儒,他们肯定不满阉人代表大宋出使的,他们只因张叔夜和蔡京的压制,也想图谋燕云,在高方平累了的前提下没有更好人选,于是暂时没有大佬支持他们出声说话而已。 这个时候高方平只需去一趟御史台,煽动一下,童贯出使的事基本就黄了。 但高方平不想这样,这太蛋疼了,不符合高方平的执政风格,不利于官场风气建设。这也会让皇帝有些下不来台,童贯毕竟是赵佶的宠臣。赵佶亲口点了他童贯,到时候却因大臣的阴谋要让天子改口,这种事真的少做为妙。 虽然高方平有能力把真相掩盖,不让赵佶知道是高方平在使坏,不过这类事越少越好。 想到这里,高方平很装逼的样子指着老梁的鼻子:“这个问题上我要批评你老梁叔。童贯这家伙有毛病,但总体上他也为我大宋做了些事。这阉货是有些跳,胆子大,但是不论如何从江州开始,我和他的合作还算过得去,在江州时期他帮我稳住了形势,帮我做了些事。其后大名府时期他没给我添乱,我带北方军系赴西北作战时候他没胆小,带区区三千军,在后方保护大名府的工业建设,镇住水泊。” 老梁一阵尴尬,这些事被高方平亲口给数了出来,听着还是很威猛的,却也正因为童贯的这些作为功绩,让老梁觉得自己很没有存在感。 “这些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存在的。对这么一个人,不宜施展这些见不得光的阴谋懂不?”高方平又开启训斥模式。 “是是是,说的都对,只是您的时间……”梁师成到此打住了。 “这是我的事,我想办法和他沟通一下。”高方平道。 梁师成嘿然道:“他这个时候当然会躲着您了,所以您找不到他的,他不会见您。时辰一到陛下就会提送行词,那么他上路就成定局,可别说咱家没通知到您。” “你这阉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来告诉我这些无非是童贯的作为和存在,让你很没存在感。你要借我的手打压他。”高方平道。 老梁就是这意思啊,于是再也不敢忽悠大魔王了。 见他安分了,高方平也就不多说他了。 这事虽然黄了,但总体梁师成也不急。高方平这样的风格固然霸道了些,不过让老梁放心的在于,能看得出来高方平有点讲义气的,他大魔王会这么护着童贯,那么当然也会这么护着我老梁了。 世事就有这么奇怪,有些人哪怕是敌对的,他也能获得敌人信任。但有些人哪怕是朋友,却相互之间也充满了暗算和猜忌。 “咱家我算是服了您了,当然您这风格也很好,只是您现在找不到他,怎么和他有效沟通?”梁师成关心的问道。 “行了,你就别管了,老赶紧回宫去吧,以后少沾染政务,多关心皇家就行。”高方平摆手道。 老梁离开后,高方平对身边的菊京道:“立即拿我的牌子召见王德旺。” “嗨。”菊京急急忙忙的去了。 是的大名府那个王德旺也进京了,目下在兵部做一个郎中。 王德旺家和童贯是世交,当时在北1京,就看得出来王德旺和童贯关系很好。 在大魔王的眼睛里,王德旺虽然文绉绉的有些毛病,却也是个不错的人,也是会发挥作用的。只是说他那样的人,注定了是和其他一些官员合不来,譬如裴炎成就不喜欢王德旺哪类人。 当时高方平西进作战时候,定下了裴炎成主持工作的基调,于是难免老裴和王德旺合不来,政策方面会发生冲突。 那时候没有强力人物坐镇指挥,所以理论上,裴炎成和王德旺其中一个必须离开大名府。裴炎成几乎就是高方平定下的大名府接班人,于是走的当然只能是王德旺。 后来童贯利用对皇帝的影响力,给王德旺活动了一下,帮王德旺在兵部某了一个差遣。 这就是王德旺进京的全过程。 思考的过程,王德旺很快就来了,进门后恭敬的见礼道:“卑职王德旺见过明府。” 高方平笑道:“老王啊,作为你的老领导,回京这个时间也没来得及找你叙旧,算我疏忽吧。” “其实是下官应该来拜见,只因……当时我灰溜溜的离开大名府,裴炎成那厮才是您的心腹,这让我有些尴尬,便没过来拜见。”王德旺尴尬的道。 “好了这些只是小事,裴炎成的风格容不得你,但说真的,有你在身边给我办事,我还习惯些,所以某个时候我会带你进成都做事。”高方平道。 王德旺这下就来劲了,他最喜欢跟着大魔王在地方上咬人了。说真的,在北1京大魔王不在期间,又没人当他是一回事了。他这样没名气,没政治根基的人目下在京里,更加郁闷了,那是谁都不看他脸色,谁都不待见他的。 王德旺不拿钱又显得文绉绉的书生意气,就如当时梁中书把他排挤在核心圈子外一样,目下他在蔡倏麾下做事,蔡倏会待见他那就是见鬼了。所以目下王德旺水土不服,做梦都在想着离开汴京这个大坑。 “谢明府提携,朝廷还有您这么一位相爷欣赏下官,那就说明下官的做人是成功的,并没有失败。”王德旺笑道。 说的跟真的似的,其实要高方平评价的话,这厮做人总体是失败的,做官还成,只是有点不入流,无能力独当一面。 高方平道:“少说废话,要跟我进成都没问题,现在你进宫去找到童贯,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劝说他打消小心思,就说给我一些时间一起上路,否则我就强势打压他,让他没办法出使。” 王德旺也不知道高方平会用什么手段打压童叔,不过真的急了,他素知大魔王的手段牛逼,整起人来是不会停手的。虽然童贯也是宠臣,但是那得看对手是谁了,对手是高方平那就问题大了。 于是王德旺险些替童贯急得哭起来,抱拳苦谏道:“明府,其实您出不出使的,对您没什么重要,对于童节帅却真重要,他之北方策是确保我大宋利益的良法。”

下一篇   第790章 报纸治国